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恶毒老妇,靠〕〔线下约架,她貌美〕〔开局生娃,带萌宝〕〔重生顶流国民男神〕〔全民降临:从觉醒〕〔太宰的跨世界求助〕〔重生之无双国医〕〔农女当家,猎户家〕〔无眠夜曲〕〔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有什么危险的东西, 上来了。

    楼道内,徐徒然望着正在上升中的电梯,不知为何, 心跳忽然变得很快。

    她很快就意识到, 这是她的“危险预知”能力在起作用——这个能力,预见到了什么, 正在拼命地向她发出警告。

    徐徒然收敛心神, 却是一动没动, 依旧守在了楼道里。

    如果那电梯是到别的楼层的就算了;如果正好是停在十五层, 那说明对方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如果是这样, 那比起直接逃跑,徐徒然肯定是更加倾向于先干一下试试的——干不过,那再跑嘛。

    做人, 就是要勇于尝试。

    正在思忖间,忽听一声提示音响。电梯门缓缓打开——对方要来的,还真是她这一层。

    一个人影拖沓着脚步从里面走了出来。徐徒然的心跳仍在因预感而砰砰跳动,眼见着他停在了自己的房门外, 当即不再犹豫, 手中鞋子直飞而出, 同时整个人往外一扑——

    “救命啊!”

    下一瞬,一声惨烈的尖叫,响彻走道。

    ……而等杨不弃从楼道中走出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徐徒然——对, 就是那个他找了大半晚上的徐徒然, 正将一个高自己快一个头的成年男人压在地上, 膝盖还抵着人家的胸。

    那男的杨不弃还认识。叫小张, 正是昨晚刚调过来帮忙的。

    ……杨不弃当场就有点尴尬。天知道, 他本来在十三层的楼道里维护标记,听到呼救,还以为是查若愚出来了,着急忙慌地冲过来,谁想到看到的居然是这样一幅场景。

    那小张一见到他,立刻瞪大了眼,挤眉弄眼地开始求救。杨不弃更感尴尬,硬着头皮开口:“那个,徐徒然?请问这边出什么事了?”

    “?”徐徒然警觉地扫他一眼,奇怪道,“我认识你?”

    杨不弃:……

    好嘛,更尴尬了。

    他咳了一声,指了指自己:“杨不弃。之前给你留过名片的。”

    他又指了指被徐徒然压在地上的小张:“我……算是我同事。我不知道他怎么得罪你了,但相信我,他不是坏人。”

    徐徒然狐疑地看他一眼,略一思索,当真松开了人——事实上,就算杨不弃不说,她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第一,这家伙太弱,三两下就被打得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第二,哪怕自己已将面前家伙制服了,来自“危险预知”的警报,依旧没有解除。

    她揉了揉额角,反复打量着面前的两人,视线最终落在小张身上:“你认识我?”

    小张连忙摇头。徐徒然:“那你上十五楼干嘛?”

    小张下意识开口,说是罗宇老师让他上来的,话说一半,见徐徒然眉头皱起,又立刻闭嘴,不敢再说了。

    杨不弃不清楚他们这边到底是什么情况,但他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此时大雨倾泄,整个走道都已昏暗一片,正是危险的时候。

    他当即就将小张拉过来,打算把徐徒然劝回房间,目光掠过小张肩膀,却是一顿。

    “……小张。”他语气沉了下来,“你刚才乘电梯的时候,有人和你一起吗?”

    “没、没有吧?怎么了?”小张懵懂不解,半转过身。这下徐徒然也注意到了——在那憨仔的右肩膀上,有一个血五指印。

    “为防误判,先说清楚啊。”她举起双手,一只手里还提着之前随手拿的鞋,“我可没让他出血。”

    杨不弃脸色更是凝重,再次开口:“我再问一遍。方才电梯里,只有你一个——一个乘客在吗?”

    “……”

    相似的问题,这回小张却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秒,才听他缓缓道:“不,不是。还有一人在的。”

    “那是一个我没见过的大块头。他问我要去几楼,我说十五楼。然后他说……”

    “他也是。”

    话音落下,忽听“啪”一声响——走道顶上的感应灯突兀亮起,昏黄的灯光落下,填满狭窄的空间。

    下一瞬,又是一声熟悉的嗡鸣——紧闭的电梯门再次打开,一个身影蹒跚着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是一个高大的男性身影,双眼突出、脖子歪斜,身上套着件破旧的皮夹克,手上提着把单手斧——不论是衣服还是斧头上,都染满暗沉的血迹。

    ……是个难对付的家伙。

    徐徒然往他身上扫了一眼,飞快做出判断。她现在知道,先前那种强烈的危机预感,到底是怎么来的了。

    不过话说回来,她这个预感能力是不是不太智能?提前预告这么久,谁知道你预感的是哪个啊?

    她还在有心在那里想些有的没的,一旁的小张却是已经吓软了腿。总算他没白将通知带在身上,很快就想到了对应的措施:“现、现在咋办?去楼道?”

    “去楼道没用。”杨不弃脸色凝重,“那里还没布置好。”

    “那怎么办?”小张声音都变了,“那家伙砍人啊?”

    说话间,那个脖子歪斜的男人,已然走出电梯,浑浊的眼珠转动着,僵硬地扫过在场众人。

    “请问,你们,有看到我的……”

    来了!

    徐徒然立刻打起精神。

    原来助理给的资料是对的!这个公寓果然有查若愚的鬼魂!他果然还在这里,寻找他的家人!

    如果回答“没有”,就会被对方追着砍。那么按照这个逻辑,她此时的回答就应该是……

    “看到我的……钥匙吗?”

    恰在此时,查若愚终于吐出最后几个字。

    ……诶?

    钥匙?什么钥匙?不该是老婆和孩子吗?

    徐徒然因为这个超出预知的提问而愣了一下,略一思索,还是果断照搬了资料上给的标答——

    “没有!”她斩钉截铁地开口。

    几乎是同一时间,旁边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响起:“或、或许有……?”

    ……

    下一秒,就见查若愚瞪大眼睛,果断抡起斧子,朝着刚刚出声的小张冲了过去。

    完美无视旁边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的徐徒然。

    徐徒然:……?

    ??!

    不是,这几个意思?没看中我还是咋的?

    资料里写的作死标答明明就是“没有”啊?还是说我抄错答案了?

    徐徒然一脑袋问号,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眼看着那斧头就要劈上小张的脑壳,她连忙扔出手里的鞋。鞋底砸在斧头柄上,重重弹开,将落下的斧头砸偏少许;几乎是同一时间,一直沉默的杨不弃终于有了动静——

    只见他不知何时已经绕到了男人的背后,猛地扑上,手掌中泛起淡淡的绿光,一把摁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血肉被烧灼的滋滋声音响起,男人痛呼一声,手中斧子猛地向后挥去。杨不弃早有预料般跳开,一手按住腹部,急急开口:“躲到房子里去!我拖住他!”

    徐徒然应了一声,拖起已经瘫软在地的小张,目光迅速扫过那男人的肩膀,眼中微露诧异。

    只见他方才被另一人按过的肩膀上,竟已被烧灼出了一个大洞。森森的白骨暴露出来,显得十分突兀。

    艹,这招牛批,我想学——徐徒然脑中一念闪过,跟着就火速掏出钥匙开门,将小张整个儿塞了进去。

    小张人已经完全懵了。被踢进房间时一个趔趄,好不容易稳下身体,忽感旁边一阵凛凛寒意——

    他僵硬地转头,正与一团抱膝坐在角落的黑影对上视线。

    小张:……

    救命。

    一声尖叫从房子里传了出来,徐徒然正在门外拆旁边的外置鞋架,闻声脑袋都快大了:“又怎么了!”

    “里面有有有……”小张连滚带爬地出来,才刚冒头又被徐徒然一脚踹进去。杨不弃正在查若愚的斧子下极限周旋,手中绿光莹莹闪烁,不住往对方身上拍打,余光瞥见这边情况,忙道:“你们都进去!锁上门,不要开——嘶!”

    说话间,他胳膊忽被斧子擦中,脚步一歪,旋即闷哼一声,被查若愚一脚踹中腹部,直接摔到了角落,脑袋撞在墙壁上,咚的一声,令人心惊。

    徐徒然心头一惊,当即举起整个鞋架,眼也不眨地扔了出去,金属鞋架重重砸在查若愚的后脑勺上,发出沉闷的声因。

    对方却是头也不回,毫不停顿地对着墙角的人,举起了手中的斧子。

    而杨不弃——他此刻已经动也不动,也不知是昏了,还是瘫了。

    糟糕……徐徒然心中一紧,思绪飞转间,一句话已经自然而然冲出了口:

    “我知道你的钥匙在哪里!”

    ……

    男人的动作停住,走道内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下一瞬,一个久违的声音在徐徒然脑海里响起。

    ……徐徒然舒服了。

    然而很快,她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

    那种令人遍体生寒的异常感又出现了——与她先前在民宿里直面黑影时的感觉,几乎不相上下。

    不……从所获作死值的数字来看,眼前这位还是要弱一点的。

    徐徒然抿紧嘴角,望着朝着自己缓缓转过脑袋的男人,大脑开始飞速旋转。

    首先,逃的话,有点困难。那男人现在正拦在她的斜对角,不管是往楼道跑还是往电梯跑,都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内。

    如果往屋里跑也不是不行。但那就意味着得关门——一旦关门,外面杨不弃的生死情况就不好说了。

    其次,排除凭技能自救的可能。距离“技能加点”上次使用未满七十二小时,目前还在冷却中,无法使用;“扑朔迷离”是被动技能,无法控制。而且从对方的表现来看,很显然这特技对他无效。

    最后,靠别人来救估计也不太行。那个技能有点小牛批的青年人已经被揍翻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爬起来;至于屋里那个,他别再添乱徐徒然就谢天谢地……

    总不能指望她屋里那一堆大宝二宝三宝来救……嗯?

    正在思索间,余光忽然瞥见一团熟悉的阴影。徐徒然侧目,正见黑影摇摇晃晃地从房子里走出来。

    它看上去仍是那副智商掉线的样,走出来时还摔了一跤。

    徐徒然:……

    黑影:?

    徐徒然:……!

    黑影:??

    徐徒然:!

    黑影:???

    下一秒,一只手径直朝它抓了过来!

    徐徒然单手拽着它胳膊,用力往前一推,那心狠手辣的模样,像极了小说里的恶毒女配!

    黑影懵懵懂懂,直接被她推到了面前的男人身上。强烈的压迫感兜头浇下,让它本能地僵了一下,求生欲与逃跑的冲动立刻自然而然地涌上——

    然而扑朔迷离的效果很快又盖了上来,让它瞬间丧失了对当前情况的准确判断。

    这家伙谁啊?干嘛瞪我?它很了不起吗?看着也没多厉害的样子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开局就较真,对面〕〔忤逆本能〕〔楚国九公主楚倾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