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660号生物学家〕〔美漫:我养妖把紫〕〔大佬穿成真千金,〕〔我是守界人〕〔一切从泰坦尼克号〕〔玩弄于股掌〕〔我在末世有座城〕〔人在神雕,开局获〕〔异世灵武帝尊〕〔创世血瞳〕〔国术传人逃荒后,〕〔女配在修仙文里搞〕〔玄学大佬带着答案〕〔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我为玉帝代管天庭〕〔福星五岁半带着系〕〔逍遥小渔夫〕〔罪迹之破谎者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78章 第七十八章【捉虫】
    晕眩。吵闹。摇晃的触手。变幻的光影。

    然后倏然间, 所有的一切都归于漫长的黑暗与沉寂。

    不知过了多久,徐徒然缓缓睁开双眼。

    触目是陌生的天花板,装饰着夸张的灯盏。似是察觉到她的苏醒, 那吊灯猛地亮了起来, 绽放出晃眼的五彩光芒, 灯盏本身还像颗迪斯科球一样, 不停旋转。

    徐徒然猝不及防, 被晃得眼睛发花, 忙侧头对比,同时抬手遮挡住刺目的光线, 视线无意中落在自己的手背上,不觉一愣。

    只见她手背上皮肤略显松弛,像是生了不少细纹的样子。

    徐徒然微微瞪大眼,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四下张望一番, 注意到屋子的一角有面落地镜,忙走了过去。

    那镜子似是很久没用了,覆着一层灰。徐徒然抬手抹了抹, 借着身后旋转的彩灯,终于看清了自己此刻的相貌。

    “……哇哦。”她盯着镜子看了片刻,微微咋舌,“这次的体验卡倒是蛮新鲜的。”

    只见镜子里的形象, 是她,但又不是她——容貌与体型确实是与徐徒然本人相似的,但看着要苍老了不少, 一头花白头发, 瞧着乱蓬蓬的。

    衣服也不是徐徒然本来的那套。而是一组很厚重的银色衣服, 面料古怪,有种类似金属的冷硬感。

    ……简单来说,就像是穿了加厚的铁皮。

    比起外形的变化,显然这种奇怪的衣服让徐徒然更不适一些。与此同时,她注意到了另一件有点糟糕的事——她随身带着的那个背包不见了。

    戴在手腕上手表、揣在口袋里的匕首与药瓶,同样不知所踪。倒是小指上的尾戒还在。

    嗯……现在这局面似乎有些麻烦。

    不要急不要急,一件一件解决——

    徐徒然呼出口气,转身离开镜子前,继续观察起当前所在的空间。

    这是一间大约二十平左右的房间,天花板很矮,拉着厚重的红色窗帘,除了一张单人床外,屋内还布置着一个很旧的皮沙发、一张堆满杂物的台子。墙壁上悬挂着奇奇怪怪的小物件,看上去像是装饰。

    注意到墙上贴着一张纸,徐徒然凑过去,细细看了眼。只见上面似是一张价目表,一个商品对应一个价格。不过列出的商品条目颇为不凡,尽是些“钢铁心脏”、“机械手臂”、“全新未拆封大脑”之类的东西,看得徐徒然一脸莫名其妙。

    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现在的身体,确认没装上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后,方松了口气。

    她将那张纸条转过来,只见背面画着一只巨大的畸形蠕虫——那虫子身上缠满电线与机械部件,一只眼睛像是电灯似地在发光,嘴部则挂着一块电脑屏幕。瞧着说不出的怪异。虫子下方,是一行大字:

    徐徒然:……

    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但你们这儿的人,对神的外表还真不挑哦。

    徐徒然将整张纸又细读一遍,又把它贴了回去,顺便那只蠕虫的样子记在了心里——她直觉觉得这个什么“创神”多半就是域主,先记下特征总是没错的。

    纸张的旁边,另有两个开关。徐徒然按下其中一个,正在旋转的彩灯终于消停下来,灯光也转化为稳定的白光,这让徐徒然的眼睛好受不少;她又摁下另一个开关,一旁墙壁朝旁边打开,露出里面的衣柜。

    衣柜里的衣服不多,下方有个篮子,装着一些饰品。徐徒然挑拣一番,勉强挑出一套黄色的宽松运动服,换上后又翻出一根头绳,将乱蓬蓬的灰色头发扎成了利落的马尾,对着镜子遥遥看了一眼,满意地点点头。

    可以,看着顺眼多了。清爽!

    徐徒然捋起袖子,又在房间的各处检查了一番,在桌上找到一个皮夹子,里面有一张证件。正面写着“张白雪 72岁 退休人士”,背面则是一张表,表上列着“hp”、“智力”、“战力”、“速度”等等条目,或许是因为她被设定成老人的关系,她的所有数值都不是很高,基本都只有20左右的样子。

    徐徒然不是很理解,但大概知道这东西与自己息息相关,便暂时收了起来。再翻一翻桌上,找到一张告居民书和一张“公寓租户登记表”。

    “告居民书”,看落款是来自公寓管理处,大概内容就是说,这公寓附近最近有怪物出现,怪物的特征是利爪和蓝色的眼睛,时常在夜间出没,会残杀看到的居民。希望广大居民能彼此转告,注意安全。

    而通过那张“公寓租户登记表”,徐徒然则大致搞清了自己目前的身份。

    简单来说,她现在是一个独居的退休老人,同时也是这公寓的租客。前两天刚刚搬进“新生城次城区”,为的是向创神寻求新生……

    不是,等等,这个域是怎么回事?还带送人物设定的?

    徐徒然挑了挑眉。她大概明白为什么现在的自己会是老人身体了——她是以“张白雪”的身份进行游戏的,而在另外两人的认知中,自己给出的身份就是一个七十二岁的老阿婆。

    这个域多半就是以此为依托,创建了她当前的身份。至于是无心促成,还是有意识地想通过这种方式削弱她,这个徐徒然就不确定了。

    她个人更倾向第二种可能。而无论是哪种,现在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找到更多情报,确认当前情况。还有就是找回那些失散的道具……

    徐徒然抿抿唇,继续在屋内各处检查起来。房间其实不大,但她现在这个身体,有些弯不下腰,这就让她有点头疼。

    她废了好大劲,终于在床底下找到了杨不弃给她的手表,又在旁边的卫生间里找到了一团银色色纸。里面包裹着一个狐狸摆件——永昼倾向,灯级。据说能影响持有者的情绪,不过徐徒然至今没什么感觉,平时纯用来给“扑朔迷离”凑人头的。

    按手表显示的时间来看。此时距离她在上个游戏中“跳楼”,不过才过了五分钟而已。

    除此之外,别的东西一样都没找到。这让徐徒然有些闹心。她一路摸到了窗台边上,听到外面传来些许声响,心中一动,忙扯了下面前的窗帘。

    没想到这东西还挺沉,一扯扯不动。徐徒然深吸口气,用上两只手,用力往旁边一扯——

    “哗啦”一声,厚重的窗帘被拉开一般,刺目的灯光从窗外透入。徐徒然条件反射地闭了闭眼,等适应后再定睛看去,整个人不由又是一怔。

    只见外面,是一大片炫目的彩色灯光。

    或橙或粉的霓虹灯,远远的铺连成一片。更有巨大的全息投影在空中闪烁,变幻着令人迷醉的色彩。

    那投影看上去像是某种符文,是徐徒然没见过的图案。她本能地从那东西上面移开视线,朝其他方向望去,眼神更是诧异。

    她的下方是街道,道路两旁同样挂满了霓虹灯牌。路上有行人来来去去,有些是装着机械义肢的人类——起码看着像是人类;还有一些,却是各种奇形怪状的机器人。

    视线朝远处延伸,可以看到远方的广场上正立着一尊巨大的雕像。依旧是那只单眼闪光、嘴上长电脑的超大蠕虫。

    或许是因为拉开了窗帘,徐徒然能听到的声音也更为清晰。她侧过脑袋,听到有模糊的声音遥遥传过来:

    “创神爱世人——”

    “舍去污浊的躯体,拥抱真正的灵魂——”

    “新生之城,予你新生——”

    徐徒然:“……”

    嗯。虽然依旧搞不太清状况,但这次的这个域主,手笔似乎还挺大的。

    这已经不是单单建了个“域”这么简单了。从目前的情况看,它甚至还搞了个独立世界观。

    “将‘域’装点成异世界,好哄骗进‘域’的人类去信仰它吗……”

    徐徒然暗自思索着,再次拉上了窗帘。

    所谓的“新生”又是指什么?

    徐徒然想起房间内贴着的那张人造器官价目表,又想起方才所见的装着义肢的人类,眉头拧得更紧了些。

    恰在此时,她耳朵一动,又捕捉到一个异样的声响。

    哐啷一声,似是重物坠地的声音,同样是从公寓外面传来——声音有点闷闷的,伴随着一声压抑的喊叫。

    那声音转瞬即逝。徐徒然微微一怔,辨认出那声音并非从当前窗口传来的之后,立刻转向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另一侧的墙面上,有一扇小小的气窗。徐徒然之前找道具时曾爬上去看过,窗外是一条非常狭窄的小巷,看上去像是用来堆垃圾的。

    她来到卫生间里时,正好听到第二声异响响起——这次的声音卡拉卡拉的,像是某种东西正被用力撕扯。徐徒然这下确定了,声音就是从气窗里传进来的。

    她立刻搬来小凳子,再次爬了上去,推开气窗往下看,呼吸微微一滞。

    ——正见下方的垃圾巷内,一个人正仰面躺在垃圾堆里,双眼圆睁,无神地望了过来。

    ……不,不该说“望”。那人显然已经没有生机了。

    四肢直直地瘫着。脖子以下被开膛剖腹,露出线路纠缠的机械脏器。

    徐徒然所在的楼层不高,她本人也还没到老花眼的地步。借着巷子外投来的灯光,她能清楚地看到,那些脏器中,有部分已经严重破损,往外流出黑色的液体。

    一个黑色的影子正蹲在那人边上,伸手去扯他的脏器。因为角度原因,徐徒然没法看清他的正脸,只能看到他隆起的背脊——只见这家伙背部微拱、双肩极宽、脖子前倾,手臂细长且畸形,看着就是大写的怪。

    他伸手攥住死者的机械内脏,露出长到过分的尖锐指甲。徐徒然若有所思地眨眨眼,悄悄将脑袋往里收了收,垂下眼眸,开始圈定自己的国土。

    ……不管怎样,先给自己圈个安全地段总是没错的。而她现在的“绝对王权”是灯级,应该能把整个卫生间都圈进来……

    等等。

    不对劲!

    正准备意念发动技能的徐徒然蓦地瞪大眼睛。

    她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几乎就在她将要圈定国土的同时,她忽然感到很难过。

    没来由的难过。巨大且莫名的悲伤像是海啸般猛扑过来,心脏都难过到开始作痛——泪水都不受控制地蔓出来,糊住了双眼。

    ……淦!

    徐徒然莫名其妙,下意识地停止了技能,伸手扶住窗框,用力喘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才终于平复下来。

    她伸手抹了抹糊在眼前的泪水,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不对,再次抬头往外看去,正对上一双幽蓝的眼。

    果然。垃圾巷中的那人已经听到了她刚才闹出的动静,正抬头朝上看。

    露出一张不管怎么看,都很不人类的脸。

    ——过分突出的吻部,野兽般的利齿。茂盛且脏乱的毛发。

    徐徒然不由眉心微动,对视片刻后,她试探地抬手,冲对方挥了挥:“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入主军需处,战忽〕〔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