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步于无限世界〕〔神降天劫生〕〔天神封名录〕〔重生曼哈顿1978〕〔太荒吞天诀〕〔氪命艺术家〕〔叶辰萧初然〕〔仙人只想躺着〕〔张大夫,你大胆一〕〔大唐之赵王传奇〕〔乡村作曲家〕〔终结者末日〕〔最强兵王混花都〕〔穿梭多元宇宙的死〕〔修仙:从心动大律〕〔破游戏不玩了〕〔都市奇门天师〕〔都市医道龙神〕〔偷偷养只小金乌〕〔夜的命名术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
    杨不弃之所以知道这个仪式, 还是因为蒲晗。

    蒲晗当初曾借走笔仙之笔一段时间,也是在笔仙之笔的影响下,他终于有了冲击辰级的希望——而据他所说,在那段时间里, 他经常会梦到笔仙之笔过去的事。

    蜡烛、咒文、献祭, 疯狂的人, 蜕变成异形的身体……碎片的场景,凌乱又清晰。他将这些都记录下来,用以补全“全知之神”的资料,顺手抄送了一份给杨不弃。

    杨不弃当时还奇怪,你给我这东西干嘛?还写这么细, 我又用不上。

    ……现在看来,终究是他肤浅了。

    杨不弃暗叹口气, 维持着虔诚祈祷的姿势, 再次重申了一遍自己的需求, 而后便在屈眠复杂的眼神下,起身结束仪式, 开始收拾一切。

    马上就要到熄灯和宿管查寝的时间了, 这些东西可不敢让人看见。

    不仅不能让宿管看见,还有其他的能力者……杨不弃深深看了眼屈眠, 再次向他强调了下保密的重要性。屈眠怔怔地点头, 想想又忍不住道:“你刚才那些, 呃……祷辞?是已经生效了吗?”

    ……坦白讲, 我还真不确定。

    杨不弃有些无奈地想到。

    他刚才那场仪式, 从头到尾都没有得到正面的回应。他也不知道是因为笔仙之笔仍处在被封印的状态, 无法回应, 还是自己的消息压根儿没发出去……

    就算对方接收到了, 它是否真的会将这些话转达,还是个未知数。

    “等明天去实验楼看看吧。”杨不弃低声道,“如果顺利的话,应该会有回应。”

    “嗯……”屈眠不明所以地点头,旋即愕然地瞪大眼,“你这是在干嘛?”

    杨不弃看看他,又看看自己手中端起的血肉,叹了口气:“打包啊。”

    说完,当着屈眠的面,用塑料袋将血肉小心地装了起来。

    屈眠:“……?!!”

    杨不弃:“以后说不定还用得着。不要浪费了。”

    他将塑料袋扎好,又小心放进了随身携带的盒子里——老实说,自己也觉得这事离谱,但没办法啊。这肉还是他自己割的,他只是会再生,又不是不会疼。

    屈眠:“……你的意思是我得和这种东西待一晚?”

    “可能不止一晚。”杨不弃纠正,“忍忍吧。你可以单纯将它当做我的一部分……”

    屈眠:“……”更惊悚了好吗!

    *

    虽然表面镇定,但事实上,杨不弃提心吊胆了一整晚。

    毕竟目前他们和思学楼那边的通讯已经被完全切断了。如果这个法子也没用,那接下去的事情会麻烦很多。

    好在,那笔比他想象得要靠谱许多——第二天美术课上,杨不弃特意提早一些到教室,偷偷掀开旁边的石膏像,果然在下面发现了小纸条。

    纸条上有昨晚托笔仙之笔传达的暗语。不仅如此,整张纸上的内容都是用英文写就,中间甚至夹杂了几句火星文。

    可以说是在相当努力地加密了。

    杨不弃将纸条拿给其他人看,屈眠一眼就认出了方醒的字迹。杨不弃对此毫不意外,毕竟徐徒然的英文水平,他也是见识过的。

    “这上面说,她们现在每周多了十节信息课……怀疑非授课老师不可进入实验楼……校长室很可能在勤学楼,她需要进去判定……她还问于老师的那个酷炫技能能不能用……”

    他翻译到这儿,茫然抬头:“于老师?”

    “喏,这位。”杨不弃早就自己看过一遍,这会儿正在和于老师商量徐徒然建议的可行性,想了想,转头对屈眠道:“托尼,你写一下回复。记得用英文。就说于老师能力或许能用,但需要辅助,起码需要配置一个灯级……”

    *

    于老师,就是和小张一起被困的仁心院能力者。当初在梅花公寓时,曾和徐徒然杨不弃合作过,素质“修图大师”,混乱灯级,持有特技“磁性套索”、“蒙版”、“仿制图章工具”。

    “磁性套索”,即可以在指定位置留下标记,标记需要灌注力量来触发,触发后所有标记相连,可打破物理规则,自行形成一个选区空间。

    而“仿制图章工具”,可以从现实中取景并进行仿制,制造出虚假的场景来迷惑他人。

    杨不弃的想法是,可以试着让于老师在实验楼的某处留下标记,并用“仿制图章工具”进行遮掩。而对应的标记,则都画在志学楼这边,他们约定时间,在两边同时触发标记,或许可以构建出选区,让徐徒然她们越过中间一段路,直接到达志学楼。

    这法子看着可行,徐徒然那边很快就表达了同意。唯一的问题是,想要约定一个准确的时间,着实有些困难。

    好不容易定下一个时间,已经又过去一天。杨不弃那晚又没睡好,起床时顺口问了下屈眠,那个新来的同学什么情况。

    匠临,杨不弃一行人早在他来的第一天就留意他了。这人着实古怪,看上去不像是意外入学的,但也没有要寻找其他能力者的意思。陈大壮也说,印象里学校没这么个人……

    杨不弃确认自己没有见过他,但不知为何,总对他持有一种恶感。本能地不想接近。

    而且不知是不是他多心,那些任课老师似乎也挺“关照”这人,而且这种关照正与日俱增,挑他刺扣他分的频率极高,暴露出的敌意比对杨不弃他们只多不少。甚至在他入学第一天,就因为被扣为负分而被判“严重违反校规”,被老师带走惩罚。

    不过他并没有什么事,没过多久就全须全尾地回来了。倒是带走他的那个老师,请了一天的病假,第二天出现时,身上都还带着明显的伤口。

    伤口很大、很致命。杨不弃相信,如果不是因为这些老师是伴生物,无法被外人杀死,他们这边怕不是又要少一个老师。

    打那以后,不管他的学分被扣到什么程度,都没有老师敢惩罚他了。不过对他的刁难还是不少,这家伙逆来顺受,倒是一直没有发作。

    总而言之,是个怪人——杨不弃等人暂时摸不清他的底细,几番试探也没有结果,便叫坐在匠临旁边的屈眠时刻关注下。平时行动,几个能力者也会让屈眠将人看住,刻意避开这古怪家伙。为了避免泄密,甚至有些事,连屈眠也不会告诉。

    屈眠也知道自己的责任所在,全都依言照办。这会儿听到杨不弃的问题,立刻道:“他啊,就还是那样,神神叨叨的。平时和他搭话不见得回一句,上课时也完全摆烂……哦,对了。昨晚晚自修时,有件事还挺奇怪的。”

    杨不弃:“?”

    “他自习课上,在画画。”屈眠道,“画了很多花,还有星星,然后一直在上面点来点去,像在玩游戏……”

    “我好奇看了眼,他和主动和我说话。问我,星星和花,如果都想要的话,应该先摘哪一个?”

    “星星?”杨不弃心中一动,“你怎么回答他的?”

    “我说,那肯定先摘花啊。”屈眠道,“毕竟花在地上,星星在天上。做人肯定要先脚踏实地,再仰望……”

    “停停停。”杨不弃赶紧摆手,“不要发散,没让你写作文。他听了这话什么反应。”

    “他……他听完笑了一下。”屈眠神情古怪,“然后说,我是主角,那就听我的。”

    ……?

    杨不弃莫名其妙:“什么?”

    “不知道啊,他就是这么说的。然后他就又不理我了。”屈眠说着,注意到杨不弃的神情,小心道,“这事是不是很重要啊?对不起啊,我昨晚看你一直很焦虑的样子,就没敢打扰你。不过我把这事和大壮讲了……”

    “没事,没关系。”杨不弃目光微转,摇了摇头,“只是听上去有点怪,但和我们目前的事,关系应该不大……起码不明显。”

    对方实力强悍到能够无伤单挑一个强大伴生物,且目前正吸引着大槐花一方的仇恨。在对方没有表现出明显敌意的情况下,他们没必要横生枝节,保持住应有的防备就行。

    当务之急,还是先和徐徒然那边汇合……杨不弃打定主意,快步走出了寝室。

    *

    和杨不弃那边约定的时间,是下午第三节课后第三分钟。

    徐徒然的第三节课正是信息课,下课后给同班的其他几人递了个眼色,在林歌的掩护下,和副班、朱棠一同前往一楼生物实验室。

    生物实验室的门也早就被弄坏了。深深的抓痕触目惊心。徐徒然站在门前,先暗中圈定出一小片国土,又防备地朝四下张望,确认走廊空荡,无人存在后,方小心伸手,在面前门上抹了抹。

    “仿制图章工具”生成的幻象被轻而易举地擦去,露出藏在下方的标记。副班长深吸口气,拿出手机开始掐时间,到点立刻将手摁上印记。

    印记逐渐变亮,徐徒然看时机成熟,与副班长打了个招呼,率先开门,步入门后。

    开门的瞬间,房间的场景似在瞬息变换。徐徒然一脚踩空,本能地往前跳了下以稳住身形,不想前方正好一人迎过来,被她砸了个正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徐徒然连忙道歉。杨不弃捂着下巴,闷闷地说了声没事,小心将人从怀里扯出来,扶稳,却见眼前门被再次推开,又一人从里面走出来。

    “淦!”朱棠同样一脚踩空,心有余悸,“这位置谁挑的?太不友好了!”

    “行了,能过来就不错了!”陈大壮说着,紧张地往旁边扫了扫,用力搓了把脸,努力压抑着面上的惊喜,“居然真的能成,太绝了……我们接下去做什么?”

    “带我去勤学楼!”徐徒然立刻道,“我要去那边踩盘子——”

    “啊?”陈大壮一愣。

    杨不弃默默放下捂着下巴的手,将人往后拉了拉:

    “她的意思是,去勤学楼探探路,判断一下情况。”

    “哦哦哦。”陈大壮连连点头,挥了挥手,“那跟我来。志学楼的后门有小路直通勤学楼,那边没保安……”

    *

    徐徒然她们出来的地点,正是志学楼楼上的空教室。于老师在志学楼连画了几个标记,将这教室直接与实验楼相连。

    空教室内,多有诡异存在。杨不弃他们为了确保没有小怪会去通风报信,提前做了清扫,又留下几个能力者在附近望风。再加上标记旁边也需要有人手看守维护,因此实际和徐徒然她们一起前往勤学楼的,只有陈大壮和杨不弃两人。

    “你们那边呢?再没人了?”杨不弃特意问了句,徐徒然摇头:“副班长守着标记,林歌望风。还有的能力者这会儿都在教学楼,赶不过来……”

    他们这次的通道跨度很大,也相当耗能,维持标记持续运转,需要起码一个灯级。而徐徒然同伴四个人里,只有副班长一个人达到这个水准——起码明面上是。

    而且她这次本来也是过来踩点——于老师的选区通道比强攻靠谱,她们有更多的尝试空间。既然如此,那肯定是先过来探探再做决定更保险。

    说话间几人已经来到勤学楼后门处。隔着透明的玻璃大门,可以看到大堂里一个巨大的鱼缸,无数金鱼正在其中成群游荡。

    “自打变故发生后,我就没来过这儿了。”陈大壮在门外探头探脑,眉头皱起,“奇怪,里面什么时候养了鱼?”

    “这地方不太对劲。”徐徒然抿唇,努力叫停脑海中响个没完的危险预知,“我们不要都进去,留两个人在外面守着。”

    她身上有笔仙之笔,得靠它来判断校长室的所在。她必须得进去。至于另一人……

    “我和你进去。”杨不弃立刻道,注意到其他人的目光,又补充一句,“我比较耐造。还能急救。”

    “……行吧。”朱棠有些遗憾,“那要是时间到了你们还没出来……”

    “你们就走。”徐徒然干脆道,“别进来救。”

    说完,她推开玻璃门,率先踏入了空旷的大堂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十分红处〕〔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冬天请与我恋爱〕〔银河坠落〕〔被将军掳走之后〕〔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不死夜帝〕〔宋襄严厉寒全文免〕〔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重生:回到老婆女〕〔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穿成末世女炮灰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