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恶毒老妇,靠〕〔线下约架,她貌美〕〔开局生娃,带萌宝〕〔重生顶流国民男神〕〔全民降临:从觉醒〕〔太宰的跨世界求助〕〔重生之无双国医〕〔农女当家,猎户家〕〔无眠夜曲〕〔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14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最终杨不弃还是坚持自己走了一段路。

    直到来到茶室的附近, 方不情不愿地爬进了手推车,谨慎地藏好了自己的树干,由着徐徒然将自己往茶室推去。

    茶室一楼的柜台后面没有熊在。估摸着应该是如茶室女子所言, 出去玩耍摸鱼了。徐徒然趁机连人带车一起潜进茶室内, 将杨不弃从车斗里拉出来,推着他往楼上走。

    杨不弃因为身体原因,实际不太愿意见人。硬着头皮跟着徐徒然上了楼, 跟着就自己找了个空位置坐下, 不肯再往前一步。

    徐徒然无奈,但也知道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说实话, 在杨不弃上楼之前, 她还一度有些担心他会不会因为不愿见人而拒绝上楼, 甚至趁着她不注意偷偷跑掉……

    ——嗯, 她也知道后一种猜测有些离谱了,但不知为啥, 她莫名就是有这么种想法。她坚信这肯定是杨不弃自己的问题。

    所幸杨不弃还是很给面子的,虽然不情愿, 但还是踩着小花盆吧嗒吧嗒地跟着上来了。坐的位置虽远了些,但也足够与其他人交流。

    徐徒然暗自松了口气, 转身往角落里走去, 果然在昏暗的光线中, 瞥见了熟悉的身影。

    之前与她交谈的那名女子, 这会儿仍坐在先前的位置,令徐徒然惊讶的是, 她的旁边还坐在另一人——正是她刚进林子时所遇到的那个染着黄发的男人。

    因为光线问题, 男人头上黑黄相接的布丁式发色没那么显眼了, 以至于徐徒然一时都没认出他来。倒是对方, 率先和她打了招呼:

    “咦,我记得你。我们之前林子里见过……诶,你肩上这是什么?”

    他望着坐在徐徒然肩头的小粉花,惊讶出声。徐徒然淡淡解释了句“捡的小动物”,自行找了个空位坐下。

    在座都是见过世面的人,虽然没了记忆,但常年林子里钻来钻去的,怪物这种东西,还是见过那么几回的。因此,对徐徒然带来的这株小植物,他们惊讶归惊讶,终究也没多问——

    管它植物动物还是虫子呢,不伤人都好说。

    比起这个,那布丁头明显更在意另一个问题。

    “你怎么还在这里?那些黑熊没有送你离开吗?”

    他说着,语气透出几分担忧。

    “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咱俩现在是狱友了。”徐徒然话语却是轻松,视线划过对方的头发,目光略微一顿,“那个,你先前说你叫什么来着?杜建华?”

    “哦,那是我捡的名字。”布丁头道,“我刚换了一个,现在叫‘林梦溪’。这个比较好听。”

    徐徒然一本正经地点头,意有所指道:“我觉得姓苏的话会更好听。”

    对方一怔,似乎没有听清她的话:“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

    徐徒然观察着他的神情,略一思索,摇了摇头:“没事,空了再和你说。”

    她转向坐在最里侧的女子:“我发现了一些新东西。”

    “我想也是。”女子沉静点头,伸手将散落在桌面上的胸针收拢,腾出一片空间——很显然,在徐徒然到来之前,她正和暂时名为“林梦溪”的布丁头先生,彼此交换着新捡到的胸针记。

    “你的朋友,不用过来坐吗?”她视线掠过徐徒然的肩膀,在杨不弃的“腿”上停留一秒,若无其事地移开,语气依旧温婉如和风细雨。

    “没事,他只是想静静。”徐徒然一边掏出之前发现的那张纸,一边肯定道,“他姓杨,是我们的同伴,绝对可以信任。”

    “好的。那就谢谢杨先生了。”女子平静说着,接过徐徒然递过来的纸,打着手电筒看了一眼,微蹙起眉,“这个又是……”

    “是我在虫子博物馆里找到的。”徐徒然一手搭在桌上,手指轻轻敲击起桌面,“不出意外的话,这个东西,或许可以指引我们,找到真正有用的胸针……”

    “或者说,找到真正的自我。”

    她语气笃定地说着,不意外地发现对面两人神情皆是一凛——旋即,目光纷纷落在了那张纸上。

    *

    然而很快,试图寻求答案的人们就遭遇了第一道重击。

    他们看不懂这纸上写的是什么。

    ——如果仅凭自己的记忆默写,也不是不行,但就怕有什么错漏。万一那些记录里有自己尚未解答或解读失误的内容,那不等于将人带沟里去了?

    不过徐徒然还是保留了一些,没有让笔仙之笔当众吐泡泡,而是拿在手中伪装成普通钢笔使用——倒不是不信任眼前两人。主要是她现在肩上还坐着个小粉花,之后的计划如果得以顺利实施,唱歌笔和泥巴块的存在也必将公之于众。而这几个,按这破林子的定义,全都属于“虫子”……

    那带着一堆虫子的自己算啥?蛊王吗?

    徐徒然并不愿意在这方面多做联想,也不希望其他人联想。所以身上的可憎物道具,能藏的还是尽量藏藏。

    默写的同时,她也没闲着,一心二用,顺口分享了下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与获知的其他情报,等默完了抬头一看,正对上另外两人略显呆滞的目光。

    徐徒然:“?”

    其余人:……

    相比起布丁头,女子的态度要更为冷静些,也更快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也就是说,你在与我分开之后的那段时间里,一口气闯了办事处、行刑场和虫子博物馆……”

    “?不不不。”徐徒然赶紧纠正,“办事处我没去。它们没让我进去。”

    那些熊关门关得太快。她只是在门外短暂地看了一眼而已。

    “但行刑场和虫子博物馆,你确实都进去了。”布丁头喃喃地接口,“而且都是从里面走的……”还顺带抢了两根石矛以及一辆手推车——

    虽然他不太明白为啥要特地抢一辆手推车。但这车是在大黑熊眼皮子底下带走的。这事本身就已足够震撼了。

    “纠正一下,第一根石矛是我在去之前就捡到的。手推车是从白熊手里抢的。而且虫子博物馆的话,你要是那位苏姓猛士,你肯定也去过的。只是你自己忘了。”记徐徒然一边说一边观察对方表情,见对方闻言仍是一脸茫然,只能收回目光,旋即一合双掌。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目前所得到的新信息。”

    她将整理好的文字调转方向,朝着女子的方向递过去。对方拿起细细读了两遍,微蹙起眉。

    “其中有些内容,与我之前的猜测不谋而合。”她轻声道。

    “对,这纸上的东西验证了‘大熊会带走胸针’以及‘胸针藏在林子深处’两个想法。”徐徒然语气肯定,“假设上面写的信息无误,那么通往林子深处的空气墙,只有在白熊需要大批进入的时候才会打开……”

    这部分并不难理解。白熊集体入林后,会永远消失。结合目前信息来看,这些白熊应该就是被转化成了新生的黑熊——换言之,它们确实算是“死”了,没错。

    正好能和“熊是旅鼠”,以及“旅鼠跳海”两个信息对上。而纸上的原文恰好写明,入口会在旅鼠跳海出现开。

    “老实说,一想到那些白熊集体赴死的画面,我头皮就有点发麻。”布丁头想了想,忍不住道,“虽然知道它们并不算是‘自杀’,只是被某种力量转化。但那个画面,想想就很魔怔。”

    尤其白熊的特质之一就是贪生怕死。这么一想,更魔怔了。

    徐徒然认同地点点头,略一思索,又补充道:“不过从本质上来说,它们这其实也算是‘自杀’。”

    布丁头:“?诶?”

    “抹杀自己,当然算自杀。”坐在旁边的女子淡淡开口,顺手将垂到胸口的长发捋到肩后,“而杀掉一部分的自己以生成另一部分的自己,这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自杀’吧。”

    “……”刚有些缓和的布丁头再次一怔。

    “杀掉……一部分的,自己?”他抬起眸子,却见旁边两个女生都一副毫不惊讶的表情,“有人能再给我解释一下吗?”

    徐徒然与女子对视一眼,伸出手指,再次点了点桌上的纸张。

    “按照纸上所写。黑熊就是白熊,白熊就是‘它’……这个‘它’是什么玩意儿姑且不论,起码可以确定一件事,就是这个林子里,实际有一个真正的掌管者。而黑熊和白熊,都只是这个掌管者的一部分。”

    “或者是一种化身。也有可能是一种人格。”女子补充,“我倾向于后者。”

    白熊懒惰、贪食、胆小、脆弱。

    黑熊勇猛、自律、强大、一往无前。

    再结合黑熊被按上特定胸针后,会逐渐转化成白熊这一事实,第二种猜测就很说得通了。

    “喜欢偷懒、贪图享乐、脆弱胆小……实际拥有这些性格特质的并不是熊,而是这片林子的掌管者。他只是在强压下这一切——他将自己的人格特质剥离成了两部分,弱的一部分,就成为了相对友好的白熊,负责一些接待工作。强硬的一部分,则成为了黑熊,承担起杀虫与安保的任务。”

    女子垂下眼帘,飞快地组织着语言,试着归纳自己所猜测的一切:“然后,嗯……怎么说呢?就像再坚强的人,内心都会有脆弱的地方,只要一个契机就可以让人溃不成军。一根紧绷的弦,若是绷得太久,反记而会变得彻底松垮……那种黑熊应该也是这样。”

    脆弱与害怕才是真实。强大与勇敢只是强撑的表象。所以当它们内心脆弱的部分一旦被唤起,放大,就会促使它们开始一点点地迅速转化。

    在徐徒然使用胸针攻击黑熊之前,也曾发生过不少黑熊自然转化成白熊的事件——现在想来,或许正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们身上那股紧绷的劲自然消逝所致。

    而当脆弱的白熊占据多数时,“它”便会亲自将这部分脆弱的自我抹杀掉,重新粉饰成刚强的模样。这片林子中的循环正是由此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开局就较真,对面〕〔忤逆本能〕〔楚国九公主楚倾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