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660号生物学家〕〔美漫:我养妖把紫〕〔大佬穿成真千金,〕〔我是守界人〕〔一切从泰坦尼克号〕〔玩弄于股掌〕〔我在末世有座城〕〔人在神雕,开局获〕〔异世灵武帝尊〕〔创世血瞳〕〔国术传人逃荒后,〕〔女配在修仙文里搞〕〔玄学大佬带着答案〕〔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我为玉帝代管天庭〕〔福星五岁半带着系〕〔逍遥小渔夫〕〔罪迹之破谎者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60章 第六十章
    课堂上, 数学老师背对着学生,正在黑板上奋笔疾书。

    白色的粉笔一下又一下地用力往黑板上戳,甚至留下明显的凹点。但若仔细看看就会发现, 她握着粉笔的手指不仅正在收紧,还莫名有些发抖,抖得还越来越急。

    当然, 因为距离问题, 徐徒然是看不到这个细节的。她只垂眸望着面前画着校园地形图的本子,时不时补上或划去两笔, 划着划着,忽又感到眼前场景一阵摇晃,莫名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是听不懂的语言。像是责骂,又像是野兽的吼叫, 语气激烈, 在耳边响起的感觉宛如有东西在耳边爆开,连耳膜都隐隐作痛。

    徐徒然用力掐了掐大腿, 试图将这种讨厌的幻觉驱赶,目光无意中掠过坐在斜前方的朱棠,发现她正趁着数学老师不注意,偷偷往嘴里塞药片。

    那是用来帮助稳定精神状态的药——朱棠, 她现在也正不舒服。

    考虑到朱棠和自己都具有的混乱倾向,这种不适显然大概率来自于大槐花本花。不过徐徒然不明白……这好端端的,它突然搞什么事?

    她不明所以地往外面看了眼, 什么都没看到。却明显能感觉到空气里多了某种强烈的情绪,像是愤怒, 又像是埋怨……

    ……?

    徐徒然左思右想不明白这大槐花突然犯病的理由, 又觉得似乎没什么搭理的必要, 索性暗地里把自己的位置圈成国土,又在纸上颁布下“精神污染不可进入”的禁令,脑袋一低,继续画起自己的示意图。

    ——而在遥远的另一栋建筑物内,空气中浮动的愤怒情绪,瞬间变得更加剧烈。

    ……生气!

    空旷的小礼堂中,一层厚厚的半透明胶质固体,正顺着阶梯一点点往上攀爬,果冻状的躯体不住摇晃,每次晃动,都准确地传达出一个讯息。

    ……生气!

    ……好生气!

    好用的伴生物又少了一个。为什么不听话?气死了。

    心情不好到想要疯狂哔哔,结果被哔哔的其中一个树洞对象居然还把门给关上了!更气了!

    它不知道那人是谁,但它就是好气!啊!

    攀在阶梯上的粘稠固体晃得更厉害,甚至给人一种整个房间,包括所有的光影都在摇晃的错觉。

    坐在最后一排椅子上的男人不悦地闭了闭眼,试图将那种令人不适的摇晃感赶出自己的脑海——不得不说,和混乱倾向的可憎物打交道,就是让人讨厌。

    男人身上穿着一件姜黄色的衬衫,衬衫上是一个颇具特色的火炬图案。或许是因为这衣服穿旧了,那火炬图案显出几分黯淡。

    再睁开眼,他毫不意外地发现那种胶状固体已经蔓延到了自己脚下。他不耐烦地撇嘴,纵身一跃,稳稳地站到了椅子上,开口说话时,语气里却透出几分温和与安抚的意味。

    “我知道你气……换我我也气。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扶持自己的人上位。偏偏上去的人还不争气,业绩没拿到多少,还被几个不成大器的能力者耍得团团转,甚至做出自相残杀这种蠢事……”

    男人配合地叹了口气:“可用的伴生物数量本就不多。现在又少一个,老师的位置出现空缺,也没个可用的人补上……确实令人恼火。”

    正在他脚下蠕动蔓延的胶状物体停顿了一下,下一秒,半透明的胶质内部,翻出了无数双小小的眼睛,齐齐眨动着,看向站在椅子上的男人:

    “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个东西,似乎是比自己想得要聪明一点——男人冷漠地想着,面上却还是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别想太多,我只是在为你的处境而感慨。”

    他抬眼往前扫去,只见台阶下方,几乎整个礼堂都已经被黑色的半透明胶质淹没。大片的座椅被包裹在凝胶中,上面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小眼睛。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伴生物,应该都是由你过去的信徒所化。那种真正的、全身心侍奉着你的信徒。”男人蹲下身,淡淡道,“被那些能力者困住这么久,你应该很久没有发展出真正的信徒了吧?真是令人难过。”

    胶状物体:“……”

    几乎盛满大半个空间的胶状物再次不满地摇晃。男人没说错,这确实是它如此恼火的原因——伴生物死一个少一个,无法再生。而老师的位置又对任职者的独立思维和随机应变要求很高,不可能用一个普通怪物补上……

    “相信我,就算你用怪物去填补空位,也撑不了多久的。”

    似是看穿了它的想法,男人好整以暇地补充道:“除了你的能力外,在思学楼内,还有另一种混乱的效果覆盖在那里,而且正在不断重叠累积……除非你能找到比原版体育老师更强的人过去,不然去了也只会重蹈覆辙。”

    男人说着,直起身子,踩着椅背悠然走了两步,忽又垂下眼眸:

    “又或者,你其实可以派一个没那么容易受影响的人的去。”

    “那套用值日生吓唬值日生的把戏不适合再用了。如果想再进入实验楼,你需要寻找新的契机……你需要给学生们更多的进入实验楼的机会。”

    “思学楼校区现在没有必须去实验楼上的课,这样对你很不利。新的老师最好能担任相关职位。美术、信息、化学、生物……可这也不是一般怪物能够胜任的,不是吗?”

    胶质巨物:“……”

    它悟了:“你想要名分。”

    “……是身份。”男人嘴角抽搐了一下,开口纠正,“ 我为你做了那么多,稍微收点报酬,不过分吧?”

    他现在,在这学校中既非老师,也非学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一个“黑户”,不受校规约束,也不受保护。若非在入校第一天就主动找到这个域的域主谈交易,他只怕早在第一晚,就成为了域主的猎物。

    ……当然,如果真想吃他,实际也没那么容易。无论如何,他觉得是时候给他自己搞个身份了。

    思学楼又少了一个老师,人手严重不足,这是他的机会。而且他不觉得域主有拒绝自己的理由——从进入这个域到现在,他为它入侵校长室,又为它修改聘用书。他的诚意,已经释放得很足了。

    他自然知道,可憎物都是进化失败的弱智。可即使是这样的弱智,也该明白什么叫“交易”,什么叫“互惠互利”。

    男人胸有成竹地想着。另一边,淹没大半礼堂的胶状物再次晃动起来,似是正在思考。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才再次听见它的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匠临。”男人不卑不亢,“您可以这么称呼我。”

    “好的,匠临。”胶质物缓缓道,“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这是你应得的报酬。”

    ……成了。

    男人微微勾唇,客气地朝着下方福了福身:“感谢您的公正与大方。”

    “我说了,这是你应得的。”胶质物冷冰冰道,藏在体内的无数小眼睛毫无规律地眨动着,“不过我需要再确认一遍。”

    “思学楼那边,需要一个能进入实验楼的老师。而你,也需要一个可进出实验楼,又能被校规接纳的身份。”

    “正是。”匠临再次点头,“很高兴我们达成共识。”

    他觉得自己是时候离开了。一个愤怒的、辉级近辰的混乱倾向可憎物……即使是他,在距离这么近的情况下,待久了也不免有些头晕脑胀。

    胶状物再次颤动了一下,算作对他的回答。

    而后,无数小眼睛成片成片地闭上,整个房间内再次陷入沉寂。

    匠临用关爱智障般的目光扫了它一眼,在心底冷笑一声,转身缓缓退出了小礼堂。

    *

    于是,第二天上午。

    思学楼。二班。早上第三节课。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新来的信息老师。”

    徐徒然靠在椅背上,偏头望着站在讲台上的男人,目光若有所思。

    男人个子很高,身形挺拔,正在流畅地做自我介绍:“以后本该上体育课的课时,全都改成信息课。希望同学们能牢记在心,互相转告。”

    苍白的阳光从窗外透进来,打在他青白色的皮肤上。他不适地眯了眯眼,不太自然地拿起桌上的书:“今天是第一节信息课,大家收拾下,我们马上去机房……”

    机房。

    实验楼。

    徐徒然迅速捕捉到关键词,与其余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纷纷拿起书,随着人流离开教室,往楼梯走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另一边。

    志学楼教室内。

    “你们信息老师被调走了。”专属于志学楼这边的语文老师一脸冷漠,“以后的信息课,分别改上语文和数学。”

    “接下去,先进行课堂点名。”

    她说着,拿起讲台上的名册,一路顺着点到最后,目光忽然一顿。

    她这才发现,这个班里,今天又多出来一个学生。

    看时间,应该是昨晚入的学……语文老师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念出了名册上新多出的名字。

    “匠临。”

    “匠临?”

    “谁是匠临?”

    她目光在班级中一一扫过。终于,角落有一个高大人影,不情不愿地举起了手。

    “到。”

    被称为“匠临”的高个子男人勉勉强强地应了一声,将手放下后,又兴趣缺缺地趴在了桌上。

    “上课态度不端正,扣两分。”语文老师冷静地在册子上画了一下,完全无视对方震惊的眼神,自顾自地走到讲台前,翻开了课本。

    坐在新同学旁边的屈眠正襟危坐,直到确认老师转身后方凑到了新同学旁边,压低声音:“兄弟,提个醒。凡是在老师能看到的范围内,哪怕装,也要装个好学生。不然很危险的。”

    “……”新同学瞥他一眼,没好气地应了一声,翻开了面前的课本。

    屈眠讨了个没趣,有些尴尬地坐直了身体,却忽然接收到了杨不弃的眼神。在对方反复的眼神暗示下,又硬着头皮凑到了新同学旁边。

    “那什么,同学,好奇问一句啊。你是因为什么入学的啊?”

    “……”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男人身上的气息似乎一下变得紧绷。

    就连拿着书的手指都用力收紧,将封面掐出了深深的痕迹。

    “……因为我错误估计了某个单细胞生物的智商。”

    匠临似笑非笑地甩下一句,瞟了眼讲台上的讲师,沉着脸翻开了眼前的书籍。

    屈眠:“……?”

    *

    徐徒然其实也不太确定,他们这边多了个信息老师,究竟算不算好事。

    从客观上来说,这能增加她们进入实验楼的概率。然而这对她们目前的情况,帮助似乎并不大。

    连通志学楼与思学楼的通路,只有在志学楼学生来这边上课时才会开通。她们上不上课,对这没影响。

    “往好的方面想,假设我们的推论成立。只有特定老师才能进入实验楼。那么那地方对我们来说就是个很不错的藏匿点。”副班走在前往实验楼的路上,边走边对其他人道,“有机会多去了解一下总不错的。”

    “但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林歌抿唇,“这里的老师,应该都是由‘它’来安排的吧?我们少的是体育课,为什么偏偏给安排一个信息老师?你们也说了,它需要学生在实验楼进行仪式……”

    “若是这样的话,那信息课肯定不太平。”暴富姐接口,“二班的话,我们还帮看着些,可一班那边……”

    她望着突然停下脚步的徐徒然,面露不解:“你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入主军需处,战忽〕〔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