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之boss的一亿〕〔梦幻西游之重返20〕〔特种兵之最强国术〕〔全球高武:刷怪成〕〔家里的猫猫开口说〕〔穿成恶毒老妇,靠〕〔线下约架,她貌美〕〔开局生娃,带萌宝〕〔重生顶流国民男神〕〔全民降临:从觉醒〕〔太宰的跨世界求助〕〔重生之无双国医〕〔农女当家,猎户家〕〔无眠夜曲〕〔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97章 第九十七章
    将临花了好一会儿工夫, 才勉强消化了匠临的话。

    即使如此,她仍是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脑瓜子嗡嗡响。

    思索片刻, 她再次拿起手机,一口气连着下单了三个外卖,这才感觉平静了些。

    “……匠临。”她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应该知道,我们四个,最后都是要合在一起的吧?”

    匠临:“……嗯。”

    “那你应该也知道,混乱倾向,是我们必须要升级的倾向。而且只有升级到了顶格,我们才能获得真正的力量, 对吧?”将临继续问道。

    匠临:“……嗯。”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将临向后一靠,“躲在我这儿摆烂吗?”

    “不啊,我这不是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案吗?”匠临赶紧道,“反正我一个人试过了,确实推不开。要不, 咱俩一起去试试?”

    将临:“……”

    她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抬手将头发往后犁了一下,没有应声,而是从旁边拿起双包装完好的一次性筷子,开始撕包装。

    “不是吧,你现在还有心情吃饭?”匠临眨了眨眼, “诶不对啊,你外卖还没来呢你拆什么筷子?”

    “拆着玩。不用管我。”将临将一双竹筷啪地分开, 开始拔上面的毛刺, “我刚仔细想了想, 这事也不是完全无解。”

    匠临:“?”

    “什么什么?”他猛地瞪大了眼睛。

    “我们一共有四人, 分别持有四个倾向的力量,此外,还可以通过附身,获得其他倾向的升级权。”将临望着光滑的筷子尖,眼神淡漠,“虽然现在我和你都没有混乱倾向,但另外两人之中,起码有一人是有的。”

    “只要拥有混乱倾向的同伴,在星星封闭大门前,已经处在辰级区域中,那这事影响就不大。”

    她冷冷瞟了手上的眼珠一眼:“但你最好祈祷,它在知道这事之前,不会更换身体。”

    他们各自持有的初始倾向,最初的等级统一为辉级。且一旦更换身体,等级就会恢复初始状态,等于要再从辉一步步重新开始升。

    一旦选择了附身,他们就无法再在四个升级空间中自由窜门,只能像普通人类一样,仅在对应的升级空间活动,且只能一步一步行动,只能向前,不能后退。

    而且就算是在“自由窜门”状态下,他们也是没法直接降落在辰级区域的。他们的初始登陆地点默认为辉级区域入口,想要去辰级区域,只能顺着路往前赶,区别仅在于他们移动的速度可以更快,而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和操控四个倾向的升级空间,做出譬如锁门开门之类的操作……

    但假如那扇门是被外人锁死的。那他们除了硬破,实际也没什么法子。

    所以现在,唯一一个比较理想的情况就是,他们之中已经有了一个混乱辰级——不,都不一定要辰级,只要它在之前就已经跨过了那道门,处在辰级区域就行。

    还有就是,它在这事解决之前,绝对不可以换身体。一旦换了,那这事就真大条了。

    “哦,你说的这事,我也考虑到了。”匠临认真地眨了眨眼,“所以我已经试着给它们留信息了。”

    将临:“……”

    “留信息?”她怀疑地看了匠临,“现在另外两人究竟在哪儿你都不知道,你怎么留?”

    “我留在那扇门上了啊。”匠临振振有词,“就星星冻出来的那个大冰坨子。我找了些工具,写在了它表面。”

    将临:“…………”

    她难以置信地看了手背上的大眼珠子一眼,欲言又止,想想又拿起手机来,给自己加了一杯奶茶。

    加完了,方调整了一下呼吸,认真道:“说真的,下次不要附在可憎物身上了。”

    匠临:“?”

    将临:“掉智商。”

    匠临:“???”

    “还有,刚不是说到其余两个同伴吗。”将临将手机甩在旁边,利落开口,“正好打算和你说另外一件事来着。”

    “我之前,感知他们了。”

    所谓的“之前”,正是那种莫名的巨大痛苦袭来的时候——现在将临想明白了,那种痛苦的来源,应该正是来自被暴力破坏的原版辰级大门。

    毕竟混乱倾向的升级空间和他们四个都息息相关,严格来说,也算是他们的一部分。所谓十指连心,尽管她现在不走这个升级线路,但本质的联系还是在的。

    其他人也是同样——而就在她被痛楚击中的同时,她非常确信,自己的耳边也听到了来自其他地方的、同频的尖叫。

    “其中一个,肯定是女声,声音尖细。”将临仔细回忆道,“还有一个,听着不太像是人。嗓子像是堵住了,发出的声音很闷。”

    “不太像是人?”匠临不解地眨眼,“不是吧,你确定不是你听错了?你别是把升级路上守门怪物的声音给听进去了吧。”

    混乱之径上,每扇门后都会有守门的怪物,会恶意阻挠穿门的升级者。这些怪物算是升级空间的力量具现化,一定程度上也与他们的力量相连。

    将临“嗤”了一声:“我傻的吗?同伴和守门怪物的声音都分不出来?”

    以为我是你?

    “那不对啊。”匠临丝毫不知将临已在心里又踩了自己一脚,只努力转动着大眼珠,“声音不像人,那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它在附身后兼容了野兽倾向,身体质变。要么就是它已经变成了可憎物。”

    “这两种情况,无论哪种的副作用都特别大。这要脑子没点大病,谁能把自己搞成这样?”

    “……确实。”将临深深看了他一眼,难得赞同地点了点头。

    “不过我也只是听到了一点声音而已。它们现在究竟在哪儿,什么具体情况,我也没法确定。”将临思索片刻,继续道,“我存下了它们当时的情感。如果顺着去感知,或许能获得更多的线索……”

    她说着,注意到手背上的眼珠开始不安分地转动,心里咯噔一下:“你又在想什么?”

    “我刚刚突然想到了个好主意!”匠临立刻道,“我才反应过来,星星她一来不是混乱之径的主人,二来她现在根本没有辰级,只是过了那扇门而已!所以她强行锁了门,肯定会遭到反噬!!”

    将临:……

    将临:“所以?”

    “我知道她现在的地址!我带你去,趁她病,要她命!”匠临语气一派兴致勃勃。

    将临:……

    我干嘛要问那傻逼问题呢?

    她在心里自我检讨了一下,打开手机看了看,干脆利落地拒绝:“不去。”

    匠临:“?!为什么?多好的机会!”

    “因为我的脆皮鸡饭还有两分钟就送达了。别耽误我吃饭。”将临头也不抬,“而且,给你个建议。在继续去找星星麻烦前,先去找个正经身体待一待吧。”

    好歹养养脑仁。

    “诶不是,你听我说。这次的机会真的特别好,千载难逢,稳赚不赔!而且我跟你说,你这次不会白跑一趟的,她那里还有……”

    他尚未说完,忽见将临手中一次性筷子倏然扬起,闪电般地朝自己刺了下来。

    ……只听一声惨叫,世界终于恢复了清净。

    “都说了,别耽误我吃饭。”将临摇了摇头,甩了甩迅速恢复的手背,再次看了眼手机,利落地从椅子上爬了起来,准备去门口迎接自己的外卖。

    *

    另一头。

    躺在客厅地板上的徐徒然指尖轻动,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她的头还是很痛。脑海里残留着冰封大门时响起的提示音。两千作死值,很惊艳。

    再加上她在穿过辰级大门瞬间获得的五百作死值,以及反复登录混乱之径获得的几大百,这次总计收获三千多。作死值总值回到了接近两万九。

    收获不可说不丰。然而徐徒然总有种不妙的预感。

    倒不是因为作死值拿太多了而后怕。凭本事换的作死值,她向来拿得心安理得。主要是因为她最后冰封大门时,实际已经处在了非正常理智状态——而根据她以往的经验,在这种状态做出的决定,不管当时感觉有多爽,都是清醒后要慢慢偿还的债。

    事实证明,她的想法没错。

    就在睁开眼的第一时间,徐徒然就麻了。

    她当时倒下时,脸是朝着楼梯方向的。而等她醒来时,却没看见什么楼梯,只看到一条月光下的长长坡道。一个长发女人正站在坡道上,歪头对着自己笑,下巴几乎掉到胸口处。

    徐徒然:“……”

    她茫然地眨了眨眼,暂时没理,而是强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脑袋胀鼓鼓地疼,躺着的地方无端多了不少碎冰,她随手捡起一片拿在手里,环顾四周,更是一脑袋问号。

    她应该在客厅里的。事实却是,每当她视线扫到一个新的方向,她就能看到一个令人费解的新场景。

    那月光长坡与长发女人就不说了,她的前方,是一片凄冷的墓地,每个墓碑都在摇摇晃晃,仿佛下一秒就有什么要爬出来;她的左侧是一片灯光明亮,仿佛卫生间般的区域,光洁的地板上躺着一个陌生男人的尸体。

    她的脚下,刚才还看到的是地板和碎冰,不过一错眼的工夫,就变成了一汪血池,水平面正顺着她的脚踝往上升;徐徒然又往后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正站在深渊的边缘,只要再往后一步,就会跌入身后的深邃峡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重生后,她飒爆全〕〔最强万岁爷〕〔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入主军需处,战忽〕〔穿成渣A后我的O怀〕〔忤逆本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开局就较真,对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