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仙人只想躺着〕〔张大夫,你大胆一〕〔大唐之赵王传奇〕〔乡村作曲家〕〔终结者末日〕〔最强兵王混花都〕〔穿梭多元宇宙的死〕〔修仙:从心动大律〕〔破游戏不玩了〕〔都市奇门天师〕〔都市医道龙神〕〔偷偷养只小金乌〕〔夜的命名术〕〔重回1990〕〔重返1989〕〔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77章 第七十七章
    “……后来呢?”

    几个小时后, 徐徒然住处·餐厅内。

    她坐在餐桌前打呵欠,一面扯开面前蛋糕的外包装,一面对着耳机没精打采道:“后来那破游戏又推进了两轮,不过再没什么人出事。再然后——游戏就结束了。”

    除了他们这组是全员存活外, 其余两组都各自只余一个人。

    由此可见, 这种多组联机, 实际比一开始的组内联机要更残酷——组内联机, 只要有一人中招,其余人就能直接结束游戏,而这种多组模式中, 显然这条逃生规则并不成立。

    “听上去, 那个可憎物似乎是在有意扩大一次可猎取的数量。”耳机里传出杨不弃的声音,“不过为什么?”

    “关于这点。我和那俩小伙讨论过。”徐徒然拿起勺子, 舀了一大勺蛋糕怼进嘴里, 过了一会儿方道, “我们怀疑,可能是能力者的介入, 让它有些急了。”

    而且能力者在直播时会主动给直播间上锁, 这也干扰了它原本定好的传播链。多少是有些影响它“收成”的。

    “急也就算了——我在意的是,它都那么急了, 居然还有心思先把我挑出来。当我是什么, 香菜吗?”徐徒然不太高兴道,“我现在看到英子这名字就来气。”

    “冷静冷静。犯不着犯不着。”杨不弃安慰了两句,又问道, “那你们明天还有一次游戏?”

    “对, 老时间。”徐徒然点头, “话说你昨晚看直播了吗?看到我问那个饿饿饭饭的话了吗?”

    她指的是昨晚游戏快要结束的时候——当时已经又过了两轮选择。顶着“饿饿饭饭”那个id的玩家连着两次都故意没和徐徒然选同样选项, 为了避开她甚至改选了一次。人又一直没出事。这不由让徐徒然有些怀疑,所以故意在公共讨论区逗饿饿饭饭说话,试探起对方身份。

    “嗯,看到了。”杨不弃回应,“他没说谎。他是人。”

    “这样啊……”徐徒然抹了下嘴角,“那他骰运可真好。”

    最后几轮其他人都是跟着徐徒然选的,能触发的剧情只有“蹦蹦跳跳的英子”。相应的,所有的危险肯定全转移到了饿饿饭饭那里。而根据之前经验,在面对危机时,如果二选错误,或是骰出糟糕的点数,就会被当场拉进域里,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如此看来,那位饿饿饭饭能全身而退,也是一位神人。

    另外,徐徒然在昨晚游戏结束后的复盘中,还发现了两件令她有些在意的事。

    一个游戏的画面问题——不管是耐克成精还是飞越卡拉姆,似乎都觉得这次游戏的画面相当不错,“审美在线”,甚至觉得“向导吴老”这个角色的立绘挺好看。这让徐徒然十分摸不着头脑。

    第二,就是昨天的游戏中,他俩一直都是用正常音量说话的。

    这问题还是飞越阿卡姆提出来的,不过他当时奇怪的是,为什么徐徒然可以用大音量说话。徐徒然莫名其妙地反问了一句“你们难道不能”,而后才发现,他们似乎真不能。

    ……准确来说,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他们说,每当想提高音量的时候,就会本能地感到恐惧。”徐徒然若有所思,“我试着去问过笔仙之笔,它只说是因为情绪关联。我想了想,能做到这点的倾向,大概就只有——”

    “长夜,或者永昼。”杨不弃语气一顿,“我以前读到过相关论文。确实有说高阶永昼可以通过心理暗示,或是直接干涉潜意识的方式,来操控他人行为。”

    “有意思。这或许也能解释为啥我看到的画面比其他人烂了。”徐徒然点头,“我就说,什么流行元素,我一点儿都没看到……”

    这也让她对那可憎物排挤自己的原因有了更多猜测。

    可憎物无法拥有秩序倾向,也无法制定规则。它新增的“不可大声”的要求之所以能生效,是因为它通过心理暗示,将“大声”这个行为,与“恐惧”这个情绪关联到了一起。其他人想要大声说话,就会本能地感到恐惧,从而中断行为。

    然而徐徒然是不知道怕的。这种控制手段对她无效——这很可能就是对方不想要她进域的原因。

    ……啧,这么一分析,她反而更想去了。

    徐徒然暗叹口气,话题忽地一转:“对了,你不是说想和我谈蒲晗的事吗?他怎么样了?”

    “哦对。”杨不弃这才想起给徐徒然打电话的目的,忙清了清嗓,语气变得认真起来。

    简单来说就是——蒲晗险些翻车了。

    就在他们获得上官校长的手记后不久,蒲晗就在全知的升级空间内被人盯上,差点没了。不过出于谨慎,他这事没有告诉任何人,只趁着昨天杨不弃来给他治疗的时候,偷偷和他说了。

    “他故意弄伤了自己,好和我见面。”杨不弃低声道,“我们互换了一下手头的情报,都感觉不太乐观。”

    杨不弃所获得的手记,无法转述,无法复制。目前只有他和徐徒然二人知情。蒲晗原本也是看不到那些文字的,但菲菲能看到,某种意义来说,他和菲菲又是一体的,于是借菲菲的光,他也获得了知情权。

    “上官校长手记中的大部分内容都得到了证实。但这些信息该如何往外传达,这是一个问题。而且我们不确定现在有谁是可以信任的——虽说有四个倾向是安全的,但如果敌方存在混乱或者全知高阶的话,想要伪装身份不是难事。”

    杨不弃语气带上了几分凝重:“所以我和蒲晗决定先内部排查一下。”

    “排查?”徐徒然不由自主地坐直身体,“你们打算怎么做?”

    “蒲晗继续努力升级。而我打算好好查一下慈济院内部可憎物道具的使用情况。”杨不弃道,“那个匠临,不是打算利用大槐花吗?蒲晗觉得,它们中的其他人,或许也会做出同样举动。”

    而被压制住的可憎物,明显是不错的下手对象。

    因此他建议杨不弃从这方面下手,重点查具有“混乱”、“战争”、“永昼”、“全知”四个倾向的,还有据说曾在使用中遭受过重大“损坏”的。

    蒲晗的原话是,大部分道具连自我表达都做不到。旁人能看到的,只有一张损坏报告。而损坏背后的真相究竟是如何,谁说得清?

    更别提“它们”之中很可能存在混乱高阶。若是这样的话,想要蒙蔽他人简直轻而易举。

    “相比起来,道具借用的记录更靠谱些。”杨不弃道,“通过调查借用名单,或许能发现一些端倪。”

    “这样啊。”徐徒然光听描述就知道这应该是个挺费劲的活,不由停顿了几秒。

    “那……那你当心些啊。别让它们注意到你。小心引火上身。”徐徒然捏着勺子柄,无意识地戳了两下面前的蛋糕,“还有蒲晗那儿……”

    “对,我知道。蒲晗那儿也危险。”杨不弃认同道,“如果他顺利升到辰级,对那些东西而言肯定存在威胁。所以他那边我也会留心的。”

    ……不,我是想说你遇到事多和蒲晗商量。不要自己莽。

    徐徒然无奈地闭了闭眼,想想杨不弃素来靠谱,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只有和他又交换了一些情报,便挂断了电话。

    余下的时间,她又带着笔仙之笔,跑到外面找保安打听起关于那个“灰发女性”的情报——这是她从淘宝店接的那个单人任务。既然接了,总是要努力一下的。

    只可惜,问没问到什么有价值的。倒是笔仙之笔,在徐徒然的威逼利诱下,勉强读出对方有“永昼”的倾向。而能让笔仙之笔阅读得那么吃力,是个辉级及以上没跑了。

    徐徒然将这部分情报整理起来做了初步提交,又休息了一阵,醒来正好快凌晨一点。

    第三轮游戏,开始。

    这一轮游戏,她依旧和耐克成精等俩小伙搭档——虽然他们实际已经玩到第四轮,但因为通关的前两局游戏都是横版游戏,算同一种游戏形式,所以他们目前通关的游戏形式实际还没到三种,得继续玩下去。

    假设这一轮的游戏是个新形式,那么他们通关后,就能彻底摆脱这游戏。

    这对耐克成精和飞越阿卡姆来说,当然是个好消息;但对徐徒然而言,绝对不算。

    事实上,她在游戏载入的时候还怀揣着些许希望,指望这一轮依旧是个横版或是avg,这样她还能多几次尝试机会;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在看到游戏画面的那一刻,徐徒然差点没动手殴打键盘。

    这次的游戏画面,它升级了。

    它是个3d的。

    3d画面,第一视角,镜头可以通过鼠标旋转。徐徒然试着控制镜头往下看,能看到“自己”的身体和粗糙的双手。再往周围看,能看到自己旁边还站着四个“人”,外形一模一样,皮肤粗糙、造型敷衍、五官僵硬、动作还一卡一卡的。

    背景也很潦草。处处透着“没钱”的气息。徐徒然大致观察了下,确认“自己”现在应该是站在某栋建筑物的大堂内,灯光昏暗,墙面污浊。不远处有一个前台,还有向上的楼梯。

    她控制着角色在当前的场景里移动起来,发现这个游戏似乎比之前的有意思——自己可以和场景内的许多东西交互,可以将看到的大部分物品拿起、放下、搬动……她甚至还能控制角色坐在旁边沙发上。

    而每当她做出一个动作,公共聊天区内便会出现相应的文字描述。比如现在徐徒然坐在沙发上,聊天区内便出现描述:

    “这次的游戏可以。”徐徒然觉得这有点新鲜,“感觉比之前的好玩些。”

    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丑。

    “是吧?”耐克成精听大姨都夸了,当即也不再掩饰对这游戏的惊艳,“我刚就想说了,这游戏虽然来历不健康,但做得真的可以,这人物建模太精致了。而且这个人物造型,感觉像是在致敬《xx》里的那个角色……”

    “确实。”飞越阿卡姆附和,“而且画面也不错,这个场景像是应该是仿了那部著名恐怖片……它们用的什么引擎啊?这渲染得真的可以。”

    徐徒然:“……”

    我只是觉得能坐沙发很有趣而已。你们这都说的什么?

    虽然知道自己和他们看到的不是同一种画面,但这差距也太离谱了。

    徐徒然暗自“啧”了一声,一看右上角的玩家名单,发现今天联机的,依旧是昨天那些人。

    他们组三人,加一个王浩然、一个饿饿饭饭。

    看来这破游戏暂时还没发展出其他受害人。

    王浩然一进入游戏就跟徐徒然打招呼,在公共聊天框里刷“张大神好”——看来这家伙目前恢复得不错。至于“饿饿饭饭”,则依旧一言不发。

    在徐徒然的视角里,所有的玩家都是一个造型,连那张经费不足的脸都一样。她也懒得去区分谁是谁,自顾自地在沙发前起来又坐下,依旧觉得很有趣。

    就在此时,大堂一角的楼梯上,又一个身影出现。

    一个穿着西装的干瘦男人走到他们跟前,面前弹出一个对话框:

    西装男一边说话一边做着夸张的手势,做完后转身往楼上走去。徐徒然摁在键盘跟在他后面,屏幕上出现新的游戏说明内容。

    一,在这个西装男离开酒店后,冒险正式开始。安全活到“天亮”的玩家,即视为通关。

    二,在冒险过程中,玩家中将有人随机获得“灵视地图”。灵视地图可显示当前恶灵所在位置。玩家可自行决定是否要将看到的内容分享给他人。每人持有“灵视地图”的时间仅为三分钟,时限一到,地图将换人持有。

    三,冒险正式开始后,玩家必须分散行动。当两名或以上玩家处在同一个空间时,后至的玩家将被强行转移进其他人的无人空间。

    “噫。3d恐怖游戏,还不能抱团。有点过分了。”耐克成精的声音从耳麦里传出,“还好我们有三个人,拿到灵视地图的概率大,还可以将那个王浩然给拉过来。”

    最大的变数就是那个饿饿饭饭。他始终都是一副不搭理人的样子。

    徐徒然正在专心体验3d爬楼梯,闻言只淡淡嗯了一声。说话间,西装男已经领着他们走到了二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十分红处〕〔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冬天请与我恋爱〕〔银河坠落〕〔被将军掳走之后〕〔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不死夜帝〕〔宋襄严厉寒全文免〕〔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重生:回到老婆女〕〔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穿成末世女炮灰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