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在神雕,开局获〕〔异世灵武帝尊〕〔创世血瞳〕〔国术传人逃荒后,〕〔女配在修仙文里搞〕〔玄学大佬带着答案〕〔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我为玉帝代管天庭〕〔福星五岁半带着系〕〔逍遥小渔夫〕〔罪迹之破谎者〕〔旁支嫡女〕〔武侠:开局斩杀谢〕〔从青云开始穿越诸〕〔24小时拯救世界〕〔重生从中奖开始〕〔武侠世界的客栈模〕〔一切从泰坦尼克号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87章 第八十七章
    又过数分钟后。

    无灯的病房内, 静得可怕。唯有食月用脑门一下下撞着房门的咚咚声,在房间内回荡。

    徐徒然躺在病床上,不为所动, 睡得安稳。其余两人却是完全安稳不下来。娇娇爸爸时不时看看自制的计时设备,又看看紧闭的房门, 朝着老王招了招手:“咱们是不是该把她弄醒了?”

    “……再等等?”老王不确定道,“不是说要先验证结果……”

    “可现在不是还什么都没发生——”娇娇爸爸话说一半, 老王忽似意识到了什么,蓦地转头看向门板。

    “门外的气息变了。”老王神情一凝, 脸色忽然白了几分,“外面,有别的东西出现了……”

    “一些, 很厉害的东西。”

    他话音刚落, 娇娇爸爸也察觉了不对。危机感本能地涌上, 后面覆上了一层凉意。

    “别急, 先观望一下。”他强自镇定下来, 对老王道, “说不定这就是大姨说的转机呢。”

    说完,就见他拿出一副头盔般的护目眼镜戴上, 将门边是食月拉开, 交由老王按着。自己则小心翼翼地将房门打开一条门缝, 朝外面看去。

    这护目镜是他从垃圾堆里捡回来以后改造的, 缺点是相当笨重, 戴上后基本别想好好走路了。好处是能夜视, 不管多暗的光线, 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就比如现在。

    老王站在旁边, 眼睁睁地看着娇娇爸爸对着门缝皱眉、歪头、张嘴。片刻后, 又听娇娇爸爸难以置信的声音响起:

    “我去。”

    “绝了。”

    “牛批啊——”

    老王耐不住了,叫了他一下:“到底什么情况?”

    娇娇爸爸回过头来,犹自一脸诧异:“我跟你讲,外面现在,可热闹了。”

    老王:“?”

    因为徐徒然提前定下的隔音规则,他们也听不见屋外的动静。娇娇爸爸只能比比划划地给他描述:

    “外面都已经开打了,满地都是小眼睛,和那些伴生物的断手混在一下,你咬我我咬你的,可凶了。”

    “还有大鱼,那——么大的大翅膀鱼,正在和那个个子超大的伴生物对刚。”

    “头发丝,飘得到处都是!挂在那些多手怪身上,圣诞树似的!”

    “还有拿着刀的男人,挺着肚子的女人……不过他俩好像打不太动。”

    “还有一个黑色的影子,瘦长瘦长的……”

    娇娇爸爸说到这儿,忍不住又凑过去往门外看了眼。

    跟着就听他“噫”了一声。

    老王都忍不住探了下头:“那影子怎么了?”

    娇娇爸爸深深看他一眼,抬起了厚重的护目镜:“你喝过疙瘩汤吗?”

    老王想了想,茫然点头。

    娇娇爸爸指了指门外,一脸的不忍直视:“那影子怪物,现在就被撕得跟那疙瘩汤里的面片似的。诶呀,太残暴了。”

    说完拉下护目镜,继续凑到门边看。

    老王:“……”

    他脑补了一下那个场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想想又拍了下娇娇爸爸:“诶,那我们更该叫醒大姨了啊。”

    这是徐徒然在入睡前就和他们约定好的。如果在她入睡后,梦境提取顺利,那就会有不属于伴生物的第三方势力出现。若是如此,就叫醒她,他们可以在第三方势力的掩护下离开。

    ……当然,他们也没料到这个传说中的“第三方势力”会这么猛。

    还这么多元化。

    她到底是梦到了个啥啊。

    老王压下心头翻飞的思绪,快速走到床边,将徐徒然摇醒。后者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起身缓了片刻,听到老王转述门外的情况,微微瞪大了眼睛。

    “真的起效了?”她眼神微亮,立刻跑到了门边。接过娇娇爸爸递过来的护目镜,透过镜片往外看了看。

    “一、二、三……奇怪,好像还少了两个。不会已经被干掉了吧。”徐徒然喃喃自语着,很快又直起身子,将护目镜递还给了娇娇爸爸。

    娇娇爸爸将护目镜收好,转而掏出两把小□□:“我们是不是该准备突围了。”

    徐徒然点头刚想应下,念头一转,又抬起了手:“等等,先别急。”

    她又转头往外看了下,思忖几秒,反手关上了门。

    “反正……招一堆是招,招两堆也是招。”她说着,抬眸看向另外两人,“你们,介意临时做个噩梦吗?”

    两人对视一眼,老王谨慎开口:“哪种噩梦?”

    “有怪物的噩梦。”徐徒然想也不想道,顿了顿,又笑了下。

    “当然,如果和那种高阶可憎物有关的,更好。”

    老王&娇娇爸爸:“……”

    *

    门外。

    不知第几次用力甩开扑到身上的黑色人影,高个伴生物几乎按捺不住想要骂些什么的冲动了。

    真就见鬼了,这都叫什么事??!

    域里随时会多出意识体,这它理解,不奇怪。意识体也不全是人类,也会有猫猫狗狗,这也正常。

    但突然一下子多出那么多怪物,一个两个的还都往它身边凑,这就太奇怪了吧!

    不仅奇怪……还很烦!

    突兀的破空声从后方传来,它下意识地生出无数只手去抵抗,跟着只觉一阵剧痛,被切断的手掌接二连三地掉在地上。

    它恼恨地抬头,正对上无数只正在眨动的小眼睛——那是由黑色的胶质物凝结成巨大的螳螂形象,浑身缀满眼珠,举起的巨大镰刀上,还沾着大片的血液。

    高个伴生物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啸,本能地往后退了几步,警觉地往周围扫了一圈。大量的断手涌到它的周围,呈现出保护的姿态。

    是真的麻烦——这些怪物意识体数量众多也就罢了,偏偏还颇为棘手。其中有两个,都已经明显表现出了辉级的实力,而且还都有混乱倾向……

    而对永昼而言,最麻烦的就是混乱倾向了。无法催眠、无法控制、无法引导情绪。永远都像只疯狗一般——

    它正琢磨着呢,冷不防一只手忽然从身后窜出,重重拍打在它的脸上。

    高个伴生物嗷了一声,惊怒交加地转头:“大桥,你干什么!”

    大桥是这个伴生物平时代管的片区名——它们没有名字,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加以区分。它比较特殊,因为是同组里最高最强的,所以是项目的总负责人,也就是项目组长。

    然而此时此刻,项目组长的怒吼毫无作用。莫名其妙扇了它一耳光的同伴仿佛没听到它的话,眼神浑浊地继续往它脸上挥巴掌。高个伴生物忍无可忍地反扇了它一掌,它这才一下子清醒过来。

    “?组长?”它茫然地说着,左右扫了一圈,“奇怪,我刚才看到的不是你……”

    高个伴生物:“……”

    所以说,它最讨厌混乱倾向了。

    这都搞得什么事。

    身后又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那只巨大的胶质螳螂,则再次一步一步地朝它走来。高个伴生物不耐烦地舒展了一下浑身上下的手臂,无意中往螳螂的身后一望,整个怪顿时一怔。

    ——因为方才突如其来的战斗,它被迫从徐徒然躲藏的病房前退开,一路退到了走廊尽头。而这会儿,越过那螳螂的镰刀,它恰好能看见那病房的门再次悄悄打开,徐徒然一行人正勾肩搭背、偷偷摸摸地往外走……

    要遭。

    它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要遭要遭要遭。

    不能让她逃不能让她逃不能逃——

    它混沌的大脑飞快转动,猛地朝着面前的螳螂冲了过去,同时周围的散装断手齐齐扬起,呼应着它的动作,也接二连三地朝着那胶质螳螂扑了上去。

    断手在螳螂身上扑了一层又一层,猛扯着它的翅膀和关节。高个伴生物趁机越了过去,顺手将堵在跟前的人形黑影撕成两截,再要往前,却见黑色的丝线绵延如波涛,一只巨大的鳐鱼摇着翅膀,拦在了它的身前。

    令人不喜的气息扑面而来,同时扑来的还有大片的黑色丝线。它猛地停下动作,朝着身后的同伴一扬手:

    “我拦着这家伙,你去追那些能力者。”

    它冷冷开口,眼神中透出几分凛然:“大桥,交给你了。绝对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这里。”

    被称为大桥的伴生物毅然决然地应了一声,就地散成无数断手,潮水般朝另一个方向涌去。

    ……过了片刻,所有的断手又潮水般地原路爬了回来。

    高个伴生物:“……?”

    ???

    “那什么,组长啊,我想了想。”大桥的断手们重又聚合,堆出它的身体,面上露出尴尬的笑容,“要不我在这里拖着它们,你去追能力者吧。”

    正在努力和鳐鱼角力的高个伴生物:“……哈?”

    “那个女的,她那个黑色的冰,很烫很痛的。”大桥一本正经地给它看自己还泛着焦黑的手,“我不想和她打。”

    高个伴生物:“……”

    你傻的吗??

    你不敢打你早说啊。我都被缠死了你现在和我说换岗有什么用啊?

    组长原地啃自己一口的心都有了。不想下一秒,转机忽然出现——

    冥冥中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原本正层层叠叠缠在它身上的黑色丝线忽然撤去,巨大的鳐鱼发出一声带着回响的嗡鸣,转头朝着另一个方向游去。

    同时离开的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怪物。它们暂停了与断手的厮杀,同样无声地退去。

    高个伴生物愣在当场,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不知为何,表达却变得有些不利索,脑子一片晕乎:“追……追……那个谁……”

    顶着一身焦黑痕迹的大桥挪到它的旁边,顺着怪物们离开的方向看了看,慢吞吞地开口:

    “组长,你确定要追吗?”

    “它们,好像就是往能力者那边去的啊。”

    组长:“……”

    不管!那也要追!

    *

    另一边。

    徐徒然等人,正定定地站在八楼与七楼的交界处。

    食月站在最前面,正迷迷糊糊地往前挪着步子,腰上却被栓了根绳,再难走动一步,只能徒劳地蹬腿伸爪子。

    而他后方几步远的地方,老王和娇娇爸爸正屏着呼吸,震惊地看着不断朝他们涌来的大片阴影。

    而他们的旁边,徐徒然正戴着护目镜,一个个数过出现在面前的可憎物,嘴里喃喃自语:

    “狂蹈之影,到。大鳐鱼,到。小土狗,到。菜刀男,到。菜刀男媳妇,到。菜刀男媳妇肚子里的球,到……”

    因为不想泄露更多个人经历,徐徒然在称呼一些怪物时,用了自己想的别称,比如鬼屋71号,被她简化成了大鳐鱼。提着菜刀在梅花公寓里徘徊的查若愚,则被称为了“菜刀男”。

    嗯,不过小土狗不算别称。这名字是正经写在大槐花学生证上,是学名。

    徐徒然自我肯定地点头,简单点完一遍后,摘下护目镜,递给旁边人:“我招来的我都确认过了。你们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入主军需处,战忽〕〔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