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玩弄于股掌〕〔我在末世有座城〕〔人在神雕,开局获〕〔异世灵武帝尊〕〔创世血瞳〕〔国术传人逃荒后,〕〔女配在修仙文里搞〕〔玄学大佬带着答案〕〔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我为玉帝代管天庭〕〔福星五岁半带着系〕〔逍遥小渔夫〕〔罪迹之破谎者〕〔旁支嫡女〕〔武侠:开局斩杀谢〕〔从青云开始穿越诸〕〔24小时拯救世界〕〔重生从中奖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28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记本变成压箱底的不幸兔腿,“扑朔迷离”出场率还是有一定保证的,一来它被动技,二来,在这种情况下,它还能用来作判定。

    像现在,红鞋女子完全没有受技能影响。这让徐徒然稍微放下了心。她向对方打了声招呼,先回去拿包。红鞋女子原本还想催促,直到她看到徐徒然转身瞬间,露出的那柄藏在身后的石矛。又看到她在整理东西时,随手从包里掏出的几个银盒。

    红鞋女子:……

    “好了。”又过一会儿,收拾完毕的徐徒然背着包、提着琴盒,脚步轻快地走了过来,“我们这就走……你怎么了?”

    她望着莫名与自己拉开两个身位的红鞋女子,一脸奇怪。

    “……”你别和我说话,我害怕。

    红鞋女子默了几秒,往她琴盒上看一眼,没有回答,而是伏着身体朝外一抬手,“您这边儿请。”

    说完站在原地没动弹,似是想等徐徒然先走。徐徒然更加莫名其妙:“你不给我带路吗?”

    到底谁才是哪个引路的啊?

    红鞋女子立刻道:“没事儿,您先走。我会在后面给您提醒的。”

    说完又再次得到徐徒然不解的眼神。还被她盯着看了好一会儿,盯得一阵她胸口发凉。

    好在这位新来的练习生最终也没再多说什么,拎着琴盒点点头,就大踏步地出去了。

    红鞋女子见状,可算松了口气,乖乖跟在后面帮指路。

    开玩笑,这样一个带着凶器的练习生,谁敢让她走自己后面哦。万一突然来了兴致,直接背后给自己来一下呢?

    ……说来也怪,明明在她的记忆里,她这是第一次见徐徒然。但她莫名就是觉得,这种事情,这家伙绝对干得出来。

    一想到这儿,不知为啥,胸口觉得更凉了。

    *

    对于红鞋女子复杂的内心活动,徐徒然一无所知。

    她只知道,这一路上,对方对自己的客气一再加倍,还令人怪别扭的。

    她行动过程中也没闲着,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向引路的红鞋女子各种打听。对方也算是有问必答,只是有的问题,她自己所知似乎也很模糊,难以给出有效的解释。

    比如对《合并吧,家人们》这个所谓的综艺节目,她就解答得模模糊糊。既说不清这玩意儿存在的目的,也说不清所谓的“成团出道”是怎么回事。用她的话来说,从她有记忆起,自己就在这栋建筑物里,负责选秀的幕后工作。

    “——但我只负责其中的一部分。”见徐徒然张口还要说些什么,红鞋女子慌忙道,“我只负责引导新来的练习生,以及安置升级的练习生……别的我接触很少,如果您实在好奇,可以找别的工作人员问问。”

    “哦……这样。”徐徒然眨了眨眼,若有所思地移开目光。

    “升级”这种东西,方才她已经打听得差不多了。简单来说,她现在所在的是一群……嗯,一群候选艺人的指定生活区域。这些被称为“练习生”的候选,都被已某种标准分为了四组。其中最差的是“f组”,稍微好一些的是“u组”,最好的则是“d组”和“g记组”。从较差的组别向上移动,既被视为“升级”。

    练习生会时不时被要求,以团体的形式参加一些考核,考核会被直播给特定的观众评审团并进行投票。如果票数占优,则可以向上进入更好的组别。“d组”和“g组”同为最优,但彼此间偶尔也会产生调动。

    最后的“成团出道”,也只会选择这两组的成员。至于是全部成团还是继续择优,这个红鞋女子也说不清了。

    练习生团队会根据情况,不定期补充新人。新人被纳入后,会被随机分到“f组”或“u组”,完成报到后,会有一次针对个人的考核,考核过后,才能正式确定他们应该加入何种组别。

    像徐徒然,她一进来就算在了“f组”。据红鞋女子所说,她运气算不好的,这期共有四个新人,其中两个都被直接随机到了u组。哪怕接下去的节目异常顺利,她也需要至少经过两次考核才能进入顶尖的“d组”与“g组”。

    到了这两个顶级组别以后呢?红鞋女子说不出个所以然了。而考核的具体要求和细节,这也不在她的知识范围之内。

    聊了一路,徐徒然也总算是对这个什么鬼综艺有点认识的。不过她是真的闹不明白,为什么组别的排列方式是d、g、u、f……这是什么反人类的奇怪设计?

    在红鞋女子的指引下,她又拐过一条走廊,面前是明亮空旷的大堂。大堂一侧就是建筑物的正门,两扇玻璃大门紧紧闭着,门外是明媚的阳光与一大片绿地,草坪上隐隐可见小动物们翻滚打闹的身影。

    不知为何,红鞋女子在路过大门时,却明显紧张了起来。脚步连着加快几次,几乎走到快与徐徒然平行,直到大门淡出了视野范围,才见她再次放缓脚步,悄悄落到了徐徒然的身后。

    徐徒然好奇地转头望后看去:“你怕光?”

    “……不是。”略一迟疑,红鞋女子老实地晃了晃上下颠倒的脑袋。

    “草地上不该有小动物的。”她低声说着,惨白的面孔之上,更笼上了几分惧意。

    徐徒然不解其意,刚要细问,忽听她话头一转,手指以一种别扭的姿势抬起:“就是这里。我们到了。”

    徐徒然循着她的手指抬头看去,只见面前是一扇紧闭的小门。红鞋女子快步赶了上来,伸手正要替她开门,冷不防房门忽然自己向内打开,一个熟悉的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正面撞上红鞋女子的正脸,他显然被吓得不轻,整个人都僵了一下。直到徐徒然从红鞋女子身后探出头来,才总算回过了神。

    “蒲晗?”徐徒然微微挑眉,“还想说怎么找你呢。你还好吗?”

    蒲晗一手按着胸口,缓慢地从红鞋女子身上移开视线,轻轻点了点头。徐徒然注意到,他衣服的胸口上,已然多出了一个号码牌。

    “三十一号?”红鞋女子小声咕哝,“f31?你也是这次进来的新人?奇怪,我还没有去找你……”

    “我……我这人不喜欢给人添麻烦,就自己来了。就当给您减轻工作量了。”蒲晗含糊说着,飞快地绕过红鞋女子从门内钻了出来,在路过徐徒然旁边时,忽然做了个手势。

    “我在大堂等你。”他小声说着,快步朝着走廊记尽头走去。

    徐徒然目送着他离开,若有所思地垂下了眼眸。旁边红鞋女子还在嘀嘀咕咕,似是觉得蒲晗一个新人对她不太尊重,居然没等她安排就擅自行动。

    徐徒然对此倒是不觉得奇怪。红鞋女子会引导新人,这是既定的事。她本身瞧着比较“不好相处”,这也是事实。按照蒲晗的性格,多半是通过全知的能力阅读到了她的存在,为了避开与她接触,干脆就自己过来报到了。

    只是估计他自己都没想到,报到完出来还是遇见了正主……也是相当背了。

    徐徒然默默想着,在红鞋女子的嘀咕声中,推门进入了面前的房间。

    房间内,是一张长条型的办公桌,几乎将不大的房间截成两半。办公桌后面,站着一个穿着校服、披着乌黑长发的年轻女孩,正礼貌地冲着徐徒然点头:“你好。来报到的是吧?”

    “嗯。”徐徒然漫应着,视线从女孩身上扫过。

    好家伙,又是一个认识的。

    “厄南?”她试探地呼唤着,几步走到办公桌前。

    “厄南”正是她在姜思雨域中暂住时,专门负责接待她的那个员工。自称是“小姜总的特别行政助理”——然而这会儿,听到徐徒然的呼唤,对方脸上却露出了和红鞋女子相似的茫然。

    “……我不记得这个名字。”她双眼放空地说着,片刻后,又再次看向徐徒然,脸上再度露出礼貌的微笑,“请问您是来办理报到手续的吗?请稍等,这就为您安排。”

    徐徒然:“……”

    也是有意思。一个两个的都说想不起来,态度和措辞倒是改得一个比一个快。

    她不认为是这些可憎物员工在有意欺瞒。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们改变态度这一行为反而说不通。而另一方面,这更加重了她隐隐的担忧——

    连自家员工都记不得是哪位了,小姜总你现在到底是混到了什么境地……

    徐徒然略有些忧心地抿了抿唇,依着厄南的指示,拿起了桌上的笔和一张纸。

    “您先看一下,有问题的话可以问我。确认无误的话在右下角签名就可以——不过是签编号哦。不确定编号的也可以问我。”

    徐徒然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视线从纸张上快速扫过,微微蹙起了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入主军需处,战忽〕〔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