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律凶猛〕〔神级系统我能一键〕〔重生猫咪:你是我〕〔我有一个豆荚农场〕〔一胎双宝:总裁大〕〔660号生物学家〕〔美漫:我养妖把紫〕〔大佬穿成真千金,〕〔我是守界人〕〔一切从泰坦尼克号〕〔玩弄于股掌〕〔我在末世有座城〕〔人在神雕,开局获〕〔异世灵武帝尊〕〔创世血瞳〕〔国术传人逃荒后,〕〔女配在修仙文里搞〕〔玄学大佬带着答案〕〔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18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徐徒然看得出来, 对面的木头人是真的茫然。

    但就像它不理解什么“升级路线”一样,徐徒然对它的话也非常不理解——凭借着找回来的零星记忆,她大概明白对方说的“升级”是什么意思。但为什么要表现得她好像磕了什么不该磕的经验直升包一样?

    另一头, 木头人似还沉浸在无尽的困惑中, 语气飘忽:

    “为什么,会这样呢?”

    “是那个负责引导你的东西安排的吗?它是不是坏掉了?”

    “那种东西也会坏吗?好奇怪啊。要不直接吃了吧。”

    徐徒然:“……”

    这话题,咋还越来越限制级了。

    略一沉吟, 她谨慎开口:“这事我没法和你解释——因为我的记忆根本不在我这儿。”

    木头人:“……”

    木头人:“啊。”

    “你也丢了。胸针。”

    “对对, 就是那个。”徐徒然立刻点头,“如果你想和我深度交流的话, 起码得先将我的记忆还我吧。”

    木头人闻言, 却再次陷入沉默。过了好一会儿, 才见它巨大的脑袋原地缓缓转过了一百八十度——原本嘴巴的位置被转到了上方, 看上去像是很深的皱纹。

    “胸针,右边, 深处。”它低声道,“他们应该又要找到了。”

    “你等等, 往最里面走。”

    “他们?”徐徒然怔了一下,刚想说些什么, 周围的一切忽然摇晃起来——摇晃的同时, 又有隐隐约约的声音, 从远处飘来。

    “你还好吗?妹子?大妹子?”

    “怎么还不醒啊。”

    “是不是得先把她从这鬼地方搬下去……”

    声音越来越靠近, 也越来越清晰。徐徒然一个激灵,睁开双眼, 发现自己正斜躺在茶室女子的怀里, 周围则围了一圈人。

    方小可、李云。杨不弃也站在边上, 那朵小粉花趴在他头顶, 正抖着花瓣向下张望。

    徐徒然:……

    她又环视一圈周围,只见下方仍是那块巨大的血色琥珀,前方则同样是那个房屋般的巨大木头人。不同的是眼前木头人看上去就是一个死物,只有自带的机械臂在片刻不停地运转,往其身上鞭挞。

    徐徒然大概猜到是什么状况了:“我刚才昏倒了?”

    “差不多。”茶室女子扶着她站起来,“我们过来时看到李云倒在地上,你让我们别动,自己冲上来扶李云。之后另一只白熊逃跑,我们忙着去拦,等反应过来时,你已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李云在旁边点着头,又补充道:“你是在看到那东西之后变得不对劲的。是不是被它蛊到了啊?”

    “那东西”,指的自然就是那个巨大木头人。这下徐徒然完全明白了——估计她在与木头人对视后,就被暂时拉走了意识。她以为睡着的是其他人,但实际在他人眼中,真正失去意识的是她。

    徐徒然了然地点点头,抬手搓了搓眼窝,再次扫了圈周围,忽然觉出不对。

    此刻围在她旁边的,是茶室女子、李云、方小可与杨不弃。人群之外,那个新来的背带裤女孩则不远不近地站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至于布丁头与乔风,则完全不见身影。

    徐徒然微微蹙眉,正要细问,忽见两个熟悉人影,从不远处的隧道中跑出。

    “找到了,果然在里面!”布丁头语气带着掩不住的兴奋,“这一侧的隧道里面有土包,里面藏着胸针!”

    在场众人听了,无不面露欣喜。徐徒然揉了揉额角,忽然觉得有些跟不上:“隧道里面?他们刚才是进去查探了?怎么进去的?”

    她明明记得李云说过,想跟着白熊进入隧道,结果被弹了出来。

    似是看出她的困惑,李云慌忙道:“我之前想跟着进入的是左边隧道。那边确实进不去。但不知为什么,他们走右边就能进。”

    ……右边。

    右边,深处。

    脑海中蓦地响起巨大木头人曾说过的话,徐徒然若有所思地垂眸,忽又想起它说过的另一句话——

    “他们应该又要找到了。”

    又要——徐徒然很难不注意到这个词。为什么是“又要”?

    还没等她琢磨明白,出去探路的布丁头与乔风已经全走了过来。听他们的描述,那条隧道里面虽然有些吓人,但并无其他危险。他们所找到的胸针则分别埋在不同的地洞里。乔风已经率先找回了属于他的一枚——他胸口写着“乔风”的胸针已经被摘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枚写着“冯桥”的胸针。看来这应是他的真名。

    不过哪怕想起了名字,他的记忆仍是存在残缺。想来应该还得靠其他的胸针去拼凑。

    “里面有很多鼓包,得自己一个一个去挖。”布丁头道,“还挺费事的。”

    言下之意,这事仅凭一两个人难以迅速完成。再加上他俩已经验证过没有危险,众人当即便互相牵引着,往位于木头人右肋的隧道走去。

    他们脚下铺着的是一大片血色琥珀,而隧道内部,则是松软的红色泥土。一路上都没有落叶存在,也不知是否是因为这点,人员失散的情况并没有再次发生。

    在即将踏入隧道的前一秒,徐徒然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上方的木头人。只见对方五官模糊的脑袋挂在上方,一动不动,似是完全没有察觉到这里所发生的的事。

    ……又或者是发现了,只是它暂时无意干涉?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它所说的那个“负责引导的东西“,又是指什么?

    徐徒然心头浮起问号,听见前方传来的呼唤声,忙应了一下,提着石矛,快步走了进去。

    *

    正如布丁头二人所说,这条隧道很深,也相当幽暗。

    前面一段路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得亏茶室女子有一个手电筒。即使如此,大家也只能彼此牵着手走。等到深入近千米,才见隧道内出现了一层流动的红光——借着那层黯淡的光,他们终于得以看清地面。那里果然耸着不少小鼓包。

    冯桥向其他人示范自己是如何利用石矛挖到胸针的,据他所说,直接用手接触红泥会疼痛,能用工具最好。而在刨开后,则会看到里面盛着一汪清水。水底大概率会沉着一枚胸针。

    说话间,他已经又当着众人的面顺利又刨开了一个坑。坑内的清水中果然躺着一枚写着“口口”的胸针。他试着用手去捞,那东西却像是水中的月亮,一碰即碎,根本捞不到。

    “看来这东西不是我的。”冯桥得出结论,示意其他人上手来试。徐徒然正好离得比较近,也试着伸手捞了下。指尖除了冰凉的清水,什么都感觉不到。

    徐徒然尝试失败,立刻自觉往旁边退开。将位置让给了下一个人。余下几人很快便在冯桥挖出的土坑旁围成个圈,还有的则自己拿着石矛走到一边开始抛土坑。杨不弃不知何时站到了徐徒然的身旁,诚实地给出评价:“这场面像是团建挖笋。”

    徐徒然被逗得一乐,瞟他一眼:“你不去挖?”

    “不急,我想再观察一下。”杨不弃道,“我不想当着他们的面找记忆。我和他们又不一样。”

    徐徒然若有所思地扫了眼他下半身的树干,略一沉吟,扯了下他的胳膊:“不急的话就跟我来。”

    杨不弃:“?”

    他乖乖地跟着徐徒然往更深处走,走出一段距离了才道:“怎么?”

    “我刚才昏迷那会儿和那大木头说上话了。”徐徒然低声道,“它让我往最里面走……”

    “最里面?”杨不弃蹙眉,“你还真信它的?”

    “不好说。我是觉得它对我没恶意。”徐徒然边继续往里走,边道,“而且听它的意思,它对我们闯到这地方来好像不是很在意。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

    不然那家伙不会说“又”。

    “或许以前也有人找到这地方。”杨不弃沉吟道,“比如那个将线索藏在虫子博物馆的人。”

    假如能利用好白熊集体迁徙的机会,想进来并非不可能。何况这附近并没有黑熊巡守。

    只不过,以前哪怕曾有人找过来,多半也只是单枪匹马。不可能像徐徒然一样直接包辆小火车拉一群人过来。而假如只有一个人的话,面对埋有胸针的土包,那想必是相当棘手。

    “确实。既需要工具,又需要确保挖到的是自己的东西。不然等于白干。”徐徒然点头,“而且既然白熊‘自杀’走的是左边隧道,那么转化出的黑熊,说不定正好就是从右边出来。这样打个时间差,很可能过来的人都还没找全东西,就被转化后的黑熊逮个正着……”

    然后再度被剥成一张白纸,忘记一切,被丢到林子里重新来过。

    这样一想,这个机制还真是足够残酷。

    徐徒然说着,微微皱起了眉。旁边杨不弃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把‘说不定’去掉。”他略一停顿,低声道,“看来你说对了。”

    “?”徐徒然不解抬眸,顺着杨不弃的目光往前看去,正见前方几只大黑熊正背对着他们,蹲在地上不知干些什么。

    也是杨不弃眼神好。这么乌漆嘛黑的几坨,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徐徒然略一挑眉,提着石矛走上前去,那些黑熊像是被惊动般转过身来,看到徐徒然却没有过多反应,转过身去继续去做自己的事——又过几秒,方见它们陆续站起来,彼此推搡着走了。

    徐徒然这才知道它们方才是在干嘛——只见黑熊之前蹲着的位置前,正列着一列被挖开的小土包。

    每个坑里都波光粼粼,水底静卧着一枚字迹模糊的胸针。徐徒然脱下半边手套,试着伸手,顺利从中捞出一枚,接触的瞬间便感到一阵熟悉的暖流涌动。再一细看,上面赫然是三个字。

    原来如此,合着是给我开后门。

    徐徒然看似笑了一下,心底的疑问却愈发厚重。她将这枚胸针别在胸口,汹涌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

    坠落。苏醒。新的生命。金香树。慈济院。a大……

    脑海中走马观花般掠过一生的记忆,然而细究之下,仍存在相当的空白。徐徒然抿了抿唇,又捞起第二枚胸针。

    天灾。秩序。混乱。扑朔迷离。非正常理智……

    相应的内容更为清晰地呈现在脑海中。徐徒然试着动了下手指,黑色的晶体于洞壁上稍纵即逝,留下深深的焦痕。

    第三枚——。

    系统。恶毒女配。技能加点……

    徐徒然迅速消化着再度想起的一切,冷不防意识中忽然有机械的提示音响起,接二连三——

    徐徒然:“……”

    好家伙。

    她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长久退游后忽然回坑的老玩家,一开邮箱,那叫一个满满当当,惊喜连连。

    ——虽然在恢复这部分记忆后,瞬间浮现于脑海的问题也相当多。比如所谓的“引导者”与系统之间的关系,比如作死值系统在被屏蔽时差点给出的乱七八糟奖励。再比如“辰级及以上”这个微妙的描述……

    但起码现在,徐徒然选择拥抱这种收获的快乐。

    这地方真好,我下次还要来!

    当然,拥抱快乐的同时,她没忘关注一下站在旁边的杨不弃。

    “……友情提示一句。某个同款告白胸针,我这边已经快攒到十连了。”

    听着旁边传来的花盆移动声,她不慌不忙地戴好手套,从背包里抓出一把胸针,悠然开口。说话的同时顺手一拨,果见所有的“口口口”都被替换成了同一个名字。

    “你现在要是再敢跑,我就把这些胸针都挂到外面去。”

    徐徒然不紧不慢地将后半句话说完,正准备偷偷离开的杨不弃登时停下脚步。

    埋在花盆了根须都忍不住蜷了起来。他默了一会儿,转头看向徐徒然,张口刚想说什么,身上忽然又噼里啪啦掉下了两个胸针。他飞快地往地上扫了眼,难以直视地捂了下眼睛。

    徐徒然好笑地看他一眼,顺手从第四个坑里捞了一把,在手臂上戳了下。跟着起身走到了他旁边,当着他的面,弯腰捡起了掉在地上的胸针。

    她此时两手都戴着手套。因此,胸针的字顺利得以保留。

    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

    她将这两枚胸针托在掌心,侧头仔细看着,不知过了多久,方抬起眼来。

    “你傻的吗。”

    她轻声说着,顺手将远远丢了出去,转而将另一枚顺手别在了他的衣服上。

    两人挨得极近。隔着衣服能感受到徐徒然手指的触碰。杨不弃抿紧嘴角,耳根也好、眼眶也好,不知为何,突然都有些发烫。

    “对不起。”他小声道。树枝不自觉地紧绷蜷缩。

    徐徒然没好气地瞟他一眼,又拿出自己带在身上的几枚,也一个接着一个地别了上去:“道歉做什么?”

    杨不弃:“……我给你添麻烦了。”

    “……”徐徒然动作一顿,“哦”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只继续给杨不弃别着胸针。

    后者心头一沉,下意识想说“别管我了”。喉头却像被什么堵住,什么都说不出来。

    而徐徒然,终于别好了手头的胸针,抬头冲杨不弃客气地笑了一下——然后在杨不弃茫然的眼神中,直接一个脑瓜崩敲了上去。

    原本正趴在杨不弃头顶看戏的小粉花被吓得立刻跳了下去,而挨揍的杨不弃本人,则捂着脑门,露出更加迷惘的眼神:“你打我做什么?”

    “……”徐徒然简直要被这家伙给气笑了,捋起袖子正打算再和他好好“聊聊”,视线无意中扫过刚刚给他别上的几枚胸针,表情蓦地一顿。

    正紧张以待的杨不弃:“……?”

    下一瞬,便见徐徒然快步上前,一把从他衣服上薅下一枚,递到杨不弃眼前:“这枚胸针不是你的?”

    “?”这话题转得太快,杨不弃都没反应过来。他飞快地看了眼徐徒然手中,只见那枚胸针上写着一行大字——。

    他皱了皱眉,小心开口:“匠临是谁?”

    “一个挨千刀的家伙。和害你的那个是同类。”徐徒然皱眉,“这枚胸针到了你身上就褪字。而且也没有触发相关回忆……”

    说明这胸针的来源并不是杨不弃。

    那么问题来了,这胸针到底是出自谁身上?

    徐徒然之前就已经亲手碰过这枚胸针,非常确认它并非是自己掉的。而其他人,也已经历过好几轮胸针交换,如果这胸针和他们有关系,早就被捡走了。

    徐徒然心中一动,警觉地抬眸。另一边,杨不弃也似意识到了什么,两人齐齐开口:

    “那这胸针只可能是那女孩的。”

    “那女的也认识匠临。”

    话音落下,徐徒然后退半步,眸光微转,将那枚胸针捏在手里:“我去找她确认下。”

    说完,径自旋身,头也不回地快步往外走去。

    余下杨不弃一人,踩着小花盆想要跟上,忽又似想到什么,脸上一红,慌忙低头想去摘衣服上的胸针,然而定睛细细一看,整个人却蓦地一愣。

    方才徐徒然连着往他身上别了好几枚针。他只当她别的全是“我喜欢徐徒然”,人都臊得恨不能将自己埋进土里;直到现在细看才发现,出现在他衣服上的“我喜欢徐徒然”,实际只有一枚。

    剩下的,全是徐徒然从自己收集的胸针里挑出来,分给他的。

    ……

    最下面的一枚,上面没有字。会导致这种情况的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枚胸针不属于他,也难以唤起他相同的特质。

    可如果是这样,徐徒然为什么要把这枚给他?

    杨不弃盯着那胸针看了一会儿,不知为何,心跳忽然有些加快。

    他略一踌躇,用一块碎布包住了手,小心将那枚无字的胸针取了下来——随着逐渐脱离,那胸针上的字迹也逐渐浮现,逐渐清晰。

    ……

    杨不弃沉默地盯着这枚胸针,过了好一会儿,方深深吸了口气,像是一个迷途的旅人,终于找回了灵魂。

    隧道的那头隐隐传来争吵的声音。杨不弃一个激灵,慌忙从自己的树干上生出一张柔软的翠绿叶片,揪下来,迅速且小心将这枚胸针包起,珍重地放进口袋,方加快脚步,毫不犹豫地朝着隧道的另一头赶了过去。

    站在地上的小粉花:“……”

    它朝着杨不弃的背影徒劳地挥了挥叶子,可惜完全没有被注意到。它站在原地,颇为茫然地左右张望一会儿,泄气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数自己的花瓣玩。

    *

    另一头。

    等到徐徒然重新赶回隧道中段时,正好瞧见方小可用力将布丁头推开。

    他俩似是正在闹矛盾。旁边一人正在小声劝阻,同样脸色不佳——因为光线原因,徐徒然难以看清他们每个人的表情,却敏锐地感觉到,这里的气氛已与她离开时大相径庭,极度得紧绷且凝重。

    方小可的情绪依旧很激动,挣开布丁头就要往外走。挣动间露出胸口的胸针,徐徒然这才注意到,她胸口用来表示名字的胸针已经换了一个。

    “方……”她试图进行辨认,可惜光线实在太暗。一旁的李云小声接口:“方可。”

    他叹了口气:“这才是她的真名。”

    “哦……哦。”徐徒然以目光在周围搜寻着,注意到李云胸口的名字也换了一个——换成了“林云”。

    “他们在吵什么?”她小声道,“怎么就你们几个?还有的人呢?”

    此时此刻,在现场的只有方可、林云和布丁头而已。冯桥——也就是原本的“乔风”,以及茶室女子和那个背带裤女孩,都不在此处。

    “方可她想起来一些事,现在不太冷静。苏麦正在拦他。毕竟现在……还是设法找到更多的胸针最重要。”林云低声解释,“还有的人……他们全都到前面去了。说是有事要去商量。”

    苏麦——徐徒然怔了一下,反应过来,这应该就是布丁头的真名。如此看来,她猜得没错,布丁头就是那个曾孤身闯入这里,又将信息藏在虫子博物馆的人。

    她在心底迅速重新整理了一遍几人的名字,听到一旁林云呼吸声十分沉重,又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林云说方可“不冷静”,但事实上,他自己说话时声音也相当不稳。话语间还有几分滞涩,仿佛要费很大力气,才能从喉咙中挤出声音。

    ……像是刚刚遭受过某种精神上的冲击,像是刚被暴雨冲刷过的土地。虽然努力强撑着平静,然而事实上,不管表面还是内里都全是裂缝,根本没有缓过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入主军需处,战忽〕〔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