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北雄〕〔胤祚今天气死康熙〕〔霸武〕〔饲蛟〕〔高天之上〕〔年代文男主的亲妹〕〔虽然是1级菜鸡,但〕〔冤种玩家的人生模〕〔时空穿梭到1984〕〔第九农学基地〕〔玉花女神〕〔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昆仑一黍〕〔当真酒成为漫画人〕〔乔乔有个大神男友〕〔洪荒:我带领混沌〕〔神魂武尊〕〔最长一梦〕〔诸葛重生,熬死司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81章 第八十一章【捉虫】
    等到饿饿饭饭休息到可以离开医院时, 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虽然相较于现实中的腰伤来说,这个恢复时间绝对称得上快,但在这个世界里, 饿饿饭饭算是“住院”比较久的了——因为他现在是血肉之躯,年纪还挺大, 所以机器人在打速愈针时,就稍微控制了一下用量。

    在治疗时还没忘各种洗脑“你这身体真的不行”、“这么老的身体是该换了”、“现在入教即送义肢一个位置随挑”、“更换内脏额外再送一百点数可随意分配”……

    治疗结束后的休养期内也时时过来推销,烦得当事人游戏都打不下去了, 一恢复过来立刻办理手续往外走。

    徐徒然是以他朋友的身份跟进来的, 在饿饿饭饭休养的这段时间内, 不仅抓紧时间打听情报, 还独自外出, 将整栋医院都逛了一遍。甚至临走时,还饶有兴致地向机器人打探, 那个“更换内脏就送点数”的广告是怎么回事。

    “‘一百点随意分配’, 是说想加哪儿就加哪儿吗?”徐徒然一面往外走, 一面对旁边随行的机器人道,“可身份卡上似乎没有相应功能……这个操作该如何实现呢?”

    “很简单。您可以在术后加点时, 将意愿转达给负责加点工作人员。他们会按照您的意愿来进行分配。”机器人热情道。

    徐徒然:“那假如我加完之后改主意了呢?比如说我原本想全加速度,后来又想改成速度和hp平分……”

    机器人:“那您可以在下一次更换器官时,委托加点的工作人员帮您进行修正。”

    也就是说, 能改。但是不会无偿帮改。

    徐徒然了然地点头。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出电梯,只见大堂另一侧的通道内, 一个装着义肢的男人正摇摇晃晃地走出来,走到前台, 递出自己的身份卡。

    那男人的衣服都还没有穿好, 下摆凌乱, 露出腹部的一大块铁皮。

    徐徒然他们路过前台时,正好听到那男人小声开口:“怎么就加五点啊……上次明明给了五十点……”

    坐在前台后面的服务机器人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肠道和心脏的价格,是不一样的。”

    “……”徐徒然心中一动,转过脸去,正见那服务机器人拿出一个扫码机一般的机器,对准男人递出的卡片。

    那扫码机光看外形,和之前早餐店里的似乎差不多。

    徐徒然眸光微转,视线又落在那男人的身上。那人显然已对自己进行了大范围的改造,虽然仍维持着人类的五官,但肩背和手臂的比例明显失常。

    她还想多观察一会儿,只可惜他们很快就走到了大门前。随行的机器人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将他们送到了外面,医院大门啪地关上,从外面再看不到大堂内的任何东西。

    徐徒然暗自叹了口气,瞟了一眼旁边的老头。后者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几步。

    徐徒然:“……你干嘛?”

    “防备你。”饿饿饭饭直言不讳,“免得你为了混进医院,再把我当街打残。”

    徐徒然:“……”

    她下意识想要反驳,心说自己哪有这么凶残。然而转念一想……

    诶,这法子似乎也不是不行。

    似是看出她的想法,那老头又默不作声地往旁边挪了挪。徐徒然好笑地看他一眼:“放心吧。不会动你的。”

    饿饿饭饭松了口气:“那好……”

    “不急这一时。”徐徒然将后半句话说完,自顾自地观察起四周——医院位于市中心的位置,她当时是和这老头一起坐医疗车来的,对这边还很不熟悉。

    当然,医疗车的钱也是老头出的就是了。

    她打量一番周围,顿了两秒,又转向饿饿饭饭:“刚才前台那人……是人类?”

    “现在不是。”老头无所谓道,“至于以前是不是,不好说。”

    但不管怎样,从他自愿割舍身上的血肉起,他就已经被污染了。若只是舍去了四肢还好,若是连内脏都舍去,那是真的再也救不回来了。

    果然……徐徒然有些无奈地闭了闭眼,指了指右边方向:“我自己去溜达了,你自重吧。下次和人打架当心老腰……啊,对了。”

    她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细长的东西,丢给了饿饿饭饭。

    后者一脸茫然地接过,定睛一看,发现是一条能量棒。

    “刚在医院零食机里买的,一个硬币出两根。我吃不掉,送你了。”徐徒然说着,活动了一下肩颈,旋身准备离开。没走几步,又被那老头叫住。

    她挑眉回头,只见那家伙还在观察手里的能量棒,顿了一会儿,方抬起眼眸。

    “我不白受人人情。作为回报,给你提个醒吧。”

    他左右一望,朝着徐徒然靠近了些许。

    “这里是域主控制力度较强的区域。它会将我们投放到这里,肯定有它的理由。”

    他咳了一声,手中拐杖轻轻往地上一顿:“言尽于此。你自己琢磨吧。”

    说完,将那根零食帮揣进礼服口袋里,转身径自走了。拐杖敲在地面上,发出笃笃笃的声响。

    徐徒然:“……”

    默了片刻,她内心再次叹了口气。

    “早知道多买几根了。反正也不贵……”她暗自咕哝着,旋身沿着另一个方向离开。

    *

    从医院往外走一条街,就是徐徒然昨晚所见到的那个广场。

    这片区域的建筑很多,又没那么密集。徐徒然作为一个七旬老太,纵使尽可能地加快速度,走马观花,一天能观察到的东西也是有限。

    更别提她的住处本身还比较偏。等到她终于回到公寓时,已经接近晚上八点。

    公寓内安安静静。没有其他租户的动静。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徐徒然拖着步子走到自己房间前,刚准备钥匙开门,动作忽然一顿。

    ——她临出门前,曾经往门缝内夹了一根头发。

    然而现在,那头发不见了。

    徐徒然微皱起眉,略一思索,仍旧选择转动钥匙开门,推门而入的同时,又特意看了眼门后。

    门后的门把手上,有她出门前绘制的符文。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她精力有限的关系,绘出的符文质量也不太如前,此刻那图案已经相当黯淡了。

    徐徒然默不作声地侧身进屋,却没有关门。危机预感开始在脑海中吵闹,她尽可能轻地脱下鞋子,赤着脚往房间内走去。

    她没有急着使用“绝对王权”。她现在哪怕在自己屋里登个基都忍不住要哭,动静太大。

    她只是安安静静地进屋,然后站定在了房子中间,顺手拆掉了口袋内,包在狐狸摆件外面的银色色纸——“扑朔迷离”的覆盖目标,瞬间喜加一。

    又等几秒,忽听上方柜子里传来古怪的声响。徐徒然倏然转头,柜门从内打开,一只苍白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在空中徒劳地抓挠两下后,忽地往下一垂——

    连带着藏在柜子里的人都跟着一起翻出来,敦实的一大团,重重摔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声响。

    嘶……反应这么大?

    徐徒然皱了皱眉,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伸手摸向旁边的架子,想要随便抓点作为武器,忽感肩上一沉。

    她顿了下,缓缓侧头,只见一只手正从她身后伸出,搭在她的肩膀上。

    再往后看,是一个直挺挺的男人——起码外形看着像个男人。

    身后的衣柜门不知何时打开了。他就站在衣柜里面,肤色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神情似笑非笑,眼神迷惘迷离。

    徐徒然:“……”

    她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突然按住对方搭在她肩上的手,猛然后退,直将对方整个人都从衣柜中扯出来,然后抽出口袋里的狐狸摆件,对准对方脑门就是一下。

    那狐狸摆件是被她倒握在手里的,敲上去的恰好是底座部分,哐的一声,又响又亮。

    男人挨了一下,却没立刻倒地。他神情迷茫地看着徐徒然,按在她肩上的手反而收得更紧了些。

    徐徒然啧了一声,猛一抬手,片片冰晶倏然落下,精准地飘入男人眼中。

    惊人的凉意传来,男人低叫一声,捂住眼睛,徐徒然顺势一脚踹上,迅速推开几步,再一转头,只见原先从柜子中滚出的那人,已经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正一边摇着脑袋,一边迈着秧歌步朝她走来。

    迈步的同时,右手五指张开,卡拉拉的机械声响起,肌肉片片翻起,露出藏在里面的尖锐刀片。

    徐徒然:“……”

    行吧,看来还是有些麻烦。

    她无奈闭了闭眼,伸手一抹脸上的泪水,转瞬之间,就将房间范围,再次划为国土。

    旋即沉声开口,一边说话,一边快步朝着那人迎面而去——

    “我宣布,在这个区域内,混乱的被动效果将被大幅增强!”

    话语落下的瞬间,狐狸摆件再次出手,这次徐徒然特意控制了角度,底座的尖角正好撞上对方的太阳穴。

    被“扑朔迷离”严重影响的男人浑浑噩噩,挨了一下后直接倒地。徐徒然立刻拿出口袋里的银色色纸,直接塞进了对方的掌心——纸片与皮肤相接,发出滋滋的声响,男人痛得发出一声惨叫,才刚出声,就被徐徒然抓起旁边的拖鞋,一下卡进嘴里。

    男人:“……”是人吗你!

    眼见跟前这个不动弹了,徐徒然立刻旋身,拎着狐狸摆件又将身后的一个给收拾掉——同样因为扑朔迷离的强化效果,这位明显已经连自己在哪儿都不知道了,一个劲地往墙壁上撞。徐徒然快步上前,梆的一下,同样是一次砸翻。

    “……真累。”望着眼前倒地的男人,她闭眼长舒口气,旋即看了看手中的狐狸摆件。

    “以前没发现,这玩意儿还挺好使。”

    狐狸摆件:“……”

    “不过,还是有点不太对啊。”徐徒然默了两秒,又若有所思地垂下了手。

    明明已经收拾掉两个了。脑内的危机预感却还在吵闹。

    她原地思索片刻,抬眸扫了一眼所在空间,再次开口,缓缓出声:“我宣布,从此刻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进出这个房间。”

    技能再次发动,强烈的悲伤如潮水般涌进胸腔。徐徒然深深了口气,不知不觉间已泪流满面。

    旋即,她走到门边,轻轻关上了正门。然后一步一步地再次返回了房间中央。

    弯下腰,轻轻撩起垂下的床单,正对上一双迷惘混乱的眼。

    徐徒然偏了偏头,苍白的脸上爬满泪痕,嘴角却缓缓勾出了一个笑容。

    *

    又两小时后。

    城市很喧闹,小巷很安静。一抹矫健的影子窜入公寓旁边的垃圾巷,抬头看了看,发现徐徒然家气窗正亮着,便径自钻入了公寓后门。

    电梯再次停在了徐徒然所在的楼层。这回食月要警觉很多,离开电梯前先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没听到埋伏的动静,却听到了一阵阵明显的哭声。

    他心里咯噔一下,立刻从电梯的角落里跳了出去。才刚到走廊,便看到徐徒然抱着膝盖坐在自家房门前,抽抽噎噎地抹眼泪。

    食月愣了一下,快步走了过去,刚要伸出手去,忽又似意识到什么,忙收起自己过分尖利的指甲,“呃”了几声,有些无措地在徐徒然面前蹲下。

    “大姨。”他一面和徐徒然说话,一面还警惕地望着四周,不住抽动着鼻子,“怎么了吗?你家今天来人了?”

    “……嗯。”徐徒然情绪已经稳定很多了,就是胸口有些闷闷得疼。她深吸口气,朝房间内一指:“今天回来,发现有人,在房间里,埋伏。”

    “哦哦,好的,大姨您别急,慢慢说——然后呢?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徐徒然摇了摇头,又指指身后,捂着胸口艰难道:“……还在里面。你帮忙开下门……我站不起来……”

    “诶诶,好。”食月忙不迭地应着,接过徐徒然递过来的钥匙,开门将人扶进了屋里——徐徒然似乎是有些伤着了,腿脚不太利索。

    只见房间内比他昨天过来时要乱了许多,沙发都翻倒在地上,挂在墙上的装饰散落一地。

    而房间的中间,正躺着两人。食月小心翼翼凑过去看了眼,确认他们已经毫不动弹,方彻底放下心来,扶起沙发,搀着徐徒然过去坐下来。

    “两个能量体……大姨你这战斗力可以啊。”食月啧啧称奇,见徐徒然脸上又怔怔落下两行泪水,又赶紧闭了嘴,同时暗自猜测了一下徐徒然的能力倾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蝴蝶与鲸鱼〕〔被将军掳走之后〕〔团宠小锦鲤三岁半〕〔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银河坠落〕〔七零之漂亮小裁缝〕〔恋综的作精对照组〕〔穿进赛博游戏后干〕〔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十分红处〕〔于春日热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