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仙人只想躺着〕〔张大夫,你大胆一〕〔大唐之赵王传奇〕〔乡村作曲家〕〔终结者末日〕〔最强兵王混花都〕〔穿梭多元宇宙的死〕〔修仙:从心动大律〕〔破游戏不玩了〕〔都市奇门天师〕〔都市医道龙神〕〔偷偷养只小金乌〕〔夜的命名术〕〔重回1990〕〔重返1989〕〔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20章 第二十章【作话补充等级说明】
    ……为什么会想到徐徒然呢?

    老实说, 这个问题,杨不弃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只是在看到外面那个倒霉可憎物的一瞬, 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念头——这像是人能干的事?

    然后大脑自动给匹配了一下关键词,下一秒就锁定了关联对象:徐徒然。

    ……最关键的是,他居然还猜对了。

    杨不弃的心情一时那叫一个微妙。向上司道过谢后就准备挂断电话。上司却在此时叫住了他。

    “梅花公寓那边的具体情况我不了解。不过仁心院……你知道的,他们行事比较偏激,对普通人类也没什么耐心。”上司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如果你能和那女孩沟通上的话,还是先劝她搬出去吧。这是为了她好。”

    杨不弃望着窗外晃来晃去的娃娃, 神情复杂地应了一声。

    他也觉得该劝徐徒然搬出去。至于是为了谁好,这个他就不太确定了。

    结束通话, 杨不弃快速洗漱了一下,从有限的行李中挑了套比较能唬人的正装穿在身上, 出门便准备去找徐徒然——临出门前,没忘先把窗帘拉上。彻底挡住窗外西装娃娃要哭不哭的苦瓜脸。

    没想一出门, 正好撞见个刀疤脸,急匆匆地快步走来。

    “洛哥?”杨不弃认得这人,现在梅花公寓的事,主要就由他负责, “怎么一大早就过来了。”

    “急事。”洛哥着急忙慌地塞了个包子给他, 跟着就将人往楼道扯, “不好意思,这个时候就要你帮忙。但现在情况很急, 你也知道,今天是十四号……”

    杨不弃:?

    他当然知道, 每月十四号和二十四号的晚上, 是这栋公寓的高危时段。电梯内的那张使用通知, 正是由此而来。

    问题是,现在不是白天吗?

    “快要下雨了。”洛哥眉头皱得死紧,“刚得到的预报,是暴雨。”

    f市的天气,本就变幻不定,更别提六月的天,小孩的脸。如果只是小雨也就算了——暴雨,尤其是那种遮光蔽日、雨丝如墙的大暴雨,对他们而言,危险可不下于夜晚。

    经他这么一提,杨不弃才意识到,今天的天气确实闷得有些过分。

    更直观的预警,则来自电梯之外。杨不弃一眼就看到,那个电梯的外面,不知何时,已多出了一张纸。

    那是一张通知书,字迹是红色的。一眼望去,小字密密麻麻,颇为触目惊心。

    洛哥直接将它揭了下来,递到杨不弃手里:“大致需要遵守的规则都在这儿了。别的我再和你细说。”

    杨不弃应了一声,接过纸张快速扫了起来,眼神逐渐凝重。

    *

    和电梯里的那张不同,这张通知仅针对能“看得到”它的人。

    ——

    落款是“仁心院·梅花公寓处理组”。

    落款旁边还有一个图案,是一把迎风晃动的火炬,和杨不弃名片上的一模一样。

    这并不是某一个组织特定的图案。而是所有已被吸纳的能力者共有的标志——于黑暗中执炬,纵光热有限,亦需全力燃尽自身。

    这是他们在入行之初,就对彼此、对自己做下的承诺。

    杨不弃望着这个图案,抿了抿唇,暂时压下了上楼去找徐徒然的打算。他转头看向旁边人,眼神认真:“我该做什么?”

    “去楼道。”洛哥道,“楼道里的‘标记’需要人去维护。罗宇负责一到三层,我负责四到九层,剩下的楼层都由你负责……抱歉,我知道这个压力是有点重了。自从昨天的意外之后,我们很缺人手。罗宇的实力,也不是很够……害。”

    “没事,理解。”杨不弃点头,举起手里的纸,将它又认认真真贴回了电梯门上。

    这种规则纸,看似有很多张,可以同时张贴在不同的地方。但就像民宿里的柜中女一样,所有的分体,状态都是同步的。一旦其中一张被撕下带走,其余的也将消失。

    据杨不弃所知,昨天因为意外而消失的几个能力者,全是梅花公寓处理组的主要成员,这事一出,整个处理组几乎垮掉大半,虽说也从其他地方调了些人,但真正能顶事儿,很少——将通知贴回去,也算是给那些人提个醒。

    洛哥似也是想到了这点,抬手揉了揉眉心:“总部只给调来了几个新人,我不敢让他们负责楼道,只能让他们去看电梯去。比较累的还是你。除了维护标记外,还要巡查……如果‘它们’出现了,就立刻触发标记,离开楼道,通知其他人——不要和它们硬刚,不要让它们离开楼道。明白了吗?”

    “它们?”杨不弃皱了皱眉,“为什么是复数?”

    “因为我们需要锁定的对象,一共有两个。”洛哥一脸凝重,“查若愚——还有,那个隐藏在查若愚背后的‘东西’。”

    *

    同一时间,徐徒然房间内。

    厨房里犹自飘散着烤面包的香气,她正一面咬着自制的简易鸡蛋三明治,一面快速读着助理今早发过来的资料。

    烤面包用的机器,以及面包鸡蛋等食材,也全是昨天助理一并提前采购的。不得不说,这位助理办事真的相当全能,这点在他送来的资料上体现尤甚。

    他传过来的资料有两份。一份是徐徒然昨夜要求的,年轻女性猝死的案例。她本想看看能不能从这个角度入手,破解原主的死亡之谜,不过助理送来的案例数量太过庞大,估计光是扫一遍,就要花费不少时间。

    她索性就先看起了第二份资料——这份是助理自己主动搜集送来的,关于1501的更深入的情报。

    也是在这份资料里,徐徒然第一次看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变态杀人狂的真名——

    查若愚。

    男,终年四十五岁。两年前1501凶杀案的始作俑者,连环杀人犯。曾在外毫无规律地猎杀六人,一时引得人心惶惶。被警方逮捕后,他在狱中自杀,并留下意味不明的遗书。

    遗书里表明,是他亲手送走了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送他们跨越死亡,前往了真正的永生。他暂时找不到他们了,但他一定会找到他们。

    ——这就是那遗书的最后一句话。

    在此之前,他的妻子和孩子已经处于失踪状态,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正是因为这份遗书,人们才断定,他的妻子和孩子也已遇害了。

    真正的变态杀人狂,这是当时人们对查若愚的评价。

    在他死后,他所带来的的恐惧非但没有消失,反而以另一种形式继续存在于人们心中——在查若愚死后相当一段时间内,网上曾出现不少自称“梅花公寓住户”提供的爆料,说在每月的十四号和二十四号晚上,公寓内还能看到查若愚的身影。

    有时是在楼道里,有时是在电梯内,他倒提着斧头,一路往十五楼去。如果途中看到别的人,他还会问,有没有看到他的老婆和孩子。

    如果回答没有,他就会追着人砍,直到把人砍死为止……

    嗯。

    坦白讲,最后这段有点扯了。

    徐徒然咽下最后一口早饭,认认真真地擦了擦掉落的面包屑,在心里做出评价。

    不过看着扯的,也就是最后一段而已——前面的部分,她还挺当真的。

    原因很简单,这部分内容,她之前并没有在网上见过。

    助理也说了,这些东西曾在论坛流传过很久,不知从何时起,突然全都被删了。就连他,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从网络的犄角旮旯里挖出这么一点。

    关于梅花公寓的传言不少。为什么就这一版,被删得那么干净?

    还有,十四号、二十四号——徐徒然记得这两个时间。正是昨天电梯内通知强调过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十分红处〕〔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冬天请与我恋爱〕〔银河坠落〕〔被将军掳走之后〕〔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不死夜帝〕〔宋襄严厉寒全文免〕〔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重生:回到老婆女〕〔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穿成末世女炮灰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