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76章 第七十六章【捉虫】
    第二天, 凌晨一点。

    徐徒然准时坐在电脑前,点开了新安装好的游戏。

    相比起之前,她今天做了更加充分的准备——她背上挂了一个双肩包, 包里面装着所有的灵异道具,每件都被用双层的银色色纸完全包好;笔仙之笔被单独装在盒子里,独占一格。

    她口袋里装着治疗药,手腕上戴着手表, 此外还带了锋利的小匕首和空杯子, 为了方便镇压笔仙之笔, 她还特意揣了两册高数书。

    总的来说, 万事俱备。

    就等着进域刷作死值了。

    徐徒然充满信心地坐直了身体, 将“张白雪”的大名输入了黑色的游戏界面。

    下一秒, “游戏开始”的按钮出现。徐徒然正要去点,却见下方,又有几行红色的文字浮现:

    警告:

    下面还有一个勾选框, 框框边上写着:不勾就无法正式进入游戏。

    徐徒然:……

    行吧。

    看来昨天的鬼吼鬼叫,确实是吵到某些“东西”了。这不, 今天对策就跟上来了。

    徐徒然想了想, 依旧先在自己周围画了一圈国土,而后才点了下勾选框。

    游戏正式开始。待机界面如同碎掉的玻璃,一寸寸龟裂、掉落,露出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游戏画面。

    徐徒然瞬间屏住了呼吸。

    并不是因为惊吓——纯粹是被丑到了。

    只见画面的中央,正是一个秃顶的老头半身正面像——老者皮肤暗沉, 呈现一种夸张的松弛状态, 一双眼睛眯起, 看不到眼珠。

    老头的前方,是一个占据三分之一屏幕的文字框,框内一片空白,身后则像是某个山林的一角,可以看到大片绿油油的、掺杂着棕色的东西。

    ……徐徒然觉得那些应该是树。但她不太确定。因为这游戏的画风真的太丑了。线条都是歪曲着的,颜色也没有深浅浓淡之分,大片大片的高饱和度色块,看得人眼睛疼。

    她甚至无法确定站在画面中央的这个老头真的是人类。话说这应该是人吗?她这回要控制的,不会就是这个角色吧?

    徐徒然心中冒出了些许抗拒。她试着按了下键盘,老头没有移动,空着的文字框里却有黑色的文字逐个跳了出来:

    ……嗯。

    这个“我”,指代的应该就是玩家自己。这是个第一人称视角的游戏。不过这个“人没齐”,是什么意思?

    徐徒然皱了皱眉,往画面右上角看了眼。那里有一个独立的小框,框框内是他们同队三人的id——然而今天,这框的明显和昨天的略有不同。

    今天的小框内部被分割成了三列。他们小组成员的名字只占据了其中一列。另外两列,目前还是空着的。

    徐徒然略一思索,蓦地想起白天时耐克所提过的一件事——除了他们以外,还有其他人发布了直播预告,将在同一时间进行游戏直播。

    心头蓦地腾起些不妙的预感,徐徒然眉头拧得更紧了些。显然另外两人也都有了同样的猜测,飞越阿卡姆迟疑的声音在耳麦中响起:

    “该不会,这次的游戏,我们还要和其他人一起联机吧?”

    “有可能。”徐徒然认同地点头,“我这边的老头说人还没到齐……应该是要等其他的玩家都到了后再推进。”

    “别是还有对抗元素吧?”耐克成精感叹。

    徐徒然叹了口气:“希望没有。”

    她只是想进个域而已。如果这都要竞争上岗,那未免也太苍凉了。

    “话说这游戏的形式好像和之前的不一样?”她想了想,顺口问道。

    “嗯嗯,这次应该是‘avg’游戏。”耐克成精解释道,“就是文字冒险,大姨你知道这个吗?”

    文字冒险游戏,即已文字叙述为主的游戏,画面上展现的东西即玩家第一视角所见,玩家可以通过选择来推进剧情,影响故事走向,除此之外,能做的操作很少。

    起码目前来看,这个界面是比较接近文字冒险游戏的。在玩家说话时,使用的人称也是“我”。

    至于之后会不会有其他元素,这个就不好说了。

    徐徒然似懂非懂地点头,又试着操作了下。画面依然没有变化。

    而就三人交流的工夫,小框中另外两列,也陆续有新的名字出现。每列正好也是三个人——中间一列是“王浩然”、“蜂蜜戚风”、“正月初八”,最后一列是“有一只蛇”、“酱卤”以及“饿饿饭饭”。

    ……看上去依旧是网名居多。

    相比起来,“张白雪”这个名字何止格格不入。

    徐徒然为自己的特立独行叹了口气,想了想,又对着耳麦问道:“有你们认识的id吗?”

    “……没有,全都是陌生人。”耐克成精辨认了一下,道,“在我们之前,曾有两个能力者在这个任务上栽了跟头。他俩是一起进行游戏的,没有传播给其他员工。”

    换言之,目前论坛内部,涉及到这个任务的应该只有他们三人。至于其他人,多半是域主又从其他途径坑来的。

    徐徒然若有所思地点头。另一边,屏幕上的文字终于改变了。

    这段文字跳完,画面突然一变。远处的山林被崎岖的山路取代,画面中央的老头则转过了身,只露出一个佝偻的背影。

    画面还在一颠一颠的,仿佛他们真的在跟着这个老者往山路上走一般。

    走着走着,画面忽然一变。老头再次转过身来,身后的泥泞山路,分成了四条羊肠小道,分别延伸向不同的方向。

    徐徒然微微蹙眉,敲了下键盘。文字框里的对话又变。

    再下一秒,界面上跳出了新的文字内容,正是关于“选择”的规则。

    “每名玩家,共拥有七次主动选择机会。”徐徒然喃喃地念出屏幕上的,“确认选项,或在确认后改选,都将消耗主动选择机会。机会消耗完毕,玩家将只能通过掷骰来确定选项……”

    此外,每次选择都只有三十秒的时间。一旦超时未选,也会被塞进随机选项。

    界面右下角还新出现了一个公共聊天框,看来是给所有玩家们讨论用的。

    “听着像是生存游戏啊。选错了就会死的那种。”耐克成精在耳麦中感叹道,“大姨,你打算选哪条路?”

    界面的下方就是这次的四个选项。徐徒然还没来得及看。她想了想,只认真道:“你们注意别和我选一样的就行。”

    她是奔着进域去的,选的肯定都是作死的选项。不能将其他人也带到沟里去。

    其他两人都哭笑不得地应了。徐徒然这才认真阅读起四个选项:

    徐徒然:“……”

    她深深吸了口气,挪动鼠标,在每个选项上,都依次停了一会儿。

    ……然后,她就傻了。

    没有得到任何提示。

    不管将鼠标悬停在哪个选项上,她的脑子里都没有响起任何的提示音。作死值系统也好,危机预感系统也好,都没有任何反应。

    ……是卡机了吗?还是测不出来?

    徐徒然默了一下,索性直接对着耳麦道:“耐克同学,你的那个什么感应能力现在能用吗?能感觉得出这四个哪个比较危险吗?”

    “啊?大姨,您稍等啊。我正看着呢!”耐克成精认真说着,同样用鼠标在每个选项上悬停了一会儿,没过多久就给出答复,“都一样危险!”

    徐徒然:“……”

    所以为啥我测不出来?我的危险预感是下线了还是怎么找?

    徐徒然内心犯起嘀咕,看看时间已所剩无几,索性便随意挑了一个——她记得上轮游戏里,红皮鞋是个很不好的意象,便直接选了那个有红鞋小女孩所在的道路。

    在她选好之后,她也看到了其他选项的选择情况——目前一共九名玩家,只有六人做好了选择。选择了红鞋女孩所在小路的只有她一人,其余选择,基本都分布在“最右侧小路”和“左边第二条小路”。

    也就是有小房子和石像的山路。至于有池塘的那个,没有任何一个人选。

    公共讨论区内,也根本没有人说话。转眼三十秒过去,剩下三人被随机分配选项,其中两人和徐徒然同路,另一人则被独自分配到了有池塘的山径。

    所有人都选择完毕。皮肤松垮的向导吴老再次出现,笑眯眯地示意众人各自按照自己的选择前行,通过后在上方的小屋处汇合。

    于是画面再次颠簸起来。徐徒然看着视角不断往前推动,山径上,那个红衣红裙的女孩依旧在冲她诡异地微笑着,两人距离越来越近。

    ……应该,可以了!

    徐徒然心头一动,顺手摸了摸自己鼓囊的背包,内心的期待几乎喷涌而出。

    然而,就在她即将“走”到那女孩跟前时,那女孩忽然消失了。

    取而代之,是一大段文字内容:

    徐徒然:“……”

    这、这就完了?

    徐徒然愣了一下。然后呢?

    她茫然地又敲了几下键盘。作为主角的“我”却只是非常悠然地看着沿途风景,感慨一番后继续往前走去。

    很快就来到了约定好的会合地点。

    全须全尾,非常健康,连一点惊吓都没有受到。

    徐徒然:“……”

    她抿了抿唇,拍了拍耳机:“你们那边情况怎样?”

    等了会儿,没等到回应,默默又搬出那两条“声音必达”以及“音量加成”的规则,对着耳麦提高音量:“你们,还活着吗?!”

    耳机里面传来两人各自的惊呼声,旋即便听耐克成精庆幸的声音响起:“老天——大姨,幸好你在。刚才吓死我了!”

    徐徒然:“?”

    “我这条路刚才出事了!”耐克成精心有余悸,“我不是选了有房子的那边吗。结果到了房子前面,里面出来一个女人,邀请我们进去喝汤……”

    “触发了这段剧情后,我们几个进了屋的就得再做一次选择。是要跑还是要喝汤。我选择了跑。出门后就被篱笆墙给抓住了。整个人就像被藤蔓缠住一样,死命往某个方向拖……还好大姨你叫了我一声。”

    耐克成精啧啧出声,显是十分后怕。

    飞越阿卡姆那边也是类似的情况。他选的是有石像的那条路。沿着山径走到石像跟前,然后就见石像露出诡异的微笑,四肢着地对他展开追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楚国九公主楚倾歌〕〔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