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武侠:收徒邀月怜〕〔囚龙霸天诀〕〔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嫁美强惨王爷后,〕〔都市龙血战神〕〔渔乡傻医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捉虫】
    ……

    慈济院内部小花园内。

    杨不弃坐在紫藤花架下, 认认真真地翻完手中的本子,面色凝重。

    “这部分内容也全是实话。”他谨慎开口,看向旁边的徐徒然, “但……你确定这是可以给我看的东西吗?”

    别的不说,就是刚才那几行字里面,显然涉及到了不止笔仙之笔一人的秘密。

    徐徒然正在认真地挖三色杯, 闻言头也不抬:“既然拿给你了,那自然就是你能看的。不过有些事,你别当面问我,出于某些原因,你问了我也不好说。”

    她知道杨不弃指的是那句“死人”。关于这点,她实际也纠结过, 但想想还是一并拿给杨不弃验证了。

    一方面她需要尽可能确认从笔仙之笔处得到的情报,另一方面, 也是因为信任杨不弃。

    她和杨不弃在“秘密”方面, 正处在一种微妙的平衡中。他俩既互相知晓对方的一些秘密, 各自又很清楚,对方仍有一些秘密,处在尚未公开的状态。

    知道却不深挖,算是他俩之间独有的一种默契。坦白讲,这种状态对徐徒然来说很舒服,毕竟总想着隐瞒,也是一件怪麻烦的事。

    而从某种层面来讲,徐徒然实际还挺希望杨不弃能自己看破“穿越”这件事的。或者起码能往这个方向上想想——从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有人早已预知她的到来。那反过来说,她的到来本身,可能也是一个重要的信息点。

    只可惜碍于那什么“穿书守则”的约束,她是不能在这方面给出提示的。虽然徐徒然现在对这事相当存疑,但在确认“穿越”这事本身的真实性之前,姑且还是先按守则行事比较保险。

    话说回来,此时已是七月下旬,暑假都过了一半了……按照原著小说进度,这个时候原文男女主已经相遇。也就是说,真正的小说剧情应该已经开始了……

    不过这应该不关我什么事吧?

    徐徒然不太确定地想着。按照那少到可怜的原著资料来看,自己要等一年后才会和原文男主相遇,这一段时间,应该可以继续浪才对。

    她默默想着,将最后一点冰淇淋挖干净。而另一头,就像徐徒然所猜的那样,杨不弃在听完她的回答后,没再多说什么,只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这上面的内容,全是真话。”他将注意力再次放到了徐徒然拿来的那本本子上,纸张上全是笔仙之笔留下的红色字迹,“包括他利用企鹅群搞传教的部分……咳。”

    他清了清嗓子,勉强压下想要吐槽的冲动,转而道:“可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徐徒然将冰淇淋盒扔进旁边垃圾桶,“详细说说?”

    “我也说不太清楚,就是有种违和感……”杨不弃略略蹙眉,“你之前说,指使鬼屋71号埋伏你的那个人,是直接告诉它你很‘好吃’。可这个人,却是在告诉笔仙之笔,你可以帮它解封。”

    “也就是说,他并没有明确指使它来害你。甚至从事情的结果来看……”

    “它还帮了我。”徐徒然淡淡接口。

    杨不弃诧异看她一眼:“你也发现了?”

    “嗯。”徐徒然点头,“其实我之前就有在想。如果这次事件中,没有笔仙之笔,我们会怎么样?”

    杨不弃深深看她一眼,面上露出几分思索。

    不可否认。笔仙之笔在这次事件中确实起到了不小的作用。首先,作为一个高阶,它的存在放大了徐徒然的被动技能效果,客观上为他们争取了时间;写逃生方案一事虽然是被诓的,但也确实给了不少有用情报。

    ——最重要的是,在最后关头,如果没有这支笔,他们给封印盒充能的速度会更慢,引开鬼屋71号的时间会更晚。按照当时的情况,无疑会发展成两种结局:

    要么恼怒的鬼屋71号冲破符文阵,直接攻击徐徒然。要么徐徒然借由符文阵,吸收到更多来自71号的力量。但这显然不是昏迷个三五天就能解决的事了。

    杨不弃在心中将所有事细细一捋,眼中浮起一丝讶异:“你的意思是,这支笔就是被人送来帮你的?”

    “只是有这个可能。”徐徒然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次的事件,等于是有两个幕后推手。一个安排了鬼屋71号,想杀我。一个安排了笔仙之笔,来帮我。”

    毫无疑问,想杀她的一方,肯定要她死。但帮她的一方,也未必希望她好。

    “……而这两个人里,起码有一个有预知倾向。不然不可能算那么准。”杨不弃若有所思,“目前来看,安排笔仙之笔的那个更像是个预知者。”

    “对。他就像是预知了鬼屋71号的存在,所以提前安排解扣。”徐徒然道,“但如果他是预知者的话,只可能是比菲菲更强大的那个……那他为什么要帮我呢?”

    “或许,也有可能就是一人做局?”杨不弃揉了揉额角,“他同时骗来鬼屋71号和笔仙之笔,安排了这一场大戏。就是为了引导出某个结果……”

    “什么结果?让我升级?”徐徒然抱起胳膊。

    “……不一定光是你。”杨不弃似是想到什么,脸色微变,“蒲晗也在准备升级。他一旦升上去,就是辰级。”

    蒲晗之前一直是个水货辉级,现在终于有了升级的苗头,实际也和这次事件扯不开关系。

    也不是杨不弃非要拉兄弟出来溜,主要是之前堆出来的一个辰级带来的结局太过惨烈,让他很难不担忧蒲晗这边的结果。

    事情推到这儿,似乎很难再继续。毕竟缺少情报,脑洞再怎么大开都是妄谈。

    笔仙之笔那边能问到的事就这么多了。徐徒然曾设法要到了它过去的企鹅号并登录,封号封得那叫一个彻底。她试着申请了解封,都没能成功;目前来看,唯一的切入口,仍是那个穿姜黄色衬衫的男人。

    杨不弃说自己正在制作生发水和保养液,到时候好拿去贿赂一些淘宝店的内部员工,打听消息。徐徒然点了点头,想起还约了朱棠几人一起吃午饭,便起身准备离开。

    “对了。”杨不弃将本子交还给她,顺口道,“如果我们真把这事的幕后给找出来了,你打算怎么办?”

    “坦白讲,我很讨厌被人安排。”徐徒然直言不讳,“假设这事真有两个幕后,那就一个一个解决——首先,找那个想我死的,把他怼死。”

    ……可以,这很徐徒然。

    杨不弃毫不意外地想着,跟着就听她继续道:“然后,再去找那个想我活的——在他家门口上吊。”

    ……?!!

    不是,等等?这又是什么奇怪想法?

    杨不弃一怔,下一秒就听徐徒然笑出声。

    “逗你的。正常情况下我还是很惜命的。”她说着,将买冰淇淋时顺手买的小零食拍在杨不弃胸口,“走啦,吃饭去了!”

    杨不弃:……

    他独自站在原地,低头看看徐徒然塞给他的彩虹糖,又看看徐徒然的背影,默了片刻,终也轻轻笑起来。

    *

    “童话镇”组合今天约在食堂吃饭,顺便确定下明天的任务计划。

    同组的另外两个女孩,徐徒然早在朱棠的介绍下认识了。素质为“长发公主”的那个,叫舒小佩,虽然是“长发公主”,实际却留着个很飒的平头。据说是因为头发长得实在太快了,每天都得剪,一怒之下,就全给推了。

    另一个“仙女教母”,则名为林歌。看着是个很文静秀气的女孩。她也是徐徒然目前认识的唯一一个“秩序”倾向能力者,独有特技“教母的祝福”,能够在限定时间内,为其他的人或物赋予新的属性。

    不过因为本人等级不高,所以这特技的可发挥程度实际还很有限。

    至于说好的“小美人鱼”,则迟迟没有入伙。朱棠告诉那徐徒然,那妹子作为新人,目前适应得并不是很好,精神状态起伏很大。别说成为同伴了,能不能恢复到正常生活的水平,实际都有点悬。

    但毕竟已经认识了,朱棠就有事没事过去探望一下。用她的话说,不管以后是不是队友,进了这地方,就算是同病相怜。她们作为过来人常过去打打气,万一也有帮助呢。

    像今天,她也将探望小美人鱼安排在了日程上。不过舒小佩和林歌都是兼职,下午还有工作,因此陪她一起的,只有徐徒然。

    ……徐徒然实际算是被她拽过去的。不知为啥,朱棠对徐徒然“白雪公主”的素质有一种奇特的迷信,坚持认为这个素质自带的万人迷光环对人类也会起效。说不定能让小美人鱼主动亲近。

    徐徒然都不忍心告诉她,自己压根儿就没那玩意儿。

    不论如何,午饭后徐徒然还是跟着去了。这还是她第一次在清醒的状态下,进入慈济院内部的住院部——她之前昏迷时也在慈济院住过,不过住的是更为清静的区域。

    这里和外层的住院部有着明显区分,安置的都是些精神状态不佳的能力者。这些人或是尚未适应身心变化的新人;或是在升级过程中失控的老员工。

    走廊墙上贴着大张大张的标识纸,徐徒然好奇地翻开来一看,背面实际画的都是符文。

    朱棠熟门熟路地走到一间病房前。房门没有关,她探头进去,敲了敲门:“下午好,我来找你玩啦!”

    病房里只有一个长发女孩,相貌精致柔美,肤色苍白至极,正坐在床上看书。听到朱棠的声音,只淡淡瞟她一眼,点了点头,很快又将目光放回书上。

    朱棠干笑了下,转头看向徐徒然,低声解释道:“小丽现在嗓子不好。一般不说话。”

    说完挂起笑容进门,将自己带来的花换进花瓶里。徐徒然试探地跟着进去,正在翻书的小美人鱼瞟她一眼,视线忽然顿住。

    跟着就见她瞪大眼睛,讶然开口:“徐……徒然?”

    她的嗓子果然很不好。只能发出丝丝的气音。即使如此,徐徒然也能大致分辨出她的意思:“你是不是……徐徒然?”

    她放下书,有些急切地探过身子:“你也来这里了?你也……生怪病了?”

    ……?

    正在插话的朱棠茫然抬眼,目光在两人中扫来扫去:“你俩认识啊?”

    徐徒然:……问得好,我也想知道。

    她有些局促地看向那个“小美人鱼”,暗自后悔过来前没有向朱棠先打听她的名字:“那个,小丽?好久不见……”

    “……我是奥黛丽。”小美人鱼蹙起眉头,“你不记得我了?以前我们一个高中的。金香树学院……”

    要死。

    徐徒然顿时更感尴尬。

    她当然知道“金香树”,当年原身从顾晨风他们初中转走,就是去了这学校,据说是个封闭管理的贵族女子学校——问题是,她没继承原身的记忆啊。

    她连那学校在哪儿都不知道,更别提里面的人了。

    就在徐徒然认真思考起要不要装失忆的时候,小美人鱼已经急切地开了口:“你怎么也来了这儿?你也是因为那个……小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下路禁止秀恩爱[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