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07章 第一百零七章
    茶室。

    徐徒然对着那张纸思索片刻, 冷静地将它又放回盒子里,原样埋了回去。同时在心里默默确定了接下去的阶段性目标。

    看来有必要去一次那里。

    出于某种自己也无法解释的微妙心理,她没有动那个银盒, 却将在旁边发现的两枚胸针都收了起来, 收拾完毕起身赶路,她拿出地图装模作样地看半天,果断决定, 还是从林子里走。

    徐徒然是觉得这样比较近——石子路弯弯绕绕, 如果直接从林子走直线过去,能省不少时间。笔仙之笔却直截了当地戳破了她的谎言:

    “是又怎样。你有意见?”徐徒然冷冷瞥它一眼, 笔仙之笔默默吐出几个泡泡, 再次选择沉默。

    事实证明, 林子里还真的挺多惊喜——徐徒然再次离开石子路, 在“危险值”上涨的提示音中进入红光笼罩的范围,往前走了一千来步, 又让她发现了有趣的东西。

    她再次发现了一具尸体。但不是怪物的尸体。

    “大黑熊……”徐徒然喃喃着,用随身携带的石矛拨拉了一下地上的黑熊脑袋, “原来也是会死的吗?”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那具黑熊的“尸体”就那样安安静静躺在地上,圆圆的眼睛直直看着天空, 头套上还挂着一成不变的微笑。

    布偶装的“尸体”, 自然是没有血的。然而地上的躯体身首分离, 能看到断裂处呈现出血肉的质地。仔细看的话, 还能看到其中肌肉的纹路与分布的血管,不知为何, 还有不少细小的撕咬痕迹。

    大黑熊的身上再没其它致命伤口, 看上去就是被人枭首而亡。两只熊爪也被切掉, 不知掉到了哪里。胳膊的断口边沿围着一圈红色, 切面上则盖满了香樟的叶子。

    徐徒然又拿着石矛拨了一下,盖在切口上的叶子簌簌落下。然而不过一个错眼的工夫,又见它们纷纷飘了起来,再度粘回了切口上——徐徒然察觉不对,蹲下身扯下一片,只见本该光滑的叶子背面平白生出了昆虫般的口器,上颚兀自不住蠕动。

    徐徒然:“……”

    所以你又是个什么玩意儿?

    不管怎样,起码她知道那种细小的撕咬痕迹是怎么来的了。徐徒然嫌弃地皱眉,将叶子丢在地上,在自己头上身上一阵拍打,确认没有沾到任何叶子后,方再次举起手中石矛,在尸体周围戳动起来,想看看被切掉的熊爪是否就在这附近。

    恰在此时,不远处有沉闷的脚步声响起。

    徐徒然警觉抬眸,正与一只大白熊对上视线。

    白熊不知从哪里走过来的,手里还抱着好几根铁签穿着的烤肉。在察觉徐徒然的存在后,它也明显怔了一下。

    跟着就见它的目光落在了徐徒然的石矛上。

    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铁签。

    再看了看正被徐徒然拿石矛戳的黑熊尸体。

    “……”不知是不是徐徒然的错觉,这只大白熊似是僵在了原地。

    再下一秒,就见它两手向上打开,抱着的烤串啪啪掉了一地,它却连捡都顾不上,抱着脑袋转身就跑!

    徐徒然:……

    她张口刚想说些什么,又见大白熊捧着脸颊跑了回来,一手挡脸,一手飞快地在地上摸了几下,捞起两根烤串后,再次跑得头也不回,落叶四溅。

    徐徒然:…………

    “尴尬了。”她嘶了一声,“我觉得它肯定误会了什么。”

    因为就在对方捂脸逃跑的瞬间,她脑海中又响起了增加口口值的声音。

    ……不过算了,管它呢。

    徐徒然无所谓地低下头去,又将大黑熊尸体周围的落叶检查了一圈,确认无法捡到……不是,是找到更多线索以后,便没再管它,转身离开了。

    又往前走了几千步,靠着小粉花时不时地纠正路线,徐徒然终于隔着树木,隐隐瞧见了茶室的轮廓。

    相比起展品都长到外面来的“树根博物馆”,这个所谓的茶室,看上去要正常许多。一栋小巧的两层建筑,似是用木头搭建而成,屋顶上盖着绿色的瓦片,遥遥看去,像一颗巨大的花椰菜。

    徐徒然是从建筑的后面绕过去的。透过窗户,可以看到茶室的二楼还坐着不少人——至于是不是真的人,这她就不确定了。

    她沉吟片刻,没有急着上前,而是先将手中托着的银色盒子盖起,整个儿塞进了包里。又用两根指头,将坐在肩膀上的小粉花拎了起来。

    “这里面可能有大熊在值班。”她低声对小粉花道,“你先躲一躲。我打听完情况就把你放出来。”

    小粉花的叶片明显蔫了下去,却还是听话地点了点头。徐徒然松了口气,一边夸它乖一边打开了背包——她给小粉花安排的是单独一格。里面没有任何银色盒子在。只是不知为啥放了一堆药瓶,她正琢磨着要不拿出两个来腾地方,却见小粉花主动地跳了进去,两片叶子抱紧离它最近的药瓶,很放松的样子。

    徐徒然:“……?”

    “行吧,你乐意就行。当心别挤到自己啊。”徐徒然说着,拉上拉链。又脱下外套,将手中的石矛包起,用扎头发的橡皮筋固定,方继续往茶室走去。

    她绕到了建筑的正门,进去一看,一楼大厅内只有一只大白熊,站在柜台后面,正在百无聊赖地抠手指玩。徐徒然试探着走了过去,询问起茶室的运营规则。对方只懒懒抬头看她一眼,指了指柜台上面贴着的一张纸,低头继续摸鱼扣手。

    只见纸上写着两行字:

    ……入夜?

    徐徒然想到外面虽被树冠遮蔽,却依旧显出明媚的阳光。略一思索,转身往二楼走去。

    楼梯也是木质的,踩上去时会有轻微的晃动感。徐徒然顺着楼梯一路来到二楼,抬头一看,内心登时“哇哦”了一声。

    幽暗光线内,可以看见二楼密密的身影,几乎坐满了桌位。但若再仔细一些,就会发现,这些“人”,实际处处透着诡异。

    一动不动,毫无声音,肢体畸形,四肢细长得过分,皮肤像是干掉的树皮……

    哦,不对,它们就是树皮。

    徐徒然又走近些许,终于看明白了。这些坐在座位上的,全是用木头制成的人偶。表面粗粝,连树皮都没有削干净,动作却是十分生动,仿佛真的在吃饭用茶一般,反倒更显古怪。

    这些木偶脸上都没有五官,但徐徒然在从它们旁边走过时,却总有种被注视的感觉。不过她脑内的那个“危险值”并没有响,她也就没有太当回事,自顾自在二楼兜了起来,想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留下线索的“13940”。

    这本来不是什么难事。然而茶室内光线不足,木偶的存在更是遮蔽视线,徐徒然一时没注意脚下,从不知道谁的脚上踩了过去,脑内立刻有声音响起:

    徐徒然:……?

    她垂下眸子,看看被自己踩着的“脚”,又侧过头,看了看旁边端坐的木偶。

    略一思索,徐徒然又试探地踩了下去。

    哟,还带涨的啊。

    明明是“危险值”的提示,但不知为啥,徐徒然察觉到这波涨价后,第一反应却不是警觉,而是本能地抬起脚,又往下用力踩去——

    只可惜她这回踩了个空。右脚重重跺在地板上,发出砰的声响,再看那个木偶,已经若无其事地往旁边挪了挪,与徐徒然的距离瞬间拉到两人宽。

    徐徒然:“……”

    她犹不死心,抬手朝着另一个木偶戳了过去。眼看手指就要戳到对方的脸颊,一个缥缈的声音,忽然飘了过来:

    “你别乱动它们。它们会生气的。”

    徐徒然:“!”

    她立刻直起身子,循着声音的来处望去。视线在无数木偶的遮挡下兜兜转转,终于锁定了那个坐在角落的人。

    女性,长发,个子偏高。正一人坐在最不起眼的位置。因为光线问题,徐徒然看不清她的面目,却能明显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沉稳气度——一种长者才有的气度。

    她迟疑了一下,走上前去:“你好?”

    “你好。”那人温和地应了,“先坐吧。不要担心。现在这里很安全。”

    “现在?是因为还没有‘入夜’吗?”徐徒然问道。

    “嗯。现在这个时间点,距离入夜还早。”女子温声答道。

    她说话时柔声细语的,声线却是偏向成熟。徐徒然应了一声,在她对面坐下,一面借着有限的光线打量着她,一面试探地开口:“我是在看到你留下的信息后,找过来的……”

    对方很有耐心地听她说完,方接口:“请问是银色盒子装的吗?还是藏在石子路上的?”

    原来石子路上也有吗?

    徐徒然怔了一下,回答道:“是盒子里的。”

    “哦,好的。那你稍等下啊。”对方说着,从随身的水桶包里取出了一柄手电筒和一本本子,就着手电筒的光,开始一页页翻动起来——从徐徒然的位置,看不清那本子上写的是什么,但可以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字迹和数字,还有一道一道的斜杠。

    那人的视力似乎很不好,脸凑得离本子极近,看了一会儿,估计是觉得麻烦,将手伸进了衣服内侧——徐徒然想当然地以为她是要掏眼镜,没想到对方却是从衣服里取下一枚胸针,轻轻放在桌上。

    徐徒然借着手电光的看过去,只见那枚胸针上是一行大字:

    ……所以,这样的胸针,戴着的意义是什么?

    徐徒然心里冒出问号,另一边,女子摘下胸针后,阅读果然顺畅了不少,很快就再次出声:“银色盒子……哦,找到了。对,我是埋过这个。不过时间已经隔得挺远的了。”

    她说着,拿出一张地图,将下方的编号给徐徒然看:“13940。地图的编号。”

    徐徒然点了点头,顺口道:“你的图似乎和我的不太一样。”

    只见女人拿出的地图上,所标明的建筑比徐徒然的还多三个。徐徒然的图上只有“树根博物馆”和“茶室”。而女人的图上,则还有“办事处”、“行刑场”和“虫子博物馆”。

    而虫子博物馆再往前,则同样全是标着问号的地点了。

    “有些地方,亲自去过了,自然就解锁了。”女子不紧不慢地回答道,“看来你不是我要等的人。你和那些黑熊沟通过了吗?好好说的话,它们应该会让你回去的。”

    徐徒然:“……”

    沟通……暴力沟通算吗?

    “我问过它们。它们没有正面回答能否让我离开的问题。所以我不太信任它们。”徐徒然遮掩道,又有些好奇,“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你要等的人?”

    “在这儿待了很久的人,至少会再解锁出一个地点。”女人轻点地图,“沿着石子路一直前行,是能平稳达到‘办事处’的。能不能被送出去,看那里员工的态度就知道。像我就不止一次地被它们轰出来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楚国九公主楚倾歌〕〔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