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我为玉帝代管天庭〕〔福星五岁半带着系〕〔逍遥小渔夫〕〔罪迹之破谎者〕〔旁支嫡女〕〔武侠:开局斩杀谢〕〔从青云开始穿越诸〕〔24小时拯救世界〕〔重生从中奖开始〕〔武侠世界的客栈模〕〔一切从泰坦尼克号〕〔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天道五千年〕〔玄幻:我的女帝徒〕〔黑雾之下〕〔规则类怪谈游戏〕〔我和崇祯成了合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69章 第六十九章
    又过一天。恢复运转的可憎物道具加班加点, 连夜生产出了几个幻影学生。能力者们当即开始着手打开通道,陆续送走校内的外来者。

    最先被送走的,肯定是那些普通学生。而且因为一次离开的人数也有限制, 必须分批走。要轮到徐徒然她们,还得再等上两天。

    来自仁心院的于老师和小张还好。他们本来就是进来做观测任务的。朱棠则是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还替童话镇预约了别的任务, 在这儿耽搁了几天, 时限早过了。

    好在杨不弃许诺,在出去后会替她们解释, 还有开证明。考虑到这次事故的严重性,她们多半还能再获得什么奖励。

    另一方面, 随着域内情况逐渐稳定,她们也渐渐有了些和外界沟通的渠道——徐徒然刚进来时所注意到的那个传达室, 那边是整个域里唯一有信号的地方。虽然那信号时有时无还弱出天际,好歹也算个沟通手段, 聊胜于无。

    朱棠自打知道这地方可能会有信号后,就每节下课都过来蹲。蹲了两天,总算是成功等到了信号, 联系到了唯一还在域外的童话镇正式成员, 长发公主舒小佩。

    也是阴差阳错。这妹子本来该和朱棠她们同一天晚上进入金香树的, 但因为头发太长,花了点时间处理, 等到处理完再赶过来时,域的入口正好关闭,就此和其他人失联长达几天。

    还好她性格果决, 确认失联后当场就把这事报给了上一级。然后一边等着上面的回应, 一边独自扛起了整个童话镇, 一个人跑到外地去做完了那个预约的任务, 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人还在外地没有回来。

    也幸亏当初朱棠预约的是个观测任务——这种任务其实相对来说,都比较安全简单,翻车的概率很低。

    大槐花这边算是个例外。至于同样进来做观测任务的老于和小张,只能说是霉过头了。

    “小佩现在正在赶观测报告。她那边任务还挺顺的!”

    确认完外部情况的朱棠立刻就跑来寝室找徐徒然,分享了获得的情报,末了还补充一句:“而且小佩说,她那个城市过两天有个大漫展。她打算留在那儿看完再回来。我算过了,我们明天应该就能离开,如果能订上票的话,一起去吧,就当庆祝了!”

    “……啊?”坐在座位上的徐徒然愣了一下,似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话题会跳到娱乐活动。

    朱棠以为她是在担心工作上的安排,主动解释:“你放心,我问过杨不弃了,等离开了,主要的汇报工作由他负责,我们只要到指定的分部完成精神检测,然后提交各自的报告就行了,可以线上完成的。”

    她一本正经地跟徐徒然算:“我们这次也算参与过重大事件了,事后好好放松很有必要的。而且那个漫展,据说场子很大……到时候我们都穿着cos服去吧!还能拍照留念!”

    徐徒然似懂非懂地点头,不知为何,眼神却更加飘忽:“漫展……我好像,还没有去过……”

    “那正好啊,一起去嘛。就当童话镇第一次团建了!”朱棠兴致勃勃地说着,忽听远处传来预备铃的声音,一下子跳了起来。

    “那我先去上课啦!你还请病假吗?”

    徐徒然反坐在座位上,点了点头。朱棠有些遗憾地“诶”了声,嘱咐了声好好休息,便匆匆离开了。

    剩下徐徒然一人,抱着椅背,仰起脑袋,望着空荡荡的天花板,深深吐出口气。

    漫展。

    又是一个,她印象里好像去过,但却回忆不起一点细节的东西。

    徐徒然面无表情地盯着天花板,也不知再想些什么。忽听旁边抽屉里传来砰砰的撞击声,她无奈地叹了口气,拉开抽屉,只见一个小小的狐狸摆件正在起劲地撞抽屉盖。

    狐狸摆件的旁边,还有一圈断掉的绳子。正本是徐徒然用来束缚这摆件的,显然已经被对方挣脱。

    麻烦啊……徐徒然疲惫地闭了闭眼,将狐狸摆件拿起来,转而拉开上面一层抽屉。只见抽屉里面,是个用粉笔画成的小小符文阵,上面摆着那个维生素瓶。

    她将维生素瓶拿出来,那它丢进去,这摆件可算消停下来。

    徐徒然再次叹了口气。

    她这几天,除了思考和找小土狗外,剩余的时间几乎全在处理这些灵异物件——也不知是什么缘故,自打她前阵子休养过来之后,她“扑朔迷离”的效果就似乎更强了些……而且强的形式很令人费解。

    以前,如果她不想要这些灵异道具受影响,直接用淘宝店送的银色色纸将它们一包就是。然而现在,即使隔着一层色纸,这些东西仍会受到影响,成为被“扑朔迷离”覆盖的目标。

    徐徒然试过了,想要彻底隔绝影响,现在至少得包两层纸才行。然而她这次带来的色纸本身就数量有限,大小还都不统一……很难将所有灵异道具都兼顾到。

    没办法,徐徒然只能在灵异道具之间推行轮班制。除开独占一个盒子的笔仙之笔,剩下一共五件道具,每天早上挑两件用银纸裹上,其余的放养,要么放符文阵里、要么捆起来,要么就扔到隔壁空宿舍让它们打架……等过一段时间,再轮换。

    就还挺烦。

    徐徒然第三次叹了口气,看看时间,又看看手里拿着的维生素药瓶。默了几秒,果断起身,往门外走去。

    因为心情不好,所以得去找点乐子。

    如此想着的徐徒然,熟门熟路地越过校园中间的石桥,径直往勤学楼走去。

    勤学楼现在也被划为了教学楼之一,专门用来安置那些纯由怪物构成的班级。徐徒然现在有事没事就过来晃晃,将这里当成了快乐源泉。

    毕竟只要露个面就能听到作死值哗哗涨这种事,还是能让人舒坦不少的。

    感谢大槐花,感谢小土狗。

    不过今天情况有点不一样——徐徒然才靠近勤学楼,就见一人从隔壁志学楼里走了出来。

    “杨不弃?”她微微挑眉,叫住了对方,“你这时候不上课啊?”

    杨不弃似是正在走神,听到她声音才反应过来,轻轻点了点头:“嗯。请了假。你呢?”

    “我不长期病假吗。”徐徒然觉得他似乎有点不对劲,细一看,才发现他两只眼睛微微泛红,充斥着不少血丝,脸色也略显苍白。

    “你也病假?”她偏了偏头,“哪里不舒服啊?”

    “……没事,只是没休息好而已。”杨不弃勉强笑了下,看了眼徐徒然身后,又蹙起眉,“你这是,要去勤学楼?”

    “嗯,我去找点乐子。”徐徒然直言不讳,还热情地向杨不弃发出邀请,“要一起吗?”

    杨不弃:“……”

    所以说,为什么要到一间怪物专属的教学楼里去找乐子……

    他看了眼徐徒然,又看了看她身后的建筑,深感没事跑进去参观不是什么好主意。

    然后缓缓点了点头。

    “那行,过来。”徐徒然冲他跑过去,扯住他衣服,又反身冲向勤学楼。杨不弃低低应了一声,将单挎在肩上的黑色背包往上提了提。

    “对了,你最近进过勤学楼吗?”徐徒然边走还边问他,见杨不弃摇头,便道,“那先给你提个醒。新的校规对大槐花束缚有限,所以这楼里还是会有幻觉的……”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进了勤学楼大厅。徐徒然的后半段话,杨不弃根本就没听到——

    因为就在他们进入楼内的瞬间,重重幻觉便盖了上来。他低头去看徐徒然拉着自己的那只手,只看到一只毛绒绒的黑色兔爪。

    顺着那爪子看过去,入目便是一个黑色的兔头人,三瓣嘴不住翕动着,似乎正在和他说着什么,但他一点都听不到。

    而在徐徒然的眼里,杨不弃则又成了那副被碳烤过般的焦黑模样,不过身上装束没有变化,肩上的黑包也还在。

    有了实验楼内的经验,她这会儿倒是一点不惊讶,反而又朝对方说了几句话。等了片刻,只能看到那焦黑人影不住摇晃着脑袋,却一点回复没听到,便知道现在多半又和在实验楼时一样,两人没法再依靠语言交流。

    她也无所谓,继续将那只焦黑的胳膊抓着手里,拖着杨不弃往楼上走去。驾轻就熟地找到了当前正在上课的教室。

    他们眼中所在的教室,显然也已被幻觉盖了一层。本该属于怪物的座位上,坐着的全是体态端正的干净小孩,而在讲台上讲课的,则是一团红色的巨大肉块。

    徐徒然来得多了,自然知道那肉块实际是正在上课的能力者。但杨不弃是第一次来。她担心杨不弃反应过度,本能地将人抓得更紧了些——旁边杨不弃却以为她在紧张,反而拍了拍她毛绒绒的爪子。

    徐徒然顿了一下,略显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旋即移开目光,眼中似有什么轻轻掠过。

    又过几秒,她从窗口推开几步,再次拉了拉杨不弃的胳膊。

    “那什么,能再陪我一会儿吗?”

    她当然知道杨不弃听不见她的问话,她也听不见对方的回答。所以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观察着对方的肢体动作——说来也感谢大槐花。或许是因为受到校规影响,它现在的幻觉要显得友好很多,起码不会再给人添加很奇怪的动作戏了。

    徐徒然等了片刻,见杨不弃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又试着将人往楼上引。焦黑的人影不明所以,却还是亦步亦趋地跟着,直到被她带到了再上一层。

    勤学楼三楼,有个小小的天台,视野开阔。徐徒然将那焦黑人影一直带到天台上,终于放下拉着对方的手,转而扶住眼前的栏杆。

    “不好意思啊,把你带到这地方来。我……我最近好像意识到一些事,但我不知道该和谁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说实话,其实我现在自己都搞得糊里糊涂。”徐徒然趴在栏杆上,望着远处的缥缈雾气与影影绰绰的建筑,深深呼出口气。

    “正好现在,你也听不到我说的话……”

    在这地方,她听不到我说的话。

    另一边,杨不弃望着眼前的兔头人,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点。

    这是否意味着,这个时候,我跟她说些什么都没关系?

    这个认知让他沉甸甸的胸口忽然一轻——虽然并没有轻多少。

    但在那一瞬间,他确实有种可以稍微放松一些的感觉。

    尽管知道这感觉多半是错觉,他说出的那些话就像倒进了树洞,最终还是不会有人分担或回应,他还是抿了抿唇,小心地朝着兔头人靠了过去。

    “徐徒然。”他瞟了眼兔头人毛绒绒的侧脸,斟酌着了一下词句,“我……我也就随便说说,你也就随便听听。”

    “我那天在学生仿制工坊,捡到了一本册子。”

    “那个册子的最后,有几页笔记——我不敢确定,但看字迹,应该就是出自前任校长。”

    “那上面记载了她发现的一些事……应该算‘发现’吗?我不知道,我感觉她在写那些东西的时候精神状态不好……”

    “那些记录很凌乱,也很惊人——”

    “简单来说,就是我最近发现一件很惊人的事。”栏杆旁边,徐徒然深深吸了口气,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开场白,“我对我过去的记忆,很模糊,特别模糊。”

    “我指的不是我这个身份的记忆,而是我的上辈子——前一世?”

    “或者说,是我以为的前一世?”

    “在我印象里,我是有‘过去’的。我有生活经历,记得一些生活场景,甚至记得我一些作死的经历……不过不是现在这种作死,是那种作了一定会死的作死……但很奇怪。我真正记得的,似乎就那么几个片段。没有前文、没有后续……彼此之间还有些矛盾。”

    “又或者就像朱棠说的‘漫展’。我记得我去过,但一点细节都不记得。再仔细一想……我其实连‘漫展’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

    “当然,我穿越的嘛。如果非要说是因为‘穿越’和‘死亡’才记忆模糊,倒也不是说不过去——可我这两天总在想艾叶当时说的话。”

    幻影学生之所以被设定成“鬼魂”,就是因为鬼魂的身份可以让模糊的记忆显得合情合理。

    ……那这句话,是否也可以套在她身上?

    她究竟是因为“穿越”才记忆模糊,还是因为记忆无法深究,才被设定成“穿越”?

    尤其那时,匠临形容她时,用的一个词,是“苏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入主军需处,战忽〕〔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