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北雄〕〔胤祚今天气死康熙〕〔霸武〕〔饲蛟〕〔高天之上〕〔年代文男主的亲妹〕〔虽然是1级菜鸡,但〕〔冤种玩家的人生模〕〔时空穿梭到1984〕〔第九农学基地〕〔玉花女神〕〔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昆仑一黍〕〔当真酒成为漫画人〕〔乔乔有个大神男友〕〔洪荒:我带领混沌〕〔神魂武尊〕〔最长一梦〕〔诸葛重生,熬死司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新生之城。

    如果是不知情的人贸然进入, 搞不好真会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异世界。

    这里人口众多,且大部分居民,看上去都活生生的, 足以以假乱真;这里建设完善, 自有一套社会秩序, 还有看似尽心尽责的治安部门与医疗机构。

    它甚至还能给人以希望——一种向上的、看似触手可得的希望。

    当然,这仅是对“人类”而言。尤其是对徐徒然这种原装的人类而言。

    这也是食月一与徐徒然照面, 就立刻找上门来的理由——徐徒然才刚来不久,身上的人类气息还很明显,他一下就闻出来了。他还以为这是个误入域中的人类,特意过来提醒一番,没想反而被人给救了。

    而此刻, 那个不久前还在眼泪汪汪揍人的大姨,正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面容冷静又严肃。

    “嗯……你之前说, 这里域里分好几个区域。关于这点,能再详细地说说吗?”

    “啊?哦……哦。”

    食月实际还在琢磨徐徒然之前委托的找道具的事,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倒不是他故意走神,而是徐徒然说的那些, 着实有些太难消化了。

    能烧人的手电筒、能寄生人的药片……随便哪件拎出来都足够有杀伤力了。真的有人能带着这一堆东西出门吗?真不怕被克到半身不遂??

    而且那个能砍人的泰迪熊……怎么听着那么耳熟?没记错的话他以前好像往店里提交过一个类似的?

    问题是,他提交的那个可是灯级的啊。

    食月的目光忍不住往徐徒然的手边瞟了瞟。那里放着一个银色的包裹——徐徒然在坐定后,就用银色色纸将那个狐狸摆件包了起来, 免得它捣乱。尽管如此,食月先前还是瞥到些许。

    那个东西……应该也是灯级的。这阿婆其他的道具,不会也都这个水平吧?

    食月一时有点傻眼。被徐徒然又催了两下方反应过来, 头顶蹭地竖起一双尖耳朵, 略显不安地动来动去。

    “哦哦, 对,区域……嗯。新生城,一共有三个区域……”

    *

    “边缘区”、“次城区”和“主城区”。这就是新生城的三个分区。

    “这三个区又分别被称为‘灰英区’、‘彩英区’和‘白英区’。其中灰英的生活条件最差 ,彩英……也就是我们所在的次城区,算中等。白英区据说最优渥。当然,我个人认为这只是域主设置的骗局。”

    食月支棱着毛耳朵坐在地板上,一边说一边拿尖指甲在地上划拉:“啊对了,大姨,你知道‘赛博朋克’吗?这个域的构造其实和那个有点像的。”

    徐徒然:“……”

    大姨不懂。但大姨不说。大姨只轻轻点头,试图跟上对方的思路。

    “然后呢?”她问道,“这种划分的意义在哪里?促使人类搬家?”

    “对啊。这样人们就会想往更好的地方搬啊。”食月理所当然道,“边缘区我没去过,但听说那里特别艰难。假如一个普通人,被拖进了这个域里,而且直接落入了那个地方。为了生存,他大概率会试图进入其他区域……”

    而这三个区域之间是不互通的。想要实现跨区,只能依靠身份卡。

    身份卡就是徐徒然之前在桌上找到的那一张证件,正面是姓名年龄和身份,背面是各项数值。据食月所说,在缺钱的时候,这些数值同时也可以充当这个世界中用以交易的“货币”,用来购买他人的商品或服务。

    “如果某个数值被扣完,或是整体数值低到某个水平,就会被要求迁入灰英区。”食月道,“而相应的,如果数值提高到某个程度,就能拥有进入白英区的资格。”

    “这数值还能提高?”徐徒然想起自己卡上那点可怜的数值,来了兴致,“该怎么做?”

    食月深深看了她一眼,压低了声音:

    “更换。”

    “把身上属于人类的部件换掉,换成机械装置。数值自然而然就高了。”

    徐徒然:“……”

    那还是算了。

    不过这样一说,她算是大概搞清楚这个域主的算盘了。

    一方面以生存危机去逼迫,另一方面又以传教去哄骗——按照那个什么创神的说法,属于人类的血肉,都是劣质的、易损的。想要“进化”成更高级的存在,就必须割舍这些。

    而等到误入的人类,真正心甘情愿将这些都割舍下来了,域主想要的祭品也到手了。

    “对,我这段时间观察下来,差不多就是这样。”食月认同地点头,“而且他们那个置换身体的手术,只能在入教后做。等于在献祭的同时,还将人类发展成了信徒。”

    可以说是一物两吃了。

    什么赛博朋克,全是假象。这个世界的本质,就是一个巨大的杀猪盘。

    “等下。可在域里的这个,不是我们真正的身体吧?”徐徒然想了想,忽然觉得不对,“如果在域中换上了机械身体……那么,现实中的他们呢?”

    食月沉默地看了她一眼,搔了搔耳朵,没有说话。

    而徐徒然也很快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个多余的问题。

    死亡,或是变成怪物。不太可能还有别的结果了。

    “不过说实话,这个域真是挺怪的。我以前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从来没见有哪一个域,里面居然有那么多能唬人的‘假人’,像到连分都分不出来。”

    食月顿了顿,叹了口气:“进来之后的感觉也不太对。形象和现实大为出入不说,而且能力也……诶,对了。大姨你那个能力,使用起来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有啊,人家超想哭的。

    徐徒然在心底默默回了句,面上只叹了口气:“是会有些不舒服,你呢?”

    食月明显怔了下,甚至还歪了歪头:“只是……不舒服?”

    似是意识到了什么,徐徒然眸子轻轻转了一下,故意道:“还有些技能,用不出来。”

    她边说边观察着对方的神情,试着开口:“你也有这样的情况吗?”

    食月再次沉默了一会儿,尖尖的兽耳转来转去,似是在纠结什么。过了一会儿,才听他下定决心般道:“被动技能都能正常使用。”

    也就是说——主动技能无法使用。

    徐徒然恍然大悟,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念头几转,一下联想到了之前玩游戏的时候。

    第二轮游戏开始,和她搭档的两个小伙就不再大声说话了。理由是被下了心理暗示,会因为这个举动而感到恐惧。

    食月的主动技能被限制,会是因为相同的原因吗?

    如果是的话,那她倒是明白,为什么现在自己一用能力就想哭了——她不知道害怕。恐惧这种情绪对她无法形成牵制。所以域主很可能改用其它情绪来限制她使用能力,比如悲伤……

    淦,好欠。

    徐徒然内心暗骂一句,面上依旧维持着大姨的稳重。她又向对方打听了些域中的情况,最终将目光移到了放在墙角的冰坨子保安身上。

    正好食月的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便主动起身,自告奋勇要将这家伙处理掉。

    “我知道一个垃圾场。丢在那里很安全。”他一副非常熟练的语气,“等等我连着楼下那个一起搬走。大姨你放心,绝对不会让人怀疑你头上。”

    徐徒然心不在焉地点着头,忽又想起一事,忙朝食月挥挥手,让他将扛着的冰坨子放下来。同时动了下手指,解除了对方身上的部分冰封。

    然后熟练地抹了下眼睛,热泪盈眶地朝着那保安的身上摸了过去。

    到处掏摸几下。摸出了一把蓝色的小圆金属片和一张身份卡。徐徒然拿着金属片问食月,确认这是这个世界的基础货币,当即很大方地分了他一半,却被食月推了回来。

    “给我没用。这儿的人没人肯卖我东西。”他指了指自己的脸,露出一丝苦笑,旋将硬币推了回去,“没事。我也不需要。大姨你自己留着吧。”

    徐徒然也不推辞,直接全收下了。又拿起那张身份卡看了看——那卡片和她自己那张构造相同,数据却要漂亮很多。基本每项数值都要比“张白雪”高出十来点。

    看得徐徒然那叫一个羡慕。

    只可惜,这卡里的数值无法转移。因为不是本人的卡,也没法直接花用。等于是张废卡。

    尽管如此,徐徒然还是很认真地将这张卡收了起来。那边食月已经驾轻就熟地找了绳索将保安捆好,再次扛到了肩上。

    “行,那我先走了。之后会再来找你商量。”食月道,“另外,你之前说还有另一个能力者进来了对吧?我会留心的。”

    徐徒然点头。她指的是最先与耐克成精和飞越阿卡姆组队的人。他应该也进来有几天了。

    再加上先前的文字冒险游戏中,被拖入域中的四人。光是她知道的,加起来就有五个。

    刚巧这五人的网络id她都记得,就全写给了食月。食月拿到名单,重重啧了一声。

    “可惜了,只有名字。那挺棘手。”他对徐徒然直言不讳,“在我之前进来的玩家,其实名字我也都记了。但找了一个多月了,一点头绪都没有,只能说尽力吧。”

    说完,扛着冰坨子就走了。

    徐徒然目送着他进了电梯,立刻蹒跚着将走廊里清扫了一遍,而后退回房间,方解除了覆在摄像头上的冰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蝴蝶与鲸鱼〕〔被将军掳走之后〕〔团宠小锦鲤三岁半〕〔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银河坠落〕〔七零之漂亮小裁缝〕〔恋综的作精对照组〕〔穿进赛博游戏后干〕〔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十分红处〕〔于春日热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