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终结者末日〕〔最强兵王混花都〕〔穿梭多元宇宙的死〕〔修仙:从心动大律〕〔破游戏不玩了〕〔都市奇门天师〕〔都市医道龙神〕〔偷偷养只小金乌〕〔夜的命名术〕〔重回1990〕〔重返1989〕〔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俗主〕〔我真的长生不老〕〔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老婆是花瓶,得宠〕〔大明皇长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13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那祭坛整体约有半个小篮球场大小, 底下铺着圆形的拼接石板,石板的四个角上各立着块约半人高的石碑。石板中央,则是一个凸起的祭台, 形状宛如半熟芝士, 似是一大块石头凿成。

    这里用的石料,同样是石子路与石矛的同款。不管是石板、石碑还是祭台上,都有大片的波浪形花纹, 然而不知是不是展馆光线太过晃眼的原因, 徐徒然很难完整地辨认出上面所写的内容,但凡盯着看一会儿, 眼前就要出现重影, 甚至会有些头晕。

    最多只能辨识出零星词句, 比如“星门”、“拥抱”、“新生”之类的……和从外面围墙上看到的内容也差不太多。

    她也没有在这些花纹上花费太多时间——毕竟从之前得到的信息来看, 留下“去坛”提示的人,大概率是人类。既然如此, 那他希望别人发现的,很可能并非这些花纹。

    一来, 对方未必和自己一样能够解读这些东西。起码从杨不弃的表现和态度来看,即使是对他们这种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来说, 这个技能也不是那么常见的。其次, 就算留下信息的人能看懂这些, 他也完全没必要在各种角落反复强调——这种东西那么显眼, 看得懂的人自然懂,也不会错过。看不懂的人, 哪怕引到祭坛了也是白搭。

    至于为什么自己能看懂一些……徐徒然对此想得很开。肯定是因为我牛批嘛, 还能为啥。

    打定主意, 她径自跳上了石板, 率先检查起四面的石碑。杨不弃站在祭坛外面,迟疑了一下,没跟上去,而是帮着检查起了石碑的外沿。

    注意到他迟疑的动作,徐徒然抬起眼来:“待在这里会让你不舒服吗?”

    “……还好。”杨不弃抿了抿唇,“不碰到,呃,树干部分的话,问题其实不大。”

    因为与地面之间还隔着花盆,所以他实际也能勉强站到石头上。但真要踩上去的话,还是会有些难受的。

    徐徒然了然地点了点头,嘱咐了一句“那你小心些”,跟着又低头在祭台周围搜寻起来。杨不弃眼帘微垂,绕着石碑的外面走了几步,中途不小心踢到地面上突起的地灯,险些摔到旁边的石碑上,惊得他忙往前面闪了一步。才刚站稳,便听徐徒然低低唤出了声:

    “嘿,看地上!”

    杨不弃心脏突地一跳,第一反应却是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只当是方才动作太大甩下了什么,下意识地开口:“不是我掉的!”

    回应他的却是徐徒然莫名其妙的视线。

    “我当然知道不是你掉的。”她从石碑后面探出头来,朝着杨不弃招了招手,示意他看向祭台底部与石板相接的缝隙。只见里面正紧紧地塞着一张折叠起的纸片。

    “我说的是这个。你以为我在说什么?”徐徒然回到祭台边上,一面开始奋力掏纸片,一面小声问道。

    杨不弃:……

    没什么,我以为我身上又不小心掉胸针了而已。

    杨不弃噎了一下,飞快地转过了话题:“那东西藏得怪隐蔽的。你好拿吗?”

    “有点困难,塞得太深了。”记徐徒然啧了一声,努力在石缝里抠来抠去——不得不说,藏这东西的家伙还挺用心。

    且不说穿着布偶装的大熊因为体型原因,很难关注到这么低的位置,就算能关注到,就它们那种指头比汤圆大的大爪子,能不能抠出来都是个问题。

    好不容易,总算是将那张纸掏了出来。徐徒然捏着纸片跳出祭坛,与杨不弃另寻了一块巨大的血色琥珀藏好。后者右手认真地从她指尖擦过,修好她方才擦破的一点表皮,目光旋即落在那张纸上:“写的什么?”

    “看上去是一些信息记录。”徐徒然展开纸张,小声道,“字迹很草,涂改的情况也很严重。”

    事实上,这上面的字何止是草,看上去简直像是上课打瞌睡时硬撑着写下的笔记,汉字之中似乎还混着拼音和字母。而且有些笔划还有很突兀地突起,看上去像是贴在某个不平整的表面上写的。

    纸张右侧有明显的撕裂痕迹,应该是从本子上扯下的。所用的纸张和茶室女子的一样,想来应该也是从大熊办事处偷拿的——这样看来,留信的人大概率也是被困在这儿的人类之一。

    徐徒然看了半天,只觉这字比祭坛上的花纹还难认。忽然想起一事,忙掏出了装在银盒里的笔仙之笔。

    “回答我,这纸上写的是什么?”她低声问道,注意到旁边杨不弃有些诧异的眼神,忙解释道,“这东西好使,有问必答。”

    杨不弃:……

    倒也不用解释。这东西的作用我还是记得的。我比较在意的是你是怎么发现这事的。看着也不像是想起来的啊。

    杨不弃百思不得其解,另一头,笔仙之笔已经开始噗噗噗地吐泡泡,认命地回答徐徒然的问题——

    一颗颗红色泡泡当着他们的面破灭,构成一行行支离破碎的字句:

    ……

    记至此,整张纸上的内容都已经翻译完毕。

    笔仙之笔虚弱地吐出最后一个句号,转头就开始催促徐徒然将盒盖盖上——它能感受到那些血色琥珀的气息,这让它觉得非常不舒服。

    徐徒然心不在焉地将它放了过去,思忖片刻,轻声开口:“它刚刚写的那些……”

    “是真的。”杨不弃下意识道。

    “……?”徐徒然懵了一下,“什么?”

    “哦,我是说,它所转述的内容都是原版的。”杨不弃这才想起徐徒然现在对自己的能力毫无了解——事实上,由于她的态度一直太过自然,以至于杨不弃总会忽略她失忆的事实。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留下这些信息的人,也都是如实记录。至于他所记下的东西是不是真实的,这我就无法确定了。”

    别问他为什么都变成这样了还能保有预知倾向的能力,他也不知道。但不论如何,这在杨不弃来看总是一件好事。起码这能证明,现在的他并非是一个全然的怪物。

    每当意识到这点,杨不弃心里总会腾起些微妙的感觉。而他的旁边,徐徒然则再次展开了那张纸,面露思索。

    “从这张纸记录的内容来看,记录者当时应该是找回了部分能力,也设法进入了林子的深处。至于他现在还不记不记得,这事就不好说了……”

    她抿紧唇角,耳朵忽然捕捉到手推车碾过地面的响动——那个将血色琥珀运进来的大白熊似乎已经结束了工作,正要推着空下的小车离开。

    这对徐徒然他们来说当然是好事。展馆内没有其他工作人员存在,这意味着他们接下去可以在这里自由探索——不过很快,徐徒然就发现,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撑在地上的手掌不知为何,感受到了几丝黏腻的触感。她抬起手来,只见手掌的下半部分,正沾着新鲜的红色液体。

    几乎是同一时间,脑海中再次有“增加一千口口值”的提示音响起,杨不弃抬头看了看上方,皱起眉头。

    “是我太敏感了吗?”她听见杨不弃小声道,“这里的光线好像一下变暗很多。”

    徐徒然:“……”

    似是明白了什么,她飞快地收起了纸张,转而拿出了那张游客导览册。在看到“香樟林”对应页面的配图后,脸色霎时微微一变。

    只见这会儿,那张圆形的照片内,翠绿香樟树正被夜色笼罩。

    ——这意味着,他们现在所处的建筑物,已经“入夜”。

    “我们得赶紧离开。”徐徒然立刻抓着石矛起身,拽着杨不弃就走。而就在两人站起身的瞬间,两只血手突兀地从展品下方刺出,直直朝着他们的衣角抓来!

    徐徒然暗骂一声,也顾不得会不会被发现了,转身一挥石矛,层层冰块立刻沿着血手飞快爬上,转眼便将两只血手完全冻结!

    然而就在冻上的下一秒,便听“咔”的一声。

    冰块之上裂开了一道深深的缝隙。

    “走!”看出这些东西不好对付,徐徒然也没恋战,抓着杨不弃加快脚步。走出没几步,行动便感到一阵滞涩——不过短短数息之间,地面记上就已经蔓开了一大片红色的液体。一只只鹌鹑蛋般大小的血手从液体间蓬勃长出,密密麻麻连成一片,每当他们脚步落下,便要去扯他们的鞋底,仿佛拼尽全力都要将他们留下。

    徐徒然还好,她鞋底本来就厚,每次下脚时用力些,还能顺带碾死那么十几二十个。然而杨不弃的情况就比较尴尬:

    他此刻用来行走的是比较细脆的根须。而这些根须,都是扎在花盆里的。

    花盆带土,本就沉重。他用的还是那种塑料小花盆,又软又容易塌,有些之前在赶路时就已经有了破损。此刻被那些东西一拽,更是摇摇欲坠——

    不对,已经坠了。

    杨不弃震惊地看着某个从根须上脱落的小花盆,当场爆手速石矛将它从地上挑了上来。但捞回归捞回,一时半会儿绝对没时间穿,只能先挂在石矛上晃荡,自己则将暴露出的那截根须高高翘起,艰难地用余下几个花盆继续往前赶。

    “你还行吗?”注意到杨不弃身残志坚的动作,徐徒然神情复杂地看了过来。

    ……后者只庆幸现在的自己没有脚趾。不然他这会儿可能已经躺在了坑底。

    “还行。”他顽强地说着,话音刚落,又一个塑料小花盆被扯得裂开一条缝。

    杨不弃:“……”

    他出去就换不锈钢的!

    徐徒然匆匆扫过了他的下方,也觉得这样下去似乎不太行。此时他们距离大门还有好长一段距离,出于安全考虑,他们不能离大型展品太近——这些展品下方时不时就有大码血手唰地窜出,真要被抓一下,就不止是掉个花盆的问题了。

    这也意味着他们必须绕更远的路……徐徒然抿紧唇角,认真打量了杨不弃一番,确认是自己公主抱抱不动的人,背着走估计也够呛,于是果断转换思路,将石矛往地上用力一顿!

    寒意瞬间以她为圆心向外扩展,转眼铺开一层浩瀚冰面!

    所有的迷你版血手都被暂时压在了冰层之下,宛如一大片仍在蠕动的红色海藻。徐徒然以石矛柱地,将杨不弃往前一拽,勉强稳住打滑的身形:

    “走了。我冻不住这些东西太久……”

    这是实话。被压在冰层下面的血手已经开始努力抠起墙皮,旁边未遭冰冻的血手plus,更是很显队友爱地开始帮忙砸冰。

    徐徒然顺手又将两个plus版给冻上,踩着冰面往前跑去。杨不弃舞着几个小花盆跟在后面,看上去倒是不用担心跑掉鞋子了,不过还是不太利索,平衡问题相当难以把握。

    “要不你先出去吧。”他被徐徒然拖着往前滑了些许,忍不住道,“反正这些东西弄不死我。”

    “那不行。”徐徒然头也不回,“弄不死又不代表不遭罪。”

    不然这样却是还不太行。最好还是得再想个办法,某些能让他们移动得更快的方法……

    徐徒然眉头微蹙,拖着摇摇晃晃的杨不弃转过一个拐角,视线忽然一顿。

    只见他们的几步之外,有一辆车。

    一辆空着的手推车。

    杨不弃:“……”

    徐徒然:“……!”

    *

    又两分钟后。

    虫子博物馆·后门入口大厅处。

    穿着粉色围裙大白熊正在通向展馆的门外探头探脑,想看看里面的危机解除了。

    自从行刑场出现虫子逃脱事件,香樟林内所有的建筑物都被新增了“天黑”规则。一旦进入天黑状态,就会对范围内的存在进行无差别打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比较近似于受到刺激后自动激发的防御机制,就像是人在摄入过敏原后的过敏反应,未必有用,但威胁不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十分红处〕〔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冬天请与我恋爱〕〔银河坠落〕〔被将军掳走之后〕〔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不死夜帝〕〔宋襄严厉寒全文免〕〔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重生:回到老婆女〕〔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穿成末世女炮灰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