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武侠:收徒邀月怜〕〔囚龙霸天诀〕〔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嫁美强惨王爷后,〕〔都市龙血战神〕〔渔乡傻医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这个房间, 怪冷的。

    森森的凉意,从四面八方袭来。徐徒然心中一动,忽然想起,那个小女孩卧室的外面,似平也是一个这么冷的房间。

    ……她那本日记里又是怎么说的来着?好像是”外面太冷.我出不去” ?

    徐徒然脑中一道灵光闪过,瞬间照亮万干。然而她也知道,现在不是东想西想的时候,当即收敛心神,缩在了维维盖下的薄膜之中。

    几乎就在她藏好的同时, 他们来时的房门便被打开了。

    牢记着维维之前的嘱咐, 尽管作死的心蠢蠢欲动,徐徒然还是立刻闭上了眼——视觉被隔断,其他的感觉瞬间变得明显起来。

    .…明显之中,又似还带着几分扭曲。

    那种强烈的压迫感又出现了,比之前离得更近,不过转瞬的工夫,她便感到自己的后背湿了一片。耳边又有古怪的声音响起,似是大片蝇虫飞动,又像是无数人正在窃窃私语。呓语之下,又有极其响亮的、汩汩的流动声,叫她不由自主地联想起那些连在怪物身上的粗壮血管。

    好像有人正对她说话。她没能记住它所说的任何一字,却奇异地理解了那句话的意思。

    它在说,睁开你的眼睛,看看我。

    .不可以。

    看看我。让我看到你的视线。

    ……不行。这边还有其他人.…绝对不可以……

    看向我。让我看到你。

    徐徒然的身体止不住地颤动起来,充满了抗拒,眼睑却微微抖着, 仿佛下一秒就要睁开。

    紧接着——她感到了一阵暖意。

    有什么东西覆在了她的眼睛上。温暖且厚实。沉沉的黑暗覆盖下来,徐徒然心中猛地一颤,整个人忽然清醒过来。

    然后她就意识到……事情似乎有那么一点糟。

    虚幻的声音潮水般退去,真实的声音从耳边传来。野兽般的喘息声和血腥味分明已近在咫尺-

    那个东西,它正在这个房间里搜寻着他们。而很显然,它马上就要摸到他们的藏身之处。

    ……它能感知到他们吗?如果他们被碰触了会不会暴露?门在哪个方向来着?那些相片女鬼怎么还没有动静?

    徐徒然心念电转,腿部肌肉紧紧绷起,蓄势待发,只盼望着在最糟糕的那一刻来临时,自己还有时间,给对方来一记标准的正踢。

    恰在此时,她忽然听见了一阵骚动。

    那声音她听得并不真切,似乎是从隔壁房间传来的。那扇被上锁的房门里传出了接二连三诡异哭喊与惨叫,门板被拍得砰砰作响,门把手不住转动,似是有人急切地想要从里面出来。

    ”它”明显被这声音吸引了注意力——本已近在咫尺的野兽喘息和腥味逐渐远去,徐徒然知道,自己赌对了。

    那些被塞进被锁房间的相片女鬼”孵化”了。直面伴生物的它们成了彻彻底底的猎物,仓皇之下,总会弄出一些声响。而对于亲手将伴生物锁起的”它”来说,本该安静的房间里突然冒出陌生的动静,这多少应会引起”它”的一些注意。

    果然,”它”的视线被引开了。利爪划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从声音判断,”它”应该走到了那扇被锁的房门跟前。

    ——只听”哗啦”一阵响,更浓重的血腥味在房间内弥漫开。紧接着,便听”咔哒”一声。

    ”它”打开了那个被锁的房门。

    ”它”走了进去。

    这下子,不用徐徒然提示,其他人也知道该怎么做了——也不知是谁先起的头,徐徒然只觉自己整个人几乎是被从地上扯了起来,等到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拽着跑出了大半个房间。

    遮住她眼睛的那双手已经拿开了。她拼命眨着眼,努力适应着乍然回归的光明与不住晃动的视野,不知跟着跑过了多少个房间,脑中一直滴滴作响危机预感,才终于消停了下去—

    她猛喘口气,艰难开口∶”好像、好像安全了。”

    没人搭理她的话,徐徒然无奈,只能又被带着跑了一阵,又跑过两个房间,等级最高的老大方停下脚步。

    ”似平甩掉了。”他杠着肩上的人,微微侧过了头。

    杨不弃一路跑,一路在往门把上涂毒,闻言特意走到门边感应了一下,点了点头∶”是没再追来.”

    众人这才纷纷松了口气。老大将扛着的人放到地上,赞赏地看了徐徒然一眼∶”你的感觉很敏锐。”

    徐徒然累得气喘吁吁,连回应解释的心思都没了,闻言只干笑了一下,视线旋即落到了老大的旁边—-只见地上正躺着昏迷的于老师。

    他方才是被老大一路扛过来的。徐徒然一开始还以为被扛的是那个腿脚有伤的小高,发现是他时,还惊讶了一下。

    ”说起来,他没事吧?”她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人,老大摇了摇头。

    ”没事,我捏的,下手有轻重。”老大说完,见徐徒然诧异地看着自己,又补充一句,”他有混乱倾向,方才我们躲藏时,差点被那东西引诱。我没办法。”

    当时的情况,只要有一人看向那东西,就会引来对方的注视,维维的”拟态”就会自然失效。为了保证其他人的安全,他只能先在对方的后颈上捏了一下,把人掐昏了事。

    .难怪。

    徐徒然这才明白,自己当时那种几近失控的状态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向杨不弃道声谢——当时站在自己旁边的,仅有杨不弃一人,捂住自己眼睛的那双手,只可能来自于他。

    不得不说,相比起老大一言不合直接将人弄晕的态度,杨不弃的应对,可以说是温柔太多了。

    杨不弃正在给小高治腿伤,闻言抬起头来∶”于老师居然是混乱倾向?我还以为他是秩序。”

    老大摇了摇头∶”是倒好了。这个域的主人也是混乱,有秩序的话我们也不至于那么被动。”

    杨不弃应了一声,走到于老师身边尝试将其唤醒。注意到徐徒然好奇的目光,适时解释道∶”混乱与秩序是相对立的倾向,能互相压制,且针对彼此都有一定的天然抗性。如果有高阶的秩序倾向能力者在这里,我们的处境会好过很多。”

    ”现在也不算差嘛。”徐徒然咕哝了一句,想了想又问道,”那假如一个人身上同时有 混乱和秩序”.…

    ”不可能。”老大打断了她的话,”相对立的能力倾向,不可能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

    混乱与秩序,长夜与永昼,这两组倾向是目前唯二确定的对立倾向,也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同一人身上的倾向。

    徐徒然似懂非懂地点头,旁边小高活动了一下腿脚, 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办啊?”

    徐徒然一怔,这才想起他和老大都是最后才归队的,都尚未来得及了解他们目前掌握的情报和计划,忙给解释了一遍——解释完了,又补充道∶”所以,我们目前首先要做的,就是再找到那个被锁的房间。”

    被锁的房间,还有小女孩所在的房间。找到这两间屋子,再在其中搭建一个vip亲子通道,放出被锁的”妈妈”,让她顺利吞噬另一个伴生物——这样纵使不能打破当前的”域”,也必然会给域主带来不小的打击。

    老大认认真真地听了她的计划,又拿过徐徒然抢来的日记本,仔细翻看了几眼,思索片刻,轻轻点了点头∶

    ”很值得尝试的方法。但该如何锁定这两个房间,这是个问题。难道你打算一间一间去试?”

    ”目前来看,只能一间一间地试。”徐徒然直言不讳,”先设法找到其中一间,锁定一个端点。再一路开着门往外走….”

    只要门不关,前后相连的房间就不会改变。这样一直开着门往前走,直到找到另一间房间为止。再让于老师在途径的房间内画上标记,构筑通道,虽然花费的时间会长些,但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可行的。

    ”我是觉得,这里的房间肯定不是无尽的。”见老大面露沉思,徐徒然又补充道,”当有人开门进入这个域时,他当时所在的房间就会被复刻,成为迷宫的一部分,加入到这个域内,所以那些提示纸上才会有新出现的房间这种说法——当然,只是我的猜测,不一定对。”

    ”但假设这个猜测是对的,那么房间的总数量肯定不会和目前失踪的人数差太多。满打满算,撑死五十了,对吧?”

    徐徒然实际并不知道因梅花公寓而失踪的总人数有多少,但根据她所查到的情报,也就十几个。五十个,已经是闭眼瞎报的数字了。

    老大微微颔首,一旁维维若有所思道∶”倒也没那么多。三十个吧,大概。”

    在他们之前,前前后后也曾有不少能力者折在了梅花公寓事件里。再加上他们这一批,差不多就是三十个。

    三十个房间,不多不少。如果将其拉成一条直线,倒也不算长到令人无法接受。

    ”可关门这种事,有点玄啊。”安耐插口道,”有的时候,明明没想关门,然而不知不觉中就将门合上了。这种事万一来一下,那不得前功尽弃?”

    ”我们大家一起行动,彼此监督呗。”苏穗儿满不在乎地开口。杨不弃点了点头,忽似想起什么,从他挎着的小书包里,拿出了那个布娃娃。

    老大的”枯萎”能力已经开始起作用。他才将娃娃拿起来,大片的头发便簌簌落在地上。杨不弃捡起地上断发,研究了一会儿,抬眼看向众人∶

    ”这个头发丝,虽然不会再继续生长了,但本身的长度还是很够的,也很坚韧。我们可以将它们接起来并作一根,沿途拴在门把手上.…..”

    有一根线绷着,想要无意中将门关起来,也没那么容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下路禁止秀恩爱[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