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在神雕,开局获〕〔异世灵武帝尊〕〔创世血瞳〕〔国术传人逃荒后,〕〔女配在修仙文里搞〕〔玄学大佬带着答案〕〔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我为玉帝代管天庭〕〔福星五岁半带着系〕〔逍遥小渔夫〕〔罪迹之破谎者〕〔旁支嫡女〕〔武侠:开局斩杀谢〕〔从青云开始穿越诸〕〔24小时拯救世界〕〔重生从中奖开始〕〔武侠世界的客栈模〕〔一切从泰坦尼克号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25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蒲晗能在这个时候升上辰级, 坦白讲,徐徒然是有点惊讶的。

    她还记得初次得到对方冲击辰级的消息时,她才刚收拾掉鬼屋71号。这个速度, 对于普通人来说, 绝对算是很快了。

    她也懒得慢慢发消息,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一边打一边收拾着房间,等全部事情敲定, 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

    蒲晗的意思是, 想要找到长夜辰级的域,现在的他应该可以, 但最好能亲自参与, 因此选了个地点, 希望明天能和徐徒然见面。那地点不在慈济院周边, 徐徒然也不知他一个以脑子有病著称的宝贝辰级该如何溜出来,但不管怎样, 还是先答应了下来。

    商议完毕,徐徒然挂断电话, 买好车票,倒头躺在床上, 合眼眯了一个小时, 又在闹铃的催促声中霍地睁开眼睛。

    插在花瓶里的小粉花正自己抖树叶玩。见徐徒然醒来, 很是开心冲她挥了挥叶子。徐徒然点头算作答应, 简单打理了一下,收起房卡就往门外走。想了想, 又开门回来, 将小粉花拎起来放进口袋。

    “动静轻点啊, 别让人发现。”她一边关门一边低声嘱咐, 小粉花缩在她胸口的口袋里,万分认真地点了点头。

    徐徒然表扬地用食指摸了摸它,转身迅速下楼,一路摸到楼下小花坛,昏暗的夜色中,却只见大团的植物轮廓随风轻轻摇晃,并没有看见什么人。

    好在她出门前特意揣上了小粉花。后者小心翼翼地探出小花苞,在空气中左右嗅嗅,很快就确定了一个方向,冲着徐徒然直摆叶子。徐徒然循着指向一路找过去,正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蹲在位于花园角落的另一个小花坛里,似是在认真观察着什么。

    花坛里的植物中间藏有小地灯。绿色的微光打在他脸上,让这份认真之中,又带上了一丝诡异的一本正经。

    徐徒然困惑地歪了下脑袋,左右张望一圈,趁着没人,快速圈了一小片国土,方一脸莫名地开口:

    “你在这儿干嘛?”

    正盯着泥土的杨不弃蓦地转头,这才注意到缓步而来的徐徒然,慌忙站了起来:

    “你怎么……”

    “有人提前和我打了招呼。”徐徒然抱起胳膊,“所以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是香樟林出了什么事吗?”

    “……那倒不是。”杨不弃眼神飘忽了一下,“是我,嗯……”

    徐徒然:“?”

    “我发现了一些事,好消息。”杨不弃咳了一声,“当时脑子不清楚,和域主打了招呼就出来了。但到了这边才意识到,现在来找你好像不太合适……”

    “你的意思是,你发现了一件好事,迫不及待和我分享,所以就过来了?”徐徒然挑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一种预感。”杨不弃有些不知如何解释,“我的预知,实际已经升到辉级了。”

    升级后的“预言家”技能,拥有与方可相似的定向占卜能力。再加上他身上保有对小粉花的模糊感知,两相结合,基本可以确定徐徒然是否已离开周边区域——而这附近,只有这一家酒店。

    如果继续进行进一步判断,想要找到徐徒然的确切位置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杨不弃觉得这么晚不打招呼就拜访太过失礼,正好到了酒店附近脑子也冷静下来了,就琢磨着留个讯息然后离开比较好。

    “……”

    徐徒然用看憨批的眼神看他,想了想问道:“……你怎么做到一路过来不被人发现的?”

    从绿地公园到这儿,起码也得一公里

    “……还是用的预知能力。”杨不弃有些局促,“能大概判断哪条路线比较好……想办法避开人群就是了。”

    当然,也没能完全避开。比如他刚从香樟林里出来的时候,就直接撞见了朱棠舒小佩等人。

    “朱棠?”徐徒然怔了下,“她怎么还在那儿?”

    “她们说想趁着最后一晚,好好找找传说中的布偶熊。”杨不弃搔了搔脸,看样子对她们的行为也不是很理解。

    徐徒然却是听明白了。真说起来,这怕是自己的锅。

    当时在进入香樟林前,她因为觉得大白熊诡异,特意给朱棠等人留言示警。这自然会导致她们对这东西特别在意。而今天在公园里时,她也曾听她们提到,说慈济院的人似乎很快就要撤离了……

    按照朱棠不怕死又充满好奇的性子,那必然是要抓紧最后的机会,想办法搞清这些事了。

    思及此处,她不由有些忧心起今夜某个摸鱼大白熊的命运。杨不弃却似想起了什么,伸手往口袋里摸去。

    “对了,她有东西托我给你。”

    “东西?”徐徒然又是一怔,“怎么回事?她怎么会觉得你是要来找我?”

    “嗯……她说是猜的。”杨不弃说着,将一个东西掏了出来。

    对于朱棠她们的行为,他确实挺迷茫。在不慎撞上三人后,他本以为免不了又是一番逃窜,对方却很冷静地表示,慈济院已经改了指令,她们没有追捕杨不弃的必要。而更奇怪的是,朱棠本来都要走了,忽然又转回来,一本正经问他是不是要去找徐徒然。

    杨不弃看她一脸正色,还以为是有什么大事,如实点了点头。跟着就见朱棠从手腕上取下了一个卡通手环,递给了他。

    “其实有给徐徒然准备一个新的。不过不知道啥时候才有机会给她,就先把这个送她吧。”朱棠摸了摸自己长着细小鳞片的手腕,默了片刻,又下定决心般抬头。

    “另外,麻烦你带句话给她。我不知道她是在忙什么事,但如果她需要帮助,随时可以来群里摇人。如果愿意的话,我们下次还可以一起出去玩。错过一次漫展无所谓,不要错过人就好了。”

    ……说完这话,她好像臊得不轻,一面拿手掌扇风一面不好意思地跑开了。想想又返回来,诚恳建议杨不弃转述时自己再组织下语言,别显得那么矫情,大致意思传达到就行。

    至于为什么会认为杨不弃是要去徐徒然,朱棠也有自己的理由——

    “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偷偷摸摸往外走。感觉就像是要去找她的。”

    似乎是解释了什么,又似乎污蔑了什么。

    杨不弃被搞得一头雾水,听到转述的徐徒然也莫名其妙。她接过杨不弃递来的东西,借着地灯的光芒看去,只见那是一个塑制手腕,糖果般的渐变色泽很可爱。而手环上,除了活泼的卡通头像外,还印着一串字母。

    “……”徐徒然不熟练地辨认着上面的单词,“什么意思啊?”

    “应该是漫展的简称。”杨不弃道,“这个看上去像是那种纪念手环。”

    “哦……”徐徒然恍然大悟地点头,将手环小心地收在了口袋里。

    她的心情明显好了不少,连周身的气息都变得柔和——不过看向杨不弃的目光,依然像在看憨批。

    “那你刚才干嘛不上楼。”她抬眸看向杨不弃,“你都答应人家朱棠了。”

    杨不弃:“我知道……嗯,所以我刚才是想在这儿种棵树来着。”

    徐徒然:“?”

    “种棵树,然后将所有东西和留言,都藏到树干里。等你要离开酒店了,小花肯定能感应到。”杨不弃一脸认真地给徐徒然比比划划,“而等你靠近这棵树时,它就会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然后原地枯萎、化灰、死掉。不留一点痕迹。”

    徐徒然:“……”

    “哇。”顿了几秒,她面无表情地开口,“牛批哦。”

    她四下张望一圈,顺手抱起胳膊:“所以是你的预知能力有提醒你,不要上楼吗?”

    “……不,它没给反应。”杨不弃噎了一下,“我只是自己觉得这样不太……”

    徐徒然:“那它现在也没反应吗?”

    杨不弃:“……嗯。”

    实际上反应还是有点的。他感到自己心脏在加快,耳尖窜上一股又一股的热意。不过他觉着,这应该和预知没什么关系。

    徐徒然:“那你是要等它给反应了,再决定要不要跟我上楼吗?”

    “……”杨不弃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徐徒然摇了摇头,转身往回走,走出几步,转头看杨不弃仍有些无措地站在原地,忍不住叹了口气。

    “我的意思是,过来。我带你上去。”她没好气地说了一句,杨不弃这才如梦初醒般直起身子,飞快地往旁边的泥土上踩了两下,跟着踏着小花盆一路哒哒跑来。

    借着小花坛内的地灯,徐徒然分明看见他一边跑身上还一边冒出细细的嫩绿枝条,不由挑了挑眉:“你身上那是什么?”

    “没事,不用在意。”杨不弃咳了一声,飞快地将它们从身上揪掉,团成团塞进了口袋里。

    徐徒然:“?”

    “这些东西……不太稳定。”杨不弃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它们不能留在普通人活动的区域,可能会造成负面影响。”

    “……行吧。”徐徒然抿了抿唇,转身继续往酒店大楼走去。

    *

    酒店内灯火通明,要带杨不弃隐蔽地上楼,有些麻烦。

    徐徒然索性就不隐蔽了,走到哪儿国土圈到哪儿。利用女王身份,堂而皇之地将杨不弃带上电梯,又一路带到自己房间。开门的瞬间,坐在肩膀上的小粉花立刻发出一声无声的欢呼,灵活地从她身上爬下,举着叶片往花瓶跑去。

    徐徒然嘱咐了一句当心就没再管它。跟在她身后的杨不弃谨慎挪进房间,注意到放在花瓶旁边的两瓶矿泉水,明显一愣。

    “你房间里还有别人吗?”

    “今晚上官校长来过。”徐徒然头也不回,“和她讨论了一些事。”

    杨不弃了然地点点头,抽了张纸巾,低头仔细检查起自己的小花盆,擦去上面的泥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入主军需处,战忽〕〔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