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在神雕,开局获〕〔异世灵武帝尊〕〔创世血瞳〕〔国术传人逃荒后,〕〔女配在修仙文里搞〕〔玄学大佬带着答案〕〔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我为玉帝代管天庭〕〔福星五岁半带着系〕〔逍遥小渔夫〕〔罪迹之破谎者〕〔旁支嫡女〕〔武侠:开局斩杀谢〕〔从青云开始穿越诸〕〔24小时拯救世界〕〔重生从中奖开始〕〔武侠世界的客栈模〕〔一切从泰坦尼克号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90章 第九十章【补结尾描述】
    安狄是被人从小破屋里扛出去的。

    小破屋只有不到五平米, 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最后的栖身之所。然而就在不久前,他的栖身之所忽然疯了。

    就在他被暴走的家具揍得抱头鼠窜不知所措时,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女破门而入, 扛起他就往外面走。

    然后他就被带到了这里, 一条狭窄的小巷。带他出来的少女正紧张地观察着外面情况, 巷子外面是陌生的嚎叫,乒乒乓乓的声响,还有人们惊慌失措的脚步。头顶是一只巨大的蠕虫,猩红的管子在空中乱飞。

    他甚至还看到有女鬼从街上爬过去……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整个世界都疯了。安狄整个人也要疯了。大脑嗡嗡作响, 眼神都开始涣散。

    似是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巷口的少女急急回转过来。

    “喂喂, 小伙子, 撑着点!”顶着一张少女面孔的娇娇爸爸认真地拍着安狄的脸, 重重啧了一声, “你听叔说。叔知道现在的场景对你来说很难接受。这样,你就当这是一场梦,醒来之后一切就结束了, 好吧……”

    “梦……”安狄喃喃着,混沌的目光越过娇娇爸爸的肩头, 看到巷子外面的房屋,“那那个……正在跑酷的老太婆……也是梦吗?”

    “啊?”娇娇爸爸没听清楚,“啥?”

    “老太婆……”安狄语气飘忽,“我看到一个长着兔耳朵的老太婆, 跑得像风一样快……她从屋顶上跳下来, 然后从旁边的阳台翻进屋子……”

    娇娇爸爸:“???”

    他一脸莫名其妙地转身, 没看到什么兔耳老太婆, 只看到几根粗壮血管声势惊人地从天而降, 正好砸在巷子外面的那间屋子上。

    屋顶瞬间塌了半边,发出轰然的声响,土石乱飞,连地面都似在震动。

    不仅是安狄,连娇娇爸爸都被这动静给吓了一跳。他嘶了一声,顾不得去琢磨什么兔耳老太婆,强行将神情恍惚的安狄扛在肩上,转身匆匆往小巷的另一头去了。

    而同一时间,巷外犹剩半拉的楼房内,徐徒然正顶着一双黑色兔耳,沿着走道急急而奔。

    她是从三楼的阳台翻进屋子里的。身后是穷追不舍的人面血管,面前是到处乱飞的家具工具。白色的墙壁上鼓出一张张人脸,挂画中伸出没有皮肤的人手,徐徒然只当看不见,三两下轻巧闪开,一面往楼下冲,一面迅速道:“这屋里有没有我要的东西?”

    笔仙之笔在空中飞快写道,

    徐徒然没有答话,直接从二楼的楼梯上翻身跳下了一楼,跳下的瞬间,身后传来了墙壁轰隆隆的倒塌声响。赤色的人面血管从屋子的破洞内探了进来,像是一群探头探脑的巨蟒。

    而楼下,徐徒然已经来到了客厅,没费多大工夫,就已经找到了笔仙之笔所说的东西。

    一尊小小的创神雕像。

    她将那雕像拿在手里,抬头看向斜上方的人面血管,缓缓扯出一个笑容。

    然后毫不犹豫,用力往地上一摔。

    创神像应声而碎,徐徒然在它落地前就已经窜了出去,手持炮绽开火光,紧闭的大门应声而开,徐徒然从房子里跳出去,跃出的瞬间,房屋整栋垮塌,大块的残骸往地上砸。

    同一时间,脑海中再次有提示音响起。

    徐徒然扯了下嘴角,转身看了眼从废墟中扬起脑袋的巨大血管,微微后退几步,很快便再次跑动起来。

    因为“疯兔子”本身的速度加成,徐徒然跑路的速度向来不慢。她又已经将体力和速度的数值都加到了最大,再加上药物加持,虽说顶着个七旬老太的身份,但要领先那些人面血管,并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要彻底甩开,还是有些困难——这些血管可以在空中定位,而且敏锐得很。不过徐徒然暂时也没有想彻底甩开它们的必要。

    这年头,想找这么好的刷分机器外加拆迁工具,可不容易。

    听着身后传来的人面血管的咆哮,徐徒然完全不为所动。眼看着前方又有数根血管包抄过来,她当即脚步一转,拐进了旁边的小路。

    小路旁边有暗沉的血迹,墙上还贴着“寻找砍人杀手”的告示。笔仙之笔在空中挥舞,飞快地落下字迹:

    “带我去找。”徐徒然不假思索,语气冷静。

    笔仙之笔对此非常积极。反正它现在和徐徒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徐徒然出事下一个倒霉的就是它。既然如此,那它也不介意多拖几个家伙下水。

    它一面通过虚空努力阅读,一面在空中飞快写道,

    徐徒然转过拐角眼也不抬,抬手一枪,直接嘣了迎面扑来的能量体。正好路过一个打开的窗口,顺手往里开了几炮,整栋房子扭曲着发出痛苦的咆哮

    又跑一阵,她依着提示,纵身跳进了旁边的又一个窗口。屋子里,一只拿着刀的泰迪熊正在和异化的家具干架,一面打一面从肚子里漏棉花。徐徒然冲上去捞起熊仔就走,任凭身后人面血管呼啸而来,搅得屋子里乒乒乓乓。

    不过转瞬,她就已经冲到了门边,注意到摆在门口的迷你创神雕像,顺手拿起,就地砸了。

    作死值提示再度响起,徐徒然一点反应没有,仿佛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破门而出,反手炸屋。徐徒然从不回头看爆炸,只担心暴走的泰迪熊砍到自己,拎着它的后颈继续赶路,同时对浮在空中的笔仙之笔道:“下一个。”

    笔仙之笔在空中写道,

    破相机,指的即是见鬼拍立得。徐徒然这会儿正一边逃命一边炸房,一边借由笔仙之笔确定某些道具的位置。包括但不限于可以使用的热武器、散落的灵异道具,以及能起到束缚作用的银色色纸与银色盒子……

    说来也怪。借由笔仙之笔的指路,她已经找到两个陌生的银色盒子了,马上就要找到第三个——这个域里面,怎么会有那么多封印盒?是其他能力者带来的吗?

    徐徒然无法确定。她只是尽可能地往前跑着,身后的血管追得越急,她跑得越快。在靠近笔仙之笔所说的那条小巷时,闪电点般地钻入,信手一挥,寒冰封路,她趁机来到笔仙之笔指定的地点,快速翻找了几下,果然找到一个银色盒子。

    这盒子还挺大,正好可以将泰迪熊装进去。徐徒然将熊往里一塞,揣进包里,背着继续跑,迎面又出门看到摇摇晃晃的丧尸,正拖着步子从小巷的另一头走来。

    笔仙之笔傻了,快速“阅读”之后更加懵逼,

    显然,仓促之间,它没法“读”到太多。徐徒然也懒得解释,抬手砰砰两枪,将丧尸爆头后径自踩了过去,紧随在后的人面血管却像对这东西挺感兴趣,凑到跟前嗅嗅闻闻。徐徒然趁机与它们拉开距离,旋即想起另一件事。

    这些丧尸,应该是他们当初被困在医院里时,借由老王或娇娇爸爸的梦境,而产生的意识体。

    它们能离开医院,外出游走,意味着其他的怪物或者伴生物,很可能同样得到了自由。

    徐徒然微微蹙眉。现在光是域主一个就已经将她追死追活的,如果再有伴生物掺和,情况只会更加糟糕。更别提那些从她梦境中脱出的可憎物……

    “笔仙之笔。”徐徒然定下心神,再度开口,“重新规划路线,注意避开所有伴生物和非道具的可憎物!”

    笔仙之笔显然不太高兴,

    它顿了一下,笔身上忽然炸开一圈鞭毛。

    它愤怒地在空中写字,

    徐徒然:“……”

    啊?

    笔仙之笔气得表述不清,

    它好歹也是个辉级可憎物,堂堂全知之神。徐徒然的噩梦之中,有鬼屋71号,有大槐花,连不知从哪儿跑出来的爟级小菜鸡都有,居然没有它??

    是看不起它还是怎样?!

    徐徒然:“……”

    她抽空瞟了眼愤怒的钢笔,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它,自己做的根本就不是噩梦,而且梦不到它也不是看不起,纯粹是因为它没法提供作死值……

    嗯,等等。这样一说,她似乎也挺有看不起它的理由的。

    种种念头从心头飞快闪过,徐徒然面无表情,只淡淡道:“指路。”

    笔仙之笔觉得自己需要一个解释,

    他那句话没能写完。

    因为不过错眼的工夫,它的钢笔尾端就被一层冰霜冻上。整支笔都拖拽得往下沉了些许。

    它摇摇晃晃地艰难浮在空中,笔尖缓缓飘出一个墨水泡泡,显然震惊非常。徐徒然语气依旧是淡淡的:“指路。”

    不然你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笔仙之笔自然而然读懂了徐徒然未竟的半句话。心头蓦地涌上一阵从未有过的惧意。

    她是认真的——它莫名地相信这一点。如果自己派不上用场,现在的徐徒然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冻上,然后丢在路边,用来吸引那些人面血管的注意,强行榨干自己最后一丝光热。

    变化……笔仙之笔这才后知后觉地发觉,从开始跑路到现在,徐徒然的身上正悄无声息地发生着某种变化。

    它不懂这种变化是缘何而来,这是它无法阅读的东西。但它本能地对这种变化感到畏惧。

    于是它怂了。拖着挂着冰坨的尾端,继续在空中任劳任怨地写导航。

    徐徒然随意地瞟了它一眼。裹在钢笔上的冰块自然融化,化为透着寒气的水迹,滴滴答答地往下淌。

    顺着笔仙之笔的指引,徐徒然很快便接连找回了见鬼拍立得、维生素瓶和混乱之镜,又连着砸掉了数个创神小雕像,中途毁掉的房屋,更是不计其数——而随着她的行动,作死值上涨的提示音一遍又一遍地在她脑子里响起,听到最后,人都麻木。

    ……

    恭喜个头恭喜。

    徐徒然在心底啧了一声,莫名感到有些烦躁。这都给的是些什么东西?给个梦中空间百分百登录不实在吗?

    时间有限,徐徒然也没空去读详细的道具说明。想到自己砸了这么多房子,这个域的出口却迟迟没有展现,域主还在对着自己紧追不舍,徐徒然内心更是窝火,隐隐有种憋着股气发泄不出来的烦闷感。

    “接下去去哪儿?”眼瞅着面前两个伴生物摇着无数花手冲了出来,徐徒然连个眼神都懒得给,直接一击冰十八砸了过去,语气平平地问旁边的笔仙之笔。

    听出她是在因为遇上伴生物而不开心,笔仙之笔怔了两秒,飞快地心中规划起路线:

    “行。”徐徒然点了点头,话锋一转,“火灾手电筒呢?”

    笔仙之笔纠结了一下,不情愿地说了实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入主军需处,战忽〕〔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