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玩弄于股掌〕〔我在末世有座城〕〔人在神雕,开局获〕〔异世灵武帝尊〕〔创世血瞳〕〔国术传人逃荒后,〕〔女配在修仙文里搞〕〔玄学大佬带着答案〕〔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我为玉帝代管天庭〕〔福星五岁半带着系〕〔逍遥小渔夫〕〔罪迹之破谎者〕〔旁支嫡女〕〔武侠:开局斩杀谢〕〔从青云开始穿越诸〕〔24小时拯救世界〕〔重生从中奖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96章 第九十六章
    ——

    老实说, 在说这句话时,徐徒然对杰森并没有抱着很大的期待。也没指望他能做到多了不起的程度。

    之所以还要加上一个时间限制,纯粹只是想让他有点紧迫感罢了。

    然而,这个机器人, 似乎太有紧迫感了。

    因为下一秒,徐徒然就见他连连低呼着“血肉圣者”之名,从地上慌里慌张地爬起来,从自己的胸口拉出一个自带小屏幕的、像是键盘似的玩意儿, 开始一本正经地……敲键盘。

    徐徒然:……诶?

    诶?诶?!

    居然还有这功能吗?

    徐徒然凑到屏幕旁边看了看, 只见上面各种图形符号, 根本看不懂。作为一个“圣者”, 她又不好去问。只能在旁边默默看着杰森运指如飞。

    所幸没多久, 杰森就自己给了她答案:

    “伟大的血肉圣者!”他收好胸口的小破键盘, 战战兢兢地看向面前的空气,“我以您的名义, 制作了简易的电子贺卡,匿名送给了我认识的一些人……请问这样, 是否算是传播了您的名号?”

    他说到这儿,还有些忐忑:“网络服务需要付费,但我最近的房租上涨,再加上其他支出,手头并不宽裕。只能做到这一步……您看足够了吗?

    徐徒然:“……”

    尽管知道眼前的杰森只是被“信仰盒子”截取的一段意识碎片, 徐徒然还是不由感到了些许罪恶感。

    她从杰森身后走出, 两三步转到了他跟前, 捡起记号笔,思索了一会儿,在地上写道:

    杰森忙诚惶诚恐地点头,从胸口打印出一张单子。徐徒然上前接过,拿在手里看了两眼,考虑到神明的仪态,并没有将这张纸收起,而是就那样拿在手里。

    她又拿起记号笔写字,顿了一下,补充道,

    徐徒然故作高深地写完这几句话,立刻松手,任由记号笔啪地落在地上,提着那张名单,飘乎乎地出了门。

    出门之后,找了个没人的角落蹲着,又拿出那张名单看了一眼,啧啧称奇。

    不得不说,这有网络就是不一样。难怪笔仙之笔当年就琢磨着上网发展信徒。当然,杰森这执行力也是高得令人傻眼。

    徐徒然算是明白,当初笔仙之笔那个三流教会,是如何在短短几天之内就搞起来的了。

    看完名单,她又检查了一下当前的信仰盒子专属面板,有些诧异地发现,就发现一番对话的工夫,自己又获得了一百信仰点,合五十步数。

    那些才刚得知“血肉圣者”存在的新人不会那么容易就相信自己的存在。这增长的点数大概率还是来自杰森。而回忆整段对话,徐徒然觉得可能导致信仰点增加的只有两点,一个是她当着杰森的面显露了“神迹”,第二是她给出了对他有用的信息。

    也就是说,除了“做任务”之外,这两种行为,同样可以带来信仰点……徐徒然在心里做出判断,心口一松,刚要对着杰森单子上所给的位置找去,手臂忽然一疼。

    那疼痛来得突然又尖锐,她皱了皱眉,下意识用另一只手捂了上去,却触到了一手的温热。

    徐徒然心里咯噔一下,低下头去,只见那处皮肤上不知为何,自己裂开了一道口子,像个破了个洞的袋子,正有汩汩鲜血顺着胳膊往下滴。

    ……尴尬了。

    徐徒然抿了抿唇,随手用手里的纸张往皮肤上擦了擦。

    没有多少时间了——她隐隐意识到这点。

    她这次正同时背负着来自混乱之径的惩罚,以及使用混沌灯芯来带的副作用,整个人实际已经接近极限。即使在这个信仰盒子内,她可以暂时摆脱那些痛苦和伤口,但它们终究还是存在的。

    它们只是被强行压制了下去。而一旦压制松懈,便会以更猛烈的态势卷土重来。

    必须地抓紧时间——徐徒然再次明确了这点,深吸口气。心念一转,胳膊上的伤口自行合起,只剩一道血迹蜿蜒,皮肤上留下了很明显的乌青痕迹,碰一下就疼。

    徐徒然却顾不得这些了。她收好手中的纸张,沿着小巷奔了出去。

    这里是以杰森为“主角”的时间碎片。在他的视线之外,所有的角色皆不会存在——除了那些已经知晓“血肉圣者”存在的人。而在靠近他们时,徐徒然将会听到他们的愿望。

    按说,依靠这两点,即使不用杰森标明,她也能设法找到那些人的位置。但毕竟时间紧迫,效率能高一点是一点。

    杰森的生活圈很简单,就是一些邻居和同事。邻居基本都在那条街上活动,开店或是闲逛。同事则因为公司爆炸,大多回了家,只剩零星几个,依旧待在工厂中。

    说来也怪,街道上,除了那些邻居外,此时根本就没别的人在,空空荡荡。“邻居”们却似完全没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一般,依旧在自顾自做着自己的事。

    ……那场景,老实说,还蛮诡异的。

    街道上几人的愿望都稍微有那么些复杂。又是想充网费卡又是想换个新部件。徐徒然实际连听都听不太懂,只能作罢,转而借着隐身的便利,试图在他们面前搞出些“神迹”,反而引得几人惶恐,有人甚至啊啊叫着“有鬼”,头也不回地跑了。

    搞得徐徒然还挺尴尬,甚至担心会不会因此倒扣信仰点。再一看面板,非但没扣,反而涨了一些,只是涨得特别少,加起来一共二十不到。

    徐徒然:“……”

    这样都可以?

    不过她嫌这样涨得太慢,琢磨了一下,还是先去了趟工厂。正好有几个员工蹲在一起休息,徐徒然走过去想看看工牌,才靠过去,便听到各种声音源源不断地响起——

    “……狗比工头,狐假虎威,气死人了……”

    “为什么总有人乱动我东西?找不到工具,我拿头给你修机器。”

    “那奇奇怪怪的贺卡究竟谁发过来的?神经病啊。作为一个纯正的创神信徒,我怎么能看那种东西!太罪恶了!”

    ——有些是愿望,有些则是与“血肉圣者”相关的评价。

    徐徒然理智地忽略掉了所有评价和臆测的部分,只专注处理起那些听得懂的心愿。所幸,这些人的愿望都不太难。

    有被工头压榨到怨气满满,一心想要泄愤的。徐徒然就当着他的面将工头推了个跟头;有因为死活找不到关键工具的,徐徒然直接将找到的工具放到他跟前;有一心希望赶紧修好机器好把工人都叫回来干活的……

    哦,不好意思,这个是真没办法。许愿也得分先来后到的嘛。

    把能解决的任务全部扫完,再一看面板,徐徒然傻眼了。

    一共只涨了二十点。和之前“闹鬼”搞到的作死值差不太多。

    ……但这不应该啊?之前做杰森那个任务,一次就涨两百啊?

    徐徒然垂眸思索片刻,恍然大悟。

    她这才发现,自己错失了很关键的一点——杰森所想达成的心愿,是正儿八经对着“血肉圣者”祈祷过的,解决之后,他自然就归到了“血肉圣者”身上。

    但其他的人,他们对“血肉圣者”仅仅只是所有了解而已。而且并没有祈祷过。哪怕得偿所愿,也不会主动将这事和“血肉圣者”联系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这里虽然是以杰森为核心截取的时间碎片,但毕竟是“新生之城”的片段复刻。而在“新生城”内,所有人都被灌注了对创神的初始信仰,能像杰森一样坦然找个路边神去祈祷的,反而是少数。

    换言之,光做好事,是不够的。做完还得自报家门,不能让这个功劳被其他名头抢了去。

    ……徐徒然,终于悟了。

    悟完之后,她就立刻开始到处找笔,准备找地方给人签名了。

    毕竟刚开始搞传……传教,徐徒然手还比较生,也没养成随身带书写工具的习惯。兜了好一圈,终于在一间办公室内找到了记号笔,当即便试着在墙上留下痕迹——

    才刚写完一句,办公室门忽然打开,工头从外面走了进来。

    工头就是之前被徐徒然推了一跤的那个,脖子还有点歪。也因为这个歪曲的角度,所以他进来时并没有一眼看到墙上的字,而是在关上门转过身后,才终于意识到了不对。

    工头:“……”

    徐徒然:“……”

    望着震惊到每个零件都在咯咯作响的工头,徐徒然心中腾起一丝不妙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就听工头哔哔哔地尖叫了起来:

    “有、有鬼……有鬼啊——”

    徐徒然:……

    不,不是鬼,是路边神,谢谢。

    眼看工头要转身往外跑,徐徒然下意识地想要阻拦,手一抬,地上多了一层薄冰,工头直接滑倒在地。

    本就害怕的工头登时更加惶恐,趴在地上瑟瑟发抖。颤抖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是以心音的方式——

    “我就知道,我被诅咒了!我一定是被诅咒了!我就不该打开那封匿名邮件的!”

    “怎么办?我是不是要死了!创神,伟大的创神,快救救我救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入主军需处,战忽〕〔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