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93章 第九十三章
    杨不弃说是要晚上才能过来, 实际才六点多,就已经将车开进了徐徒然的小区。

    正好此时,徐徒然和淘宝店的交涉, 也终于迎来了尾声——倒不是因为沟通效率低,而是她所提的那个要求,着实有些难办。

    徐徒然希望能将辰级的蠕虫创神进行道具封印后再抵给她。这要求严格来说并不算过分, 淘宝店那边也答应得很爽快。唯一的问题是……他们联系不到合适的加工者。

    将可憎物加工成道具,这种任务他们一般都是以派单的形式完成。淘宝店内部专门有一群能力者, 专靠加工道具获得报酬和抽成。能力往往都比较特殊, 等级也都不低。

    然而, 就在不久前, 对接人员拿着徐徒然的需求挨个儿去问了一圈, 愣是一个愿意接单的都没有。

    对接人员无奈地向徐徒然解释,

    在等级优势没有保证的情况下, 进行道具封印的风险极大。更别提徐徒然手上这个还是永昼倾向——能够影响心理,甚至操控意识。防不胜防, 一个不小心, 连怎么凉的都不知道。

    徐徒然看到她的回复, 却是懵了一下。

    她奇怪地发问,

    对接人员:……

    不是, 大佬, 你没懂我意思。这不是什么加不加钱的问题。而是我们根本没有辰级能力者可以接单的问题啊。

    徐徒然更困惑了,

    对接人员:……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那是我们小老板。

    坐在电脑前的工作人员终于明白, 为啥对面大佬会有种他们店里辉级多如狗,辰级遍地走的错觉了。

    合着初始印象就出了大问题。

    不过徐徒然的话倒是提醒了她。对接人员忙将徐徒然的需求发给了自家小老板。只是小老板正在上兴趣班,上课时不能玩手机,因此一直拖到下午才终于给出最终回复。

    对接人员最后道,

    徐徒然:……

    她想了想,问道。

    对面给出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行吧,看来和那家伙还挺有缘。

    这事就算这么定下了。至于其他的可憎物,除了笔仙之笔外,徐徒然实际还没考虑好要留哪些,再加上整个人现在还倦得很,以旧换新的事就先搁下了。

    对面很快就真的发了几个符文过来,全是没见过的复杂样式。徐徒然细细看过,试着往封印盒上画了一个,才刚画完,就听见楼下传来了门铃声。

    她看了下手机,见是杨不弃过来,匆忙放下盒子转头开门去了。没注意到就在她关上房门的第一时间,封印盒就剧烈颤动起来,在不断的颤动中,盒子被震开了一道细细的缝隙。

    不过那缝隙实在窄,属于a4纸都穿不过去的程度。一团白色肉质物正努力从那缝隙里往外挤,几乎将自己挤成薄薄一片。只可惜才刚挤出来一点,就见画在封印盒上的新符文闪了一下,那白色物体登时仿佛触电一般,又唰地缩回了盒子里。

    盒子啪地关严,落回桌上。房间里再次陷入寂静,唯有被摆在旁边只剩半截的笔仙之笔,艰难地从笔管里吐出了两个黄豆大小的迷你墨水泡泡。

    那墨水泡泡飘到封印盒附近,化为了两个浅到几乎看不见的字。

    封印盒:……

    *

    同一时间。楼下客厅。

    杨不弃放下手中提着的东西,正小心地拨开徐徒然的头发,观察她头顶仅存的两片耳朵根。

    徐徒然安静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杨不弃手指轻轻抚过她的头发,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

    ——徐徒然当时清洁头脸上的血迹时,只清掉了自己能看到的那部分。实际头发上还沾着些许,将发丝都粘了起来。再看徐徒然那耳朵上的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但伤处还是肉眼可见的狰狞。

    杨不弃抿了抿唇,张口想要问些什么,想想还是算了。转而将徐徒然蓬起的头发往下按了按,低声嘱咐了句坐好,转身去拿准备好的毒药。

    厚实温暖的触感隔着头发传过来,徐徒然莫名感到有些痒,下意识伸手去抓,杨不弃正好将手拿开,让她抓了个空。注意到徐徒然的动作,杨不弃还紧张了一下。

    “是头疼吗?”他顺手又拿出了一瓶止疼药。徐徒然想了想,摇了摇头:“没事,你继续吧。”

    杨不弃这才放下心来,戴上手套,小心将备好的药涂在徐徒然头顶的毛绒耳根上。认真涂抹一圈后,为了让药尽快起效,又用手指在短短的耳根上一圈一圈地揉搓起来。

    明明那双耳朵是没有知觉的,徐徒然却觉得那种怪异的痒痒感又出来了,所幸不怎么难受,反倒有些舒服。

    她不由自主地晃了下脑袋,两手往前伸了个懒腰。两脚微微离地,颇为自在地晃动起来。

    杨不弃看她心情挺好,还以为她是在为离开域的事而高兴,顺口问了一句:“这次收获很大?”

    “嗯。”徐徒然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我天灾升辉级了。”

    “……”

    杨不弃动作顿了一下,很快便调整好心态,一边回应一边继续给徐徒然揉耳朵,手指稳得一批,连力道都没变一下。

    就……怎么说呢。完全不觉得奇怪了已经。

    “然后抓了个辰级的可憎物。”徐徒然继续道,“已经联系了淘宝店,准备定制成道具了。”

    “……”这回杨不弃没忍住,一个没注意,把她一个耳朵根给揪了。

    他的药起效很快,一对耳朵根已经坏死得差不多,摇摇欲坠。不过在揪下来时,还是稍稍扯了下头皮。徐徒然“嗷”了一声,反手往杨不弃手上拍了下。杨不弃忙说了声抱歉,一边将揪下的耳根收好,一边道:“它现在就在封印盒里吗?你有加别的防御措施吗?”

    “嗯。加了防御的符文。”徐徒然说着,忍不住又自己伸手往头上摸去。杨不弃见状忙叫了一声,摘下自己的手套,一把捏住徐徒然不安分的手指,用力地将它移了下去。

    “你现在可别乱动啊。那个药水会腐蚀皮肤的。”杨不弃一本正经将徐徒然的手按回腿上,戴上手套,又在她头顶揉了揉,总算是把另一个耳根也给搓了下来。

    被药水浸透的耳根,虽然触感依旧是毛绒绒软乎乎的,但外形已经变得十分怪异。徐徒然望着被杨不弃谨慎包起的那两团东西,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件事:

    “等一下,那我现在是秃了吗?”

    杨不弃顿了一下,往她头顶看了一眼,果断摇头:“没事,问题不大,你别多想。”

    徐徒然想象了一下那个形状,脸色更加难看:“还是斑秃?”

    “哪有,不秃不秃,等等上点生发水的事。”杨不弃连忙说道,一边哄着一边将人从椅子上扶起来,“你家盥洗池在哪儿?来,先去冲个头。”

    徐徒然想象了一下现在自己头顶的状态,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一时竟不知道损失五千点和变成临时斑秃这两件事比起来,哪件给自己的打击大一些。

    这已经不是让那可憎物卖身打工就能解决的事了——徐徒然默默想着,气息之阴沉,惊得正在调热水的杨不弃都忍不住回头看她一眼。

    徐徒然现在浑身酸痛,手臂都抬不起来。再加上杨不弃也不是很敢让她知道自己现在头上的真实状态,遂理所当然地接过了替她清洁头发的任务。洗干净后,仔细地将药水抹上,新发以惊人的速度生出,甚至比之前还要蓬松些。徐徒然感受了下自己回归的头毛,这才算是彻底放下了心。

    因为头发还湿着,杨不弃顺便替她吹了吹头。徐徒然因为暖风而眯起双眼,想起明天的漫展计划,遂又拿起手机,当着杨不弃的面查了起来。

    杨不弃正一边给她吹头,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徐徒然聊着她在域中的经历,顺带讲讲自己这边的调查情况。见徐徒然开始搜漫展的图片,不由笑了下:“你明天准备穿什么衣服去?”

    “自己衣服啊。”徐徒然颇为惬意地晃了晃身体,“不过朱棠说她会带化妆盒和公主裙,说到时候要提前换装的。舒小佩和林歌也要换。”

    杨不弃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总感觉和徐徒然有些不搭。不过他啥也没说,只提了两个明天展馆里会有的活动,建议徐徒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好巧,我刚看到网上也有人说这个!”徐徒然偏了偏头,“你咋知道这么清楚?你不是不喜欢这些吗?”

    “……”杨不弃总不好告诉她,自己是看她实在感兴趣,就上网搜了搜做了攻略,于是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难得有机会放纵,明天玩得开心点。”

    “也不算难得吧。”徐徒然的自我定位非常清晰,“我觉得我一直挺放纵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杨不弃顿了一下,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他当然知道徐徒然一直很“放纵”。肆无忌惮、无所顾忌,作生作死,从域里打包一个辰级域主回来都不带怕的。但他同时又一直隐隐有种感觉,徐徒然的这种“放纵”,是建立在不断奔跑的基础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楚国九公主楚倾歌〕〔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