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古兵仙韩信传〕〔重生药王〕〔神权之上〕〔红色莫斯科〕〔漫步于无限世界〕〔神降天劫生〕〔天神封名录〕〔重生曼哈顿1978〕〔太荒吞天诀〕〔氪命艺术家〕〔叶辰萧初然〕〔仙人只想躺着〕〔张大夫,你大胆一〕〔大唐之赵王传奇〕〔乡村作曲家〕〔终结者末日〕〔最强兵王混花都〕〔穿梭多元宇宙的死〕〔修仙:从心动大律〕〔破游戏不玩了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21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东山林完】
    另一头, 香樟林内。

    “其实我不是太明白——”

    苏麦靠在一棵香樟树后,仰头闭眼,声音不大不小:“方可的那个素质, 好像是叫‘死神来了’对吧?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冯桥正在他不远处观察四周, 闻言转头,面露诧异:“诶,你俩以前不是一个单位的吗?”

    “不是, 我仁心院的。她慈济院。没有面对面合作过。”苏麦说着, 眼睛依旧闭着,“说起来, 你不是慈济院的?”

    “不, 我单干的。以前拉扯过一个小组织, 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冯桥苦笑了下, 略一思索,再次开口, “对方可那个能力,我也不是很熟。不过听人说起过——你知道电影《死神来了》吗?”

    “惊悚片?听过。”苏麦微微睁开眼, “被死神盯上的人,无论如何都会死, 对吗?”

    “差不多。而且是各种极小概率的事串连导致的死亡。”冯桥道, “方可的能力, 效果就与之类似。”

    方可可以预见“偶然”。并能根据自己预感, 将大量偶然排列在一起,从而导致必然的结果。不仅如此, 她的能力, 还带有一定的占卜功能……

    “占卜?”苏麦一怔, “什么意思?”

    “嗯, 用结果去推断一件事。”冯桥试着解释,“就像有的人会扔筊杯,通过观察它的正反情况去判断吉凶。方可的能力与之类似。”

    比如,她可以在设置好一系列偶然事件的同时,设下一个简单的疑问。如果问题的答案是“是”,那么偶然事件就会触发,如果答案是“不是”,则事件不会触发。而她,就可以通过偶然事件的触发结果,去获知这个问题的答案。

    苏麦:“……”

    “很神奇。”他顿了一下,认真点头,“你觉得她会用这种能力去判断江临的好坏吗?”

    “肯定会啊。”冯桥耸肩,“换做是我,我也设法自己判断一下。毕竟现在的情况……都太突然了。”

    就像不久之前,一堆黑熊出现,主动将带有能力记忆的胸针归还。又比如在归还之后,其中一只黑熊突然口吐人言,信誓旦旦地告知目前这个域里有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一个足以影响全人类命运的怪物……

    最离谱的是,和他们一样被困在这里数年的上官校长居然主动站出,公开表示相信那个……那个叛徒的说法,还努力说服所有人,帮着抓住那个所谓的“怪物”。

    “我们不需要伤人。只需要将她控制住。究竟是与不是,我们可以等抓住之后再设法确认。”当时的上官校长是这么说的,“假如——我是说假如,那女孩真的已经被‘怪物’附身的话。相信我,这对于我们而言将是一次绝无仅有的好机会。成功与否,甚至能影响到所有人的未来。”

    因为事出紧急,上官校长并没有解释得很细。但因为她过去的威望以及诚恳的态度,所有人最终还是选择了听从。

    尽管他们中的大部分,内心依然保有疑虑。

    ……说起来,当时方可就说了一句“我听你的,但我也会用自己的方式去判断。如果她真是个坏东西,我不会手软。”——冯桥那时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现在可算反应过来了。

    之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上官校长与方可两个人各自发动了预知能力,尽可能迅速地完成了信息整合与大致计划,并为众人指引了应该前往的方向。所有人各自出发、就位、等待,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有些事,即使已经相隔多年,对其的熟稔依然深入骨髓。

    因为域主自己也无法解除那个“互相靠近后必有一人被传送”的傻缺机制,所以他们只能分头出发。无边的香樟林像是海洋,一旦没入就四顾茫茫。冯桥不知道别的人孤身一人赶路时是什么感觉,他只知道当他就位后不久,就看到苏麦迅速赶到的身影。

    想来其他人也是同样。

    思及此处,冯桥心头不由有些慨然。而另一头,苏麦已再次闭起了眼,仰头靠在了树干上。

    随着眼睑闭合,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副地图——一张卡通画风的平面地图。

    ——

    简单来说,就是这个能力可以将苏麦周边的状况以游戏地图的方式呈现。全知倾向的等级越高,地图的范围和可呈现的内容越多;而战争倾向,则赋予了苏麦通过操作地图直接打击对手的能力,等级越高,打击力度越强。

    不过考虑到战争倾向的副作用较大,苏麦基本没怎么升这个倾向。目前等级为全知辉级,战争灯级,这个能力整体更偏向辅助。

    此时此刻,以他为中心,这张地图的范围足足囊括方圆五百米,所有具有移动能力的物体,都以小圆点的形式在地图上标出。他自己是绿点,作为同伴的冯桥是蓝点,所有未被视为同伴的,则一律标为红点——

    而在他的视野中,一个陌生的红点,正以相当的速度,朝他们这个方向赶来。

    “她过来了。”苏麦霍然睁开双眼,转头往树后看去。只见他们身后十米之外,一片茫茫的白雾正在如浪翻滚。

    “不可以让她出来。”他看向冯桥,认真开口,“也不能让她看到我们。”

    那女孩很可能具有混乱能力。如果和她照面,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冯桥了然地点头,闭眼深吸口气,昂首发出一声长啸,跟着便是一段抑扬顿挫的吟诵,用的还是古语发音: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

    与苏麦一样,冯桥的两个技能,各自对应素质下的不同倾向。“仗剑”为战争技能,可以有效增强身体素质并提升近身作战能力。不过他同样出于谨慎,没怎么对其升级。

    而“抱月”,则为长夜技能。效果为,当他念诵诗篇时,可以影响目标的意识,将其拖入诗词所创造的意境之中,暂时忘却自我。长夜的等级关联技能效果;此外,诗词蕴含的画面与现实越相似,他念诵的越投入,对方被拖入的程度就越深。

    就比如现在。

    随着冯桥吟诵的尾音落下,正在林中疾奔的江临倏然停下脚步。

    ……不对劲。

    她猛地意识到这点,慌忙举目向四周望去。目及之处,却只能看到幽深的竹林。

    头顶的阳光不知何时已经彻底不见,取而代之的清冷的月光。四顾萋萋,她忽然有些茫然。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去哪里?

    江临困惑地蹙眉,脑海中除了问号便只有空白。她本能地觉得那些包围她的植物不该是竹子,但实际应该是什么,她也不知道。

    然而这种迷茫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很久。

    因为就在她茫然不知所措时,忽然无意识地抬眼,看向了头顶的天空。

    夜空中是一轮圆月,清光泠泠。江临盯着拿着那月亮看了片刻,数个关键词突然涌入脑海:

    圆月。混乱。升级……

    江临表情一顿,眼中倏然泛起淡淡的黄色光芒。同一时间,十几米外的冯桥低呼一声,伸手按住了胸口。

    苏麦猛地看了过去:“你怎么了?”

    “她想起来了。”冯桥语气里透着难以置信,“好快啊。”

    ——当被困者注意到和自己有关的物体时,确实有可能激发自己的记忆。而且个体实力与意志越强大,清醒得就越快。

    但冯桥怎么都没想到,那个江临居然能这么快就想起自己。

    随着江临的清醒,他能感觉到自己生成的诗词意境正在逐渐消退。苏麦迅速闭眼再次观察了一下小地图,再睁开时,面上已带上几分肃然。

    “拦住她!”他飞快道,“她正在蓄力,好像要发动能力!”

    “行吧,那、那我……”冯桥调整了一下,念头飞转,再次开口,“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

    另一头,正准备转移的江临蓦地停下动作。

    月幽幽,水幽幽。萧声幽幽。江临迷茫看向左右,一大堆问号再次浮上心头。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去哪里?

    这些疑问似曾相识又令人茫然。很快,她便似是被什么吸引,再次抬头看向了空中。

    ——月亮。

    圆月。混乱。升级。狗比匠临……

    她微微偏头,眼中再次腾起黄色光芒。

    于是——

    “她又开始蓄力了!”

    另一头,苏麦无奈地睁眼,再度看向冯桥。后者正在捂着胸口大喘气,宽阔的额头冷汗涔涔。苏麦有些担忧:“你还行吗?”

    “还行。”冯桥喘息着点头,“意境会拖慢她施放能力的速度。你等我稍微想想,得挑一个元素完全不一样的诗……”

    “是不是不能和月亮有关啊。”苏麦回忆了一下他方才念的两首诗,飞快道,“你找个没月亮的。”

    你说的容易,中国古诗十首有八首带月亮……冯桥叹了口气,跟着迅速开口:“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

    “?”十几米外,站在小桥上的江临茫然眨着眼睛。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去哪里?

    她不解地偏了偏脑袋,视线落在了小桥下方。

    流水。逝水。付诸东流的努力……

    狗比匠临。

    江临眉眼倏地抬起,眼中黄光凌厉——

    苏麦瞬间睁眼。

    “她又在——”他望着蹲在地上冯桥,欲言又止,“你还好吗?”

    “……可以。”冯桥咬牙,“我还能打——?”

    他面上露出一瞬的茫然。苏麦警惕地皱眉:“怎么了?”

    “……有人主动进入了我的意境。”冯桥不解地抬头,“我的能力,好像和别人重合的到一起了。”

    “?”苏麦微怔,立刻闭眼。只见眼前的地图上,冯桥的能力范围,正以一个空心圆圈的形式呈现。而此刻,那个空心圆圈之上,又有两个相似的空心圆圈,正与之重合。

    同一时间。

    似是感应到了什么,正试图发动能力的江临防备地抬眸。

    却见原本空无一物的小桥之上,不知何时,又飘起了令人恼火的白雾。

    属于林云的白雾。

    不过江临对这白雾的来历一无所知,她只知道,这东西就是不久之前曾困住自己的那个。她烦躁地皱了皱眉,不死心地俯身,想要再次发动能力,大脑却空白了一瞬。

    最为关键的记忆,再次被雾气搅得支离破碎,江临懊恼地怒骂出声,仍旧顽强地试图在这双重困境中寻找出路——直到她摸到桥头的古树,注意到上面贴着的一张纸条。

    ……该死!

    江临脸色瞬变。

    这帮人类,这帮卑鄙无耻的人类——只知道抱团与死缠烂打的废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十分红处〕〔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冬天请与我恋爱〕〔银河坠落〕〔被将军掳走之后〕〔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不死夜帝〕〔宋襄严厉寒全文免〕〔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重生:回到老婆女〕〔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穿成末世女炮灰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