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玩弄于股掌〕〔我在末世有座城〕〔人在神雕,开局获〕〔异世灵武帝尊〕〔创世血瞳〕〔国术传人逃荒后,〕〔女配在修仙文里搞〕〔玄学大佬带着答案〕〔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我为玉帝代管天庭〕〔福星五岁半带着系〕〔逍遥小渔夫〕〔罪迹之破谎者〕〔旁支嫡女〕〔武侠:开局斩杀谢〕〔从青云开始穿越诸〕〔24小时拯救世界〕〔重生从中奖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29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蒲晗是在徐徒然之后注意到那只猫的。

    起先他还没觉得哪里不对劲, 就是本能地对这只猫感到了反感。直到他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看到了那只猫的眼睛。

    ……难受。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说不出的难受,如芒在背。诡异与惊悚是另一个方面,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对上那双空荡猫眼的瞬间,内心还涌起一股额外的排斥与厌恶。

    这种感觉并非是因为害怕,更像是被过分窥伺后产生的被冒犯感——虽然对着一只没有眼睛的猫说“窥伺”, 这事本身似乎也挺冒犯。

    不管怎样, 蒲晗选择了立刻移开视线。不仅如此,他还举起了手中那个被压得扁扁的易拉罐, 想试试能不能直接将这只猫送走。

    谁想他还没来得及动作, 忽听传来了“啪嗒”一声响。

    蒲晗:“……?”

    他诧异转头, 只见徐徒然正一本正经地对着玻璃墙打响指。

    啪嗒啪嗒啪嗒, 一边打还一边从指间喷出小冰花。

    蒲晗:“……”

    ……??

    关键是她这响指还打个没完,要不是她眼神看着很正常, 蒲晗都要以为她被那只古怪的猫猫给魇住了。

    他思索片刻,只能试探地给出提醒, 说现在还不到排练的时候——考虑到他们现在的身份,他有理由怀疑徐徒然是打算到时候上台去唱《let it go》。

    令他没想到的是, 这话一出, 徐徒然响指是不打了, 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变得古怪了。

    然而还没等蒲晗为自己解释一句, 又见她站了起来,起身往玻璃墙边走去。走过去后还伸手在墙上不断摸来摸去。

    ……???

    “你这又是要干嘛?”蒲晗再次困惑了。这回徐徒然倒是答得干脆:“我要做个尝试。”

    蒲晗:?

    “就像网上说的, 绑架代替购买。”徐徒然一本正经。

    经过刚才的反复测试, 她基本已经确定, 增长的作死值就是因为那无瞳白猫而来的。而且稳定200以上, 会因为反复挑衅而小幅叠加。

    最重要的是,无副作用,触发还特别简单。那不比什么“育者”好使?

    徐徒然是真的觉得搞一只养在身边挺不错的,反正她打怪肯定也要使用能力,这两百的两百的,不等于白送。

    只可惜,徐徒然淳朴的绑架方案,最终未能成行——还没等她找到出去的方法,那只白猫就消失了。

    没人看到它是怎么动弹的。不过错眼的工夫,就跑得影都不见。

    尽管已经顺利从对方身上薅到了累计一千两百多的作死值,徐徒然仍是不由感到有些可惜。而就在她准备从玻璃墙前离开时,又一些移动的存在,吸引了她的注意。

    这次她看到的东西距离比较远。在对面的建筑大楼里——练习生的生存区域共由四个楼体组成,不同的楼体之间,都依靠游廊和空中走廊连接。空中走廊是用铁皮全部封闭,而地面上游廊,虽然也是全封闭,用的却不是铁皮,而是透明玻璃。

    那条玻璃游廊直接与对面建筑的一楼侧门相接。如果有人从那边进入游廊,从徐徒然的角度,恰好能够看到。

    就比如此刻,对面的一楼里,正好有几人陆续走出。男女老少都有,服装风格各不相同,胸口都有着号码标记。然而徐徒然的关注点却不在他们身上——她只专注地看着缀在人群最后面的一个女生。

    那女孩一袭沉闷的黑裙,长发披下,沉默地走在最后面,没有和任何人交谈。徐徒然定定地看着她,入神地偏了偏头,一旁蒲晗察觉不对,警觉地凑了过来:“嘿,你看什么呢?”

    “对面有人过来了。”徐徒然朝那个方向一指,“你看到最后面那个女孩子了吗?她好好看啊。”

    “?”蒲晗一脑袋问号,定睛看去,恰好那一行人已经全部进入玻璃游廊。人群遮掩,他没看到徐徒然所说的那个“好好看”的女孩,倒是注意到一楼的侧门里,又有两个人影走出。

    其中一个,后脑勺在前,正脸在后,正是负责引导新人的红鞋女子。她的旁边,则是个留着利落短发的女生,看上去年纪不大,穿着破洞牛仔裤,衣服上没有任何号码标记。

    “应该是。”徐徒然随意瞟了一眼,心不在焉道,“那个穿红鞋的接引人曾告诉过我,这一次共有四个新人加入了这个节目。只是另外两人,都被随机分配到了u组。”

    “那他们运气不错啊。”蒲晗下意识说了一句,旋即皱起眉头,“不过问题来了。我俩是因为符文打开被拉进来的,另外两人是怎么进来的?”

    “不清楚。”徐徒然趴着窗子又看了一会儿,确认再看不到那个“好好看”的黑裙女生,只能颇为遗憾地收回目光,退回到小沙发上,“工作人员和我说的,这种新人会不定期进行补充。”

    “不定期……”蒲晗啧了一声,“那就奇怪了。”

    要么他们之前的新人,都是在符文被作废前,出于某种理由进来的人类。要么就是这域内存在着某种特殊的机制,能不断“产”出新人输入到这个节目中——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这些“新人”是否是人类,就不好说了。

    不,应该是,所有的练习生是否为人类,都不好说了。

    仔细一想,在这样一个有辰级能力者持有的域内,会有大量人类出现,这事似乎本来就有些离谱。

    而他们所在的域中,还不止练习生这一种角色——除了“练习生”之外,还有个神秘的、能掌握所有练习生命运的“观众评审团”,这个群体是个什么构成,目前也还摸不清楚。

    “算了,这些问题,现在瞎想也想不出结果。”徐徒然叹气,“起码先参与一次考核试试。看能摸到多少底。”

    蒲晗想想也是这个理,不过对于他们的第一次考核该如何安排仍是心存疑虑。毕竟当初工作人员给徐徒然的说法是“十个小时内安排”,然而相关信息又只会出现在枕头底下。那他们难道是要一直在自己的寝室等着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入主军需处,战忽〕〔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