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我为玉帝代管天庭〕〔福星五岁半带着系〕〔逍遥小渔夫〕〔罪迹之破谎者〕〔旁支嫡女〕〔武侠:开局斩杀谢〕〔从青云开始穿越诸〕〔24小时拯救世界〕〔重生从中奖开始〕〔武侠世界的客栈模〕〔一切从泰坦尼克号〕〔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天道五千年〕〔玄幻:我的女帝徒〕〔黑雾之下〕〔规则类怪谈游戏〕〔我和崇祯成了合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30章 第三十章【梅花公寓·完】
    升级】

    提示音一声接一声地往外冒,吵得徐徒然心神一阵恍惚。旁边杨不弃看出她不对,一把按住了她的手∶”怎么了?”

    徐徒然摇了摇头,脑子里却是一堆问号。

    关于数值,她是没什么问题的。她先前又是喂”它”吨屎、又是抢人书包、又是被人追得生死时速、又是尝试暗中偷窥.……再加上各种零头,林林总总,加起来作死值本就已有快一千八这次加上”妈妈”送来的九百,直接窜上两千七百多,连着开出两个奖励也不奇怪。

    至于那什么”技能加点”,时间有限,她暂时顾不得去看升级说明——她唯一比较在意的是那个什么入门券..

    那是什么东西?

    白色的纸片飘浮在意识里,被一层奇异的光芒笼罩着,叫人看不清上面的花纹。

    徐徒然心知现在不是琢磨这些的时候,虽然好奇到爆棚,也只能将这些统统扫到一边,不过转瞬,就将注意力又锁回了面前的房门上。

    房门已经被推开了一条小缝,强烈的腥味钻出来,熏得外面的人连连皱眉——于老师深吸口气,朝着旁边几人使了个眼色。

    杨不弃拽着徐徒然的手腕,与其他人一起, 迅速反身,跑进了相邻的房间中。

    苏穗儿、小高以及安耐,已经按照之前的安排,结队去维护其他位置的标记了。唯有维维,留在原地接应——此时被触发的标记已经互相连接,一个从域中单独划出的封闭空间已然成型,倒也不用再担心有人走丢的问题。

    徐徒然几人逃进相邻房间后,却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缩在门后,紧张地观察起对面房间的情况。

    被撬开封印的房门虚掩着。房间里的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脱困的事实。徐徒然按捺不住,快速拍了张灵异照片扔了出去,长发遮面的女鬼明明呜呜地从相片中爬出,才刚探出半个身子,就被一截从天而降的血管刺穿了头颅。

    那血管,正是从那扇虚掩的门后探出来的——它看上去并不粗,细细的,像是触须,表面不紧不慢地收缩几下,被刺穿的女鬼便迅速瘪了下去,仿佛一个被放干了气的气球。

    更多的细细血管从门后伸了出来,头部张开昆虫般的口器,接二连三地扑到干瘪的女鬼身上。等到再散开时,女鬼已经连根头发丝都没剩,不仅如此,连孵化出女鬼的相片,都被啃得只剩张边。

    躲在相邻房间的众人∶.

    ”看来这位妈妈饿得不行啊。”徐徒然轻声发出感慨。旁边杨不弃认同地点了点头,注意到她不住发抖的双手,微微一怔,安慰了一句”别怕”。

    正抱着相机的徐徒然∶…….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抖的真不是我,是我手里的拍立得。

    那些血管进食完毕,又缩回了门后。徐徒然无奈,只能又拍了两张照片扔出去—老实说,她觉得现在的自己真得很像是第一次进猫咖的冤大头,为了见一面缩在猫窝里的高冷猫猫,只能拼命投喂引诱,关键人家吃归吃,吃完照样爱答不理。

    ……不,从某种角度来说,她还不如猫咖冤大头。起码人家哄的是美人猫猫,她这哄得是个啥啊。

    徐徒然越想越是心塞,索性三番两次的投喂,终于起了效果——这一回,那些细细血管在进食完毕后,再没有直接缩回去,而是仿佛触角一般,试探地触碰起周围的空气。

    紧跟着,一只手,按在了虚掩的门板上。

    那是一只枯萎的手。发黑的皮肤紧贴在骨头上。那手将虚掩的门往后拉,首先露出的却不是头,而是肚子。

    -而那些

    那肚子涨得很大,大到匪夷所思的地步,仿佛有人往它衣服下面塞了个三四岁的小孩——细细的血管,正是从那滚圆的肚子下面探出来的。

    ”什么情况?”于老师震惊了,”它怀孕了?是谁的?”

    这个重点偏得让旁边几人纷纷侧目。徐徒然道∶”肯定是查若愚的,想什么呢。”

    于老师∶?!!

    ”查若愚说它给了他们一家四把钥匙。”杨不弃补充,”可他自己实际却没有拿到……而且他女儿的日记里也有提到这事。

    根据日记所述,查若患在妻子病情好转后,两人曾甜蜜过一阵。而过后不久,他的小儿子就偷偷告诉姐姐,家里多了一人——现在想来,应该是妈妈向他泄露了自己又怀孕的事,小孩子不懂,才有了这种奇奇怪怪的说法。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查若愚从始至终都无法进入这个”域”——他在送他的家人们进域时,多半并不知道自己妻子怀孕的事。”它”只许诺给他四把进入的”钥匙”,未出世的孩子占掉了他的名额,那他本人,自然就无法进来了。

    于老师惊讶地瞪大眼,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卧草”。老大啧了一声,强行拉回话题∶”都别扯了,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它怎么站那儿不动了?”

    众人顺着他的指向看过去,视线落在对面沉默伫立的人影上。只见”妈妈”挺着大到可怕的肚子,正安静地站在门框内,细细的血管在空中胡乱地舞着,却迟迟没有往外踏出一步。

    她的四肢,都是那种干瘪的枯萎状态,一张脸却是极其圆润生动,生动到他们都能看清她微蹙的眉头—看上去,她似乎正烦恼这什么。

    ”她怕冷。”徐徒然之前就约莫有了猜测,此刻见到对方反应,更是肯定心中所想,忙推了推旁边的于老师。

    于老师了然地点头,飞快地在旁边的标记上抹了两下,旋即便催促着几人后退,以最快的速度又往后撤了两个房间。

    其余几人不明所以跟着跑了一阵,老大还一脑门子问号∶”不是,这怎么回事?”

    ”这小妹妹出的主意。”于老师带着几人躲在又一个标记旁边,借着标记的掩护飞快道,”她说这里的伴生物可能有怕冷的弱点,要我提前做了两手准备…….”

    万一对方真的因为怕冷而无法离开房间,就设法将有冷气的空间全部截掉,将伴生物所在的房间与普通的房间直接连在一起—换言之,就是要为伴生物的亲子团聚,扫除一切障碍。

    这对于于老师来说,倒不是什么难事。就是这样一操作,标记需要的能量会更多。好在他们这组有三个灯一个炬,总算应付得过来。

    说话间,那股奇异的腥味再次逼近。于老师慌忙闭嘴,按着其他几人,往标记所在的位置贴了贴——原本的寒冷房间被截掉,那位”妈妈”果然不再迟疑,稳稳当当地迈出房门,沿着他们抠出的通道,扶着肚子往前走去。

    她目不斜视地从他们旁边走过,干枯的脚踩在地上,每走一步,都会留下黑色的痕迹。因为标记的掩护,她并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即使如此,那种近在咫尺的强烈腥味与来自高阶的压迫感,依然搅得杨不弃一阵胃里翻涌。

    他用手护着旁边的人,闭眼屏息,直到那股腥味逐渐远去了,方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

    ”好了,它走过去了。”他低声说着,转头看向旁边人,”你在这儿呆着不要走动,我去看看其他位置的标…….”

    后半句话生生卡在喉咙里,他与老大大眼瞪着小眼,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怎么是你?徐徒然呢?”

    ”我不知道。我刚被推过来的。”老大皱了皱眉,四下一扫,”维维呢?是隐身了吗?怎么没声音了?”

    于老师茫然摇头。老大伸手在四周空气里摸了一下,什么都没摸到。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心里不约而同地咯噔了一下。

    *

    同一时间。

    缩在维维张开的薄膜里 ,徐徒然一面观察着前方缓慢前行的身影,一面小声道;

    ”你确定我们这样说话,她听不见?”

    ”要听见早听见了。”维维淡淡道,”没事。它没那么厉害。

    而且这是在能力者构建出的小领域内,换言之,这是他们的主场。她的拟态能力有一定程度的加强,又隔着这么一段距离,没那么容易被发现。

    徐徒然似懂非懂地点头。维维看了她一眼∶”所以你为什么要跟着它?”

    ”?”徐徒然有点惊讶,”我之前解释过了呀。”

    ”你说太快了,声音又小。我没听明白。”维维慢吞吞道,”你再说一遍。

    事实上,当时徐徒然因为怕引起杨不弃注意,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朵用气音说话,语速快得像是在念咒,她能听明白才有鬼了。

    徐徒然 .

    ”简单来说,就是我要确保它在进入小女孩的房间后,不会再出来。”她对维维道,”我问过于老师了,被截掉的空间无法再拼回去,想靠原来的寒冷房间去拦住它不现实。正好我手里有个道具,或许能起到同样的作用。”

    当然,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能近距离看它们咬架,如果必要的话,还可以用升级后的”技能加点”再添把火——徐徒然刚才看过说明了,升级了的”技能加点”本质其实没大变化,只是能力的冷却时间从七十二小时降到了四十八小时,她这会儿正好能用。

    维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她没再追问徐徒然说的道具到底是什么,就那样一脸平淡地掩护着徐徒然往前走。倒是徐徒然,顿了几秒,回过味来∶”等等,所以你之前根本没听懂我的话,就直接跟我走了?”

    ”嗯。”维维点头,”我只听到你说需要隐身。就说帮一下。”

    毕竟现在有隐身能力的只有她。徐徒然提出的这个要求,只有她能满足。徐徒然当时又有点急的样子——她也就没多问,直接展开拟态,裹着徐徒然,从老大他们身边离开了。

    徐徒然∶.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妹子,也是个胆大的。

    交流间,她们已经跟着”妈妈”,走过了好几个房间。途中还看到了苏穗儿他们——他们按照于老师的嘱咐,老老实实地躲在标记旁边。”妈妈”没有看到他们,他们也没有看到远远跟在”妈妈”后面的徐徒然二人。

    很快,”妈妈”就来到了这条vip亲子通道的终点。

    半旧的卧室门拦在她的面前。她没有犹豫,抬起一条血管按下门把,笑盈盈地走了进去。

    怪物是没法关门的。卧室门就那样半掩着。徐徒然听见里面传出一声嘹亮的呼唤,是小女孩在叫着”妈妈”——然而下一秒,惊喜的声音就被仓皇又恼怒的嘶吼取代。

    这还真是……怪作孽的。

    徐徒然闭了闭眼,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感觉。也不知若查若愚知道,自己付出了沉重代价才将家人送进来的”永生之地”将他亲人糟践成了这副鬼样,心里会是个什么感受。

    似是看出了她的想法,一旁维维淡淡开口∶”别想太多。”

    ”他们身为人的部分,早在被转化成伴生物的那一刻就死掉了。他们只是保留着人类记忆的怪物。”

    他们来得太晚了,这些人他们救不了。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证之后不会再有人遇害。

    徐徒然呼出口气,轻轻点了点头。维维带着她走到邻近的标记旁边,撤下了自己的拟态薄膜∶”接下去,你打算怎么做?”

    ”我有这个。”徐徒然从挎包里掏出最后一个用银色色纸包着的物件。她当着维维的面将它拆开,露出一面小小的手持镜。

    ”卖这东西给我的人说,这个连接着雪鬼的栖息地,会在不知不觉中让房间降温……虽然我从来都没体验过,不过应该不是骗人的。”

    徐徒然说着,蹲下身,将那面手持镜贴地推了出去。镜子在平滑的地面上滑出一段距离,停在了那个半掩的卧室门外。

    镜子似乎感知到了什么,明明已经停下来了,又愣是自己转动了几下,拉开了与房门的距离,跟着便见镜面上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真的变冷了。”维维伸手出去试了试,点了点头。身为”枯叶蝶”,她对温度的变化十分敏感。

    徐徒然实际都还没感觉出什么,内心还有点担心这雪鬼手持镜没啥作用。听她这么说,方真正放下心来。

    ”不过你这东西似乎派不上用场了。”维维话锋一转,浅淡的眸子看向虚掩的卧室门,”妈妈要赢了。

    就像是呼应着她的话一般,原本虚掩的房门被猛地拉开一半,一截断裂的粗壮血管飞了出来,重重落在地上,正如垂死的泥鳅般不住扭动,又有数根细细的血管探了出来,毫不留情地扎了进去。

    —-正如维维说的,

    掉在地上的粗壮血管迅速地干瘪下去。房间内,尖叫的女孩也渐渐没了声息—胜负已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入主军需处,战忽〕〔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