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在鬼灭:从鬼灭〕〔快穿之大佬成天不〕〔玄幻:娘胎修炼,〕〔一世刀仙〕〔赌石风云〕〔禁地百年!她的实〕〔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26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眼前的情况, 对杨不弃而言有些熟悉。他记得,在自己确认变成怪物的那一天,在他偷偷去找徐徒然的那一夜, 她似乎也正陷在类似的苦恼之中。

    不同的是, 当时的他只能远远站在床铺之外,往墙壁上画着抵御符文;而此刻,他就站在徐徒然的床边。

    杨不弃不由自主地蹙眉, 借着窗外的月光, 四下扫视一番,飞快地拿起床头柜上的记号笔, 坐在床沿, 托起徐徒然的右臂, 一笔一笔, 小心翼翼地将她手臂上的符文重新描画一遍。

    符文接二连三地亮起浅淡的微光。徐徒然紧紧拧起的眉头也逐渐松开。杨不弃观察着她的神情,确认没什么事了, 这才松了口气,松开她的手, 转头将记号笔轻轻放好。

    他本打算再返回去睡觉,看看徐徒然露在外面的胳膊, 略一迟疑, 又红着耳根回转, 轻手轻脚地探向她外露的右手, 想看看能不能将它塞回去。

    不想,左手贴近的瞬间, 徐徒然手臂忽然一抬, 五指舒张, 闪电般地叨住了他的手腕。

    ……对, 叨。

    杨不弃也不知道徐徒然为什么会用这个姿势。被睡着的心上人抓住手还听到她梦呓不要走这种常见剧情,他不是没在电视里看过,突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说不心跳加速也是骗人的。但别人抓手腕的姿势,好像……

    好像都不是这样。

    那手势,不像是在留人,倒像是在拎什么小动物的颈皮。

    杨不弃正琢磨着呢,徐徒然又有动作。她还真的将他的左手提着往斜上方拎了拎,杨不弃猝不及防,被她拽得往前一扑,小半身体扑到床上。一脸懵逼地抬头,正见徐徒然横过右臂,将他的左臂卡在怀里,自己的左手还在下面作势托了一下。

    ……看上去真的像是在抱什么小动物一样。

    杨不弃身体被迫前倾,僵硬片刻,试着将手往外抽了一下,旋即隐忍地闭了下眼——他这个姿势本来就别扭,徐徒然力气又挺大。他试着一抽,手没抽出来,肩膀上的某根筋却别了一下,一阵抽痛。

    他五官皱了一下,悄没声地给自己治了下肩膀,原地纠结片刻,索性也不再动弹,就维持着这样一个别扭的姿势,直接用另一只手臂垫着下巴,就那样趴在了徐徒然的床头,静静地看着她。

    往好的方面想,上一次他给徐徒然补完符文,只能匆匆翻窗逃跑。而这一回,她在这儿,他也还在这儿。

    杨不弃望着月光下近在咫尺的睡颜,不自觉地勾起了唇角,胸口与脸上都在发烫,像是装满了全世界的热量,又在月光温和的照拂下,一层层地融化成温柔。

    他跪坐在原地,表情因为努力克制而显得有些极度紧绷,平复了好一会儿,方稍稍平静下来,闭上眼睛,伴随着徐徒然规律的呼吸声,再次陷入沉睡。

    梦里,又是那只黑兔子。依旧是那副拽得像是要上天的模样,这回却没再暴躁到当街跺脚了。

    杨不弃有些局促地冲它笑了下,很快就再次将目光转到面前的辰级大门上,深深吸了口气。

    *

    第二天,徐徒然是在作死值系统的提示音中醒来的。

    ——

    ——

    ——

    毫不意外的结果。

    徐徒然模模糊糊地想着,缓缓睁开了眼睛。

    老实说,她昨晚本来是打算升级混乱的。毕竟只有真正升到混乱辰级才能彻底解决目前的幻觉问题。为此她特意将那团辉级混乱倾向的泥巴块封装好,放到了自己枕头底下——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样能大大增加她进入混乱倾向的概率。

    其实比泥巴块更好的道具也有。她在姜思雨的域中暂住时,对方曾送给过她一个混乱倾向的道具夜灯,还挺好看的。不过那玩意儿不插电就不好使,徐徒然在赶来找杨不弃前,就先将它收到了自己位于c城的住处。因此这会儿只能先拿个泥巴块来充数。

    令她感到奇怪的,昨天晚上,她却没能进入混乱之径,反而进入了秩序之宫。

    广袤的高草地间,依然有只白色的兔子在对自己挨挨蹭蹭。兔子的脑袋仍旧是掉落的,断颈处的那支玫瑰花比之前开得更加茂盛,甚至还往外长了些许,纤细的枝干上分出枝丫。枝丫上是畸形的大片细叶,叶片却不是舒展的,而是一层层地往花茎上包裹,看上去说不出地怪异。

    ……虽然一只可可爱爱没有脑袋的白兔子本身也挺怪异的就是了。

    徐徒然一开始还不明白它这么整是为啥,直到她看到那只花头兔子哪怕没有脑袋也要努力往自己身上贴贴,纤细的枝干摇晃着。她这才注意到,那花枝上所有的尖刺,都已经被它用自己的叶子包裹住了。

    徐徒然也说不清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情,本能地伸手将它抱了起来。循着它的指引,一路往高草地深处走。眼看就要触碰到象征辉级的光点,周围的世界却忽然摇晃起来——

    天空被压低、地面在旋转。高草地中回荡起混乱的歌声,草叶如同波浪般荡开,露出具有潮湿气息的诡异身影,面前的废墟之上,裂开一道道生着眼睛的缝隙。

    就连手中的兔子也开始摇晃,生在断颈处的玫瑰突然翻折,花朵直直朝向徐徒然,花瓣大敞,露出一张生满环状尖牙的大嘴!

    徐徒然:“……”

    她望着扑面而来的大嘴,顿了几秒,伸手试探地戳了戳。只碰到软软的花瓣。她又摸了摸向旁边墙壁上的眼睛,感受到的却是墙壁上起伏的雕刻痕迹。

    徐徒然明白了,又是幻觉。混乱倾向导致的副作用幻觉。

    她以往睡前都会自己加固一遍清醒符文,大部分时间都能在睡梦中避开这些。不过今天,她以为自己会进入混乱之径,就没管它。而上一次给她补过符文的,是上官校长。

    她曾说过自己的符文可能管不了多久。现在看来,这不是谦虚。

    徐徒然有些无奈地闭了闭眼,试图往前行走,却发现现在困扰自己的不仅是幻觉,连脑壳都在一抽一抽地作痛。而且因为视觉被影响,她连那个辉级的光球在哪儿都看不到了……

    没有办法,她只能试着调出信仰之盒,想看看能不能直接用里面积累的代行步数盲升。就在此时,她忽然感觉手臂上一阵冰凉——像是有小水滴洒在上面,轻盈又温柔。

    再反应过来时,幻觉也好,头痛也好,统统都消失了。

    徐徒然眨了眨眼,这才意识到自己抓着兔子的手太过用力了一些。她将兔子放下,转头抓紧时间寻找那个辉级的光点。触碰完成升级后,人却依旧待在秩序之宫内,没有立刻离开。她寻思着难得来一趟,正好刷刷步数,就又将在旁边挨挨蹭蹭的白兔给抱了起来——因为对方现在没有耳朵,所以她只能去拎对方的脖子……

    然后……对,然后自己一路走到了能够看见辰级大门的地方。她信仰盒子里的步数倒是能提出来直接用,但是她想将那些都留给混乱之径,就先没动,纯靠步行。

    走了一路,兔子便抱了一路。直到她真正从梦中醒来,直到她完全睁开双眼……

    嗯?

    后知后觉地感知到手中的异物触感,徐徒然懵了一下,垂下眼去,这才注意到被自己抱在怀里的左手。

    那手指上还沾着一些记号笔的印子。徐徒然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画着符文的手臂,不自觉地扬了下唇,循着那只手臂,继续往旁边看去——

    徐徒然的表情顿了一下。

    她什么都没看到。

    或者说——是手臂的尽头,什么都没有。

    那手臂本身倒是挺完整,从手掌一直到上臂。然而上臂的后面,却是一片空空荡荡。

    徐徒然的笑意僵在了脸上。逐渐苏醒的感官终于捕捉到于空气中飘荡的血腥气,她皱了皱眉,小心翼翼地带着那只断臂起身,探头往床边看去,跟着便不忍直视地闭了闭眼。

    只见床沿的下方,是大片的血迹。看上去还挺新鲜。从位置来看,应当就是从那断臂的切面滴滴答答落下的。

    徐徒然睡觉时习惯睡在床铺的一侧,再加上姿势问题,那只断臂的断裂面正好悬空在床沿之外。而床边的地板上不知为何,还铺上了大片的护理垫,正好接住了滴落的血迹。这会儿已然被染成了深红一片。

    ……往好的方面想,她倒是不用太操心该如何向酒店解释“为什么独居的我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房间就惨烈得宛如凶杀现场”这种匪夷所思的问题了。

    徐徒然默了几秒,小心地将怀里的断肢拿了出来,确保上面的血不会沾到床单上。跟着仔细观察了一番切面,又四下张望了一番,轻声喊道:“杨不弃?”

    理所当然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徐徒然神情复杂地收回目光,又探头看了眼地上的大片血迹。认真思考了三秒自己梦中吃人的可能性,最终还是认命地起身收拾起房间,顺便将笔仙之笔拿了出来。

    这笔看到现场的第一反应是,被徐徒然逼着虚空阅读了好一会儿,才不太确定地表示杨不弃应该是自己离开的,更多的就不知道了。

    徐徒然又发消息问了蒲晗。辰级的全知给的情报则要更准确一些,认为这应该是某个倾向升级的副作用,与其说杨不弃是自己离开的,不如说是在升级到特定阶段后,被某种不可抗的强大力量给带走的。

    徐徒然自然更相信蒲晗的说法。她看过了,断肢的切面很整齐,如果是杨不弃自己截断,截不出这种效果。至于杨不弃升级的倾向,她思来想去都觉得只可能是预知,于是和蒲晗打过招呼,改签了车票,直接打包东西,准备再去一趟绿地中心。

    染满血渍的护垫被她用冰十八的高温统统烧掉,断肢则用冰块冻上,用桌布里里外外包了好几层。拖家带口地揣上一堆可憎物外加一朵小粉花,徐徒然匆匆离开酒店,路过花坛时却眼尖地注意到一抹奇异的绿色,心中一动,当即拐了过去。

    那抹绿色所在的位置,正是杨不弃昨晚待过的那个角落小花坛。徐徒然探头细细一看,只见景观植物间赫然多了一株纤细的小树苗,看着不过十几厘米长,单薄的树干上却已抽出细细的枝条,枝条上还挂着嫩绿的叶片——那绿色鲜亮得像是加了滤镜,甚至有点发光。

    徐徒然怀疑这东西可能是昨晚杨不弃不慎掉在这儿的。因为那颜色和他树干上萌发的新枝真的很像。不过这也只是猜测,一时无法确定……

    直到她亲眼看到那原本一动不动的小树,一见她就开始抖擞叶子,还兴致勃勃地给她用柔软的树枝比了个心。

    徐徒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开局就较真,对面〕〔忤逆本能〕〔楚国九公主楚倾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