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恶毒老妇,靠〕〔线下约架,她貌美〕〔开局生娃,带萌宝〕〔重生顶流国民男神〕〔全民降临:从觉醒〕〔太宰的跨世界求助〕〔重生之无双国医〕〔农女当家,猎户家〕〔无眠夜曲〕〔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蒲晗是被菲菲一巴掌扇醒的。

    他睁开眼睛时, 闹钟都还没响。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打着呵欠搓了搓脸。

    ”怎么了,这才八点不到……那女孩也没来短信啊.…….

    ”!诶,喂喂!怎么了这是—-菲菲!菲菲!”

    来自老婆的巴掌劈头盖脸地砸下来,蒲晗躲闪不及,啪啪两下,总算是彻底清醒了过来。他看着自己不住挥动满是急躁的右手,微微挑眉∶”你又预见了什么?还是……和那女孩有关?”

    菲菲曲起一根手指,指节不住下压,仿佛是在点头。

    蒲晗∶”...

    ”行吧行吧,知道了。”他此时尚不清楚问题的严重性,在菲菲的强烈要求下,只得拿起手机,调出徐徒然的电话号码,以此为媒介,放空眼神,隔空”阅读”起徐徒然此刻的情况。

    然而没过几分钟, 他的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

    ……不太妙,这事有点严重。”他喃喃着,飞快从床上翻了下来,起身就去开电脑,”我立刻向院里打报告。就怕这会儿院里没有能调动的高等…….”

    话未说完,忽见那右手扑了过来,一下按在了电脑屏幕上。

    ”……菲菲?”蒲晗注意到她的动作,心里腾起些不妙的预感,”你是想说,不能让人知道?”

    菲菲再次曲起手指,点了点”头”。

    ”菲菲,不要胡闹。”蒲晗板起面孔,”这次遇到的是最少是个辉级。不找人是不行的。徐徒然再特殊也才刚起步,杨不弃最多炬级。我们起码还需要两个炬级或一个辉…

    蒲晗的话语一顿。

    紧接着,他难以置信地指向自己∶”难道你想让我去 ?”

    菲菲再次”点头”。

    …….”蒲晗深吸了口气,”你应该知道,你老公我除了能隔空扒人隐私外,没别的长处吧?”

    而且这回他的技能还未必能奏效——现在和徐徒然对峙的明显是个等级不弱于他的家伙。不知为什么,对方的力量似乎出现了一些波动,他这才能”读”到对方的存在……

    但也仅仅是”读到”而已。

    对方的身份、来历、能力,统统像是被浓雾遮挡,半点也看不到。

    如果靠近些,或许是能看到的。但这也意味着,他同样可能被对方盯上甚至针对——全知最大的特点就是知道得多,而有时知道得多,反而更容易被影响。更何况他作为一个强制升级的辉级,不管是身体还是意志,实际都不太能打.……

    简单来说就是远程辅助给不到,近身也打不出伤害,偏偏灵感和智力还都挺高。让这样的他亲临现场,一个不小心就会打出两种gg结果-

    一种叫千里送人头,一种叫千里送人头之天降团灭发动机。

    蒲晗一脸严肃地看着菲菲,后者则握起一个小拳头,轻轻锤了锤他胸口,又贴着蹭了蹭。

    仿佛在撒娇。

    依旧一脸严肃的蒲晗∶

    下一秒,便见他叹了口气,再次打开电脑。

    ”等我提交下假条,再收拾下东西。”他无奈道,”话说在前面啊。我要没死,就没差。要是出事,咱俩就是预全联动,一死一送.….”

    菲菲又轻轻锤了下他,乖巧趴在旁边,开始等待。

    蒲晗的假条通过得很快,他又想了些理由,婉拒了院里准备派给他的保漂,跟着拿起手机,准备打给杨不弃。

    然而他才打开通讯录,动作又顿住了。

    ”…卧草,真的假的?”

    盯着杨不弃的联系方式,他眼神放空了几秒,很快又回过神来∶”杨不弃,已经在赶过去的路上了...

    ”这小子 ,消息居然比我还灵通?”

    同一时间。

    高速公路上。

    杨不弃正一面开车,一面时不时看一眼副驾驶座上不住闪光的玻璃球,内心充满了想要骂人的冲动。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徐徒然绝对不会听他的话 !看看,这就出事了不是!

    杨不弃深深吸了口气,转动方向盘驶出高速,趁着等红灯的间隙再次给徐徒然打了个电话。

    然而,和之前一样,完全打不通。

    杨不弃闭了闭眼,再次看了眼旁边闪光的玻璃球,压抑地抿了抿唇。

    这个玻璃球,是他私人拥有的一个检测道具。配套的还有几枚小玻璃石头。其中一枚玻璃石头,正被放在徐徒然先前那个被笔仙之笔狂涂乱写过的房间里。

    杨不弃曾建议过徐徒然搬出那房间,暂时不要用。因为估摸着徐徒然很可能没听进去,所以在去帮忙刷墙的时候,又悄悄放了一枚玻璃石头进去—那石头没别的功能,只能感应周围的情况。一旦有比较危险的情况发生,杨不弃手中的玻璃球就能给出反应,他也好及时过去看看……

    然而杨不弃所能想到的最危险的情况,最多也就是徐徒然被可憎物的笔迹引诱蛊惑,迷失自我,做出些伤害自己的事。

    可看玻璃球正疯狂亮灯的模样,现在的情况明显要比他所预料的要糟糕太多-

    怎么回事?是不是她又对那笔做了什么,愣是把人逼急了要鱼死网破?

    各种猜测在杨不弃脑袋里转着,搅得他心烦意乱。正好此时,他车终于开进了星星公园。他驾轻就熟地沿着内部道路开了一阵,终于来到了别墅区的入口处。

    入口处有横杆拦路。穿着得体的保安走了过来∶”先生,请问是要找哪栋?”

    ”17号!”杨不弃飞快道,手指焦躁地敲打起方向盘。

    保安却是愣了一下∶”什么17号?”

    ”就是17号别墅,最里面那栋…….杨不弃下意识地解释,话说一半,突然意识到不对。

    他确定自己没有开错路—然而他之前每次过来,都是车开过来,就直接给进。从来没有保安问过他的目的地。

    微妙的异样感攀上心头。果然,下一秒就听那保安道∶”先生,我们这边的门牌,都是从100号往后排的,肯定是三位数。您确定是17号,没有记错吗?”

    杨不弃∶...”

    明明是大热天。他却突然感到后背一层冷汗。

    另一边。

    星星公园别墅区·17号。

    时间倒回半个小时以前。

    客厅内。徐徒然正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坐在餐桌前的养兄。后者面不改色地饮下混着黄油的咖啡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冷谈∶”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没什么,就突然发现,你还挺特别的。”徐徒然思索几秒,调整了一下情绪,反而朝着餐桌走了过去。

    ”哥你没觉得这咖啡有什么不对吗?”

    她一边疯狂暗示,一边进一步地观察着坐在对面的人。青年在听到她那一声”哥”后明显怔了下,诧异地看她一眼,张口似要说些什么,却又忍住。

    .……很真实的反应。真实到完全不像伪装。

    徐徒然内心腾起些古怪的感觉,下一秒又见霸总养兄将桌上的手机拿起,夹进了面包之中,张嘴—口咬下_

    牙齿磕到手机屏,发出刺耳的声响。他跟个没事人一样端庄咀嚼,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以后才道∶”咖啡很好。怎么,你给我下药了?”

    徐徒然∶”.….”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算是下药了。

    不过现在看来,这药似乎还不够猛——她升级后的”扑朔迷离”明显已经影响到了坐在对面的人,可这影响 ,貌似很有限。

    除了对食物的品味有了令人费解的变化外,她的便宜养兄一切如常,完全没有异样。

    徐徒然又试着,对对面的人施放了”扑朔迷离”的主动效果——按理说应该可以让对方陷入一点五秒的空白状态。可事实却是,她一套技能打完,对面一点反应都没有。

    依旧在喝黄油咖啡、啃手机三明治。动作连停都不带停一下的。

    ….么情况?

    徐徒然一脑袋问号。

    她不死心地又四下观察了会儿,确认凭肉眼找不出更多的东西,遂打定主意,将手伸进口袋。

    她的口袋里正放着那支笔仙之笔,不过是用银色色纸保住的。徐徒然将那层色纸剥开,缓缓将笔抽出。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在被她拿出时,那笔还挺不乐意,死命挣扎。光滑的笔壳上莫名多出一层绒毛,不住蠕动着,想要推开她的手指。

    徐徒然将强取豪夺贯彻到底,非常坚定地将笔仙之笔完全拿了出来。而几乎就在那笔脱离色纸的瞬间,餐桌对面的人有了更大的反应。

    他当着徐徒然的面,再次端起咖啡杯。下一秒却”啪”的一下,将半张脸都埋进了咖啡杯中。

    杯子发出碎裂的声响,他抬起头来,徐徒然这才意识到,那碎裂声来自他的牙齿——他从杯沿咬下了一块。

    养兄毫无所觉地将那碎片嚼了嚼,咽下,张口说话∶

    ”我,咖啡喝完,走。你,安排,自己.…….”

    ”不回来,晚饭,吃.….”

    ”我,公司,打理...

    ”叔叔,阿姨,阿叔……”

    支离破碎的语句从他沾血的嘴里冒出来,断断续续、颠三倒四。他仿佛是一个中了毒的机器人,毫无逻辑地重复着之前就设定好的语句。

    ..果不其然。

    徐徒然的心脏悬了起来。

    她的尝试成功了。笔仙之笔脱离了银色色纸的束缚,也成为了了”扑朔迷离”的影响对象。而它的加入,更加深了”扑朔迷离”对对面那人的影响效果—

    毕竟”扑朔迷离”这个被动技能的一大特点就是,覆盖的目标越多,造成的影响越深。

    徐徒然趁机又发动了一次”扑朔迷离”的主动效果,对面的人却依旧没有反应。他磕磕绊绊地说着话,原本淡漠的五官忽然扭曲起来,逐渐组成了一个痛苦的表情∶

    ”我,上班,你在家……大学..

    ”等你毕业……接管…….跑.…….

    ”跑…跑..”

    ”……”徐徒然心中一顿,猛地站起身来,”哥?哥你什么意思?哥?”

    对面的人没有回答,反而剧烈抽搐起来。五官痛苦地扭曲着,忽然张大满是血的嘴巴,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开局就较真,对面〕〔忤逆本能〕〔楚国九公主楚倾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