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88章 第八十八章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另一头, 次城区中心。

    笔仙之笔端立在打开的银色方盒里,望着不远处熊熊的火光,一时陷入了深思。

    教堂内部深处, 有一个隐蔽的传送口。传送口直通边缘区唯一的教堂,只要启用正确的唤醒步骤就能使用——不久之前,他们就是从这里出来的。

    想要窥破这层隐藏的真相,对笔仙之笔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这地方看着花里胡哨的,本质就是个比较大的域而已。

    而域主对它所在的边缘区管理显然力不从心, 给予的防护很弱。作为一个成熟的辉级全知,它只需要一些时间和媒介,就能很轻易地读到任何自己想知道的事。

    虽然仅限于边缘区的范围内。

    在之前的时间里,它曾花了很大工夫, 通过那个叫杰森的意识体去接触所谓的“边缘区”,也因此窥见了不少事。而其中最让它崩溃的一点,莫过于边缘区没有人类存在的残酷事实——

    没有人类, 就意味着,不论它收获再多的信仰,能得到的都只有充满机油味的铁皮内脏。

    ……那它这么长时间替人答疑解惑换信徒,它图的啥啊?它甚至还纡尊降贵地给人解答感情问题和职场困惑??它甚至还忍受他们叫它全知神??从来就没叫对过!

    它堂堂全知之神,能这么委屈自己吗?那必然不能啊!

    于是,在确认边缘区没有活体人类存在的那一刻, 笔仙之笔就做出了一个极为冒险的决定——它要去次城区。

    而想要去次城区,走普通途径肯定是不现实的。所谓的“升区”只是域主用来哄骗人类的把戏, 普通的意识体们根本就不会有上升的机会;而且与“升区”相关的职位们全被能量体们把控着, 一旦让它们察觉自己的存在, 别说捞祭品了, 自己怕不是原地就要变成个祭品。

    唯一的法子, 就是强行突破。

    因为知晓徐徒然的存在,笔仙之笔的心情更是迫切——毕竟根据它的经验,有徐徒然在的域,往往都安生不了多久。它能利用的时间不多。

    所幸,它这次的运气不错。好事接二连三地发生。先是边缘区的能量体不知为何被大量调走,连教堂都处于无人看守的状态。二是边缘区的意识体都相当好糊弄……他们的思维都比较简单直接,只要把握住诀窍,就能很轻易地将他们收归己用。

    接下去的事就顺理成章。挑一个风平浪静的好日子,以圣战之名,号令他们冲进边缘区唯一的教堂,突破后找到那个隐藏的传送口……

    笔仙之笔本来还担心传送口附近会再有什么埋伏陷阱,事实证明它完全想多了。它也就老实不客气,设法解读出传送口的唤醒方式后,直接打开传送口,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传了过来。

    因为担心传送口的另一端有能量体守着,它特意让人备了武器。自己则提前躲进了银色方盒中,由那名叫做“杰森”的门徒带过来。

    银色方盒虽是用来约束它的工具,但同时也能起到保护和隐藏的作用。这里到底是别人的地盘,它不想过早暴露。

    然后,他们就过来了——

    截止到这里,所有的发展都很顺心。似乎也没什么毛病。

    ……但谁能告诉它,为什么它只是在银色方盒里睡了一会儿,再醒来时,面前就是一副火光滔天的样子?

    而且那烧的是个啥?没认错的话,似乎是域主自家的教堂吧?看着好大一个,屋顶上还有域主的雕像……

    笔仙之笔怔怔地看着那雕像摇摇晃晃地从屋顶上掉下来,啪地一下在地上摔得粉碎。

    默了好一会儿,它方飘起来,在杰森跟前缓缓落下一行字:

    “嗯,没错!”杰森的机械面孔映射着跃动的火光,眼神微微发亮,“一切都在按照您伟大的计划进行!”

    笔仙之笔:……所以我哪个字提到放火了?

    “就像您说的一样,我们要来到新世界,并且向新世界,大声宣告我们的到来!”杰森的语气慷慨激昂,“我们已经办到了!”

    笔仙之笔:……

    傻孩子,那不是我的指示。那是我给你画的大饼和鸡汤。

    笔仙之笔再次陷入了沉默。而更让它沉默的是,杰森下一秒就举起了手中的武器,谦卑地单膝跪地:

    “伟大的全知神啊,我们要何时真正敲响圣战的钟声?”

    笔仙之笔:…………

    战啥啊人家辰级我辉级,身上还带一打封印……我拿头给你战。

    笔仙之笔默默想着,顿了几秒,却只是旋身,在空气中画出了一个舒展的弧线。

    ——这是它最近在和意识体沟通时研究出的新的表达方式。能够有效表达情绪。比如现在,它画出的就是一个微笑的图案。

    什么叫做全知之神?就是你哪怕已经震撼到我全家,我也要不动声色点头微笑,装得好像“嗯没错我早有预料”一样。

    它一笔一画地在空气中写道,

    杰森猛地抬起头:“您的意思是?”

    笔仙之笔在空气中一笔一画地写道,

    血肉圣者……杰森在心底重复着这个词,神情变得凝重。

    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早在全知神降临在他身边的第二天,他就听全知神提到过它——当时他已经得了全知神的恩惠,却怎么都拿不出符合祂心意的祭品。全知神便给自己下了新的指令,要自己替祂去寻找“血肉圣者”。

    据说,这是全知神遗落在人间的使徒。只有他们身上,有全知神所需的血肉。然而他花了那么长时间在边缘区寻觅探索,却始终一无所获。

    杰森恍然大悟地抬起头:“您的意思是说,真正的血肉圣者,实际就在次城区,对吗?”

    笔仙之笔很欣慰,这傻孩子的脑子终于转过弯来了,

    说完,它让杰森将从教堂中抢出的登记名单递到跟前,凝神“阅读”起来——这名单汇总了各个教堂近段时间吸纳的新人名录,如果其中有人类存在,它一定能读得出来。

    果然,没花多大工夫。它就从中识别出了几个人类。更幸运的是,这份名单中还附有通讯地址。

    仙之笔研究了一下,将距离最近的一个地址指给了杰森,

    杰森将那地址细细看过,想想又问道:“伟大的全知神,在找到疑似血肉圣者的人后,需要先给他服用圣药以确认身份吗?”

    笔仙之笔答道,

    杰森垂下头应了一声,转身去吩咐其他人。

    剩下笔仙之笔,缓缓又落回银色方盒中,心情之复杂,一时难以言说。

    好在杰森总算没蠢到家。起码没蠢到在烧了人家教堂后,还傻乎乎地等人来抓。

    他们这次带来的是精锐小队,队里不乏以前在边缘区底层摸爬滚打的。凭借着这些人敏锐的逃生技能,杰森他们在离开教堂后,很快便借着混乱撤退,并找到了一间闲置的空屋,撬开门躲了进来。

    被他们一同带到空屋的,还有两具能量体的尸体。这原本是中心教堂的看守人员,被杰森他们直接嘣了。因为觉得他们身上或许还有有用的东西,比如零件证件什么的,就都扛了过来。

    此刻,笔仙之笔正独自呆在这间空屋的二楼主卧室。它百无聊赖地阅读起这间屋子主人的过往,惊讶地发现,这里原本的住户,也是一个能量体。

    不知为何,它“死亡”了。这屋子便闲置了……怎么回事,缺人了都不补的吗?

    而且它之前就很奇怪了,那么大一个中心教堂,怎么会只有两个能量体看守?还有再之前的边缘区能量体大调动……

    这个域里的能量体,损耗率是不是有点太高了?

    笔仙之笔默默想着,隐隐觉得有些不安,具体怎么不安,却又说不上来。

    它正琢磨着要不要再“看”点东西解闷,杰森又在外面敲门了——他将寻找“血肉圣者”的任务交给了其他人,自己则托着一个盒子,小心翼翼地再度出现在笔仙之笔面前。

    盒子里是用以悬挂的帘幕,还有笔仙之笔常用的平板。平板自带投影功能,可以将它写的字投影到空中,这样,全知神即使不露真容,也可以传达祂神圣的旨意。

    杰森无比谨慎地替笔仙之笔悬挂好帘幕,又调整好投影角度。低下脑袋,再次请示:“全知神,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接下去你们只要把找到的人类安安稳稳带到我面前我就满足了,真的。

    笔仙之笔在心底深叹口气,打开平板,开始苦大仇深地玩电子戳戳乐。

    不知过了多久,楼梯上又有新的脚步声响起。

    有人得到请示后进门。笔仙之笔察觉到有新的气息出现,忙恋恋不舍地停止了游戏,笔直地竖在了帘幕后面。

    隔着帷幕,它暂时接触不到能深度“阅读”对方的媒介,只能大概判断出对方的年龄性别。它当即察觉了不对。

    这似乎,对不上啊……

    但感觉又确实是个活人。它琢磨着要不要问对方要点什么东西,幕外一个苍老的声音已然响起:

    “你就是他们说的全知神?”

    这语气有点熟悉。笔仙之笔心中的不安更强了一些。它顿了一下,在平板上刷刷落笔:

    “……哦。”幕外那人默了一下,“你们确定我的年龄没有超标吗?毕竟我可是个七十二岁的大宝宝。”

    她这话问的是旁边人。

    但听到这话的笔仙之笔却沉默了。

    女的,七十二,还有这欠揍的语气。

    应该……应该不会那么巧吧?这次城区那么大,人口那么多……

    笔仙之笔拼命安慰着自己,迟疑了一下,朝着帷幕凑了过去,打算从缝隙里悄悄看一眼。

    几乎是同一时间,它听到外面有对话声响起:

    “不,你不明白,在主的面前,我们都是孩子。”

    “我知道你现在很茫然,也无法接受。没关系,我们一开始都是这样……来,给我一件你身上的物品。主会向你证明祂的威能。”

    帘外那人略一沉默,似是笑了一下。跟着一阵摸索声响起,没过多久,一只手从帘子外面恭敬地递了进来,手上托着一枚蓝色硬币。

    “伟大的全知神!”那手的主人激动道,“这就是她身上的物品。”

    而全知神……全知神其实不用他提醒。

    它只是往那硬币上看了一眼,便整支笔“嗖”地从空中落下来,敲在平板屏幕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全知神?”帘外的人因为它过大的动静而懵了一下。笔仙之笔顾不得解释,忙自己撩开了帘幕——

    只见房间的另一头,一个头发花白的老阿婆正坐在椅子上,偏着脑袋看它,神情似笑非笑。

    笔仙之笔:……

    “全知神?”察觉到它的激动,负责将人带回的信徒还挺开心,“请问我们找对了吗?这位就是血肉圣者吗?”

    笔仙之笔:……是你个头。

    你们到底从哪儿把这家伙拉回来的?丢掉,快丢掉啊啊啊!

    *

    徐徒然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自打离开医院后就挥之不去的郁闷,总算减轻了些许。

    郁闷的理由很简单。医院之行,拿到的作死值太少了。虽然之前凭空得到了几百,但在她通过梦境搞出了一堆可憎物之后,就基本没再拿到什么作死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楚国九公主楚倾歌〕〔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