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之boss的一亿〕〔梦幻西游之重返20〕〔特种兵之最强国术〕〔全球高武:刷怪成〕〔家里的猫猫开口说〕〔穿成恶毒老妇,靠〕〔线下约架,她貌美〕〔开局生娃,带萌宝〕〔重生顶流国民男神〕〔全民降临:从觉醒〕〔太宰的跨世界求助〕〔重生之无双国医〕〔农女当家,猎户家〕〔无眠夜曲〕〔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五分钟后。

    二楼化学实验室。

    杨不弃坐在椅子上, 往徐徒然的方向瞟了一眼,又一眼。

    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拍我照片干什么?”

    “就……留个证据嘛。”徐徒然理直气壮,“万一到时候又出现幻觉了……”

    “再出幻觉了你连我脸都看不到, 你拿张照片对个鬼。”杨不弃毫不客气地戳穿了她, 顺手扯了扯自己的裙摆。

    徐徒然笑了下, 点击保存拍好的照片。旁边的副班长目光在他俩中间转来转去, 咳了一声, 轻轻拍桌子:

    “好了, 都别再扯了。时间有限, 先说正事。”

    说完,特意看了看徐徒然。后者这会儿脸色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虽然衣服上仍是糊着一大片血迹, 不过看上去, 确实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这让副班多少放心了些。

    此时距离晚自修结束,尚有一段时间。幻觉消除,两边人马终于相认汇合,当务之急, 自然是该抓紧时间交流情报。

    至于幻觉是如何消除的……副班长隐隐能猜到,这和她们的脱困一样, 都与徐徒然有关。不过对方并没有细说, 只说是身上带有可解除幻觉的灵异物件。她那个姓杨的同伴也是如此帮腔——副班看出他们有所隐瞒,便没有多问。

    毕竟都不是一个组织的,没必要刨根问底。这一行保有秘密的人很多,只要确定对方此刻和自己是一边的就行。

    副班长收回思绪, 再度将话题扯了回来。默了片刻, 卫生委员斟酌着开口:“所以, 思学楼那边, 其实一切还好?”

    就在不久前,他们已经快速交流过了两边的情况,发现实际状况大同小异——虽然目前都处于伴生物主导的地方,但能力者存活情况良好,且都还在尽力为自己和其他人争取着生存空间。

    而大槐花本身,依然受限于过去秩序能力者定下来的规则,行事束手束脚,而非像他们所猜测的那般,在“另一边”作威作福,杀天杀地。

    “要说好也没多好。但多少还有反抗挣扎的余地。”副班长无意识地啃咬起指甲,“你们那边也是?可我一直看到志学楼上有怪物的影子。”

    “我看你们这边也有。”卫生委员语气微妙,“有时桥头还能看见古怪的树林。”

    “就是说,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它其实什么都没做,就只是单纯趴在那儿呢?”徐徒然冷静指出事实,“实不相瞒,两栋楼上的怪物我其实都看到过。”

    至于古怪的树林,她也去踩过。对普通人来说可能确实有些吓人,但里面的小怪平均等级很低,理论上来说,对能力者构不成太大威胁。

    “……”

    这事就有些尴尬了。

    “……也就是说,它很可能是故意诱导我们,让我们互相觉得对方出了事。”副班沉吟道,“它将我们隔绝开,又让我们互相将彼此当做怪物……它图什么?”

    “自相残杀?彼此内耗?”杨不弃猜测道。

    “问题是,在这里,学生无法杀害学生。”卫生委员摇头。

    徐徒然淡淡接口:“这对它而言不是正好吗。学生无法自相残杀,所以在彼此眼里,对方就是杀不掉的怪物。再加上其他一些花里胡哨的幻觉,就是不危险的地方,也会让人觉得危险了。”

    再加上原有的能力者不知为何,都将实验楼当成了被占领的高危区。一旦发现危险,就会想要采取“措施”——然后就是躲避召唤一条龙,本来没怪物的地方,反而给刷出怪物了。

    “可我还是想不通。它这么折腾到底是为什么。”副班拧眉,“如果是为了进食的话,它有的是更有效率的办法……”

    徐徒然侧头看向实验室的前门,若有所思:“或许……并不是为了进食呢?”

    其余三人的目光纷纷望了过来。徐徒然指指被破坏的前门,认真开口:“方醒,我的室友,是个被骗进来的普通人。而她在发现自己被困后没多久,就琢磨着自救了。”

    为了自救,方醒很早就盯上了化学实验室,甚至还考虑过一硝二磺三木炭……为了找到机会,她每次过来上课都要观察一下。

    而据她所说,化学实验室的门并非从一开始就是坏的,而是在她入学的几天后,突然变得关不上的。

    “你们看,现在幻觉都解除了。可门上的抓痕还在。”徐徒然走过去,指给其他人看,“副班长也说过吧?每次举行完仪式,都能感觉到楼里有怪物出现,还有门被破坏的声音……”

    “……你是说,它就是来砸门的?”杨不弃眸光闪动,逐渐跟上徐徒然的思路,“实验楼本身并非高危区,它也不能随意进入。所以它要诱使其他人进行仪式,好进入这里,撬开某些门……”

    砸门只是过程。它真正的目的,应该是进入那些房间。

    “我也是这么想的。”徐徒然认同地点头,“实验楼里还有很多上锁的空间。它的目的或许正是那些。至于为什么要进去……可能是为了,找东西?”

    又或者是做什么布置——这个徐徒然就无法确定了。

    当然,这些只是猜测。为了进一步验证这个想法,徐徒然觉得有必要再去别的房间看看。

    “哦对了,还有件事。”她往外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这事副班应该也记得——关于那张规则纸。”

    她曾当着副班的面问过笔仙之笔,办公室那张规则纸上的内容是否全由人类所写,当时笔仙之笔给出的答案是“是”。

    而在她解除束缚住他们的规则后,规则纸上又连着更新出两条内容,试图置她于死地。

    这两件事堆在一起,都很明显地指向同一个真相。

    “这个大槐花,它有帮手。”徐徒然站在门边,冷静地看向屋内众人,“而且是个秩序倾向的人类,等级不低……”

    似是明白了她的暗示,副班与卫生委员对视一眼,脸上皆笼上一层严峻。

    徐徒然观察着他们的神色,不紧不慢地将后半句话说完:

    “你们之前的队伍里,有这样一个家伙在吗?”

    *

    高阶的秩序能力者,过去还真有一个。

    正是以前队伍的首领,那个率领着第一批能力者对抗大槐花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是大槐花中学的第一任校长。

    辉级能力者,且当时已经在冲击辰级的阶段。也正是她,制定出了这个“学校”的底层规则,以及初版校规。

    之后,校规及其它种种条例,在其他秩序能力者与道具的帮助下不住完善,其基底,却始终沿用着她留下的那一套,从未改变。

    可就像其他的高阶能力者一样,这位校长在五年前就被卷入了慈济院预知者搅起的那场风波,至今不知所踪。

    “当时外部有人递进讯息,说请她出去商量大事。上官校长就去了。”提起这位校长,副班长眉眼间仍是掩不住的怀念,“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消沉。在场的两个慈济院成员面面相觑,均感到一股说不出来的心虚与局促。

    然而副班长的情绪只低落了一会儿,下一秒就抬起了头:

    “等一下,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能猜到‘它’要找的东西是什么了!”

    “……初版校规手册。”卫生委员也明白了过来,呼吸变得急促,“那是上官校长最初所定规则的手稿,也是她力量的残存所在……”

    所有的后续规则,都是以初版校规为基础的。只要它能找到办法销毁那份手稿,这个域里的所有人造秩序,都将不攻自破。

    “我之前一直以为它已经找到并破坏掉其中的一部分了。现在看来,事情或许还没有那么糟。”副班长的语气喜忧参半,“可问题是……”

    “问题是,你们也不知道那份初版校规在哪儿?”徐徒然微微挑眉。

    副班长看她一眼,一言难尽地点了点头。

    “初版校规、教职工聘用书、学生仿制工坊。这三个东西是制衡它的关键所在。”副班长自顾自细数起来,语气不觉加快,并没有注意到一旁徐徒然逐渐迷茫的眼神。

    “其中教职工聘用书是肯定绑定在校长室的,目前确认失守。而其余两样,痕迹都被抹得很干净,只有第一任校长知道在哪儿……”

    等级不够的成员,都有被“它”攻破心防窥见秘密的可能。所以那两样东西的存在,除了辉级的校长外,根本无人知晓。

    而随着上官校长的失踪,初版校规和学生仿制工坊这两样存在的下落,就彻底成了秘密。

    这几年间,倒是也有人起过寻找的心思,但都被其他人劝了回去。

    如果不确定自己能守住秘密,那就不要去窥探秘密。只要能确认它们尚在运行中就好——起码在大槐花内部,大部分能力者都是这么想的。

    事实证明,他们的做法也确实有效。两个月前,变故发生,除了人人都知道所在的“教职工聘用书”外,另外两件东西都暂时没出什么差错,依然在稳定地自运转中。

    “可这么说的话,它要找的,也有可能是‘学生仿制工坊’啊?”

    卫生委员琢磨了一会儿,觉出不对,“又或者,它是同时在找这两样?”

    “在此之前,能不能麻烦谁给我解释一下……”徐徒然默了片刻,终于忍不住举起了手,“那个什么仿制工坊,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教职工聘用书,又是怎么回事?”

    “……”

    副班长微微一怔,与卫生委员交换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徐徒然察言观色,立刻又道:“嗯,没关系。不方便说的话就算了。只要你们能确定,对后续的事没影响就行……”

    “这个还真不确定。”副班长抿了抿唇,“算了,也没什么好瞒的。一个一个解释吧,先说学生仿制工坊……”

    “提前说一下,这个东西的存在一直比较有争议,我们内部也为它吵过好几轮。但不管怎样,都希望你们能先尽量心平气和地听我把话说完,行吗?”

    副班诚恳地看向杨不弃与徐徒然。二人对视一眼,纷纷点头。

    于是副班下定决心般,深深吐出一口气。

    “先揭露一个事实。你们从入学以来,肯定已经看到过了很多学生。而这些学生,大致可以分为三类——怪物。人类。”

    “以及,介于二者之间的,非人非怪。”

    *

    而这第三种“非人非怪”的学生,被能力者内部称为“幻影”。而在广义上,她们更接近于人们常说的“幽灵”。

    “那些学生本质是一种低等的能量体。没有等级,也无法在域之外的空间存在。”

    副班长认真地对二人介绍道:“但这种能量体,并非是有大槐花本身创造的,而是由最初的能力者设计,通过可憎物道具生产的——因为我们无法完全制止大槐花的对外招生,所以只能设法干扰它,减少它对入学人类下手的概率……”

    那些被称为“幻影”的学生,就是她们给大槐花制造的干扰项。

    他们均从仿制工坊中产生,一诞生就拥有错误的自我认知和记忆,会将自己当做死亡学生化作的鬼魂。

    他们会本能地隐藏身份。而最初的秩序能力者,又用规则去给这些幻影打掩护,以至于不管是大槐花,还是常驻在域中的能力者,都无法轻易辨别这些幻影与真正学生的区别。

    “仿制工坊内,有稳定的流水线,能够自行运转,不定期‘生产’出学生入学。”副班道,“而这部分学生,哪怕被‘它’当做食物吃掉,能提供的能量也微乎其微。”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就像是徐徒然的见鬼拍立得生产出的女鬼,只是要更有脑子。

    “那仪式呢?”徐徒然追问道,“他们能进行仪式吗?”

    “这个应该是可以的。”副班点头,“在这个域里,他们几乎可以被视作人类。”

    我不能被人看出我是鬼。所以我要尽可能装得像人——这是能力者为幻影设定的行为逻辑。又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不是人类,所以有时会表现得比活人更大胆、更引人注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就是给大槐花增加难度用的。

    这些能量体知道自己不能离开学校,所以不会争抢离开的机会。又因为他们被设定不会对人类产生恶意,所以徐徒然的“扑朔迷离”从未对他们生效过。

    但毕竟是利用可憎物道具生产出的东西,所以能力者内部,一直对“幻影”这东西充满争议。

    不过没人知道仿制工坊的真正所在,所以再怎么吵,也只能不了了之。又因为能力者也难以辨别“幻影”和真正的学生,所以实际工作中,他们只能尽可能地对所有学生都加以庇护。

    当然,他们内部实际还是有一些辨别方法的,不过实践起来都需要时间。而且为了避免引起“它”的注意,有时哪怕认出来了,也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重生后,她飒爆全〕〔最强万岁爷〕〔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入主军需处,战忽〕〔穿成渣A后我的O怀〕〔忤逆本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开局就较真,对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