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660号生物学家〕〔美漫:我养妖把紫〕〔大佬穿成真千金,〕〔我是守界人〕〔一切从泰坦尼克号〕〔玩弄于股掌〕〔我在末世有座城〕〔人在神雕,开局获〕〔异世灵武帝尊〕〔创世血瞳〕〔国术传人逃荒后,〕〔女配在修仙文里搞〕〔玄学大佬带着答案〕〔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我为玉帝代管天庭〕〔福星五岁半带着系〕〔逍遥小渔夫〕〔罪迹之破谎者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80章 第八十章
    一顿简餐的工夫, 路上行人已经多了不少。

    穿着黑色礼服的老者略显不耐地推开面前推销游泳健身的机器人,抬头再往前看去,却见方才还在人群中穿梭的徐徒然, 一晃就不见了踪影。

    他内心暗骂一声, 又往前走了几步,抬高帽檐四下搜索,终于再次捕捉到那抹穿着亮橙色运动服的身影——只见她步履匆匆, 正拐进一旁的小巷。

    老者忙举着拐杖追了过去, 在走到小巷口时,面上却显出几分迟疑。

    这小巷狭窄幽深,充斥着潮湿的气息。地上不知为何, 有大片的水迹, 还散发着寒气。朝里一眼望去, 空无一人。

    但看这结构, 里面应也没什么可以躲人的地方……

    老者眼中浮出怀疑,却还是试探地往里面走了几步,手中持着拐杖, 一派戒备。

    忽听“啪”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滴进了领子里。激起一片凉意。

    他不解地伸手摸了摸脖子, 后知后觉地抬头, 终于和头顶的人对上了视线。

    只见一个头发花白, 穿着亮眼运动服的老阿姨,正蹲在他头顶一块突出的外置设备上, 一手捂着嘴,眼泪正啪嗒啪嗒往下掉。

    老者:……

    老实说, 乍一眼看到, 还挺吓人的其实。

    他瞟了眼对方的口袋, 默了一下,握着拐杖的手微微用力,面上却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请你冷静,不要害怕。我不是什么坏人……”

    那老阿姨维持着蹲在外置设备上姿势,捂着嘴的手逐渐松开。她抬手擦了下眼睛,嘴里咕哝了一句什么。

    她抽抽噎噎的,声音有些含糊。因此老者反应了一会儿才终于搞清,她说的是,“听你鬼扯”。

    他神情顿时一变,用力握紧手中拐杖,瞳孔微微扩张,显出猫眼一般的形状,忽见上方的大姨手指轻轻一动——

    周边的环境瞬间起了微妙的变化,令他本能地瑟缩了一下。眼睛一闭一睁,瞳仁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因为身体的束缚,他一时无法确定那变化的具体所在,只下意识往后退去,想要与这家伙拉开距离。没想刚退几步,脚下忽然一滑。

    !!!

    他震惊地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脚下的冰面,待要稳住身体,已然来不及,整个人都重重往后摔去,哐地倒在地上。

    “……唔,痛……”老者徒劳地挣扎了一下,艰难瞪大了眼睛,又见对方手指一动,一层冰霜宛如活物般顺着地面蔓延开,将他衣服牢牢粘在了地上。

    一动都动不了了。

    老头泄气地闭了闭眼,再次往前看去,正见那老阿姨一面摸着眼泪,一面缓缓站起身来。

    他终于明白,那老太婆是怎么爬上那么高的外置设备的了——

    只见对方直起身体,直接一脚踏出。随着她的动作,冰霜堆成的楼梯自发自动地凝结成形,将她一路送到地面。

    然后在转息之间,又尽数融化,化为扑啦啦的雪水,覆满地面。

    那些带着寒气的水痕,正是因此而来。

    ……这是,天灾属性?

    失策了。还以为是个普通能力者……话说回来,为什么她也能在这里动用能力?

    老者不动声色地想着,心中掠过几丝懊悔,很快又掩下了眼底的震惊。

    “朋友,你反应过度了。”他很好地控制住表情,试图和对方讲道理,“我真的不是坏人。”

    “少来。”徐徒然哭得肝肠寸断,说得毫不客气,“不是坏人你一路从餐厅跟我到现在?”

    而且早在餐厅时,她就感受到了危机预感的提示——不过当时人太多,她搞不清具体来源。离开餐厅后又等了一阵,直到这家伙追出来,才真正确定情况。

    不仅如此,这家伙引起的危机预感警报还特别响。起码远比昨天她面对那个小保安时响得来劲。要说这家伙没点身份,徐徒然是肯定不信的。

    为了诱捕这家伙,她可以说是下了大血本。先是以“绝对王权”圈定小巷为国土,又用规则增加了“七号冰”的强度并控制个人情绪起伏,顺便隔绝外部视线。之后又用七号冰堆叠楼梯,躲到上方,严阵以待……

    虽然尽力控制了情绪变化,但使用技能带来的副作用依然很明显。徐徒然哭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索性便不说了,直接蹲下身,在老者的身上掏摸起来。

    没摸几下,顺利掏出了一张身份卡。徐徒然瞟了眼上面的名字,却是瞬间一怔。

    “饿饿……饭饭?”

    *

    饿饿饭饭。

    徐徒然对这id有印象。

    多组联机游戏时遇到的新玩家。往好的方面说,是个坚持自我,不屑合作的孤高野马,往坏的方面说……

    嗯,其实徐徒然曾经怀疑过他不是人。

    而现在,嘶,怎么说呢……看着倒真像是个人,就是和她想象得差得有点远……

    她看看身份卡,又看看瘫在地上的老头,不太相信地又确认一遍:“饿饿饭饭?”

    那老头“嗯”了一声,没好气地抬眸:“有事?”

    徐徒然泪眼朦胧地瞥她一眼,指了指自己:“自我介绍一下,张白雪。我们游戏里见过的。”

    老头:“……”

    他唇边的八字胡都翘了起来,不过很快,目光就转为了然:

    “这不是你的本来面目吧。张白雪也是假名?”

    徐徒然靠着墙壁,尽可能平静地反问:“你呢?这是你的真实样子吗?”

    “当然不是。”老者轻哼一声,看似对自己外形还挺不满的,“我是自荐要去体检游戏的。找的那人本来不想带我,说不能坑小姑娘。我只好骗他说我是老头。”

    还是身患绝症的那种。

    因为身患绝症,所以想要给自己挑一个合心意的死法。而作为一个热爱游戏的老年人,他自愿加入这场以生命为豪赌的游戏,想要为自己的人生画上一个轰轰烈烈的句点。

    ——这是他用来说服那人的说辞。为了增加说服力,还动用了一些能力。好不容易,总算是哄得对方将安装包转给了自己一份,让自己也拥有了游戏资格。

    徐徒然听得叹为观止,伸手一抹泪水:“他还真信了啊。”

    老者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四平八稳地躺在地上:“他要不信,我至于变成这副德性吗?”

    徐徒然:“……”

    如此看来,自己会被设定成老阿姨还真不是被故意针对……说起来,食月也曾说过,他在这儿的外表和现实出入很大。

    难道和她之前猜的一样,就是依据他人心中的印象来构建形象?这也太不友好了。

    徐徒然暗叹口气,好不容易控制住汹涌的泪水,不出意外地感到自己又有些犯困了。她再次打量起躺在地上的饿饿饭饭,吸了吸鼻子,懒懒开口:

    “也就是说,你是故意想进这个域的?你哪个组织的?目的是什么?”

    “不懂你说什么。”饿饿饭饭语气冷静,“我只是好奇,想看看那游戏有什么花头而已。”

    徐徒然:“那你刚才追我干什么?”

    饿饿饭饭:“看你有眼缘,不行吗?”

    徐徒然冷笑一声,将对方的身份卡揣进口袋:

    “行,那你就继续在这儿躺着吧。这东西归我了。”

    饿饿饭饭:“……”

    “诶,你等等!你等——”见徐徒然当真开始往外走去,他脸色微变,蓦地提高音量,“行了我说实话!我是独立能力者!没有组织!因为想调查这次事件,所以进来,可以了吗?”

    徐徒然掩着嘴打了个呵欠,又转了回来:“还有呢。刚才追我的原因?”

    饿饿饭饭:“……”

    “我……我感应到你口袋里有可憎物,怀疑你也是能力者,所以才跟过来。”老头翘着八字胡,说得煞有介事。

    然而——“谎言。”

    徐徒然面无表情地盯着他,毫不客气道:“别装。我知道你对我不怀好意。”

    她的危机预感曾经因为他而响过。这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老头:“……”

    真够了……这家伙是有野兽倾向吗?怎么这么难应付。

    他闭了闭眼,无奈道:“行吧。我承认。我刚才其实是想抢……拿走你口袋里的东西。我觉得它说不定会有用。”

    这倒说得过去。

    徐徒然微微抿唇,勉强算是接纳了这个说法。

    她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将他的那张身份卡又拿出来,塞回对方口袋:“好了,还你。给你个忠告,这上面的点数少动,也别去充。”

    她直觉觉得和这家伙合不太来,转身就想离开。没走几步,又被那老头叫住:

    “等一下,你不会就想把我一个人放在这儿吧?”

    ……?

    徐徒然转身,微微挑眉:“你身上那些冰已经化了。难不成还要我扶你吗?”

    老者:“……”

    “问题是我腰闪了啊!腰!腰!”他忍无可忍地叫起来,“你好歹得负点责吧?”

    ……啊?

    徐徒然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往巷子外面看了看——因为之前已经“下令”阻隔视线,所以此时外面行人来来往往,根本就没注意到里面的动静。

    “……”徐徒然的良心挣扎了一下。主要是她现在实在太困了,又着实信不过这家伙,不想和他多接触。

    她想了想,道,“我离开后,路人肯定会注意到你。你可以让他们……”

    “你拉倒吧。那些意识体能靠谱就怪……”老头嫌弃地咕哝着,正准备离开的徐徒然停下脚步。

    顿了几秒,她又转了回来。站在老头边上,居高临下俯视着他。

    她花白的发丝垂下些许,随风微微飘荡着,眼神冷静而锐利。

    “你刚才说,‘意识体’,是什么意思?”她轻声问道。

    老头:“……”

    *

    意识体。

    简单来说,就是从人的潜意识中提取出的形象,经过加工后便投放到这个世界的个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称之为“模拟人格”。

    半小时后,次城区全自动诊所的某间病房内。被打了速愈针的老者生无可恋地瘫在病床上,一面玩着投影小游戏,一面给旁边的徐徒然懒洋洋地科普。

    徐徒然趁着他方才就医的工夫,好好打了个盹。这会儿精神还不错,思维也还跟得上。

    她警觉地与他保持着距离,坐在房间最角落。思索片刻,隐隐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也就是说,这个世界内的居民,实际是有四种群体构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入主军需处,战忽〕〔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