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律凶猛〕〔神级系统我能一键〕〔重生猫咪:你是我〕〔我有一个豆荚农场〕〔一胎双宝:总裁大〕〔660号生物学家〕〔美漫:我养妖把紫〕〔大佬穿成真千金,〕〔我是守界人〕〔一切从泰坦尼克号〕〔玩弄于股掌〕〔我在末世有座城〕〔人在神雕,开局获〕〔异世灵武帝尊〕〔创世血瞳〕〔国术传人逃荒后,〕〔女配在修仙文里搞〕〔玄学大佬带着答案〕〔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20章 第一百二十章
    君权神授·愚民。

    这是江临自带的能力。混乱倾向, 以愚弄他人为特征。随着等级的升高,可愚弄的对象也将逐渐脱离活物范畴,不断增多, 当到达辰级时, 甚至能做到愚弄时间。

    不过她现在还只有辉级。能做到的最极限的操作,也就只有愚弄空间——她可以暂时扰乱一个区域内的基础空间规则,从而达到从一个地点, 瞬间抵达另一处的效果。

    平心而论, 这个能力对现在的她来说也够用了。只是不知为什么,在顺利转移出树根博物馆后, 她的能力发挥就一直有些失常——江临本想直接回到隧道处。但因为体力原因, 她不得不在中途在树林中停了一下。而等她想再次发动能力时, 却总是转移得很不成功, 始终只能在林子里打转。

    江临怀疑是这片香樟林有问题。毕竟这里之前就会动不动将聚集的活人传送。而按照先前的解题思路,她可能得先到其他建筑物内, 才能顺利转移离开。

    好消息是她的不远处就是茶室。坏消息是她不确定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撑到那时候。即使她一直用身体自带的永昼能力来进行自我催眠,生命力依然在以不可逆转的趋势流逝。再这样下去, 她搞不好真的会比匠临先凉……

    一想到这点,江临心中就蹭蹭窜上一股火气。她强撑着又往前走了几步, 感到身体又开始阵阵发冷。

    ——而就是在这时, 她看到了杨不弃。

    她没看清那家伙是从那个角落钻出来的, 他仿佛就只是路过似地, 从旁边林子里走了出来,脚上的小花盆踩得哒哒作响。

    江临下意识地先摸了下自己的胸口, 往写着名字的胸针上抹了把血, 迅速摘下收起。跟着便见她闭了闭眼, 再睁开时, 眼底已有泪光。

    “救命!”她虚弱地叫喊出声,一面喊一面跌跌撞撞地朝杨不弃的方向跑去,“救救我!有怪物、有怪物要杀我——”

    确认叫声已经引起杨不弃注意,她索性也懒得继续费力气跑,扑通一声倒在地上。然而等了几秒,却没见有人过来,莫名其妙地抬头一看,却见杨不弃仍旧稳当当地站在原地,不仅半点要靠近的意思都没有,反而还在东张西望,像是在等待什么的模样。

    江临:“……”这个垃圾!

    然而她人已经倒在地上,总不好拍拍裤子站起来继续往那边冲。江临克制地吸了口气,索性两手撑着地面,一边继续求救,一边朝着杨不弃爬去。

    “救救、救救我……我快要死了……”她尽可能发出可怜的声音,目光死死地盯着杨不弃。

    ——如果这家伙真打算见死不救,那她不介意在临死前再带走一个。她再虚弱,扰乱一个怪物神智的能力还是有的。

    所幸这回杨不弃终于有了反应。他四下张望一番后,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轻轻叹了口气,跟着终于将目光移向自己,缓步走了过来。

    “你没事吧。怎么到这儿来了。”他在江临身前蹲下,语气平平。江临奋力抬眸,注意到他的衣服上一片光洁,动作间却有很重的垂坠感,像是在衣服的内侧藏了东西。

    同时,领口处隐约露出一枚反别胸针的背面。这让江临心中浮起些警觉。

    他也找回了胸记针。那也就是说他获得了更多的记忆?

    联系之前对方不搭理的态度,江临心中不由有些担忧。面上却仍是一副狼狈凄惨的模样,伸手去够杨不弃的树干:“我不知道……我只是离开了一下隧道,突然就被传送到这里……”

    话尚未说完,伸出的手却摸了个空。察觉道杨不弃后退半步的动作,她表情倏地一冷,口中的台词却还是尽职地念完:“我、我遇到了怪物要杀我,我好不容易逃出来,我好冷,我快要死了……”

    “救救我……”

    声音越来越低,她轻轻垂下眸子,眼中微微浮起骇人的黄色。

    恰在此时,她的肩膀忽然一沉。江临愕然转头,只见两根树枝正搭在自己的肩上。

    “你放心。”杨不弃的声音再次响起,仍旧平稳冷静,“我会救你的。”

    “我不会让你死的。”

    这话他说得坚定,力道甚至有些重。江临不禁一怔,身体下意识地紧绷,然而她很快就发现,自己似乎是多想了——

    源源不断的生命力确实正在涌入自己体内。被强行压下的痛楚逐渐弥散,身体也在渐渐回暖。

    甚至连被削去的右手,都从空荡的手腕中点点生出,从骨到筋,从肉到皮,完全长好也就几分钟的事情而已。

    江临满意盯着自己的右手,过了片刻,方一脸欣喜地从地上爬起来。

    “天哪,你怎么办到的?”她没忘做出一副惊喜的表情,“太厉害了!”

    “……拜一个坏人所赐。”杨不弃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同时将两根树枝从江临的身上挪开,“不过这不重要。”

    “这样看来,那家伙也算给了你好处嘛。”江临眸光转动,故意道,“换个角度来看,你该谢谢她。”

    杨不弃动作僵了一下,没有回应这句话。转而道:“你有看见其他人吗?”

    江临:“?”

    “其他人也被传送走了,大家都失散了。”杨不弃又开始朝左右张望,“我是过来找人的。不过除了你,谁都没见到。”

    “茶室二楼倒是有放着一些胸针,不知道是谁的。”

    “是吗?那我不清楚。可能刚有人从茶室离开吧。”江临顿了顿,决意还是先抓紧时间去将匠临收拾掉,“那你继续找,我刚刚吓坏了,我想先缓缓。”

    说完,虚情假意地对杨不弃又道了声谢,头也不回地朝着茶室赶了过去。

    而杨不弃,只是静静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直到亲眼看着她进入了茶室,方垂下眼眸,往旁边林中走去。顺手扯下了身上刚用来碰触江临的两根树枝,不掩嫌弃地扔在了地上。

    ——另一头,进入茶室的江临,无所谓地拍了拍身上浸满血液的衣服,正抬头看向四周。

    茶室一楼空无一人,也没有白熊。这正和她意。江临立刻走到了大堂的角落处,闭眼凝神,尝试着搅动起周边的空间。

    随着技能的发动,四周的地板和墙壁确实出现了片刻的扭曲。然而这扭曲稍纵即逝,一切很快又恢复正常——而江临,也依旧好端端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移动。

    ……这又是怎么回事?

    江临再度皱起眉记头,不死心地又尝试发动了几次能力,只有一次成功将自己移到了茶室门口,却也只到了门口。

    恰好停在了门边。脚尖正抵着门槛。看上去就好像……

    好像自己被困在这里了一样。

    心头腾起不妙的预感,江临忙尝试着往门外走了走。空荡的大门却像是被加上了空气墙,根本无法突破。

    ……不是好像,她就是被困在这儿了。

    江临脸色瞬变。在几番尝试突破未果后,她只能将注意力转到茶室内部,试图找找有什么线索——而直到此时,她才注意到,贴在柜台上的那张纸,似乎和之前看到的不一样。

    远远望去,字迹连成一片。江临抿了抿唇,缓步上前,将纸拿起,只见上面是密密麻麻的手写字。

    ……

    后面连着好几条,则都是对“学生”的行为约束。包括但不限于攻击老师,奔跑吵闹,以及各种形式威胁……

    而最后一条写的则是,

    江临:……

    “老师……”她轻轻念出这两个字,自嘲地笑了一下,“真有意思。”

    她似有所感地转头,只见身后的楼梯上,不知何时已多出一人——上官祈正安安静静站在那儿,双手交叠着放在身前,一派温和端庄。

    江临冷笑,将手中纸张随意拍在桌上。

    “第八条。教室内,必须保证有老师存在。否则校规将无法生效……”她信口背出方才所看过的内容,抬眸看向楼梯上的人,“看来你就是这儿的‘老师’咯?”

    上官祈微微颔首,不卑不亢:“我以为你会将我当做与你一起被困的人。”

    “上官祈,盒子领域‘大槐花中学’的‘校长’。秩序倾向,至少辉级,素质‘为人师表’。”江临扫过她面前的胸针,张口就来,“据说你失踪了很久。没想到居然会在这儿遇上。”

    上官祈偏了偏头:“你似乎并不好奇我为什么要将你留下。”

    “这不重要。”江临耸肩,“重要的是我现在确定了两件事。

    “第一,你是敌人。

    “第二,我应该跑。”

    江临微扬起头,手指点了点柜台上的纸张:“很完善的规则。几乎封死了我逃出去的可能性。但上官校长,你知道吗?所谓秩序,必然存在漏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入主军需处,战忽〕〔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