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武侠:收徒邀月怜〕〔囚龙霸天诀〕〔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嫁美强惨王爷后,〕〔都市龙血战神〕〔渔乡傻医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70章 第七十章
    “你之前说, 你没有撕这几页纸,是什么意思?”

    盯着那几张纸看了片刻,徐徒然迟疑开口, 问出的第一个问题,却与这纸上的内容无关。

    “字面意思。”杨不弃心里也奇怪,“我确认我没撕过它们。我昨天晚上合上本子的时候还是好好的。”

    徐徒然:“没人动过?”

    杨不弃想了想, 摇了摇头:“我放东西时都会注意摆放位置和顺序。如果被人动过, 我拿的时候就能看出来。”

    “那可真是怪事……总不能是这几张纸成精了吧?”徐徒然饶有兴致地摸了摸眼前的纸张,“感觉就好像是故意想让我看到一样。”

    杨不弃思索片刻,微微皱起了眉。

    “行了, 别多想了。没缺东西,没有损失,那问题就不大。”徐徒然顿了几秒, 发现难以思考出什么结果, 于是愉快地选择了摆烂, “还是先看看这纸本身的内容吧——那个仪式,指的会是什么?怪让人好奇的。”

    说完还往后翻了翻, 又拿起纸对着光看了看——可惜,什么也看不出来。

    “不知道。这些记录里关于‘仪式’的内容,只有这么多。”杨不弃摇头。

    仪式, 在过往的经验里,往往和可憎物脱不开关系。只有进行了足够的仪式,可憎物才能降临现实, 又或是展开属于自己的域。

    而以整个世界作为仪式……这关联的,又该是怎样强大的存在?

    或者说, 它指向的, 该是怎样一个惊世骇俗的结果?

    这些记录里都没有提到。此时此刻, 他们也无从知晓。

    杨不弃对于这个词当然同样在意,不过在他看来,当前更要紧的,还是其他部分的内容。

    ——它们。

    ……铁线虫,一种寄生物,以螳螂等昆虫为中间宿体。会在这类宿体中逐渐发育,一点点地控制宿主的行为,并在最终成长为成虫后,控制宿主淹死自己,好从宿体中脱出,寻求下一轮寄生。

    从这个比喻来看,“它们”明显对人类没什么善意。

    而且记录还点明了,它们盯上的是辉级能力者——正好是目前能力者中最顶尖的一批。

    若事实真是如此的话,它们中是否已经有人“孵化”了?它们站在能力者的顶端,又会对人类做些什么?

    这些猜测,光是想想就让杨不弃不寒而栗。

    不寒而栗的同时,他又忍不住回忆起五年前那件事。当时最顶尖的预知者,在升为辰级后就叛出人类阵营,设法坑害了一大批辉级能力者,延缓了两大组织未来几年的升级进度……这样想来,他这个举动,是否另有深意?

    他又为什么要把整条预知倾向都封锁起来?仅仅只是为了不让后来者升级吗?

    上官校长的这些知识,都是在“预知回廊”里看到的。那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那个辰级预知者,实际是为了防止后来者再看到这些,所以才会做出如此极端的事情?

    但杨不弃还有一点想不明白。据他所知,当时被坑害的辉级能力者里,也包含有天灾、长夜,还有其他预知……假设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消灭让“它们”孵化的温床,那他为什么连这些倾向的能力者都不放过?

    按照上官校长的说法,这些倾向都是安全的。是值得信任的才对。

    “或许是因为他不知道?”徐徒然试着给出猜测,“这位校长也写了,预知回廊里的那些内容很难解读。而且能像她一样进行阅读的只有少数……或许那位辰级预知者,并没有读到相应的内容,他以为所有倾向都是危险的。”

    “又或者,他知道,但依旧选择了不信任。”

    徐徒然淡淡说着,垂下眼眸:“当然,这些猜测的前提,都是建立在他确实在对付‘它们’这个基础上。也可能他其实另有目的也说不定。”

    杨不弃:“……”

    得,他脑瓜子又开始疼了。

    杨不弃揉了揉额角,只觉太阳穴涨得难受。他转头看向徐徒然,刚想说些什么,忽见对方若有所思地往纸上点了点。

    “说回‘它们’这个话题——我可能已经见过‘它们’中的一个了。”她缓缓说着,抬起眼眸。

    “匠临,我怀疑就是其中之一。”

    *

    匠临。

    目前来看,他具有战争和秩序两种能力倾向,而徐徒然已经确认,他就是那个哄骗鬼屋71号埋伏自己的家伙——也就是说,他大概率还拥有“永昼”或“长夜”倾向。

    “对于他,目前可以确定三点。”徐徒然曲起手指,轻点桌面。

    “首先,他想我死。其次,他是抱着利用大槐花的目的来的,他们俩曾经同流合污。最后——”

    她顿了几秒,再次强调:“他想我死。”

    杨不弃:……

    嗯。看得出来,你对他是真的很不爽了。

    “此外,还有一点。”徐徒然偏了偏头,面上露出几分纠结,“嗯……等我想想怎么和你说啊,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简单来说,就是我以前曾经遇到过可憎物造成的事故。过去的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在那场事故中死了,而现在的我,嗯……”

    “就像是个继承了身份和记忆的外人?”杨不弃挑眉。

    “记忆倒没有……不过差不多。”徐徒然略一思索,点了点头。

    既然已经对自己“穿越”的本质产生了怀疑,她继续隐瞒的心思也减轻不少。而且就像她之前说的,有人已经预见了她的到来并盯上了她,那么她的“到来”本身,或许也是揭开谜团的一部分。

    不过令她惊讶的是,杨不弃看上去对此接受良好,而且精准概括了状况……

    就莫名给人一种很有经验的样子。

    实际还真有些经验的杨不弃咳了一声,将话题转了回来:

    “所以?你觉得匠临,他不仅杀死了过去的你,还想杀死现在的你?”

    “我问过了。他说我过去的‘死亡’和他没关系。”徐徒然很高兴不用在自己的身份探讨上浪费时间,直接顺着道,“但毫无疑问。他早在事情发生前就预见到了我的变化,而且开始筹备弄死现在这个我。”

    “也就是说,他对你居心不良。”杨不弃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而且他主动去和鬼屋71号交易,与大槐花合作,为此牺牲其他能力者与普通人类的利益……”

    桩桩件件,听着就很反派。

    “还有,他已经达到辉级了。”徐徒然补充道,“假设他还拥有‘永昼’,那么四个危险倾向里,他就占了俩,剩下一个秩序,也没多安全。”

    “确实……”杨不弃若有所思地点头,“回头大壮他们去回收尸体时,我跟着去看看。或许能再发现什么端倪。”

    徐徒然缓缓点头,默了片刻,眸光微转,忽又抿了下唇。

    杨不弃当即抬起眼眸:“怎么了?”

    “……啊?没什么。”徐徒然也没想到他这么敏感,还愣了一下。

    她略一纠结,索性直接道:“我只是在想,他为什么要盯上我?”

    而且,对方在提到她时,还用了“提早苏醒”这样的说法。

    再加上现在看到的记录,很难不让徐徒然产生一些不那么令人愉快的想法。

    比如——

    “我会不会,也是‘它们’之一呢?”徐徒然按着桌上的纸张,微微挑眉,“也许有问题的,不仅是匠临,还有我?”

    她手指摩挲过纸张,意味不明地看向对面的人。杨不弃却只是皱了下眉,然后摇了摇头:“我不这么认为。”

    他掰着指头,开始一条一条给徐徒然分析:“首先,从人格上看。虽然你行事向来不太正常……我是说,不走寻常路,但从根本上来说,你是在意人命的。你不会为了达到自己目的而牺牲其他人。单从这点上来说,你和匠临就已经有实质性的区别了。”

    “而且,根据记录上的比喻,‘它们’应该是类似寄生物,会故意杀害宿主以上位。你有这么做吗?”

    杨不弃认真看向徐徒然,后者眨了眨眼,缓慢地摇了下头。

    “对吧。而且,最重要的,它们只会出现在辉级能力者身上。”杨不弃有力地敲了敲桌子,“你这明显都还不到人家的基础寄生标准。”

    徐徒然:“……”

    倒也不必说得那么直白。

    “不过话说回来,匠临盯着你,说明你身上肯定有什么特殊之处。”察觉到徐徒然眼中几不可查的放松,杨不弃不着痕迹地扬了下唇角,旋即话题一转,“如果匠临真是‘它们’之一……”

    “那盯着我的绝不会只有他一个。”徐徒然飞快接口。

    “不仅如此。他现在是不是真的死了都不好说。”杨不弃呼出口气,再次皱起了眉,“这样看来,我们有必要防备所有的辉级。”

    “包括蒲晗?”徐徒然挑眉。

    “蒲晗……应该还好?他那边有菲菲盯着。”杨不弃不太确定地说着,手指无意识地在桌面上划动起来,“慈济院和仁心院现在各有少量辉级。我会借着接下去的工作挨个试探下。在此之前,你最好能先避避风头……?”

    注意到对面人的神情,杨不弃那话突然就说不下去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明明在说避风头的事,徐徒然的眼睛里却有斗志?

    “当我说‘避风头’的时候,我的意思是,建议你避开他人视线。而不是让你上去找人单挑……徐徒然,你懂我意思吗?”

    徐徒然:“……嗯,不正面单挑。然后呢?”

    不是,谁和你说正不正面的事了……所以就是完全没听啊?

    杨不弃默默闭了闭眼。

    “……总之,你最好先低调点。如果高层就有问题的话,你的处境会很难。”他艰难地将后半段话说完,心中又腾起另一种懊悔。

    “早知道当初就不邀请你进慈济院了。”他揉了揉眼窝,“抱歉,我当时也没想到会有这种事。”

    “没事。”徐徒然倒是很看得开,“反正慈济院和仁心院现在总共也没多少辉级不是吗?”

    杨不弃:……

    你这个“反正”和“没多少”,就很灵性。

    杨不弃:“话虽如此,但只要你继续挂在慈济院里,你的身份就等于是半公开的。慈济院内部,只有有权限就能调取你的档案。”

    徐徒然点头:“那我走?”

    “……问题是,你走也得有下家。”杨不弃无奈,“而且能力者圈子实际就那么大,只要有人留心,总能挖到你的资料。现在组织接纳新人,一般都还要做背调,等于你的资料会跟着你人转移……”

    杨不弃说到这里,蓦地一顿——他忽然好像明白,为什么一开始,菲菲就要催着蒲晗,给徐徒然杜撰虚假资料了。

    话说回来,菲菲也是预知倾向的……难道说,她也曾在那条预知回廊上,看到过些什么东西吗?

    这个疑问飞快地从他心头掠过,很快就被掩了下去。杨不弃咳了一声,继续道:“而且现在辉级能力者的总数其实很难把握。像‘大槐花中学’这种长期与世隔绝的盒子,内部驻守者的情况外面都不清楚。更别提还有姜家淘宝店这种混沌的存在……”

    当然,如果要躲的话,躲到“盒子”里面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盒子”内部的成员有限,容易摸根底。与外界信息隔绝,外面的人也难以进来。

    然而——想想徐徒然也不是那种能安心待在“盒子”里的人。

    杨不弃如此想着,瞟了徐徒然一眼。后者眨着眼睛,也似正在思索着什么。

    “说到那个淘宝店……我记得你说过,那店里还挺多大佬的,是吧。”徐徒然顿了几秒,话锋忽然一转,“你之前说要去找那店里的内部人员打探情报。有顺利发展出下线吗?”

    杨不弃:“……”

    “勉强,算是有吧。”提到这事他就丧气,“不过并没有打听到什么有价值的。”

    姜老头的那个组织,内部保密工作做得实在太好了。他曾用特制药剂成功地和其中一个高阶员工套上关系,然而即使对方在组织内地位待遇都不低,能提供的情报也十分有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下路禁止秀恩爱[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