刚刚更新: 〔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我为玉帝代管天庭〕〔福星五岁半带着系〕〔逍遥小渔夫〕〔罪迹之破谎者〕〔旁支嫡女〕〔武侠:开局斩杀谢〕〔从青云开始穿越诸〕〔24小时拯救世界〕〔重生从中奖开始〕〔武侠世界的客栈模〕〔一切从泰坦尼克号〕〔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天道五千年〕〔玄幻:我的女帝徒〕〔黑雾之下〕〔规则类怪谈游戏〕〔我和崇祯成了合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十三章
    一束光,像是一条小径,直直地从走廊通到房间内部。

    钟斯嘉摇晃着身体,沿着光束缓步而出,插在脖子上的水果刀一晃一晃,嚣张得仿佛在走红毯。

    徐徒然当然没打算乖乖等他走过来。她后退一步,目光在周围飞快扫了一圈,迅速锁定了离自己最近的应急灯——说是“应急灯”,实际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不亮的时候就是很普通的壁饰,亮起来后,却像是一只只睁开的眼睛……

    好在装得并不是很高。

    徐徒然猛地一跳,朝着那枚应急灯挥出拳去。

    谁想双脚还没完全离地,忽感脚腕一紧。有什么东西在拽住她的瞬间用力往下一扯,徐徒然一时失衡,咚地摔回地上。

    果然,触手什么的,最讨厌了。

    徐徒然略显不耐地啧了一声,使劲扯断缠在她脚上的触手。而这段纠缠的时间,已足够钟斯嘉大摇大摆地走到她跟前。

    “你刚才捅我捅得很开心么?”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徐徒然,毫不掩饰眼神中的恶意。

    徐徒然:……

    她回忆了一下顾晨风之前谈判的用词,活学活用:“别激动,有话好好说么。事情发展成这样我也不想的,顾筱雅曾经说过,不要只顾着发泄情绪……”

    “……”钟斯嘉的面容扭曲了一瞬。

    不是,能不能走点心?虽然你的话我一定不会听,但你也不能拿现抄的台词来糊弄我啊?

    他冷哼一声,很好地保持住了人设。淡淡的轮廓后面触手伸展,一副准备将人大卸八块的模样。

    ——就在此时,却听楼下传来一阵凌乱的撞击声响。

    框里哐当的,中间又混有“砰砰砰砰”的拍击声,声音急促,接二连三,吵闹不绝。

    徐徒然不由一怔。

    前面那种撞击声响她没听过,只能判断出是某种东西被打碎的声音,可后面那种砰砰声响她却挺熟的。

    分明是铁皮柜被撞击发出的声音!

    怎么回事?

    徐徒然心中微动,旋即收敛心神,一脚朝着钟斯嘉猛踹过去——后者显然也正因这声音分神,一时竟没防备,直接被她踹翻在地。

    不过相应的,徐徒然的右脚处也传来一阵疼痛。她无暇顾及,起身就往楼梯奔去,没跑出几步,又见一个熟悉的人影迎面而来。

    “徐徒然!我来帮你了!”体委急急地说着,手上举着一个脑袋大的花盆,摆出扔铅球的姿势。

    花盆鼓胀得可怕,表面开裂,露出些许诡异的绿色。

    徐徒然立刻明白了体委的想法,当即道:“东西给我!你别动他!”

    体委:……?!

    虽不明白徐徒然叫停的理由,不过他还是很听话地收了准备扔铅球的手,转而将花盆抛给了徐徒然。

    徐徒然接住花盆,果断转身,照着身后钟斯嘉的脑袋就是一下!

    因为忌惮钟斯嘉的攻击反弹能力,她这一下并没有使多少劲,即使如此,早已鼓胀到极限的花盆还是应声而碎。一团绿色直接冲破土块,落到钟斯嘉的脑袋上,触手般的草叶立刻扒着他的脑壳蠕动起来,仿佛蚯蚓般往里钻去!

    正是体委之前吐进花盆里的那团小水草——徐徒然有些感慨,一会儿没见,就长这么大了。

    当然,现在并不是感慨的时候。趁着钟斯嘉在那里撕扯水草,徐徒然一把拔出插在他身上的水果刀,用力朝上扔去。离钟斯嘉最近的应急灯应声而碎,走廊里顿时暗了一片,徐徒然又和体委通了声气,两人分别沿着不同方向离开,中途不住砸去看到的应急灯。

    转眼间,三楼走廊的应急灯就被砸了个七七八八,铺下的光芒变得缺一块少一块。有些应急灯藏得刁钻,一眼望去找不见,徐徒然也没浪费时间,砸了几盏后直接下了逃生梯,到了二楼,触目却是一片黑暗。

    脚下似是踩到了什么,徐徒然摸了下,发现是应急灯的碎片。

    原来如此,她现在知道先前那种厅里哐啷的声音是哪里来的了。

    逃生梯旁边的房间黑漆漆的,里面仍有“砰砰砰”的声音传出。徐徒然走过去,试着叫了一声,跟着便听顾筱雅惊喜的声音响起:“徐徒然!太好了,你没事啊!”

    只见顾筱雅和小米跌跌撞撞地摸黑从房间里出来,徐徒然道:“什么情况?刚才那些声音……”

    “都是我们弄出来的!”顾筱雅立刻道,“我和小米跑到房间里面,吸引女鬼撞柜子,等它不动了,我们就自己上去敲……这主意是学委出的。她说这或许能把钟斯嘉引开。”

    “其他人都去砸灯了。学委在走廊那头接应体委,其他人应该在一楼。”

    她边说边牵着徐徒然往前走,走到二楼楼梯口,正好和学委,以及从这边楼梯上下来的体委汇合。徐徒然环视一圈,没见其他人在,微微蹙眉:“班长不在,你们怎么找出口?”

    “班长会给我们留痕迹的。”顾筱雅笃定地说着,低头一番搜寻,忽然伸手往地上一指,“看,这个就是了!”

    徐徒然跟着望过去,只见地板上是一道莹绿色的痕迹。

    她眸光微转,很快明白过来:“是那罐夜光漆?”

    “嗯。不过之前接受光照不太足,颜色有点暗……”学委说着,跟在体委后面,与其他人互相搀扶着,小心往前摸去。几人跟着夜光漆一路下楼,绕过大厅,拐进走廊,果然在走廊尽头的卫生间外,再度遇上了顾晨风和班长。

    只见他俩正带着油画站在卫生间门边,油画上的蓝色箭头直直指向卫生间的方向。卫生间的门虚掩着,门缝后透出莹莹的蓝光。

    “可算来了。”见所有人都在,班长明显松了口气,“钟斯嘉呢?”

    “被困在三楼了!”体委抢先道,“徐徒然可牛了,一把飞刀把应急灯扎爆了!绝了!”

    徐徒然:“……”不,我是扔刀柄砸的,谢谢。

    心知现在不是听人狂吹的时候,她连忙叫停,又问起班长他们的情况。班长一下打开了旁边的卫生间门,语带庆幸。

    “这个卫生间,开灯和关灯完全是两种状态。从箭头的指引来看,这里应该就是出口……”

    事实上,哪怕不依赖箭头,也足够看出这个出口的不凡——门后面不是厕所,而是一团旋转着的蓝色光团,一看就很像个出口的样子。

    就是有那么一点点违和。就像恐怖片里出现奥特曼那样的违和。

    “那……这就,可以出去了?”顾晨风咽了口唾沫,紧张地环视一圈众人,“谁先?”

    体委应了一声,大无畏地站了出来,正要进去,却被徐徒然拉住。

    “要不我先吧。”徐徒然说着,往前走了一步。眼看就要进入光团,却又停住,等了几秒后,转头看向众人,“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别的事。还是你们先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入主军需处,战忽〕〔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