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武侠:收徒邀月怜〕〔囚龙霸天诀〕〔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嫁美强惨王爷后,〕〔都市龙血战神〕〔渔乡傻医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68章 第六十八章【小修】
    杨不弃其实并不清楚现在的全盘情况, 也不知道勤学楼状况究竟如何。但他在图书馆时,曾遇到驻守志学楼的那个能力者——对方的胸牌上已经出现了职位变化,这给了他莫大的信心。

    事实也确实如此。失去了额外规则的限制, 校长室里的众人以最快速度完成了对聘用书的修改。除了徐徒然所在寝室的宿管外, 所有职位, 全被改回了人类阵营。

    失去职位的伴生物和普通怪物们,连待在阳光下的资格都没有, 被迫退回阴暗的角落。除了被徐徒然困在宿舍楼里的那些——它们倒是想跑, 可惜跑不了。

    徐徒然仍旧是那副睡眼惺忪的样子, 坐在位置上迟缓地眨眼。杨不弃一面和她说话一面观察着她的情况,忽听她“咦”了一声, 起身往房间外走去。

    杨不弃不明所以, 跟在后面:“徐徒然?”

    “嘘。”徐徒然示意他噤声,指了指楼下,“有人敲门。”

    杨不弃蹙眉:“怪物?”

    “不是, 是人。好像是朱棠她们……”徐徒然走到走廊尽头, 透过窗子往下看了眼。只见朱棠正一脸紧张地敲着门,远处是林歌和一众女生。

    徐徒然给同伴都开了直入权限,也没有锁门。朱棠估计是出于警觉, 并没有直接进入, 而是选择了更保守的方式。

    也还好她选择了更保守的方式……徐徒然揉了揉额头, 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现在楼里这三步一小怪五步一大怪的场景,似乎不太适合见人。

    注意到她神情的变化, 杨不弃暗叹口气, 主动道:“我下去吧。把她们引开一些, 你可以抓紧时间收拾一下……”

    徐徒然沉吟着点了点头, 点到一半忽然改口:“等等, 你之前说,艾艾她们现在已经有职位了是吧?”

    “……嗯。”杨不弃看了她一眼,刚要下楼的脚步缓缓顿住,“然后呢?你想说什么?”

    “那行政老师的位置应该也换人了吧?”徐徒然靠着墙,若有所思,“新生的正式登记,一定要在报到处吗?”

    杨不弃:“……”

    似是察觉到了他一言难尽的目光,徐徒然一本正经地指了指楼下。

    “好多怪物呢,不要浪费了。”

    毕竟,来都来了。

    她指的是那些怪物们。

    杨不弃:“…………”

    *

    获得了行政老师位置的,正是副班长艾叶。

    她其实之前教的是数学,但难得有次换岗机会,她毫不犹豫,立刻把自己的岗给换成了行政老师兼保安。

    数学谁爱教谁教去。她是不想一边拯救人类一边还要拯救人类的成绩了。尤其有些幻影学生特别入戏,上课不仅认真听讲还要积极提问,这谁顶得住。

    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她继任行政老师这个职位的第一个小时,她的职业生涯就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挑战。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数分钟后,站在思学楼配套宿舍前,她左手提着一把空白的胸牌证件,右手抱着一叠空白表格,胸前还别着两三支水笔,正神情微妙地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杨不弃“嗯”了一声,面不改色地再次重复:“你东西可能带少了。可能不够用。”

    “……”艾叶望着自己提着的一把证件,陷入沉默。

    就在不久前,她们刚刚撤出勤学楼,准备去和其他人汇合的时候,杨不弃忽然出现,寻找起行政老师。新官上任的艾叶被他匆匆叫走,只说徐徒然在宿舍楼里困住了一些怪物,希望她能直接过去帮助办理入学登记。

    帮怪物。办理。入学登记。

    艾叶花了好一会儿工夫,才总算勉强消化掉这句话,然后就配合地去报到处拿了必要的工具,跟着一起来了思学楼。

    作为有些经验的能力者,她很清楚,没必要对所有事情都追根溯源,也不是所有问题都需要当场搞得明明白白。只要确认对己方有利就行了。

    但面对着杨不弃的提问,她终究还是没忍住:“不是,里面究竟什么情况?我都带了二十个胸牌卡,还不够?”

    杨不弃:“那确实是不够。”

    不过现在再转回去拿也麻烦。杨不弃想了想,让艾叶直接进去,自己跑去报到处,说去帮着搬。

    搬……艾叶因为他所用的夸张动词而微微挑眉,跟着便自己推门,走进寝室楼。

    然后,她就陷入了沉默。

    进门的瞬间便有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而后则是汹涌的恶意与压迫感——艾叶望着在走廊排成长长一列的怪物,一时失声。

    ……别说,排得还挺整齐。

    “诶,副班长来啦!”徐徒然听见动静,从旁边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你就是新来的行政老师?学生们我都沟通过了,你直接安排就好,它们不会拒绝的。”

    艾叶:“……”

    她默了下,反问道:“沟通?”

    “我说了要它们配合登记,它们没有拒绝。”徐徒然冷静地重复了一遍沟通过程,“不过名字一定要它们自己写吗?我怀疑它们不会写字。”

    “……嗯,理论上来说,在取得同意的情况下,老师代写也没有问题……”艾叶说着,语气飘忽了一下,很快便恢复了镇定,

    “站着办公不方便,我能借用宿管办公室吗?”她认真问着徐徒然,不意外地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

    虽然并不清楚具体情况,不过就目前看来,很显然是徐徒然已经取代了宿管位置。所有聘用书里,只有这个职位无法改动,说不定也正和此有关。

    至于她究竟是怎么办到的……艾叶很明智地放弃了探询。反正如果对方不想说,自己问了也只会得到谎话,何必呢。

    于是她非常镇定地带着东西坐进了宿管办公室,一边努力调整着心态,一边给排队上前的怪物们进行入学登记——她还抽空目测了一下正在排队的怪物数量,心里泛起嘀咕。

    这看上去明明还不到二十啊。胸牌数量明明是够的。杨不弃到底在搞什么……

    正琢磨着呢,旁边徐徒然观察了一会儿情况,站起身来。

    “行,那副班长你先在这里登记着。我去把二楼的那批也带下来。”

    “诶,好……?”艾叶动作一顿,“二楼?”

    “嗯,我本来以为是要一层楼一层楼地往上走,所以让它们都在各自楼层的走廊上等着了。不过要带下来应该也没难度。”徐徒然说着,目光瞟向面前的队列:

    “排队的时候保持文明,禁止互殴推搡!自己有名字的主动报给老师,没名字的等老师指定!登记完成的就从正门出去,后续等老师安排——排长在不在?在不在?管理一下秩序,不听话的就拎出来,等所有人登记完了再让它登记。”

    这话一出,原本还有些吵闹的队列登时安静下来。徐徒然再次与艾叶打过招呼,往楼上跑去,剩下艾叶一人,仰头看了看楼上,又看看放在办公桌上的一摞证件卡。

    ……别说,要是一层十几个的话……

    那确实是不够。

    *

    事实上,倒也没有一层十几个。

    徐徒然在管理宿舍时都做了分区。弱的和弱的抱团,强的和强的互殴,也就一二层的小怪总数多一些,楼上多是些伴生物或较强的怪物,一层基本也就几个“学生”。

    尤其三楼,排除徐徒然安排的持刀泰迪熊和一众拍立得女鬼,真正需要登记的只有大槐花本花一个。

    虽然就这一个,也足够艾叶震惊一整天了。

    因为大槐花本体挺大,所以徐徒然是等其他“学生”都离开以后才单独将它带下来,在让它出现前还特意确认了下艾叶的倾向又塞给她一堆压缩饼干。艾叶自己也很警觉地拿出了自己的锚和稳定精神的药。

    即使如此,在看到大槐花本花的瞬间,她还是不可避免地晕了一下,脑袋隐隐作痛——徐徒然忙给她塞了一颗药,问她的情况。

    “……感觉好多了。”艾叶缓了一下,道,“不过我看到的东西还是有点怪……它身上的眼睛一直眨啊眨的。”

    “哦,那不是幻觉。它是真的在眨。可能是想告诉别人它被绑架了。”已经回到宿舍楼的杨不弃镇定地说着,将表格和空白证件卡摆到桌上——他言出必践,还真的是扛了一个大纸箱过来。

    不过他们也只能帮到这里了,入学登记必须由行政老师负责。艾叶闭眼又调节了一会儿,终于鼓足勇气,再次坐到了办公桌前。

    荒谬——她发自内心地觉得,现在情况是真的很荒谬。如果不是她的锚就在她手里,她简直都要怀疑自己是堕入了新一层的幻觉中。

    但另一方面,她也很清楚。这事得做,再难受也得做。

    给大槐花一个永久的学生身份,无疑是在它身上又加上了一个巨大的束缚。这个机会千载难逢,她们必须得把握住。

    “那么,先确定名字——”她深吸口气,拿起水笔,“你有名字吗?”

    大槐花:“……”

    你们在以我为主题的学校里呆了这么久,你以为呢?

    然而它说不出来——徐徒然嫌它烦,早就把它给禁言了。

    它只能探出一根胶质的触须,在证件的上方轻轻敲了敲。

    金香树贵族女子学院,金香树——懂?

    艾叶恍然大悟地眨眨眼,开始往姓名栏里填,大槐艹……

    大槐花:“……”

    所幸艾叶尚未写完,自己忽然反应过来,蓦地停笔,转头看向另外两人:“等等,是不是不能这么叫它啊?”

    “有这说法?”徐徒然好奇,“不是说点名能有负面影响吗?”

    “那是伴生物老师点普通人的名。”艾叶蹙眉,“点它的名……应该不能用真名或者常用的称呼吧。”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一种对“它”的呼唤了。

    这个真的在她盲区了。毕竟以前没经验。

    “那就取个不常用的呗。”杨不弃给出主意,“大槐花不行,那就……小葵花?”

    “听着太可爱了,感觉不适合它。”徐徒然摇头,“诶,你们以前没给它取过什么代称吗?”

    艾叶:“……有倒是有。”

    徐徒然:“是啥?”

    艾叶瞟了眼就站在窗口外的正主,眸光闪烁了一下,没有说话。

    倒是杨不弃,斟酌片刻,靠近徐徒然耳边,低低说了声什么。

    徐徒然微微挑眉,略显诧异地看他一眼,旋即点了点头,拿起笔,刷刷刷地在姓名栏里填上“土狗”二字。

    “行,你确认下吧。”她放下笔,对傻眼的艾叶说到,瞥了眼旁边呆滞的大槐花,毫不意外地听见脑海中又两声提示音响起:

    徐徒然:“……”

    没记错的话,自己当时正面刚这家伙,也才收获了两千点吧?

    结果现在,光给定了个名字就涨了两千一……这家伙,对这名字得是有多介意啊?

    徐徒然深深看了土狗·大槐花一眼,惊讶地发现它这会儿已经给自己重新捏了个形状——四四方方的一块,果冻质感的身体内部是无数正在瞪她的眼睛。

    徐徒然:“……”

    她想了想,又在“土狗”面前加了个“小”字。

    *

    等到宿舍楼内的所有怪物都完成登记,新一轮的上课铃已再次响起。

    因为尚未被分班,被放出教室的大槐花很快就躲入了不知哪个角落。杨不弃望着眼前倏然消失的巨大轮廓,微微抿唇:“变成学生,确实能束缚它的行动。但假如它刻意不遵守校规……”

    “会被制裁。”艾叶收好东西,呼出口气,“就像老师位被怪物占领时,会触发隐藏规则一样。如果学生不是人类,同样有隐藏规则。”

    正常情况下,学生违反校规,会由老师来施以惩罚。这也是过去老师用来对付伪装学生的主要手段。而在隐藏规则下,不被信任的学生会直接承受来自规则本身的制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下路禁止秀恩爱[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