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之boss的一亿〕〔梦幻西游之重返20〕〔特种兵之最强国术〕〔全球高武:刷怪成〕〔家里的猫猫开口说〕〔穿成恶毒老妇,靠〕〔线下约架,她貌美〕〔开局生娃,带萌宝〕〔重生顶流国民男神〕〔全民降临:从觉醒〕〔太宰的跨世界求助〕〔重生之无双国医〕〔农女当家,猎户家〕〔无眠夜曲〕〔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秩序之宫。

    靠着那仅有的一次“百分百登入机会”, 陷入睡眠的徐徒然,很顺利地来到了这个服务器的门前。

    和其他的升级服务器一样,整片区域都隐藏在一扇铁艺大门之后。令徐徒然有些惊讶的是, 这扇大门, 是白色的——不仅如此, 整个空间内, 仅只有这一扇门。

    她回忆起之前所见的“混乱之径”与“天灾墓园”。门的颜色样式姑且不论, 其他的空间内, 都是两扇大门两两相对。这次遇到的这个, 倒是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挺特别。

    徐徒然好奇地透过门的空隙往里看了看,摊开掌心, 果不其然, 发现掌心中藏着一把钥匙。

    这把钥匙也是白色的,钥匙头上是个很浮夸的爱心形状。徐徒然不明所以地挑了挑眉,没有多管,将钥匙插进锁孔中, 才刚转了半圈,便听见锁芯打开的声音。

    都不用她去推, 沉重的大门自行向两边打开。徐徒然探头往里看了眼, 颇有些惊讶地“诶”了一声。

    只见门的后面,还是门。

    一共两扇门,都是稍小一些的铁门,各自占据着一片空间。乍看上去似乎很近, 然而徐徒然细细一看才发现, 距离实际很远。

    徐徒然的脚下, 是一道长长的台阶, 斜伸向下。台阶的下方,一两条羊肠小径蜿蜒,分别延伸到两扇门下。

    小径中间隔着一大片深绿色的高草地,起码有一人高的草丛无风自动。隐隐可见草地中有无数半透明的人影正在转来转去,似乎已经迷失其中。

    徐徒然心里清楚,自己现在能将一切布局看得分明,无非是因为自己正站在高台阶上。可一旦走下去,自己搞不好,也会成为迷失在这片高草地中的一员。

    就是不知道,那团通往“烛”的光芒究竟在哪儿。一眼望去,根本就没有看到……

    徐徒然思索片刻,抬手左右点了点,准备先随机挑一条路,走着试试。

    点点豆豆,很快就点中了右边一条路。徐徒然当即沿着台阶走了下去,好不容易踩到地面,刚要往右边走去,脚边忽然传来一阵异样的触感——

    软软的、凉凉的。毛乎乎的。

    她诧异低头,只见自己脚边正窝着一只兔子。

    白色的兔子。瞧上去不过小皮球大小,雪绒绒的一团,长耳朵、红眼睛,正常到不行。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这种地方,看上去极度正常的东西,或许本身就是一种不正常。

    徐徒然认真观察了一会儿那只兔子,若无其事地往旁边挪了挪,假装没有看到的样子,准备继续往右边走。

    那兔子却又自己贴了上来。不光贴,还一个劲儿将身体往徐徒然脚前凑,差点把人绊一跤。

    ……

    好吧,看来装看不见可能不行。徐徒然抿唇,蹲下身去:“你想干嘛?”

    兔子当然没说话。它只是突然往外蹦了几下,动作矫健。徐徒然还以为它要离开了,没想它停在不远处,又回过头来看她。

    徐徒然:“……”

    兔子是往左边蹦的,正好停在通往另一条路的入口。徐徒然微微挑眉,故意又朝着右边走了一步,果不其然,又见那兔子蹦回来,拿头轻轻拱她。

    ……这是什么服务器限定怪物吗?看着还挺可爱的,不会等等突然变大咬她吧?

    徐徒然盯着那兔子看了一会儿,不知为何,居然看出了一股熟悉感。她想了想,索性按着它的意思,往左边走去。那兔子肉眼可见地开心起来,蹦蹦跳跳,还时不时过来挨挨蹭蹭,耳朵软哒哒地垂着,一副乖巧模样。

    就……还真的挺可爱的。

    徐徒然不得不承认,自己心动了。横竖刚才路也是随便挑的,从这兔子身上也没感觉到恶意,她便当真顺着左边的小路,一步一步走了下去。

    小路的两旁,密密的高草仿佛深墙,草丛时不时摇晃一下,露出些许人影或微光,眨眼又被高草淹没——这场景按说该是挺有压迫感的,可徐徒然却只感到熟悉和放松。

    这和在“天灾墓园”时的放松,似乎又不太一样。但具体是哪儿不同,她也说不上来。

    不知走了多久,那兔子忽又凑了上来,轻轻咬着徐徒然的皮鞋扣,将她往高草地里拉。徐徒然无所谓地顺着它的指引走去,身影逐渐没入高草之中,原本密不透风的高草却像是感应到什么一样,自动往旁边让了让,给她让出一条小小的缝隙。

    有其他半透明的人影,稀里糊涂地在此时凑过来。高草地如潮水般往里一合,悄无声息地将他们又尽数挡在了外面。

    深草如波涛,随着徐徒然的靠近,分开又合拢。徐徒然一无所觉地顺着缝隙走进去,一直走到草地的深处,边走还边嘀咕——秩序之宫,一路走过来,没看到宫殿,倒尽是走迷宫了。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来到高草地的深处。徐徒然脚步忽然一顿。

    只见她前方的不远处,是一片废墟。

    断壁残垣,看上去像某栋宏伟建筑的一角残骸,断裂的巨大石柱孤零零地杵在地上,表面生满青苔与枯藤。

    壮观又苍凉,莫名让人觉得有些伤感。然而徐徒然记得,方才从上方往下看时,分明是没看到这么一片东西的。

    兔子蹦跶着,领着徐徒然转到了某堵断墙的后面,只见一小团光点,正在这个角落安静漂浮。

    徐徒然伸手,将其握在手中。温暖的感觉从指间涌入,同时出现的,还有熟悉的提示音——

    ……?

    寂静的办公室内,徐徒然豁然睁开了眼睛。

    *

    ……

    可以。

    徐徒然在苏醒的第一时间,迅速扫了一下解锁的新特技,默默得出结论。

    这个新技能,似乎挺流批。

    她缓缓眨了眨眼,艰难地从椅子上爬起来——因为睡姿问题,她的肩颈稍微有点难受。目光顺势扫过周围,在瞥见睡在办公桌另一头的副班长后,徐徒然陷入了一瞬的沉默。

    ……严格来说,她并没有“看到”副班长。在她的眼里,睡在办公桌对面的是一只一人高的节肢昆虫,薄薄的膜翅紧贴在身体两侧,正随着呼吸微微张合。

    才刚升级的秩序倾向,似乎并没有展示出对幻觉的抗性。徐徒然盯着那虫子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双脚小心踩在了地板上。

    地板此刻看着也是相当不像样,碎肉血迹糊了一地。徐徒然明知这些都是假的,却还是忍不住绕着走,垫着脚尖,来到了规则纸跟前。

    她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此时距离她们入睡才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晚自修还没有结束。如果她们能在此刻离开,之后也不用担心什么夜不归宿的问题了。

    前提是,能离开。

    徐徒然望着面前的规则纸,深深吸了口气。又摸了摸口袋,确认杨不弃给的药触手可及。

    然后,她在意识中打开了“技能加点”的面板,一口气从作死值里提出三千五,全部点到了新特技“绝对王权”之上——

    她记得,自己上次将“扑朔迷离”从烛砸到炬,一共用了一千五。而她这回,是打算将这个技能一次性送上辉级……

    巨额的数值像是不要钱一样砸进“绝对王权”的技能条里,几乎是同一时间,徐徒然听到脑海中有声音接二连三地响起:

    ——成了。

    徐徒然再次做了个深呼吸,将注意力转移到面前的规则纸上。

    姑且将这栋实验楼都圈为“国土”,斟酌片刻,她谨慎地开口:

    “我宣布,这张规则纸上的第五、六、七条规则,全部作废,且永远不可重启——”

    明明是很轻的话语,说出时却像带着千钧的力量。徐徒然不知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就在她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冥冥中,她像是听到了有什么东西被庄严敲响,声音远远地在云层回荡。

    一锤定音。

    或许是因为直接跳级使用了辉级技能的关系,在话语出口的一瞬,徐徒然感到体内传来一种淡淡的闷痛。不过这感觉很快便退了下去,徐徒然的注意力,也回到了那张规则纸上。

    只见那张纸上,最后几行字正被迅速抹去。房门处传来咔哒一声响,徐徒然忙过去试了试,发现房门已经可以打开。

    徐徒然心下一松,当即便打算叫醒副班离开。然而才刚转头,脑海中又一提示音铿然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重生后,她飒爆全〕〔最强万岁爷〕〔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入主军需处,战忽〕〔穿成渣A后我的O怀〕〔忤逆本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开局就较真,对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