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沉沉夜色中, 建筑起伏的轮廓,很容易让人想到蛰伏的野兽。

    徐徒然顺着道路往前走,走了大概几十步, 脑中忽有危机预感的滴滴声响起——声音不急,只很有节奏地一声一声叫。她四下张望一圈, 试探性地往前一步,原本覆满黑暗的草丛中, 忽有灯光亮起。

    ……那只是普通的草地装饰灯。灯光打在草叶上,染上一层诡异的绿色。那绿色的光芒一直向外延伸着,拉出一根细细的光线,横在了徐徒然跟前。

    徐徒然眸色微沉, 不假思索, 踏入了这片诡异的绿光中。

    跟着就听“哔”一声响, 脑中的危机预感像是没了气的尖叫鸡, 发出一声裂帛般的长鸣后彻底消停。紧跟着, 则是作死值掉落的声音。

    徐徒然:……

    这地方,能待。一进正门就给两百。

    徐徒然快乐了。

    她又往前走了几步。两边建筑中逐渐有灯光亮起,照亮了她的视野。

    此刻,她人已经走过“勤学楼”, 来到了更中央的位置。她的右边, 是两栋紧排在一起的大楼, 中间用悬空的走廊,将两栋楼相连。其中一栋上写着“志学楼”, 另外的建筑上则没写名字。

    她的左边, 是一片绿化带。绿化带中间是一条宽敞通路, 直通向她之前看见的小石拱桥。

    至于拱桥的另一边,与她的正前方,则依旧笼在黑暗中。只能隐隐通过轮廓辨认出,这两个方向上同样也有建筑物。

    徐徒然站在原地想了想,很有经验地先朝拱桥走了过去——有桥就一定有水。而有水的地方,往往会有危险。

    果不其然,在她靠近的瞬间,脑中的危机预感又十分尽职地响了起来。不过只意思意思地响了一下。徐徒然也没管它,自顾自地走到桥头,探头去望,正见暗色的河水中,有些颜色鲜艳的东西浮了上来。

    粗看上去像是锦鲤。然而很快徐徒然就发现,那其实是衣服——红色的衣服,飘在水上。布料饱满地鼓起,衣服的前方有着一个近似圆形的轮廓,看上去像是埋在水里的头。

    似是察觉到徐徒然的视线,那头缓缓抬了起来,露出一张浮肿苍白的脸,变形的嘴唇勾起,冲着徐徒然露出一个瘆人的笑容。

    “你也是来陪我的吗?”他说着,朝徐徒然伸出手来。

    徐徒然:……

    她默了一下,解下背包,从里面摸出一团银色色纸。银纸剥开,则是一个小药瓶。

    正是她之前购买的灵异物品之一,那个永远都有无限量寄生药片供应的维生素药瓶。

    怪物的数量增加到了两个,被动技能“扑朔迷离”起效。水中人的笑容凝在脸上,表情变得迷茫起来。

    “劳驾,问下报到该往哪里走?”徐徒然很客气地问道。

    水中人眨了下合不上的双眼,迟缓地抬手,指向桥的另一边。

    “多谢。”徐徒然诚恳道谢,顺手旋开药瓶,抓了一把药片扔进水里。又从背包里掏出了见鬼拍立得,飞快拍了几张照后,将照片也扔进了水里。

    虽然我不是来陪你的,但是能陪你的的搭档,我这还是有的。

    见鬼拍立得拍出的照片颜色又开始变浅了。徐徒然舍不得多用,很快就将相机揣回去,快步走过了石拱桥,来到了桥的另一头。

    说来也怪。明明站在桥上时,看桥的这边,只有几栋楼和空地。等到走过桥后,印入徐徒然眼帘的却是一片树林。树木稀疏,月光透进来,提供了一定的可见度。她顺着往里走了几步,听见前方传来一声压抑的惊叫。

    徐徒然心中一动,忙循声找了过去。正见一个女生捂着嘴坐倒在地上,亮着的手电筒滚在一旁,照亮一方区域。

    那女生留着长发,身上穿着白衬衫与格裙,胸口挂着个证件,胸口处有金色的校徽,看上去应是个学生。

    她惊恐地瞪着前方,似是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徐徒然上下打量着她,试探地往前走了一步:“诶,你没事——”

    她话未说完,就见那女生愕然看了她一眼,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抓起地上的手电筒,头也不回地往前跑去。

    徐徒然:“……”

    那家伙什么情况?是人?还是幻象?这么怂,应该不是怪物吧?

    徐徒然不太确定地想着,走到了女孩刚才摔倒的地方。只见一个斜挎包正掉在那里。徐徒然捡起翻了下,从里面找到了一个打火机,一本用过的本子,以及一个装着水的玻璃瓶。瓶子里似乎正泡着什么固体,看上去小小一块。

    徐徒然简单翻了下那本本子,因为光线问题,看不清详细内容,只能大概辨认出,写的都是数学题。封面上的名字倒是看得很清楚。

    ——。

    徐徒然隐隐意识到什么,顺着女孩方才离开的方向看了过去。视线无意中往上一抬,看到了林外的大楼一角。

    只见方才看着还四四方方的建筑轮廓上,这会儿却明显是包裹上了什么东西。那东西看上去庞大、柔软,像块泥一样覆盖住大半楼体,表面不住起伏着,似是正在呼吸。

    那是一个巨大的怪物。它正趴在那栋大楼的外墙上。

    而那女孩方才离开的方向,正是通往这栋大楼。

    徐徒然抿了抿唇,毫不犹豫地朝着那栋大楼走去。

    *

    另一头。

    杨不弃正驱车紧急赶往香樟路,等待红灯的间隙,忽然想起一事,忙一个电话打给了朱棠。

    电话过了很久才被接通。朱棠困到含糊的声音传过来:“喂?”

    “朱棠,我是杨不弃。”杨不弃飞快道,“跟你说个事,徐徒然她现在因意外,进入到另一个域里去了。估计会失联一阵子,你们的下一个任务她可能也赶不上。我替她和你说一声。”

    “啊?”朱棠的声音一下变得清醒起来,“好端端地,怎么跑域里去了?情况危险吗?”

    “……是为了救人。”虽然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为了维持徐徒然的风评,杨不弃还是毫不犹豫地将锅扣到了屈眠头上,“你们不用担心。那其实是个‘盒子’,有专人驻守的,应该没什么危险。只是盒子嘛,没那么容易离开,需要耽误点时间。”

    他怕这些小姑娘担心,尽可能将情况往好的方向说。朱棠“哦”了一声,声音低沉下去,不知在想些什么。

    “行了。我到香樟路了,先不说了。徐徒然那边我会看好,你们不要担心。”杨不弃说着,结束通话,一打方向盘,车子进入香樟路段。

    他依着徐徒然留下的线索,很快就找到了大槐花中学的入口。只身进去,迅速找见了躲在传达室中的屈眠。

    说到屈眠——也不知这家伙在这段时间里经历了何等复杂的心理历程,杨不弃找到他时,他正一本正经地在那儿就着烛光写遗书。杨不弃要是再晚来一会儿,他写完就要直接冲进黑暗了。

    杨不弃神情复杂地将那封遗书塞回了屈眠口袋里:“你先别急。事情没你想得那么糟。我会好好给你解释。徐徒然呢?”

    屈眠一脸茫然地指了指外面,又拿出徐徒然托他交给杨不弃的纸片。杨不弃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是一句委托,希望他如果有信号的话,能帮自己和朱棠请个假,毕竟她很可能赶不上下一次任务了。

    “她、她还让我告诉你,窗边可以打电话……”屈眠脸色微白,“不过我之前试过。我的手机打不出去。”

    “没事。这事我已经解决了。”杨不弃揉了揉额角,自我安慰地想着,好歹她唯一一通电话是打给自己的……

    他调整思绪,快速检查过传达室后,就带着屈眠离开,小心地朝着校区深处走去。

    “我们……要去哪儿?”屈眠紧张道,“方醒她也在这儿吗?”

    “不确定。我先要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再去找她们两个。”杨不弃尽力保持着语气的平稳,“等等我会把你交给一些人。你听他们的安排就是。”

    传达室虽然是个安全区,但光待在那儿也不能解决问题。想要将屈眠安全送出这个“盒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驻守在这里的能力者,听从他们的安排,遵循规则行事——

    根据他白天所查到的资料,以前也有人被引入这里。只要遵守规则,最少三天,最多一个月,就能安全离开这里。

    而如果资料所记,完全受能力者控制的基地有两个,分别叫做“志学楼”与“思学楼”……

    杨不弃停下脚步,看了看旁边写着“志学楼”三字,谨慎地打量起四周。

    不远处有手电筒的光芒正在摇晃。似是察觉了他们的存在,一人快步跑了过来,很快又警觉地停下脚步。

    “……同学?”那人试探地开口,是个沉稳的男音,“你们什么情况?”

    杨不弃往前站了站,斟酌着开口:“你好。我们是意外找到这里的。我在慈济卫生中心那边工作……”

    “慈济院?”对方很快就反应过来,快步上前。杨不弃二人终于看清他的样子,屈眠瞬间瞪大了眼。

    那是个相当健壮的男性,年龄目测三十来岁。身上却很突兀地穿着白衬衫与格裙,挂着一个带照片的胸牌,应该是个证件。

    不光是屈眠,杨不弃其实也有点受到冲击。那男的却没理会他们的眼神,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跟我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就两个人吗?”

    杨不弃心中一动:“不是,我有一个同伴,先我们一步进来,你看到她了吗?”

    “是个姑娘吗?”男人皱起眉,“那应该是看到了。我刚才在宿舍楼,看到有个人影在下面晃,赶紧下来看情况。结果刚出楼,就看她往桥对面去了。”

    “桥对面?”杨不弃紧张地转头看了看,“那里是什么地方?”

    “那边的主体是思学楼。”男人道。杨不弃闻言,登时松了口气:“那就好。也就是说,那里也有能力者接应,对吧?”

    男人却是深深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杨不弃心脏悬起:“怎么回事?不是说,志学楼和思学楼都是能力者的地盘……”

    “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个情报?已经过时了。”男人用手电筒指了指桥对面,“就在差不多两个月前,这里出了重大变故……思学楼已经沦陷,里面的能力者生死不明。”

    “那片区域,现在非常危险。”

    “……”杨不弃脸色顿时变了,当即就盘算起独自去对面寻找的念头。男人似是看出他的想法,叹了口气:“找人的事,也急不得。好消息是,这里一般不会有即死事件发生……从长计议吧。”

    “我们也会帮你想想办法。你们先跟我来,我带你们去报到。然后交换下情况。”

    屈眠闻言一怔,想起自己那张奇怪的入学邀请函,声音立刻变了:“报、报到?”

    “嗯。先给你们领个学生的身份。不然你们的处境会更危险。”男人解释道,又看向杨不弃,“你们这边,还会有其他的人过来吗?有的话我在这里等着接应,让别人领你们去。”

    “……应该没了。”杨不弃仍挂念着徐徒然那边的情况,心不在焉地摇了摇头,“我出来前给我上司发了消息报备。但没有要求多派人手。”

    “行。”男人点了点头,“那跟我来吧。动静轻些,不要一惊一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楚国九公主楚倾歌〕〔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