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之boss的一亿〕〔梦幻西游之重返20〕〔特种兵之最强国术〕〔全球高武:刷怪成〕〔家里的猫猫开口说〕〔穿成恶毒老妇,靠〕〔线下约架,她貌美〕〔开局生娃,带萌宝〕〔重生顶流国民男神〕〔全民降临:从觉醒〕〔太宰的跨世界求助〕〔重生之无双国医〕〔农女当家,猎户家〕〔无眠夜曲〕〔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99章 第九十九章
    半小时后, 徐徒然望着淘宝店那边给出的反馈,只觉脑袋都要喷出火气来。

    对接人员:

    毕竟那里是慈济院用来保管可憎物道具的重要场所, 开门后又一眼瞧见个人类尸体。那员工怕惹祸上身,也就没敢多待。

    不过他报告还是写得很详细认真的。不仅事无巨细地描述了自己在保管室内看到的场景,还提到了自己抵达保管室之前的事——作为辉级的长夜,他拥有和永昼相似的心理学隐身能力, 身上又带有帮助隐蔽的可憎物道具,混进慈济院的过程,虽然麻烦,但也还算顺利。

    但他在报告中特意提到了两点。一个是在进入慈济院时,发现其中的能力者员工都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 且越靠近保管室症状越严重。另一点, 就是他在踏入临近保管室的走廊时,发现了画在隐蔽处的警醒符文, 还在走廊中受到了混乱倾向的影响攻击。

    ——可见那只“铁线虫”确实就是有备而去, 而且她在混乱倾向上的能力很强,等级也已相当高了。

    徐徒然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到辰级, 但已经盘算起下次如果在辰级区域遇到,直接当街暴打的可能性;又翻了下聊天记录, 看到对方描述的当时保管室内的场景。

    除了那个死去的能力者外,保管室内还有很多失去活性的可憎物道具。地面上是能量吸收与转换符文,最后就是那个只剩小半截的, 根部深扎进地板的干枯树干。周边还有大片的血液, 以及沾着血渍的花。

    那树干看上去像是某个可憎物留下的部分躯体。而且是被生生扯断的。

    徐徒然闭了闭眼, 只觉胸口又是一阵发闷。

    她大概能猜出当时的情况了。那个混乱倾向的“铁线虫”,本打算在无人干涉的情况下,让杨不弃堕落为可憎物,以掩盖自己身份。然而那个突然出现的员工迫使她提前死遁,杨不弃的转化并没有完全完成。但他也已经不是人了……

    起码他认为自己不是人了。所以他选择在别人看到他之前,不惜一切代价逃跑。

    ……不是,变成可憎物是会连着智商一起掉吗?你好歹确认下来人身份再跑不行?而且一棵断了的树是能怎么跑?

    徐徒然又是无语又是担忧,揉了揉太阳穴。又向对面发消息,询问那员工是否有拍现场照片。

    起码让她确认下杨不弃现在是个什么色儿的。

    对接人员很遗憾地表示那员工没有拍照。说完似是担心徐徒然生气,忙又补了一句,因为这单任务实际没有完成,所以徐徒然不用支付费用。他们作为中间商,会向员工支付一定的跑腿费。

    徐徒然:“……”

    这是钱的问题吗?我像是介意那么十几二十万的样子吗?

    徐徒然只觉有什么东西顺着胸口往脑门窜,窜得她相当暴躁。幻觉中,一个女鬼正趴在地上朝她爬来,徐徒然不耐烦地一脚踹过去,空间里响起椅子翻倒的声音。

    徐徒然的思绪被那声响瞬间拉回,默了一会儿,克制地闭起眼睛,调整了片刻呼吸后,再次睁眼,继续敲字。

    尚未敲完,手机上忽然跳出一个通话请求。

    显出的名字是蒲晗。徐徒然呼吸微顿,立刻接起了电话。

    徐徒然单刀直入,

    蒲晗:“……”

    手机那头,蒲晗张了张嘴,一时卡壳。

    过了两秒,他才迟缓道:“哦,你上淘宝店找人了啊。难怪,我说你怎么一下就知道那么多信息……”

    这叭叭一通信息量,直接把他一个全知砸懵了

    蒲晗说着,看了眼面前的笔记本。本子上全是菲菲的手写字,旨在指导蒲晗如何循序渐进地向徐徒然传达“杨不弃变成可憎物还被当成杀人凶手”的事实,还涉及到了相当的情绪安抚技巧。

    目前看来,似乎都不需要。于是蒲晗利落地合上笔记本,先接着徐徒然的话说了下去:“杨不弃还没找到,但我们手头握有一些线索。慈济院准备专门去找。至于事情的真相,我绝对是认同你的。但现在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我们没法证明这个事。第二个是杨不弃……他现在确实状态比较异常。”

    第一点其实是最麻烦的。蒲晗在被菲菲锤醒的第一时间就联系了其他工作人员,还试图去阅读那间保管室里发生的事。问题是那房间里外本身都有防窥伺的符文,房间内还留有混乱效果,他基本什么都读不出来。

    连他都无法阅读和还原,其他的全知能力者和道具自然更不可能办到。房间监控也被破坏,没有留下任何记录。倒是死者“龚小钟”留下的日志里,写明了她因为发现杨不弃形迹可疑所以暗中观察,直至最终准备跟踪到保管室的心路历程,文字间还不断暗示杨不弃和蒲晗走得很近。

    蒲晗当初就是靠强氪升的辉级。杨不弃有样学样,结果翻车,还因为堕落而杀害了前来观察情况的龚小钟,连起来看,合情合理。

    因此很难证明,杨不弃才是被害的那个。

    虽然保管室里外都有混乱符文,但这实际谁都能画。龚小钟的尸体已经被检测过,上面只能查出辉级的永昼倾向,没有混乱。蒲晗在没有其他证据的情况下,将矛头直接指向一个死人,会相当难以服众。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现在蒲晗没法公开有“铁线虫”存在这个事。一来这个信息本身就有传播限制,只有和预知倾向相关的人才能看到和听到相关情报,目前唯二的例外只有徐徒然和蒲晗自己;二来,他也担心说出去后,会成为下一个被连夜刀掉的对象。

    毕竟从目前来看,那些“铁线虫”不止一个。所谓的“死亡”,大概率也只是换个身体而已。

    “我是打算尽快升到辰级。到了之后,我应该就可以还原出那房间里的情况,而且还能当众进行场景回溯。这样起码这事能说得清楚。”蒲晗道,“但另一个问题就是,不管真相如何,杨不弃现在确实,嗯……”

    “你们对他现在的情况了解多少?”徐徒然蹙眉问道,“你们捕捉到他的影像了吗?”

    “嗯。有监控探头拍到了。”蒲晗说道,“不是保管室的探头。而是外面的……他应该是用某种方式离开了保管室,然后又翻墙离开了慈济院。”

    徐徒然:“……翻墙?”

    她懵了一下:“他不是棵断了一半的树吗,怎么翻墙?”

    “他再生能力强啊。”蒲晗道,“他在生命倾向上的能力本就得天独厚,现在长得更快。监控拍到他的时候,他树根啥的都长出来,就用几根根须在地上走。个子还高,翻墙贼溜。”

    或许是因为这样走不太舒服,视频里的杨不弃还特意转道去了趟园丁房。那里有一些新买的小盆栽,还没来得及换盆,用的都是那种比较轻软的黑色塑料花盆。

    杨不弃就那样在监控探头的注视下,将其中几棵植物拔了出来,将自己的根须分别插进花盆的土里,然后就踩着这几个塑料花盆,背着自己的小黑包,哒哒哒地走了。

    徐徒然:“……”

    她望着天花板上不断蠕动的幻觉肉块,一时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

    说急和生气吧,肯定是有的。说心疼吧,也不少。但在听到蒲晗描述那场景的时候,徐徒然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几分哭笑不得。

    “我懂你现在心情。我看到的时候也傻了。”蒲晗理解地开口。事实上,如果不是当时菲菲提醒他控制情绪,他能当场笑出声。

    然而笑归笑,难过也是真难过。

    “……抱歉。”默了一会儿,徐徒然听见他在手机那头道,“通过可憎物道具去排查铁线虫。这主意是我出的。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重生后,她飒爆全〕〔最强万岁爷〕〔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入主军需处,战忽〕〔穿成渣A后我的O怀〕〔忤逆本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开局就较真,对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