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终结者末日〕〔最强兵王混花都〕〔穿梭多元宇宙的死〕〔修仙:从心动大律〕〔破游戏不玩了〕〔都市奇门天师〕〔都市医道龙神〕〔偷偷养只小金乌〕〔夜的命名术〕〔重回1990〕〔重返1989〕〔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俗主〕〔我真的长生不老〕〔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老婆是花瓶,得宠〕〔大明皇长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徐徒然?”

    三楼办公室内, 副班长不解地看着她:“怎么了?保温杯有哪里不对吗?”

    徐徒然:“……”

    不,我觉得这可能不是保温杯的问题。

    她微一思索,将那盛了血液的保温杯又拿出来, 放在边上, 转头迎上副班困惑的目光, 谨慎斟酌了一下措辞。

    “副班长, 你过来, 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副班:“……??”

    “不是, 非要现在吗?现在情况很紧急……”

    “请相信我, 这事儿很重要。”徐徒然正色道,以最快速度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银色方盒。

    “介绍一下,这是笔仙之笔, 同样是我从姜老头的店里淘来的, 全知倾向。能够阅读和回答与自己无关的事。来,你可以试着先问一个。”

    副班长:“……”

    她一言难尽地看着徐徒然,显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扯开话题。她本能地想要催促继续,然而对上徐徒然认真的目光, 又默默咽下了声音。

    或许……真是有什么理由?她其实注意到了什么,但没法直接告诉自己……

    心念电转, 副班长最终还是按捺下心头的焦躁, 将目光转到了那支红色钢笔上。

    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那钢笔竟笔直地飘了起来,取下笔帽盖在身后,潇洒地在空中书写起来, 留下流畅的花体字迹。

    徐徒然:……

    冷静, 冷静,这是赠品,这是赠品。

    它还有用。它还有用。

    她抬手抚了抚额,暗自后悔出门时没揣上两本高数笔记。正要开口训斥,对面副班已经一脸迷茫地开口:

    “虽然不是很懂……不过现在是随便问个事就行了是吧?”

    “那么……圆周率小数点后第一百位?”

    副班试探着开口。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在她这话出口后,房间里出现了一瞬古怪的静默。

    下一秒就见那笔在空中调转了个方向,对着徐徒然奋笔疾书起来,笔迹潦草得似要飞起:

    徐徒然:“……”

    “闭嘴,再哔哔我就拿方醒的卷子糊你!”

    她低声说着,威胁地晃了晃手里的银色方盒,空中的钢笔气势顿时弱了下来,默默往下降了些许,不情不愿地写小字:

    “……”徐徒然克制地闭了闭眼,再度看向副班长:“副班,不好意思,这支笔它不太擅长数学相关。但它确实是全知倾向的,而且等级不低……”

    “看出来了。”副班望着空中那支笔,若有所思,“我并没有告诉过你,我当老师时教的是数学。”

    她眸中转过几分思索,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所以?你想通过它告诉我什么?”

    ……

    徐徒然见副班已经接受了设定,也不再迂回,转头看向墙上那张规则纸。

    “笔仙之笔,回答我。那张规则纸上的内容,全是由人类写下的吗?”

    笔仙之笔在空中停顿两秒,缓缓书写下答案:

    徐徒然:……

    ?这和我想得不一样啊。

    眼看着副班神情再次微妙,她又赶紧问道:

    笔仙之笔再次动了起来,在空中留下新的字迹:

    徐徒然:“那些内容对我们不利?”

    笔仙之笔:

    ……果然。

    徐徒然缓缓吐出口气,转头看向副班长:“这就是我想告诉你的事了。”

    “……”

    副班没有说话。皱着眉头,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我知道这事对你来说很难相信。但这笔不会说谎。不信你可以再试试。”徐徒然见状,忙又补充道,“而且……而且我实话告诉你,我有野兽倾向,对危险有很强的预感。我刚才在放杯子时,明显感觉不太对,所以才会拿笔仙之笔出来验证……”

    “我……我没有不信你。当然也没全信。这事我们可以先放一边。”副班说着,目光微沉,眉头反而拧得更紧了些。

    “我刚只是注意到了另一件事。”

    徐徒然:“……?”

    “你的那支笔说,规则纸上的第五六七条,不可信任。”副班视线转到规则纸上,“可那纸上,一共只有六条规则。”

    “假设它没说谎……那第七条,到底是哪儿来的?”

    *

    “真、真、假、真、假、假、真。”

    同一时间,三楼另一间办公室内。

    杨不弃快速扫过卫生委员递过来的几句话,不假思索地点了几下,闪电般判出真假。抬眸对上卫生委员诧异的目光,心中又涌起几分无奈。

    “你现在总该信我了吧?”杨不弃一本正经,“那张规则纸上的内容,真的有问题。”

    “……”卫生委员默了片刻,抓了抓本就没剩多少的头发,“坦白说,这事我真不好说……我不认为你有说谎的必要,但这张规则纸确实是很早以前就在这儿的。它变故发生前就在了,你现在突然说它有问题……杨大娘,你确定你现在是清醒的吗?”

    虽然但是,大郎。

    杨不弃抿唇,默默将保温杯挪得离卫生委员更远了些。

    “我不是说它有问题,我是说其中最后两条有问题。”杨不弃再次强调,“第六条说‘能救你的命’这句是谎言。而这两条是连在一起的,所以我才判定它们都不靠谱……话说你就没觉得奇怪吗?”

    杨不弃举起了保温杯:“先献上血液,再绘上图案。这种流程比起能力者的自保措施,难道不更像是召唤邪物的仪式?”

    “而且你还记得你一开始的说法吗?你说这栋楼,很早之前就被它攻占了。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三楼会有那么多个‘安全区’?”

    杨不弃放好杯子,语气严肃:“铁柱老师,我以前也是做过观测任务的,也去过其他的‘盒子’。盒子里有被邪物完全占领的地方,这很正常,在高危区里有安全自救点,这也正常。但像这样,高危区内整整一层楼的办公室,都算安全区的——我真没见过。”

    “铁柱老师,你问我是否清醒。我现在也想问你一句,你确定你现在的记忆,就是完全正确的吗?”

    “……”

    卫生委员陷入了沉默。他深深看了杨不弃一眼,依靠在办公桌上,眉头紧皱,似是正经历着强烈的内心挣扎。

    杨不弃也不急。反正保温杯现在在他手上,他们也还没有进行仪式——目前来看,一切都在可控制的范围之内。

    但这事儿本身,他必须得和卫生委员说清楚。如果他猜得没错,志学楼这边的能力者应该或多或少都被蒙蔽了,记忆出了差错……他们已经按照这张规则纸行动了多久?是否已经造成了某些糟糕的后果?

    比起当前的危机,这些事更令人细思恐极。

    对面的卫生委员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脸色逐渐难看起来。

    “我们得出去看看。”他神情凝重地看了杨不弃一眼,“如果真像你说得那样,这规则纸的作用只是为了哄骗我们进行仪式,那外面的场景或许和我们想象得很不一样……”

    他说着,警觉地转向门口,快步上前。摁了两下门把手,神情又是一变。

    杨不弃察觉不对,直起了身子:“怎么了?”

    “……门打不开了。”卫生委员喉头滚动,更用力地推了几下门。门把被转得咯哒咯哒响,门扉却是纹丝不动。

    这下,哪怕不想承认这“安全区”有问题,都不行了。

    卫生委员与杨不弃对视一眼,刚想说些什么,忽听杨不弃痛呼一声,跌倒在地,一手捂住了脸,指缝之间溢出血色。卫生委员吓了一跳,忙上前将人扶起,挪开他的手一看,顿时惊白了脸。

    只见杨不弃双眼紧闭,两行血迹正顺着眼眶汩汩而下,滴滴答答地落在地板上,触目惊心。

    卫生委员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倒是杨不弃,很快就恢复了镇定,摸索着拍了拍他的手:“没事……扶我坐下就行,给我点时间,我能自愈……我有生命倾向……”

    卫生委员忙不迭地应着,将人扶到办公桌旁的椅子上坐好,惊魂未定:“你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刚才隐隐看到个男人,对着我眼睛就戳过来……”杨不弃心里也是憋屈。他大概也能猜到,那多半就是那规则纸的伪造者。这是对自己戳穿假象的报复……

    就没见过这么输不起又蛮横的东西!

    他坐在椅子上,以手盖着眼睛,开始快速的治疗。治疗期间时不时询问一下卫生委员周边的情况,问着问着,忽听卫生委员低声说了句“要死”。

    杨不弃心头一紧,立刻道:“怎么了?”

    “那规则纸又更新了。”卫生委员声音干巴巴地传过来,“它新增了第七条……”

    ——

    ——

    *

    ……淦。

    另一间办公室内。

    徐徒然望着规则纸上新出现的内容,深深吸了口气。

    “得。看来那家伙现在是连装都不想装了。”她抱起胳膊,面露思索。一旁副班正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无意识地啃咬起指甲:

    “我们才说将此事搁置,它就立刻更新了这一条。难不成那个规则纸的书写者,一直在暗中观察我们?”

    “有可能。但我不认为这条是临时补上去的。”徐徒然点了点桌上的银色方盒子,“这支笔只能阅读已经发生的事,无法预知。”

    它不可能预见未来的事,所以这条规则,应该是一开始就有,只是没有满足出现条件,所以一直隐藏而已。

    “……嗯。”副班长想了想,认同地点点头,又看向徐徒然手中的银盒子,“你那支笔……”

    “没事,天然怂罢了。不用管它。”徐徒然耸了耸肩,将银盒子小心收进包里。

    说起这事,她也是又好气又好笑。就在不久前,第七条规则尚未显现的时候,那支浮在空中的钢笔忽然像是被点着了尾巴一样,在空中到处乱飞乱窜,又是墨水乱喷又是浑身炸毛,跟着自己咻地一下窜回了银色盒子里,还不住在里面弹跳拍打,催促着徐徒然帮它把盖子盖上。

    徐徒然不明所以,将盖子盖好,那笔这才完全消停下来。

    ……也不知它到底是看到了什么,把自己吓成这副样子——之后徐徒然再想打开方盒,每次拉开一点就会被从里面关上,看样子是打定主意装死了。

    徐徒然呼出口气,收回思绪,转头继续研究更新的规则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十分红处〕〔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冬天请与我恋爱〕〔银河坠落〕〔被将军掳走之后〕〔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不死夜帝〕〔宋襄严厉寒全文免〕〔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重生:回到老婆女〕〔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穿成末世女炮灰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