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医道龙神〕〔偷偷养只小金乌〕〔夜的命名术〕〔重回1990〕〔重返1989〕〔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俗主〕〔我真的长生不老〕〔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老婆是花瓶,得宠〕〔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神级插班生〕〔海兰萨领主〕〔重生后我嫁了未婚〕〔万界淘宝店〕〔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91章 第九十一章
    兔子。

    看着像兔子, 但又不是兔子。那么巨大,像是被赋予了具体形状的深渊。

    徐徒然就那样静静站在垃圾场里,仰头看着那只小山般的“黑兔”。任凭头顶的人面血管, 随着那兔子的出现而尖叫着砰砰炸开, 任凭四散的血块落在四周,发出婴儿般的刺耳啼哭。

    事实上, 响起的噪音绝不止这一些。躺在地上的饿饿饭饭正在梦境中挣扎着发出惨叫, 放在旁边狐狸摆件眼珠乱飞, 浑浑噩噩地将脑袋一下又一下地往地上撞, 结实的表面裂开蛛网般的缝隙。

    徐徒然的背包也正在颤动。被装在银盒与银纸的道具们发出惨烈且无声的嚎叫。口袋里有突兀的炸裂声响起,红色墨水很快便浸透了布料,顺着徐徒然的外套淅淅沥沥往下滴。

    而在徐徒然看不见的地方,疯狂同样在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在阴影覆盖的地方,伴生物正痛苦地抱住脑袋, 身上的手臂迅速腐烂、掉落;同样来自梦境的可憎物们不安地四下冲撞奔走,像是被猎手惊动的失措羊群。

    街道上,所有的惊慌与奔逃都戛然而止。无数人正怔怔仰头, 望着那现于血月之下巨大黑影, 口中无意识地发出嗬嗬声响, 眼中显出异样的痴迷,像是望着月亮的蟾蜍, 肢体逐渐崩解,自己却浑然不觉。

    没人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它就那样突兀地出现在了那里, 像是一角悄然掀开的幽秘梦境。

    有人因它崩溃, 有人为它着迷, 有人在恐惧, 有人在狂笑。盘踞在城市上空的白色蠕虫再次蜷起了身体, 发出痛苦的呜鸣,自我保护般用血管将自己层层裹起。血管却不受控制地接连炸开,落下稀里哗啦的血雨。

    嘈杂的声响在城市中回荡,色彩斑斓的霓虹灯海滋滋两声,终于彻底暗了下去。

    从未有过的黑暗笼罩下来。徐徒然对此却毫无所觉。她只静静地望着那个怪物,饶有兴趣地歪了歪头。

    她知道,这东西绝对算不上好看。简单的轮廓上时不时有一处鼓起,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它的体表大量蠕动;两瓣上嘴唇分开时,会露出奇怪且复杂的肉质组织。两只柳叶般的“耳朵”高高竖着,耳廓却像是一圈肌肉,自顾自地收缩舒张,隐隐可见内部锯齿般的构造。

    而且与其说是像“黑兔”,不如说,是像一只仅有上半身的“黑兔”。胸口及以下的部分隐没在云层般的黑影中,偶尔会有一条触手似的东西从“云层”中伸出,很快便又会倏地收回。

    不可爱。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非常不可爱。

    徐徒然却莫名觉得这东西顺眼极了。

    和其他注视着这“黑兔”的人不一样。她的身体没有任何融化崩解的症状。她甚至还往前走了几步,影子被月光拉得很长,头顶的兔耳正不自觉地欢快摇动。

    似是察觉到了什么,血月下的“黑兔”缓缓睁开了双眼。属于眼睛的位置上,是两团蓝色且幽深的光。

    徐徒然目不转睛地看着它,不知不觉间,眼底蔓开一片相同的蓝色。

    ——然而,再下一秒,那兔子忽然闪烁了一下。

    像是因为信号不好而开始卡顿的电视画面,闪烁的同时,颜色还在逐渐变浅,边缘甚至褪得有些透明。

    这种突兀的变化,让徐徒然瞬间从那种古怪的专注中抽离了出来。她皱了皱眉,下意识往旁边一看,这才发现产生变化的不仅仅是那“兔子”而已。

    周围的垃圾小山也同样开始了闪烁与透明化,脚下的土地则有了松动的感觉。就连头顶的血月都开始变得暗淡残缺,徐徒然往后退了几步,似有所觉地转头,发现远处城市的轮廓正在迅速下陷。

    这个地方要完了——她猛地意识到了这点。

    这座城市正在消失。这个域要完了。

    几乎就在她产生这个想法的瞬间,口袋里的通讯器忽然震动起来。徐徒然伸手进去拿通讯器,却摸到了一手红墨水。她皱起眉,从口袋里缓缓拎出一支炸开半管的钢笔。

    笔仙之笔的笔头已经碎得完全不能看了。徐徒然将它倒提在手里,谨慎地拎远了些。

    “你还活着吗?”她忍不住问道。

    “……”笔仙之笔从腔体内吹出一个小小的墨水泡泡作为回答。

    很好。那看来应该是还有气。徐徒然抿了抿唇,维持着倒提钢笔的姿势,腾出另一只手,将通讯器拿了出来。

    通话接通。里面传出娇娇爸爸有气无力的声音:“大姨?你还好吗?”

    “我没事。”徐徒然垂眸,若有所思地看向远处空中蜷成一团的白色蠕虫,“这个域是不是要崩了?”

    “嗯。刚不知道什么情况,域主似乎受了刺激,抽风了。”娇娇爸爸吸了吸鼻子,“这座城市正在自我消解。不出意外的话,等这城市完全消失,我们应该能出去了。”

    ……不对。

    徐徒然沉默地想到。并不是因为“抽风”。

    她能够感觉到,现在城市的变化和那个巨大的兔头绝对脱不开关系。要么是它太过强大,直接导致了整座城市的崩毁,连带着所有意识体都开始消散,要么是域主急着将它从眼前消去,却无法单独将其抹除,只能被迫以整座城市陪葬。

    无论如何,这个“东西”招致了城市的末路,这点是肯定的。而按照他们之前的猜测,这个域的根基正与这座城市有关。若是整座城市覆灭,那域自然而然就会消失。

    是个好消息。但……怎么说呢。

    还是觉得不爽。依旧相当不爽。

    通讯器内,娇娇爸爸还在询问徐徒然此刻的所在。徐徒然应了一声,目光依旧紧锁着空中的域主,神情无悲无喜:“你刚哭了?”

    她没有错过娇娇爸爸细微的吸鼻子的声音。

    “……嗯。”娇娇爸爸顿了一下,说了实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心情忽然起伏很大。”

    准确来说,是害怕。莫名其妙地感到害怕,怕到浑身僵硬,动都没法动弹。等到反应过来时,泪已经糊了满脸。

    说起来似乎挺丢脸,但说实话,他还算是好的。至少他脑子还能正常运作。长夜倾向的老王和野兽倾向的食月反应那才叫剧烈,眼神迷幻又狂热,似是陷入了一种微妙的极乐状态,一个劲儿要从藏身的地方冲出去。

    ……还好大门封得够死,又有娇娇爸爸和其他人类拼死拦人。不然他们这会儿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刚才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看到了吗?”娇娇爸爸忍不住问道,“我们躲在教堂里,什么都没有看见。但我听到外面不停有人在闹腾,又哭又笑的。”

    甚至还有人在叫唤,什么“兔子神”、“逆创神”的,口口声声“逆创神降临”……给娇娇爸爸都听傻了。

    逆创神?

    徐徒然愣了一下。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名字是怎么回事。

    他们当时在暗中砸教堂时,曾虚构过一个名叫“逆创神”的人物。看来还真有人当了真,而且直接和方才那只“黑兔子”对应上了。

    不过也难怪。那黑色兔头一出来,域主就被吓得蜷起来嘤嘤嘤。别人直接代入似乎也不奇……

    徐徒然视线停留在空中那只白色蠕虫上,忽然拧起了眉。

    那只蠕虫似是失去了力气,开始向下坠落——借着快要完全消散的月光,她迅速察觉到了这点。

    来不及和娇娇爸爸多说什么,她只嘱咐了一句“小心躲好,不要抬头,别看夜空”,便飞快结束了通话,将钢笔往包里一塞,朝着蠕虫降落的方向跑了过去。

    中途路过狐狸摆件,没忘捡起来往口袋里揣。狐狸布满裂缝的半拉尾巴一触即碎,徐徒然默了一下,莫名从秃了尾巴的狐狸身上感到了一丝绝望。

    躺在地上的饿饿饭饭依然沉浸在噩梦中,用符文制作的光之囚笼则已失去了效用。徐徒然轻轻松松跑出了垃圾场,重回街道的刹那,表情不由一顿。

    一片寂静,遍地机械的残骸。房屋像是融化的冰淇淋,层层叠叠地往街上流淌,流动的墙壁变得越发透明。

    没有了建筑的阻挡,徐徒然一眼就看到掉落到中心广场的白色蠕虫。庞大的身躯,即使蜷着都像是山包。

    我可以不管它的。

    徐徒然无比清醒地意识到这点。这个域已经快完了,她只要等城市崩解就能出去了。她刷了很多作死值。她救了人。一切都已经达到了既定的目标,她没必要再多做什么了。

    她只要暗中观察,别让这个域主再搞什么幺蛾子。然后放着不管它就好。

    ……问题是,那么大一个可憎物,就在不远处,而且被削弱。

    最重要的是,徐徒然不喜欢它。它让她感到不爽。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要就这样算了呢?

    它让自己不开心了,那自己就该讨回来,不是吗?

    徐徒然理所当然地想着,快步朝着中心广场跑了过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头顶的黑兔看上去已淡了不少,不过轮廓依然勉强算得上清晰。徐徒然抽空抬头看它一眼,眼底的蓝色越发浓烈。

    随着域本身限制的进一步松动,她的外表亦开始脱离域的影响。松弛的皮肤逐渐变得紧致,花白的头发恢复成黑色,身下的影子却越缩越短,几乎缩成了小小的一团。

    小小的一团上,又有两根柳叶状的耳朵摇晃。仿佛另一只小小的黑兔子。

    徐徒然对此一无所知。她只专注地看着前方。几乎就在靠近中心广场的瞬间,她听到了一声再明显不过的撕裂声响。

    声音是从面前的白色蠕虫身上发出来的。它在地上痛苦地扭动着,身体一侧裂开了长长一条口子。有彩色的翅膀从里面探出来,而后是细长的身躯。

    是蝴蝶。从白色蠕虫的体内,钻出了大片大片的蝴蝶。它们扑动着闪着鳞光的翅膀,成群结队地飞了出来,翅膀连成一片,宛如一张铺开的巨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十分红处〕〔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冬天请与我恋爱〕〔银河坠落〕〔被将军掳走之后〕〔玄门透视神医〕〔不死夜帝〕〔带九胞胎回归莫晓〕〔宋襄严厉寒全文免〕〔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重生:回到老婆女〕〔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穿成末世女炮灰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