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武侠:收徒邀月怜〕〔囚龙霸天诀〕〔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嫁美强惨王爷后,〕〔都市龙血战神〕〔渔乡傻医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22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杨不弃是在木头人右肋隧道处的尽头, 找到那朵小粉花的。

    或许是因为隧道深处已经没有黑熊的关系,那小粉花自己玩得还挺开心,沿着水坑蹦蹦跳跳, 被杨不弃拎起来时, 根茎上还沾满了红泥。

    杨不弃嫌弃地闭眼,将小花放到水坑里涮了两遍才提着往回走。行到临近隧道口时,只见上官校长等人还在讨论, 注意到他的到来, 还很友善地打了声招呼。

    一众能力者的几步之外,江临正躺在地上, 一动不动。手脚都被用细布条捆起。江临的旁边, 则还站着一个大黑熊, 不过它基本不说话, 只会随着众人的讨论点头或摇头。在看到杨不弃时,同样转动脑袋, 冲他挥了挥手。

    杨不弃扯了下嘴角,冲它也挥了一下, 又向其他人打了招呼。虽然前有团建之谊,后有合作之情, 但独自一人面对这些人类时, 他仍是会感到一种淡淡的局促与不适感, 因此在打过招呼后, 就很快带着小花离去。

    这样一来一回,饶是他努力加快, 仍是耗去不少工夫。而等他走出隧道时, 首先看到的就是徐徒然坐在祭坛边上的身影——与之前不同的是, 她旁边还多了只大黑熊。

    大黑熊背对着杨不弃, 摇头晃脑,也不知两人是否是在交流什么。杨不弃下意识地缓了脚步,大熊却已察觉到他的到来,笨手笨脚地站起身子,冲他点了点头,走了。

    剩下徐徒然一人,正低头往自己的手臂上补着符文,嘴唇抿得紧紧的,不知想些什么。杨不弃隐隐觉得她情绪好像不太对,带着小粉花走过去:“你还好吗?”

    徐徒然没说话,只朝他招了招手。杨不弃不明所以,却还是乖乖靠了过去,坐在她旁边。下一秒,就叫徐徒然脑袋一低,额头撞在他的肩膀上。

    “……我有一点难受。”又顿两秒,才听徐徒然闷闷道,“一种我不理解的难受。”

    杨不弃:“……”

    他将正想往徐徒然头上爬的小粉花囫囵塞进口袋,试探地开口:“你想和我说说吗?”

    “想,但不能说。”徐徒然语气更闷了,“已经答应别人了。”

    “……”杨不弃想到刚才离开的那只大黑熊,隐隐猜到徐徒然是在为什么事情难受了。

    “没事。那就不用说。你好好缓一会儿……”杨不弃说着,本能地举起右臂,刚要按上徐徒然的肩膀,又蓦地顿住,一时僵在空中,正在纠结,又听徐徒然沉沉开口:

    “我现在心情不太好,所以别和我搞。三秒钟内,赶紧决定抱不抱,不抱就给我收回去。”

    杨不弃:……

    行吧,看出来是有点暴躁了。

    他抿了抿唇,终于下定决心,小心翼翼地环上徐徒然的肩膀。略一迟疑,又安抚地拍了两下。

    又过几秒,方听徐徒然深深呼出口气。

    “我心情还是不太好。”她对杨不弃道,“你等等急着离开吗?不急的话,等这边事情结束了,我们去找匠临唱歌吧。”

    “行。”杨不弃不假思索地答应,“等等去找匠……?”

    不是,你心情不好你找匠临做什么?而且为什么是唱歌?

    杨不弃拍打她肩膀的动作一顿,脑门上忽然窜起一排问号。就在此时,身后的隧道中,又有数道身影陆续走出。

    正是之前还在隧道内商议事情的几位能力者,以及作为域主代表与会的大黑熊。

    还没等杨不弃反应过来,徐徒然已经迅速抬起了头,表情瞬间整理完毕,若无其事地呼出口气,朝着那几人走了过去。

    自打完全恢复记忆后,这还是上官校长等人第一次和徐徒然照面。比较活泼热络的几个当即围了上来,颇为好奇地打听起徐徒然那边的情况。徐徒然三两句简述完毕,又问起他们的讨论结果,几位能力者也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

    ——就像杨不弃之前说的,上官校长已经将铁线虫的存在告诉了他们。在场的能力者也都不是傻的,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再回观域主从五年前到今天的全部作为,其动机究竟为何,几乎呼之欲出。

    但了解,不代表理解。即使只有寥寥数语,徐徒然也能看出,他们中的大部分,对域主的态度,依旧相当复杂。

    她抬眸看了眼立在众人身后的巨大木头人,克制地闭了闭眼,终究还是下定决心,换了个话题:“那你们之后打算怎么办?”

    “我们和这个……这位域主代表商量过了。”上官校长看向静静站在旁边的大黑熊,“目前确认安全的倾向有天灾、野兽、长夜、预知四个。拥有这四个倾向的能力者可以直接出去。至于剩下的……保险起见,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而所有人里,唯一不含有这些安全倾向的,只有苏麦。他的能力为全知加战争。换言之,就只有他一人,还得继续留在这儿。

    “而且我等等会把和能力相关的胸针再交出去。”苏麦叹了口气,坦然接口,“这样就可以保证,我被关在这里的时候,不会在梦中登入升级空间。”

    这样一来,才算完全杜绝他被铁线虫寄生的可能性。

    “那也不能一直关在这儿吧?”徐徒然道,“如果只是不想登入升级空间的话,应该也有其它方式?”

    “嗯。我们打算出去之后,联系一下可靠的高阶长夜。”上官校长道,“长夜能通过催眠让人忘记一些东西。或许也能起到相同效果。”

    事实上,有的高阶永昼也会拥有类似能力。但相比起来,还是长夜更让人信赖一些。

    “高阶长夜的话,我认识一个人。出去后我可以帮忙联系。”徐徒然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淘宝店的姜思雨,立刻开口,顿了顿,又道,“那你们出去之后呢?”

    “回归各自组织,先私底下进行排查。”这次接口的是方小可,“毕竟这些铁线虫不知有多少,贸然公开信息很有风险。”

    一直沉默的杨不弃闻言,突然抬头:“有的铁线虫或许有隐藏真实倾向的办法。排查的话,不能完全以他们展示的倾向为准。”

    “这我清楚。”方小可抱起胳膊,“我和上官校长都有自己的试探方法。至于其他的人,就得费劲一些了……”

    他们打算将怀疑的对象逐个带入这个域中——他们几人此刻已经上了域主的白名单,哪怕再进来也不用担心失忆问题。这样一来,只要利用域内自带的机制,设法验出怀疑对象的身份就好。

    如果有问题,就留在这儿。没问题,就告知真相。这样一点点地将真相扩散,等确认人类这边已经积攒到了足够的优势,再公开相关情报,发起大范围的排查与对抗。

    这法子颇出乎杨不弃的意料,转念一想,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唯一的问题是,他们几人除了冯桥和上官校长外,基本都属于慈济院和仁心院两个单位。而冯桥——虽然这么说不忍心,但杨不弃估计,他之前带的那个小组织,多半已经在这五年间被两个大组织合并或干脆解散了。

    也就是说,这些能力者实际能接触到的高阶,还是挺有限的。更多的高阶能力者,不是单干就是藏在淘宝店之类的灰色组织中,别说将人带过来了,能否知晓其存在都难说。

    杨不弃不由拧眉,忽然瞥见旁边徐徒然正摸着下巴,面露思索,忍不住戳了下她:“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等出去后可以和淘宝店的老板好好商量下。”徐徒然若有所思,“反正淘宝店的任务基本都是靠抢单和派单下发。以任务的名头将人骗过来也不难……”

    她说着,注意到杨不弃略显复杂的眼神,话语一顿:“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以前看的一些关于外卖员和快递员的社会新闻……”杨不弃略一停顿,摆了摆手,“算了,这不重要。你们继续。”

    “是‘我们’继续。”徐徒然随口纠正,再次看向其他人,“关于铁线虫的数量,我有一个猜测——之前和我交手的那个叫‘匠临’的,他自带一个战争倾向。而另一个江临,则自带混乱倾向……”

    此外,从姜思雨父亲留下的记录可知,被姜家困住的那一个,自带全知倾向。

    假设战争、混乱、全知、永昼四个危险倾向,各自只有一个铁线虫,那也就是说,他们目前要寻找的,就只剩永昼倾向的那一只。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情况对我们来说已经很有利了。”上官校长思索片刻,缓缓开口,“但在没有得到更确切的证据前,这种乐观的想法还是往后压一压为好。”

    徐徒然抿唇点头,想了想又道:“你……有办法确认这个事吗?”

    她记得上官校长有着从预知回廊中获取信息的特殊天赋。或许他们可以从中得到更多线索。

    上官校长摇了摇头:“我会努力。”

    徐徒然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道:“方便的话,等等我们能私下谈谈吗?有些事,我还想问问你。”

    上官校长微微偏头,盯着徐徒然看了片刻,莞尔一笑:“1502号吗?没问题。”

    ……?

    什么意思?什么1502号?

    徐徒然愣了一下,转念一想,反正对方都说了没问题,也就没多管,转而讨论起了其他的话题。

    接下去的讨论,无非就是关于之后计划的细节。而等讨论得差不多了,则由黑熊带路,将几名能力者挨个儿送出香樟林。

    一堆人里,只有徐徒然身上还带着手机,虽然没有信号,依旧记下了一堆联系方式。能力者们显然都对这个带他们团建还包车旅游的小姑娘很有好感,离开前,纷纷表示以后再约。徐徒然诚恳表示下次一定下次一定,眼见着最后一个林云都被带着走远,终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转身看向旁边的杨不弃:“你真的不打算离开吗?”

    杨不弃正在将小粉花从口袋里往外扯,闻言苦笑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树干,没有说话。徐徒然无奈抱起胳膊:“方可是慈济院的。如果她为你说话的话,慈济院肯定不会再误会你。而且蒲晗快要升到辰了……”

    蒲晗自己说过,到了辰级之后,他就有能力重现杨不弃被害时的场景。这样一切事情就水落石出了。

    “有些事,哪怕说清楚了,也回不去了。”杨不弃垂下眼眸,用两根指头将小粉花捏起来。后者似乎有些闹脾气,两片小叶子在空中挥来挥去。

    “我知道你相信我,你不认为我是怪物。上官校长他们也将我视作同伴。我自己也已经想开,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依旧算是人类。但毕竟——毕竟我都这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下路禁止秀恩爱[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