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医道龙神〕〔偷偷养只小金乌〕〔夜的命名术〕〔重回1990〕〔重返1989〕〔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俗主〕〔我真的长生不老〕〔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老婆是花瓶,得宠〕〔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神级插班生〕〔海兰萨领主〕〔重生后我嫁了未婚〕〔万界淘宝店〕〔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 好怪。

    这是安耐的第一反应。

    一第二反应是,我再看一眼。

    如此看了好几眼,安耐终于拿定主意,一手刀劈了朝自己扑来的女鬼,顺着那缕黑色的线,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

    外面的房间都已变过了,一眼望去,全是陌生。他顺着走过两个房间,在来到第三个时,蓦地瞪大了眼。

    ”维维?”他惊喜开口,”你没事?”

    房间内,一个梳着长马尾的女孩正蹲在那缕绳子前,若有所思地观察着,闻言淡漠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嗯。”

    安耐迅速扫视了一圈周围, 走了进去∶”你也在研究这东西?”

    ”嗯。”维维点头,”好怪。”

    实在太怪了,引路的是个女鬼,拴在它身上的黑线却明显出自更高等的可憎物。黑线上穿着的名片上有火炬图案,名字也是她认识的人,用来书写的材料却让她觉得有点陌生……

    不过算不上完全的陌生。她总觉得自己是在哪儿见过的,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总之总结一下,就是好怪。

    所以她当时虽然看到了女鬼,却没有贸然采取行动。而是躲在旁边,等着女鬼自己爬走——她想得明白,如果这法子真的有用的话,说不定后面还会有其他人顺着黑线,走到自己这边。到时可以再拿主意。

    毕竟是共事过很久的搭档,安耐一下就明白了她的想法,指了指她身后半开的门∶”一起过去?”

    维维思索片刻,没有表态,反问一句∶”后面还有人吗?”

    ”…….”安耐傻了,好一会儿才道,”应该不会有了。我把那个牵线的女鬼宰掉了……

    维维责备地看他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到他来时的门前。两人互相关门以证身份,方结伴继续顺着黑线往回走。

    过了一个房间,又见一个女鬼,拖着条黑线,慢悠悠地从房间里爬过去。安耐这次没有动手,利用维维的技能躲在一旁,直到亲眼看着那女鬼离开房间了,方难以置信道∶”什么情况?这东西批发的?怎么还有?”

    维维不解地摇头,面上亦露出些许诧异。

    安耐深深看她一眼,终于说出了一句之前就徘徊在他心头的怀疑∶”你说,这会不会是可憎物的陷阱。”

    ”……不会。”这一回,维维却是回应得非常干脆,理由也很简单。

    ”它没那么会整活。”

    州固”::

    行吧,有理有据,理由充分,你说服了我。

    ”而且,上面的名片是杨不弃的。”维维继续道,”字也是。”

    -只是不知为什么,

    她总算想起来那种奇怪的绿色她在哪里看到过了。这是杨不弃的”毒药”他要用这种东西来写字。

    ”杨不弃啊。”安耐若有所思,”我和他打过交道。虽然高冷了些,不过能力还是可以的,挺靠谱一人。”

    应该不会和可憎物同流合污,做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吧?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想起贴在杨不弃身上的另一个标签——慈济院。

    ……算了,也没别的法子了。”安耐迟疑片刻,还是拿定了主意,”事到如今,总得先想办法汇合才行...”

    两人达成共识,继续顺着黑线前行。又穿过了一个房间,终于找到了黑线的源头

    那是一扇虚掩的房门。门把手上涂着一层莹莹的绿光。

    门内有古怪的气息透出。粗略估计,起码有一个灯级可憎物。

    安耐蹙眉,警觉地停下脚步,一手拦住了旁边的维维。

    有危险。他朝对方递眼色,等我先过去探探.…

    眼色还没递完呢,忽听琐碎的交谈声从中絮絮传出,下一秒,一个熟悉的声音猛地炸开

    ”徐徒然!快过来!这边两只又咬在一起了卧草—我扯不开!”

    ”杨不弃你那娃娃拿稳行不行!要被拉跑了拉跑了———”

    安耐....

    再下一瞬,虚掩的房门猛地打开,两团黑影从中乱撞而出,一个人影紧随其后,仿佛架着狂躁驯鹿车的圣诞老人,手忙脚乱地拼命往后拉着什么,嘴里还不住发出”吁、吁”的叫声-

    或许是因为吃痛,两团黑影终于安静下来。拉着绳的人抬起头来,对上安耐震惊的眼神。

    ”安耐?维维?”后者一眼就认出了他,忙一边控着两个女鬼,一边朝里招手,”可算来了?快先进去吧。哦对了,记得先摸一下门把做检测……吁!吁!”

    苏穗儿艰难地收紧手里的黑线,示意两人赶紧进屋。安耐不敢相信地眨着眼,顿了顿才回过神来,与维维各自摸过门把后,探头朝里看去。

    正见杨不弃蹲在地上,在给一个女鬼绑头发。

    嗯对,就那个杨不弃。虽然高冷了些,但看着起码很靠谱的杨不弃-

    正在给一个女鬼绑头发。

    他的胸前,还挂着一个粉色书包。书包的拉链稍稍拉开些许,露出一个布娃娃的大半张脸,即使隔着大半个房间,安耐也能看见那娃娃脸上诡异的笑容。

    更别提那爬了一屋子的女鬼、到处闪烁的莹莹绿光、铺了一地的黑色长发、几乎扑面而来的浑浊气息.

    完了,中计了。

    这是安耐的第一反应。

    污染,这个房间,绝对已经被污染了!里面的人都失智了!这里绝对有毒

    最终拦住安耐撤退的脚步的,是及时打开的,位于房间另一头的那扇门。

    两个人从那扇门里走了出来。一个是他没见过的女孩子,看着年纪很小;另一个则是个戴着眼镜的青年,正是他们这一批的副队。

    ”于老师?”他轻轻叫了一声,顿时心安不少。又正好苏穗儿终于成功控住了手上两个正在咬架的女鬼,总算能分出精力给他们好好解释了。

    安耐和维维这才有机会搞清当前的情况……虽然实际也没怎么搞清就是了。

    但起码有一件事是明确了的。大家都很好,大家都没有被影响。大家只是在为了汇合而努力罢了。

    ”那么这些女鬼……….”安耐一言难尽地看着旁边满地乱爬的鬼影。角落里又有两个女鬼在互相扯头发,苏穗儿骂了一声,气呼呼地冲了上去,开始拉架。

    ”我的锅。”徐徒然诚恳道歉,半遮半掩道,”我的能力有能让低等非人昏头的效果。而且根据以往情况,似乎是怪越多效果越好….”

    所以她一时冲动,就用拍立得拍出了巨多照片,生产了巨多女鬼。

    然而女鬼的实际消耗量却远低于库存。剩下还没派上用场的女鬼就都开始原地发疯,互相撕逼.

    只能辛苦苏穗儿一直拉架了。

    安耐似懂非懂地点头,依旧一副”震惊我全家”的模样。

    维维思索地看了一眼杨不弃的胸口。那里还挂着那个粉红色的书包。布娃娃长长的黑发从书包的两边散出,有的软软垂到地上,有的则紧绷绷的,呈现悬空的状态,一直延伸到两扇门外。

    这说明,此时此刻,还有几个女鬼,正带着他们的黑线和提示,一往无前地往前爬。

    ”小高和老大?”她看向苏穗儿。

    ”嗯。现在就他俩还没过来了。”苏穗儿点头,”所以打算再等等。

    小高就是他们进来没多久后,不幸受伤的那个。老大则是带队的队长,也是全队唯—一个”炬”级——除他之外,仁心院的几人中,唯有于老师和维维是灯级。剩下的全是烛级。哪怕加上杨不弃,也只有三个”灯”。

    于老师便是那个掌有标记能力的能力者,这个技能,严格来讲应该叫”套索工具”——通过将所有绘下的标记相连,从而对当前空间进行选取与抠出。制造鬼打墙只是其中一种用法,实际用途要更加广泛。

    包括为某个尚未露面的伴生物,抠出一条直奔女儿所在地的vip亲子高速通道。

    徐徒然在他找过来后,已在第一时间就和他交流过了自己的想法。于老师的说法是,要建vip高速通道,这个是没什么问题的。但他的技能必须有其他的能力者来进行充能,光靠两三个灯级来运作未必保险,”炬”级能力者的存在非常重要。

    ”那就继续等呗。”徐徒然对此很想得开,”反正本来也要等人齐。不急不急。”

    她不急,有人却总觉得有点不安。

    安耐趁着维维去和苏穗儿说话,悄悄靠近了正专心给女鬼绑头发的杨不弃。

    ”诶,问你。”他小声道,”你们这么大张旗鼓的,就没想过,万一有怪物顺着摸过来了,怎么办?”

    ”我问过她。”杨不弃头也不抬道,”她说了,打不过就跑呗。”

    事实上,从执行计划到现在,确实有几只小怪顺着黑线摸过来过——不过毕竟等级不高,轻轻松松料理掉就是。

    安耐闻言,却是诧异地瞪大了眼。

    .她?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合着这个活不是你整的?”

    杨不弃的等级较高,处事经验也丰富,他一开始还以为这鬼畜主意他想的,最多利用了一下那女孩儿的道具和能力——然而听杨不弃的意思,事实显然并非如此。

    有那么久的共事经验在,安耐当然不会以为杨不弃说的是苏穗儿,视线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徐徒然身上——后者还在和于老师商量构建”vip亲子通道”的事,边说话边点头,看着就像是个在请教课业的学生。

    安耐沉默片刻,不解∶”她等级不高吧?”

    ”萤级。”杨不弃说着,很熟练地又开始往名片上写字。

    萤和烛之间,虽说只差一级,但带来的差异却是明显且巨大的。根据他的观察,徐徒然不可能是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十分红处〕〔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冬天请与我恋爱〕〔银河坠落〕〔被将军掳走之后〕〔玄门透视神医〕〔不死夜帝〕〔带九胞胎回归莫晓〕〔宋襄严厉寒全文免〕〔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重生:回到老婆女〕〔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穿成末世女炮灰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