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08章 第一百零八章
    徐徒然很难描述那种感受。

    就像是脑子里面忽然拉响了一个拉炮。伴随着砰一声响, 纷纷扬扬的碎片在意识里炸开,杂乱无章、没有规律,又细碎到难以捕捉——

    她看到受伤的自己、昏暗的小径、摇动的光点、长满断臂的大门。

    怪物、冰墙、烧焦的手臂、支离破碎的身体。她受伤了, 她又好了。她坐在巨人的手掌上、她乘坐在无形的风上、她躺在床上。对面的墙壁一时糊满了血肉或人脸, 一时又平平如常,只是白色的墙面上,画着复杂的、像是魔法阵一样的东西……

    我见过这些。

    徐徒然模模糊糊地意识到这点。她见过类似的图案, 在自己的胳膊上。

    所以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是她自己的回忆吗?这些和那枚标着“幻觉”的胸针之间又有什么联系?

    我被幻觉困扰——这些是她经历过幻觉吗?又或者, 是与之相关的因果……

    徐徒然意识到了些许不妙。她现在脑子太乱了。太多的碎片,她需要找点时间将它们一一梳理——然而现在, 明显不是什么合适的时间点。

    就在她被碎片记忆冲刷得东倒西歪的时候, 那些木偶人明显围得更紧了些。

    木头人的移动没有脚步声。徐徒然视线往下一扫, 这才发现它们的脚都是连在地板上的——木质的地板上鼓起了一根根细长的隆包, 仿佛地板的下面埋藏着血管和经络。

    坐在桌位内侧的那名女子,终于小心翼翼地挪了出来, 胸口不知何时,多了几枚胸针。她将水桶包挎在肩上, 用气音对着徐徒然说话:“你还好吗?你刚才不太对劲。”

    徐徒然深吸口气,强压下那些混乱的记忆, 轻轻摇头。女子见状, 抿了抿唇。

    “不舒服也忍一下。拉着我, 不要松——往手电筒的反方向跑!”

    话音刚落, 她猛地抄起桌上的手电筒,十分熟悉地将光打向了两人的右前方。围在众人面前的木偶条件反射地跟着转动脑袋, 女子当即拉过徐徒然, 手电筒一关, 摸黑朝着左边跑了过去, 中途抬了好几次脚,似乎在猛踹什么东西。

    像是瞬间点燃了什么,原本安静的房间终于变得喧闹起来。脚步声、踢踹声、木头扭动时发出的刺耳咯吱声。徐徒然耳尖地再次捕捉到那种摩擦声,这次她听出来了,那声音实际是来自于地面——

    徐徒然一脚踩在某个隆起的细长鼓包上,明显感觉到下方传来蠕动的触感。同一时间,那些木头人的轮廓再一次靠近,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徐徒然恍然大悟:

    “活的其实是地板?它们都是靠地板在动!”

    “嗯。”女子气息略显凌乱,言语也变得有些不稳,“所以现在得下楼,跟紧我!”

    黑暗之中,徐徒然连辨清有多少轮廓都费劲。她却像是具有夜视能力一般,每次都能冲向防守薄弱的空隙。手上的手电筒时不时亮起,总往两人逃跑的反方向照——而每当这时,那些木头人就会表现得如同传说中的向日葵一般,一个猛甩头跟着看过去,脖子齐刷刷地发出喀啦声响。

    徐徒然也没闲着,手上石矛时不时挥动,戳开从后方围上的摇晃黑影与枯瘦手臂。虽说因为怕误伤同伴,舞动的幅度十分有限,但也起到了不小的威慑,牢牢守住了二人的后方。

    凭着这几点优势,女子很快就拉着徐徒然冲到了楼梯口附近。眼看就能下楼,那种摩擦声却再次大范围地响起,借着楼下亮起的灯光,徐徒然分明看到,本已近在咫尺的楼梯又瞬间远离……

    不,不对。

    她猛然反应过来。不是“楼梯在远离”,而是“地板在移动”。

    地板表层如同履带般转动,硬生生将她们又从楼梯口拽了回来——

    “淦。”徐徒然蹙眉,“耍赖啊它。”

    女子同样神情凝重,伸手覆上了胸口几枚胸针。

    “实在不行只能用胸针换生机了。”她飞快道,“但我不知道我的胸针能不能救你。等等我会丢两个出去试试……”

    说话间,她们的身体已又被往后拖了些许。相应的,那些木头人则靠得更紧,细长的双臂打开,彼此相连,仿佛一面充满杀机与荆刺的篱笆墙。

    徐徒然不悦地皱眉,注意到女子已经伸手去摘身上胸针,心头更是不忿。偏偏恰在此时,那些纷乱的记忆碎片又再次突破压制,冲入脑海,莫名的画面在意识里胡乱展开,不同的是,这一回的画面更为连贯——

    她看到自己被巨大的怪物追杀,看到被烧成焦黑的大门,看到自己在跨过大门的瞬间,支离破碎的身体恢复原状,看到自己转身,眼中燃起蓝光,面前腾起冰墙……

    辉级。混乱之径。升级。辰级区域。铁线虫……

    各式各样的概念回归了原本的位置。徐徒然却只在意一件事。

    是我筑起了冰墙,封住了大门。

    我可以使用冰墙。这是我的能力。

    既然这样的话——那现在的我,为什么不行?

    似是从冷藏室拿出的易拉罐被“破”地打开,寒气裹挟着熟悉的感觉喷涌而来。徐徒然下意识地抬手,在女子惊讶的目光中,猛地往地上一按——

    咔咔声响,平滑的冰面瞬间铺开,不过眨眼,就将整层地板全部覆盖,密不透风!

    被冰层侵占的地板登时如同失去了活力,再无半点动静。徐徒然小心翼翼地抬手,警觉地扫向周围立定不动的木偶轮廓,一旁女子却反应得更快,二话不说就拖着她,旋身往楼梯跑去。

    没有地板的捣乱,这次她们终于顺利踏上了楼梯。身后却再次传来卡拉卡拉的异响——徐徒然转头一看,却见不少木头人已经自行断了双腿,强行挣脱冰层的束缚。此时正趴在冰面上,飞快地朝着自己爬来!

    “别看!”女子头也不回地说着,拖着徐徒然往下走去。等到木头人终于爬到楼梯口时,她们已经下到楼下,站在了灯光明亮的一楼大厅之中。

    柜台内值班的大白熊已经不知所踪。茶室的大门则紧紧关着,根本打不开。女子闭眼调整了一下凌乱的呼吸,安慰了一句“没事,天亮就能出去了”,跟着熟练地走到柜台前,给自己和徐徒然各自倒了杯水。

    “来,先缓一缓。”她将水递给徐徒然,“放心,一楼是安全的。只是我们得在这儿多待一会儿。”

    徐徒然喘息着接过,目光依旧牢牢锁定楼梯上方——

    只见楼梯口处,一堆木头人拖着残缺的身躯挤在那里,肢体彼此交叠着,圆圆的脑袋耸动,像是一群虎视眈眈又心有不甘的野兽。

    “别怕。它们下不来。”女子轻声道,“过来些,别让它们看到你。不然等等怕还要发疯。”

    “发疯?”徐徒然蹙了蹙眉,手中水杯晃了两下,试着轻沾了一些,没听见“危险值”响起,方放心饮下。

    “可能会叫唤,或者扔一些树枝下来。伤害性不大,就是很烦。”女子将徐徒然引到那些木头人的视线死角处,担忧地看了她一眼,“你没事吧。手掌好凉。”

    “是吗?”徐徒然自己没什么感觉,翻过手掌看了眼,反倒觉得掌心有点红。不过她现在最关心的不是这些。

    “那个‘入夜’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一口气将温水喝完,“你之前说的‘轮到’又是什么意思?”

    “这个地方的入夜和外面不同。只有建筑里面才会有‘天亮’和‘天黑’之分。而且是从南向北依次降临黑夜。”女子深深吐出口气,在大厅内找了个位置坐下,“按理说这个时候入夜的应该是树根博物馆。茶室应再过一到两个小时才会天黑……”

    “是因为树根馆闭馆了吗?”徐徒然猜测道,“所以就直接跳到了排列第二的茶室?”

    “有这个可能。”女子认真点了点头,“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得记下来。”

    说完,她当着徐徒然的面就再次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以及一支快磨秃的半截铅笔,因为觉得笔头太钝,写之前还蹲下去往地上磨了磨。注意到徐徒然有些诧异的眼神,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下。

    “文具都是之前从办事处偷偷拿的。得省着用。”她说着,站起身来,开始记录。她没有要避开徐徒然的意思,内容全展露在徐徒然的视线下,徐徒然无意识地往纸页上瞟了眼,不觉一怔。

    只见上面整齐地列着表格,其中一列更是标明“实验一”、“实验二”……

    “你在这里做实验?”她暗暗咋舌?

    “嗯。”女子点头,“因为这个天黑的现象,是大约五天前才开始出现的。之前并没有过这种变化。我觉得有必要在最短时间内将其摸索清楚。”

    像今天,她本来也是打算再次观测茶室二楼入夜变化的。所以才会提前坐在那儿。只是没想到树根馆闭馆,让时间提前了。

    徐徒然皱眉:“你的意思是,这里的规则还会随时变动的吗?”

    “不,在我的记录范围内,这是唯一的一次规则变化。”女子轻声细语,“我怀疑可能是发生了某些事,对这个地方的‘管理者’——姑且这么称呼吧。对它产生了一些刺激。从而促使了这次变化的发生。但具体是什么,我之前并没有头绪。”

    语毕,她抬头看了徐徒然一眼,面上忽然露出些许思索。

    “但现在,我有些一些猜测了。”

    徐徒然:“……?”

    她想了想,指向自己:“你说的那个刺激源,不会是我吧?”

    “可能是你。也有可能是你之前进来的人。”女子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来去的都是一些普通人,直到最近……我之前说‘你不是我要等的人’,抱歉,是我武断了。”

    “虽然你是刚刚才进来的。但现在看来,你和我,应该是一类的。”

    女子说着,目光看向上方,显然是回忆起了徐徒然刚才展现出的高超的速冻技术。

    很快,她又将视线收了回来,看向徐徒然的眼神带上了几分严肃:“这个地方,是一个囚笼。它关住的不仅是怪物,还有具有特殊能力的人。就是像你这样的。”

    “而你又说,我和你是一类人。”徐徒然似有所悟地点头,“所以你也……”

    她一边说,一边扫过女子的身前。只见那里正别着几个胸针,分别是“我不孱弱”、“我喜欢学生”以及“我视力不好”。

    徐徒然目光在最后一枚胸针上停留片刻,想起最开始,女子就是将这枚胸针藏在衣服内侧的。

    察觉到她的目光,女子笑了一下,正要解释,楼梯上忽然传来砰砰的声响,还有某种刺耳的尖啸。徐徒然被烦得皱起眉头,女子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当即转向楼梯的方向。

    “楼梯上,禁止喧哗吵闹!”

    她微微提气,朝着那边喊了一句。语气并不算多严厉,楼梯上的动静却瞬间消了下去。

    女子呼出口气,转头对上徐徒然好奇的眼神,腼腆地笑了一下。

    “这算是我的‘能力’之一。不过可用的地方有限,也没法造成很大打击。”她说着,又点了点写着“我视力不好”的胸针,“至于这枚胸针,我戴上后,视力会下降,但同时能拥有一定的预判能力。能在危险中识别出安全的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楚国九公主楚倾歌〕〔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