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94章 第九十四章
    时间倒回数小时前。

    狭小的出租间内, 将临正在往泡面碗里加调料包,双眼无神,面无表情。冷不防听见门口传来细微的声音, 第一反应就是用手将面碗护上。

    转头再往门口看一眼,看到大团的烂泥正活物般涌进房间,神情顿时变得微妙。

    “匠临?”她颇为诧异地开口, “你疯了?”

    “怎么说话呢。”烂泥没好气地说着,向上一拔,凝成了一个高大的人形, “我清醒得很。”

    “清醒你还把自己搞成这副样子?”将临说着,难掩嫌弃地皱了皱眉,将面碗往后藏了藏,“你离我远点,恶心。”

    匠临:“……”

    “你不懂。”泥人匠临找了个张椅子坐下,优雅地交叠起双腿,“我这是出于战略需求。”

    “你的战略需求就是在夺取身体后把自己变成一个可憎物?”将临开始往面碗里倒热水, “有病。”

    可憎物虽然往往比同阶的人类更强大,高阶可憎物还能掌握仪式和域。然而他们都很清楚,这种东西天然就是残缺的, 是不堪大用的。与他们原有的力量, 也并不适配。

    因为这种天然的不合适, 他们也无法附身可憎物, 只能夺取人类的身体。而在进入人类身体后, 想要变成可憎物,对他们而言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像孑孓能变成蚊子, 蝌蚪能变青蛙, 但孑孓无论如何都变不成青蛙。

    然而匠临现在是可憎物的状态。那只有一个可能, 就是他专门找了个快要失控堕落的能力者附身,并在附身后,放任了躯体原本的堕落趋势。

    “实话告诉你,不止。”没想匠临听完,居然还有点得意的样子。他指了指自己烂泥堆成的身体,“混乱辉级,永昼爟级。我为了上这个身体,还特地转了辆车,先找了个战争辉级的人类……”

    当时,他现在的身体还只有混乱烛级。完全不符合他的附身需求。他想方设法接近怂恿,说服对方冒险使用可憎物和符文进行强制升级。

    而这种方式,实际非常容易导致失控或死亡。

    他特意等到对方即将失控的时候,直接自杀脱离当时的身体,借道混乱之径,进入了现在的躯壳之中,得偿所愿地成为了一滩——混乱辉级的可憎物。

    “而这一切,我只用了不到一周就完成了。”说到这儿,匠临语气似是更加得意。

    将临:“……”

    她试图去理解匠临得意的点,然而除了他已经变成一个烂人之外,她什么都没解读出来。因此只能诚恳发问:“嗯,你变成了可憎物,然后呢?”

    “然后我上次说的计划就能顺利进行了啊。”匠临理所当然地说着,旁边将临却是完全懵了。

    什么计划?

    不过她也没打算问。如果问了这家伙肯定还要叨叨逼好久,她面都要坨了。

    因此将临只是点了点头:“嗯。那你去吧。”

    然而匠临却依旧赖在位置上,一本正经地开了口:“但我现在,需要你帮我点忙。”

    将临:“?”

    “我现在是可憎物,没法画符文。我需要你帮我画一些。”匠临煞有介事地说着,从烂泥堆成的身体里掏出几张大小不等的皮革。将临不解,但因为想赶紧将人打发走,于是依言照办。

    她在那边画,匠临还在旁边抱怨,说这几天一直有过来,却总没能找到她人。将临对此却并不想多谈。

    “我去了一个域。在里面待了几天。”她没好气地将画好符文的皮革朝内卷了起来,“好了。”

    “谢谢,这才是好队友嘛。”匠临心满意足地将皮革藏进身体里,“你又去觅食了?有收获吗?”

    将临提起这事就不高兴,只冷冷说了一句不管你事。匠临看她这样,估摸着应该是翻车了,垂眸思索片刻,明智地转开了话题。

    他没有告诉将临的是,自己昨晚其实设法潜进了星星的住处——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派出一点分|身,设法混了进去。

    分|身很小,只有一点点的力量。是顺着下水道过去的。因为一直藏在下水道内,位置隐蔽,本身气息又弱,近乎于无。再加上昨晚星星不知为何,精神也不太好,还真让他瞒了过去,并探听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包括但不限于星星几小时后的安排。以及她刚从不知哪个域里带出来一个高阶永昼的事实。

    如果将这事分享给将临,毫无疑问,他绝对会多一个助力。将临为了一口吃的,向来分外努力。然而匠临琢磨半天,还是不太乐意主动提这事。

    一来,他还在为将临吃掉自己暗棋的事生气。二来,永昼倾向的可憎物,吞食后对她绝对有很大助益……而匠临并不希望这种事发生。

    他们四个,说是一体,实际彼此之间仍旧存在着竞争关系。四个意识,不可能最后全都保留,谁能成为最后的主意识,大概率还是凭实力或战绩说话。

    他已经被徐徒然削弱过一次。自然不希望再被其他人甩下太多。

    因此,匠临不动声色地瞒下了那个辰级可憎物的事,只又拿出些皮革,让将临往上面画些特定符文。将临画到逐渐暴躁,在将皮革交还时,忍不住挖苦了一句:

    “你现在这身体,应该撑不了多久了吧?当心点,别还没动手,人先死在路上。”

    “放心。还苟得住。”

    匠临悠然说着,小心地将所有皮革都收了起来:“这一回,我为了这个计划,费这么大劲……无论如何,我都一定要死在她的面前。”

    “我送上门,死给她看。”

    *

    时间转回现在。

    徐徒然警觉地望着坐在椅子上的匠临,脚下的台阶上,依旧铺着一滩烂泥。

    她其实觉得有些不对劲——具体哪里不对,她也说不上来,只是本能地觉得,现在匠临的状态,以及给她的感觉,都相当怪异。

    不管怎样,还是先设法将人困住,打出优势……徐徒然定下心神,抬手一击七号冰砸了过去。坐在椅上的匠临却瞬间崩解成一滩烂泥,往旁边倏然一窜!

    ——七号冰完成结晶,只冻住了一部分的污泥。另一边窜到旁边,向上拔起,再度凝成了人形,只是看着要比方才矮了一些。

    徐徒然皱紧眉头,正打算追击,让她一脸懵逼的一幕却再次出现——

    只见再次成型的泥人,顺手取过了旁边挂在椅背上的华丽蓬蓬裙,整个身体融成一坨,猛地往里一灌……

    裙子被撑得鼓鼓囊囊。他变成了一个穿着蓬蓬公主裙的泥人。

    ……不,不对。

    眼前场景忽而摇晃一下。徐徒然用力眨了眨眼,定睛看去,哪有什么公主裙?

    只有一张柔软的皮革,被裹在了泥人的身上。

    但这不是最令徐徒然震惊的。真正让她看不懂的,是那皮革上的符文。

    那是一组符文。一个禁锢,搭一个能量吸收。

    这个泥人般的匠临,把这俩组符文,穿在了身上。

    他想干嘛?

    徐徒然蒙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做出了反应,立刻开口:“我宣布,我所看见的任何符文,都无法起——”

    话音未落,铺在台阶上的烂泥忽然暴起。徐徒然一直关注着这东西的情况,见状不假思索,一击七号冰砸了过去,同时从台阶上一跃而下,跃回了客厅中。

    而就是这么一打岔的工夫,她那句规则就再没能念完。

    就在她落地的瞬间,有什么东西被从烂泥下面甩了出来,落到了她的脚边。徐徒然本能地往旁边闪了一步,落脚时明明没看到地上有东西,然而等踩下去了,才发现已经踏中了另一团软布。

    ——落在她脚边的,是那个粉色的假发。而她踩中的,则是另一套公主裙。正是“匠临”之前假扮朱棠时,拼命想要说服她穿上的那套。

    眼前又是一个恍惚,徐徒然晃了晃脑袋,仔细一看,这才发现,从来都没有什么假发和衣服。全都是皮革而已。

    只是这两张皮革上,都画着相同的符文。

    ——转换符文。

    禁锢、能量吸收、能量转换。

    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瞬间击中了徐徒然,作死值暴涨一千的声音同时响起。而还没等她来得及离开,熟悉的晕眩感便再次涌了上来。

    倒地、沉眠、入梦。再次睁开眼时,她人已经身处混乱之径当中。

    只不过她此刻是飘在半空中的。脚下踩着一团软乎乎湿漉漉的东西,在沉沉的暮色中不住变幻着形状,正在朝前飞速移动着。

    有风从前方呼呼吹来,吹得徐徒然睁不开眼。不过她也用不着睁眼——她都不用看,就大致猜到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她脚下踩的,是那一滩烂泥,或者说,是来自那滩烂泥的力量。那力量此刻已经成了她的坐骑,成了她的代步工具,驮着她在混乱之径飞翔——就像是当初的鬼屋71号那样。

    ……不得不说,饶是徐徒然本身就是个不走寻常路的,这会儿也不由被匠临的操作给惊到。

    任是她想破脑袋都不会想到,匠临所说的“送死”,居然还真是字面意义的“送死”——这个神经病,他特意披了个可憎物的外壳,就是为了把自己热乎乎的人头送到她跟前。

    一套转换符文,等于是将自己的力量源源不断地转给了徐徒然。而接下去会发生什么,徐徒然可太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楚国九公主楚倾歌〕〔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