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之boss的一亿〕〔梦幻西游之重返20〕〔特种兵之最强国术〕〔全球高武:刷怪成〕〔家里的猫猫开口说〕〔穿成恶毒老妇,靠〕〔线下约架,她貌美〕〔开局生娃,带萌宝〕〔重生顶流国民男神〕〔全民降临:从觉醒〕〔太宰的跨世界求助〕〔重生之无双国医〕〔农女当家,猎户家〕〔无眠夜曲〕〔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即可对对方造成一定的僵直与混乱效果。目标与你等级差距的绝对值越大,效果的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越弱。一次仅可对一个目标发动,不可叠加使用, 无冷却时间。】

    徐徒然.…

    快速扫完脑海中浮出的文字,她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淦。她现在退出去还来得及吗?

    五百作死值就开出来这么个东西,狗策划你也好意思。

    当然不是说这技能不好。毕意看着还是个强控技,还没冷却,还踢谁控谁—问题是,正踢?正踢?!

    那你好歹也花点笔墨告诉我什么叫”正踢”吧?正面抬脚踹人吗?

    向来只走乱拳打死老师傅路线的徐徒然陷入了沉默。

    …算了,开都开了,还能退咋的。

    徐徒然原地做了个深呼吸,调整好心情,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当前的房间之中。

    目前看来,她的猜测中了——十五楼的那个仪式尚在运转,但凡接触到的人都会受到影响,而这个影响 ,正是体现在他们的”钥匙”上。

    钥匙还是那把钥匙,门也还是那扇门。然而门后的空间,却已经悄无声息地改变了,一旦踏入,就会被带入另一个世界。

    这应该就是杨不弃所说的”域”…….徒然暗自下了结论。

    这样一来, 查若患的古怪表现也说得通了——他真正想去的,其实不是1501,而正是这个域。

    所以他才会用钥匙一遍又一遍地开门,一遍又一遍地尝试,所以他才要问别人有没有见过自己的”钥匙”…他真正想要的,是能进入这个”域”的钥匙。

    至于为啥不想进的人被拖进来一堆,他这个真正想进入的人却死活进不来,这就不在徐徒然的思考范围之内了。

    她默默思索着,又环视了一遍所处的空间。

    此时的客厅,墙壁都已被完全换过了。鲜红的颜色和解冻肉块般触感让徐徒然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扔进了某个庞大怪物的内部。地板和天花板倒是没什么变化,依旧是硬邦邦的触感。

    原本的门与窗全部消失,她不仅没法出去,连从客厅移动到其他房间都没办法,等于被困在了这个有限的空间内。

    客厅内的摆设,依旧维持着她第一眼所见的样子,就连那个黑色背包,都好端端地放在原处。徐徒然试了一下,发现水和电依旧能照常使用,冰箱里的水果口感也很正常。她叼了个小苹果在嘴里,试着翻了下那个黑色的包,从里面翻出来一件男式的黑色衬衫——从尺寸上来说,应该就是杨不弃的。内格中还找出了一个透明的小名片盒,里面放着的,正是先前杨不弃给她的那种名片。

    也就是说,这个包的主人,正是杨不弃。

    换言之,她在进门时所看到的客厅,应该就是杨不弃所生活的、真实的客厅。就是不知道她现在所见的,是基于真实客厅而做出的复刻,还是一个被从现实中生生剥离封闭的空间。

    不管怎样,杨不弃本人不在这儿是事实。徐徒然心说江湖救急,有怪莫怪,又在背包中一通翻找,找出一把折叠刀、一个巴掌大的灌满不明液体的小喷壶。因为感觉东西有点多,她索性把整个包都甩到了肩上。

    桌上还有两条薄荷糖,她毫不客气地一并卷走,眼看已经搜刮得差不多了,余光瞥见旁边的名片盒,徐徒然心中一动,又打开来,从里面抽出几张。

    她本是想着,这种小纸片,既适合记东西,又适合做记号,完全可以带一些在身上备用;不想名片拿出后,她却注意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一部分名片的背面,被人涂过了。

    原本绘着火炬暗纹的地方,被人用红笔胡乱涂抹,留下了一团混乱的鲜红印子。

    不是所有的名片都被涂过,但看得出涂抹出这痕迹的人心情很不好,留下的笔迹都透着泄愤的意思。

    徐徒然不知道这些痕迹是哪里来的,但她可以确定,这绝对不是杨不弃自己留下的——杨不弃很把这个标记当回事的。

    徐徒然想了想,将这些名片——翻看一遍,被涂过与没涂过的,各自带了一些在身上。

    而几乎就在她将这些名片放进口袋的瞬间,她脑海中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徐徒然.….

    她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揣走了整个名片盒。

    很可惜,提示音没再继续响起。这让徐徒然感到十分遗憾。

    -就在她一个

    翻完背包,她又检查了起了客厅内其他的橱柜。搜索了大概三四分钟,变化又起一错眼的工夫,客厅的墙上,忽然多出了一扇门。

    -扇防盗门。钥匙就插在门锁里。门板看着很新,表面还倒贴着个”福”字,两边贴着幅春联,看上去与旁边肉块般的墙壁格格不入。

    格格不入到看着就很诡异的地步。

    于是徐徒然毫不犹豫,从冰箱里揣走两个小苹果,大步上前,一把拉开了房门。

    开门的瞬间,脑海中响起作死值加一的提示——紧接着,便是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味。

    徐徒然下意识地捂了下鼻子,再细细往门后一打量,眉头不由拧了起来。

    只见那防盗门的背后,也是一个客厅——却不是梅花公寓的客厅。

    这间客厅显然要高级多了,起码有公寓内部的两倍大,地面上铺着光可鉴人的大理石,还有一整套的皮沙发,正对着电视柜。

    墙壁上挂着70英寸的液晶电视,里面隐隐约约有声音传出——这个电视,居然是开着的。

    叮叮咚咚的乐声在房间里飘荡,这更显得当下的场景诡异。

    毕竟,这个客厅里,全是血。

    明亮的大理石地板、雪白的皮沙发,都被血迹染红了大半。空气中除了血腥味外,还隐隐有种肉类腐臭的味道,然而徐徒然四下看了一番,并没有瞧见任何尸体。

    却是找到了一些破碎的衣料,飘在茶几的下面,边缘裂痕触目,像是被什么东西生生撕下来的。

    这间客厅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徐徒然微微蹙眉,在房间内又转了几圈,心中冒出些其他的猜测。

    皮沙发的位置明显是动过的。沙发背部与墙壁之间,被拖出一道很大的空隙,刚好可供一人躲入;而旁边的墙壁上,则留着几道深深的抓痕。

    这是否意味着,曾经有人想躲在这里,却被某个”东西”,给从这里抓了出去?

    他又为什么会选择躲在这里?

    徐徒然抿了抿唇,视线落在了旁边的门上。

    这个空间,并不是完全封闭的。除了她进来的那扇门外,还有另一扇门,开在客厅的另一头。不管当时的怪物是从哪里过来,他都应该还有至少一个逃跑方向才是。无论怎样,躲在这种小孩子都能找到的地方,都显得非常不明智。

    只有两种可能—要么,那人当时的处境和自己刚来时一样,墙壁完全封闭,没有逃跑的余地;要么,就是他有必须要留在这里的理由。

    徐徒然原本更倾向第一种,一番翻找后,却默默改了想法。

    她发现了一个纸团。就在沙发的缝隙里,表面糊着一团血。打开一看,里面是几行凌乱的红色字迹。

    再后面的字迹,就很难看清了。就像那个书写者所说的,红笔没水了。

    徐徒然大概理解情况了。这房间里,估计死过不止一个人。后来的正好看到了这纸团,便坚定地躲在这儿不准备离开,没想到反而被怪物给抓住了。

    ….是否说明,这纸团上写的东西实际并不可靠?

    偏又这么巧,杨不弃名片上用来胡乱涂鸦的是红笔;这张看似生存指南的东西,用的也是红笔…….徒然特意将名片拿出来比对了一下,颜色粗细,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写下这东西的,真的是活人吗?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来看的话,或许离开,才恰恰是提高生存率的法子?

    徐徒然熟练运用反向思维,当即就起了赖在这个房间的心思。然而她转念一想,又试探着,关掉了正在运行中的电视机-

    徐徒然.….

    瓣::谛心

    诶?!

    徐徒然愣在原地,难得有了一脑袋浆糊的感觉。

    关掉电视机,涨了作死值,说明开着电视机确实增加生存率,也就是说纸条上与之相关的内容是正确的。

    那其他的内容呢?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还是说真假掺半?留下这纸团的到底是不是人?

    最重要的是——所以这份作业,她是该抄呢,还是不抄呢?

    徐徒然原地纠结几秒,最终还是决定先出去看看,遂在”作死值加一”的提示声中,又打开了另—扇房门。

    那扇门同样是扇防盗门,门后同样是个客厅——这间倒是没有血,但是被翻得乱七八糟,墙壁上同样留着不少抓痕,想来也是被什么神秘存在光顾过。

    这间客厅比较小,但储物空间很多,墙上全是储物柜。漂亮的红木酒柜已被糟践得不成样子,徐徒然注意到,里面还有一个水晶奖杯。

    奖杯主人的名字叫”苏穗儿”。奖杯看着很有分量,徐徒然拿起来掂了掂,也给揣进自己包里了。

    她又四处简单翻了两下,视野内忽然出现了个熟悉的东西。

    ……又是一个纸团。

    这个纸团表面没染血,里面同样是凌乱的红色字迹。

    …

    .

    前两段倒是和之前看到的差不多。

    然而看到后面,徐徒然整个人突然裂开。

    那.…那咋的?我再回去?

    她忍不住抬手揉了揉额角。她现在可不止是一脑袋浆糊了,她甚至有点头疼——这逃生指南怎么都还有两个版本的?所以她到底该跟着哪版走?

    而且真的很奇怪……按照上一版的说法,初始房间是危险的,可她从初始房间出来,喜提一点作死值;按照这一版的说法,有血的房间才是危险的,可她从那个房间出来,照样有作死值拿。

    数值都一模一样,就让人很困惑。

    —算了,管它呢,反正自己作死值拿到手

    徐徒然瞪着手中纸团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想开了-了,想那么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重生后,她飒爆全〕〔最强万岁爷〕〔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入主军需处,战忽〕〔穿成渣A后我的O怀〕〔忤逆本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开局就较真,对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