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660号生物学家〕〔美漫:我养妖把紫〕〔大佬穿成真千金,〕〔我是守界人〕〔一切从泰坦尼克号〕〔玩弄于股掌〕〔我在末世有座城〕〔人在神雕,开局获〕〔异世灵武帝尊〕〔创世血瞳〕〔国术传人逃荒后,〕〔女配在修仙文里搞〕〔玄学大佬带着答案〕〔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我为玉帝代管天庭〕〔福星五岁半带着系〕〔逍遥小渔夫〕〔罪迹之破谎者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82章 第八十二章
    狐狸摆件, 永昼,灯级。据说在未被封印的状态下,可以通过意识链接, 操控他人情绪与心理状态,导致自残或伤人。

    即使是在被封印后,它依然可以潜移默化地影响人的情绪,依旧具有一定的危险度。但因为同期都太过凶残……外加好用,以至于它在徐徒然这儿的存在感一直不是很高。

    也因此, 徐徒然难得会像这样仔细地打量它。

    狐狸摆件一动不动,仿佛一个死物。

    徐徒然盯着它看了片刻, 淡淡开口:“我知道你有意识,也能听见我说话。接下去我会问你问题,是的话你就转一下眼睛, 不是的话, 你就转两下。”

    “听懂了吗?听懂了就转转眼。”

    狐狸摆件:“……”

    徐徒然:“别装死,我知道你会转眼睛。”

    它依旧一动不动, 稳得像块石头。

    “行吧。”徐徒然默了两秒,将它拿了起来, 在手上翻来覆去地看, “这样吧,你的身上, 一共有八道封印符文……”

    少来,我不会相信你解封的鬼话的。

    狐狸摆件沉默地想到, 某个傻笔就是前车之鉴。

    下一秒, 就见徐徒然啪地一下将它又放了下来:“你可以选择继续装死。我管我问就是。你糊弄一个问题, 我就往你身上多加一道。反正你身上空位置还有很多。”

    狐狸摆件:“……”淦。

    “再或者, 我可以带你出去。明天我打算去医院看腿, 一起呗。”徐徒然悠然道,“那个医院同样是教会的活动地点,有人在那里更换内脏,说明那边肯定有用来祭祀的法阵……”

    “干脆明天我顺路过去看看,顺便问问他们能不能把你也放祭品位上。正好域主是永昼,你也是。我觉得你俩肯定很有共同语言。”

    狐狸摆件:“…………”

    “想清楚了吗?”徐徒然两手撑在桌子上,“我从一数到三。一——”

    才刚起个头,就见那狐狸的眼珠子疯狂转动起来,骨碌碌的,仿佛下一秒就要掉下来。

    徐徒然:“……”

    我只是让你稍微转转示意一下,你这么激动干啥。而且为啥左右眼转的方向还不一样?

    蛮好一张秀气的狐狸脸,瞬间睿智得无法直视。

    她无声地抚了下额角,清了清嗓子,问道:“你一直都在这桌子上吗?”

    狐狸摆件冷静下来,默然片刻,转了一下眼珠。

    徐徒然:“但方才有一会儿,我没有看到你。”

    狐狸摆件:“……”

    徐徒然指的是先前能量体诈尸时,她伸手去摸狐狸摆件,却摸了个空的事——之后她往桌上扫了几眼,始终没有看到狐狸摆件的影子,直到过了一会儿,才在某个角落看到了它。

    这事其实让徐徒然挺在意的。

    首先,虽然她现在年纪大了,但她确信自己的视力和记忆都没有问题。不存在看错看漏的可能性。那个时候,桌上就是不存在摆件的。

    其次,就是那狐狸摆件的位置问题。徐徒然现在是把它当成小榔头使的,专用来敲人。摆放时肯定会放在方便拿取的位置,不可能放到那么犄角旮旯的地方。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狐狸崽是自己过去的。那么问题来了,它是怎么做到转瞬之间,悄无声息地给自己挪位的?

    隐身吗?还是瞬移?

    徐徒然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面前的狐狸摆件。说起来,她之前也有发现,这狐狸摆件相较于其它灵异道具来说,似乎总要更光洁漂亮些——尤其是在每次群架之后。最为凶猛的持刀泰迪熊都不知道扯破了多少次肚子,这狐狸崽却总是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

    徐徒然一开始只以为是它壳子硬,又有自动修复功能——这在灵异道具之中似乎挺常见。泰迪熊的肚子就是它自己缝的,笔仙之笔偶尔炸了笔头,也是自己慢慢长好的。

    然而现在看来,这事似乎没这么简单。

    徐徒然一手摆在桌面,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击着桌面。她现在发现,自己很像朱棠看的宫斗小说里的那什么大猪蹄子皇帝,平时身边围一群莺莺燕燕吵闹得很,等这些莺莺燕燕散了,嘿,忽然就注意到了某个不争不抢的咸鱼小妃子。

    ……只可惜现在小妃子似乎不是很想配合。在徐徒然问起它隐匿与挪动的真相后,又开始装死。

    徐徒然:“……”

    “我再强调一点。”她想了想,补充道,“我这人,喜欢物尽其用。如果你有对我有益的功能,那很好。如果没有,那为了达到目的,我只能试图开发你别的功能。”

    比如献给域主当祭品。

    “……”狐狸摆件顿了片刻,终于不情不愿地又开始转动眼睛。

    它回应的,是徐徒然关于“你隐身了吗”的提问。眼睛转了一下,又转了两下,说不清是“是”还是“不是”。

    “……”徐徒然难得有些怀念笔仙之笔了。好歹它有问必答,还不能撒谎。说话还说得清清楚楚。

    重点是,还非常好糊弄。

    她一时也没法辨别这狐狸崽是不知如何回答,还是在故意混淆视听。但起码从它表现来看,它应该是有办法让自己暂时看不见它的。

    徐徒然琢磨了一下,一咬牙,勉强打起精神,在自己的国土内又增加了一条“非人存在不可回答假话”的规则。之后红着眼眶,就着这个话题,多问了几句,心里渐渐有了些底。

    因为再次使用“绝对王权”,她的精神差不多已经接近极限。强撑着在纸上做了些记录,终于彻底熬不住,差点扑倒在桌上。

    她深吸几口气,艰难爬了起来。在即将撤去规则前,忍不住又问了一句:“所以你到底是怎么移动到那个角落位置的?”

    狐狸摆件:“……”

    这个问题可没法用转眼珠来回答。它原地顿了两秒,无奈地做出示范——只见它猛地往后一倒,然后借着身后粗大尾巴的弧度,默默朝旁边滚动、滚动……

    徐徒然:“……”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也是够不容易的。

    *

    结束了与狐狸摆件的友好沟通,徐徒然终于得以休息,躺在床上陷入了沉睡。

    另一头,大约凌晨一点多的时候,食月再次来到了徐徒然的窗下。

    他是来处理徐徒然卫生间内剩余的能量体尸体的,之前也和徐徒然打过招呼。毕竟那些东西堆在屋子里总是个隐患,还是尽早扔掉的好。

    他知道老阿姨这会儿肯定已经睡了,很贴心地没有走门,自己顺着气窗就翻进来了。在扛着尸体从卫生间出来时却还是不小心惊动了徐徒然。

    只见老大姨睡眼惺忪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盯着扛着尸体的食月,过了会儿,紧绷的气息终于松懈下来。

    “狼人先生啊。”她含糊道,“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没事没事,顺手顺手。”食月忙不迭道,“我很快的,你继续睡,不用管我。”

    “……嗯。”徐徒然迷迷糊糊地应了声,“对了,狼人先生,问你个事。”

    食月:“?”

    “你知道这附近哪有比较小的店铺吗?”徐徒然抬手比划,“大概就和这房间差不多大?最好能再小一点,只有一半大那种最完美。位置越偏越好。”

    食月:“……”

    “应、应该有吧。”他不太确定地说着,飞快回忆了一下,给徐徒然报了这条街道上的三个铺面。

    徐徒然含混地“哦”了一声,又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食月愣在原地,不解地动了动耳朵,扛着两具尸体,飞快地开门出去了。

    而到了第二天,他隐隐约约地,好像明白张大姨为什么要那么问了。

    那大约是在上午□□点的时候。他裹着大衣,偷偷摸摸地从一条小巷里走过,边上还围着几只流浪狗,正好路过其中一家铺面。

    只见那铺子里这会儿店门大开着,进进出出的却不是顾客,而是穿着制服的维安人员。

    维安人员,相当于这个域中的警察。本质都是能量体。他们在小店周围拉起了警戒线,神情俱是一脸严肃。

    食月一脸懵逼地在暗处观察了片刻,又偷偷摸摸地叫来一只流浪狗问了两句,思索一会儿,转身翻上屋顶,朝着徐徒然的住处一路奔去。

    白天他不敢大大方方用电梯,依旧是顺着气窗爬进去的。才进厕所就听见房间里传来嘤嘤嘤的哭声,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正见徐徒然坐在沙发上抹眼泪。

    他咳了一声,有些尴尬地向徐徒然打了声招呼,进去找了块空地坐下,试探地说起之前的见闻,话说一半,视线落在徐徒然旁边桌子上,话语忽然顿住。

    只见那桌子上,正放着两张摊开的银色色纸。纸张中间,放着一个狐狸摆件,以及一个扫码机。

    ……准确来说,是个像扫码机一样的机器。能修改点数的那种。

    食月微微张了张嘴,指指那机器,又指指徐徒然,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个,什么,大姨,那机子……”

    “嗯,我顺回来的。”徐徒然顺手抛下团纸巾。

    她这两天哭得太多,眼睛都肿了。

    食月:“……从哪儿?”

    “你说的那家店里啊。”徐徒然道,“我今天特意起了个大早,你说的那三家店,我每家都过去看了圈。比来比去,就那家最适合下手,就找了个机会,把这东西给偷回来了。”

    食月:“……”

    “所以,只是偷走了,对吧。”他看上去像是松了口气,“原来是丢的是这东西啊。难怪那些维安人员反应这么大,那阵仗跟凶杀一样……”

    “离开时发现他们店里有个能量体店员,顺手给一道做掉了。”徐徒然慢慢地将后半句说完。

    ……所以这还真是凶杀。

    食月生硬地止住了话头,抬起后脚搔了搔脖子。

    他其实还挺好奇这个大姨究竟是如何分辨能量体和意识体的。他在这方面就很苦手,除非对方主动对他发起攻击或是不慎泄出气息,否则他很难识别。

    “算是吧。”徐徒然此时很累,对此不太想多谈。

    毕竟想要获得这样一个机器,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尤其那狐狸崽的能力还帮不上什么忙——它确实能够制造出短暂的隐身效果,但想要隐藏徐徒然这么大一个人,在被封印的状态下根本不可能。

    徐徒然只能自食其力。先是在一定距离之外冻住摄像头,再靠近店铺并圈出国土。连着下了“除非我主动搭话,否则无人可关注到我存在”以及“进店者均视为店员。店员可随意进入前台”两条规则后,顺利在所有人眼皮底下潜进了前台,拿走了那个扫码机。

    离开时正好看到那个能量体扮演的店员。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冰锥将人捅了。只可惜当时时间紧急,她来不及顺走对方的身份卡。只能赶在其他人发现前,迅速离开。

    利用“绝对王权”制定规则,本就需要消耗体力为代价。她现在身体又不好,这么一番折腾下来,能有力气返回住处就不错了,暂时也没精力再搞事,就一直休息到现在。

    食月:“……”

    “难怪呢,我过来的时候还听到有小狗说看到有人一边哭一边上楼……”他一时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顿了一会儿,才道,“可是大姨,你拿这东西没用啊。”

    他之前试过了,这东西上设置有识别码,不符合要求根本用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入主军需处,战忽〕〔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