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89章 第八十九章【小修】
    ——压迫感。

    在对上目光的瞬间, 徐徒然无比清晰地感知到了这点。

    来自上位的压迫感,如同海浪一般层层压来,压得人四肢僵硬, 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另外,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对方的眼神中, 还莫名透出了几分怨气……不过转念一想, 这似乎也不是很奇怪。

    徐徒然闭眼, 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从那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中抽离出来, 目光无意中掠过手中的药瓶, 视线一顿,没忍住嗤了一声:“圣药?”

    “……”笔仙之笔没敢应声, 悄悄往旁边飘离了些许。

    它能说什么?总不能明着说哦这药是我的信徒在边缘区捡的,我因为想让他们长出多余器官所以骗着他们吃了好多颗, 见实在长不出来,只能撒个圣药的谎糊弄过去……

    这话要真出口, 都不用域主动手。它觉得徐徒然能当场用高数书砸扁它。

    所幸, 徐徒然现在也没多余的心思去管这事——漂浮在空中的蠕虫又起变化, 她的注意力很快又被吸引了过去。

    只见空中,蠕虫庞大的身躯舒展,同时展开的,还有缠绕在它臃肿身躯上的无数血管。那些血管一根接一根地从它身躯上脱离、扬起, 在空中扭曲、摆动……

    它们组成了翅膀的形状。

    那些猩红的血管,在血月无声地照耀下, 在成片的霓虹灯光的照耀中, 组成了一双蝴蝶翅膀的形状。

    那双翅膀是镂空的。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 徐徒然也能看出那花纹的细致与繁复, 远远看去,仿佛精心编织出的平面图案。

    当如此繁复华美的图案与软软的蠕虫身体组合在一起时,场面却只能用诡异来形容。

    臃肿与纤细、混沌与条理、华美与丑陋,完全相反的特质,在这一刻,理所当然地拼在了一起。

    而再下一秒,那对蝴蝶翅膀却又散开了——

    所有的血管纷纷扬起,舞动。

    然后在徐徒然警觉的眼神中,宛如流星雨般,争先恐后地朝她袭来!

    徐徒然:……淦。

    明明相隔得很远,那些血管却落下得很快。徐徒然连着往旁边闪了几步,顺手推开正愣在原地的全知信徒,身后血管接二连三地砸下,发出砰砰的声响,顶端深深地砸进地面,令人作呕的腥味在空气中蔓开。

    散开的信徒似是傻眼般跌坐在地,不知是谁,率先爆发出一声尖叫。徐徒然在尖叫声中险险站定,回头一看,正见那些血管又一个接一个地从凹陷的地面中拔出,露出血肉模糊的顶端——只见那些血管的末端,分明都是人脸。

    一张一张模糊的人脸,或哭或笑、或怒或嘲。它们摇头晃脑,距离稍近的意识体开始痛哭或大笑,它们却毫不在意,只摇晃着又要朝徐徒然袭来。

    徐徒然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挥手冻住一个,另一手则端起手持炮,砰的一声火光炸开,另一根血管被炸得赤色飞溅。

    娇娇爸爸给的其余武器,早在医院里面就已经丢失。徐徒然看了眼手持炮的余弹量,克制地深吸口气。

    “武器不够!”她提高音量,顺手对着剩余的血管又开一炮,自己也不知道是在对谁喊,“给我弹药!”

    话音落下,便见有人跌跌撞撞地靠近。杰森手举一把激光枪,声音颤抖却大声:“献给伟大的血肉圣者——”

    徐徒然:“……”

    她无言地看了一眼杰森,认真思考起通过他们继续刷分的可行性。最终因为注意到空中更多虎视眈眈的血管而作罢。

    她接过杰森手中的枪,快速交代了句“自己逃命”就往外跑,没跑多远,却又当当当地转了回来。

    又一根血管从空中砸下。杰森险之又险地避开,激动开口:“伟大的血肉圣者,您是否还有吩咐——”

    “没有,找人。”徐徒然淡漠地说着,视线迅速从他身上扫过,伸手在他口袋中一掏,果不其然,掏出了一支红色钢笔。

    悄悄躲在杰森身上的笔仙之笔显然没料到自己会暴露得这么快,当即开始奋力挣扎。徐徒然努力将它握在手里,想了想,对着杰森提高音量:“圣战已经开启——我将带我们伟大的全知神前往圣战之地。”

    “快,恭送我们伟大的全知神!”

    正在努力躲避血管袭击的信徒们纷纷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下一秒,便听稀稀拉拉的声音响了起来,很快就汇集成了颇具声势的声浪:

    “恭送全知神——”

    “恭送伟大的全知神——”

    “等待您带给我们新生——”

    还在努力挣扎的笔仙之笔:“……”

    察觉到来自域主的危险注视,笔仙之笔的动静逐渐小了下去,浑身散发出一种生无可恋的气息。

    徐徒然在心底冷笑一声,将笔仙之笔揣进口袋,拿上武器,转身灵巧避过又一根如流星般砸下的血管,飞快地往前跑去。

    笔仙之笔“全知神”的身份到底没遮住。它心知这会儿自己肯定也已上了域主的黑名单,左思右想觉得憋屈,没忍住又从徐徒然口袋里飘了出来。

    笔仙之笔气鼓鼓。

    徐徒然刚刚拐进一条小巷,身后血管砰砰砰地落下,每一下都震得两边墙面摇晃。她以手护着头脸,好一会儿才看清笔仙之笔的抱怨,没忍住笑出了声。

    “有点担当吧,全知神。”

    她随意说着,挥手打开面前漂浮的文字,纵身跃出小巷,心念一动,身后旋即响起卡拉拉的声响。剔透的寒冰拔地而起,填满了身后狭窄的空间,顺便也冻住了身后紧追不舍的数根血管。

    ——徐徒然知道现在的自己不该再多用天灾倾向的能力。但她没办法。那些血管速度太快,数量又多。最糟糕的是,它们都属于同一个个体,“扑朔迷离”能发挥的效用也有限。

    使用火器还需要瞄准,而且弹药有限。最有效的攻击手段,还是属于自己的七号冰与冰十八。

    徐徒然沉默地想着,脚下蓦地一转,险险避开从正面扑来的又一根血管。同一时间,冰十八发动,高温的黑色晶体雷霆般朝着血管冲去,转眼将之融成了一滩。

    破碎的血肉间,有哇哇的哭声响起。应是受它感染,周边的市民似乎都瞬间忘记了恐惧,也跟着痛哭流涕。嚎啕的哭声此起彼伏,徐徒然却像个机械人一般快步往前冲去,脚步片刻不停。

    余光瞥见再度出现在空气中的红字,她定睛一看,神情微妙。

    只见笔仙之笔正不断从笔尖滴着红色墨水,一边滴,一边往空中写了个。

    徐徒然:“……”

    老实说,她开始后悔带上这支蠢笔了。

    不过笔仙之笔毕竟还是有点抗性的,哭归哭,哭的同时还保有基本的思考能力:

    它在空中急急写道:

    “我知道。”徐徒然呼出口气,“但这不是我找不到自己的地盘吗?”

    现在整座城市都疯了。所有的房屋都变成了怪物,再去寻找房屋当国土,无疑是给自己找麻烦。

    然而她又不能随便找片空地就登基。她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愤怒的辰级,在没有任何天然助力的情况下,想利用规则阻挡它,根本就不现实。

    笔仙之笔笔尖上的墨水滴得更厉害了,

    反正都已经被域主盯上了。留在杰森那儿,起码它还能死得比较有身份。

    “谁说我乱跑了?”徐徒然瞟它一眼,呼吸因为剧烈运动而变得沉重。张口时会有冷风灌进来,喉咙和肺丝丝地疼,她索性也不解释了,只管一边躲避着攻击,一边继续往前跑。

    交流间,她已经来到了中心广场。场地空旷,没有掩体。大量的血管悬停在了广场的上方,像是蓄势待发的导|弹。

    笔仙之笔连飘都不敢飘了,直接钻进了徐徒然的口袋。才刚钻进去,便感到外面有恐怖的杀气如罗网般罩下——

    同时罩下的还有强烈的血腥气。污浊腥臭。它吓得鞭毛都炸了出来,没忍住往口袋里躲得更深了些,与同样正瑟瑟发抖的狐狸摆件挤在一处,紧跟着便感到口袋更加剧烈地摇晃起来。

    是徐徒然。她正在艰难躲避着来自血管的空袭,左突右闪。七号冰与冰十八交替放出,冰坨子与被高温冰烧融的血肉遍布广场。然而不论她清掉多少血管,总会有更多的血管兜头砸下。

    徐徒然惊险地避过又一波攻击,仓促间抬头,正对上来自上空的冰冷目光。

    是那只巨大蠕虫。

    它一只眼睛漆黑如夜色,另一只眼睛则闪着亮眼的灯光。它就那样高高地盘踞在空中,冷冷俯视着她,像是在俯视一只不自量力、垂死挣扎的蚂蚁。

    ——我该恐惧吗?

    徐徒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点。

    如果我是一个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我该感到恐惧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楚国九公主楚倾歌〕〔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