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玩弄于股掌〕〔我在末世有座城〕〔人在神雕,开局获〕〔异世灵武帝尊〕〔创世血瞳〕〔国术传人逃荒后,〕〔女配在修仙文里搞〕〔玄学大佬带着答案〕〔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我为玉帝代管天庭〕〔福星五岁半带着系〕〔逍遥小渔夫〕〔罪迹之破谎者〕〔旁支嫡女〕〔武侠:开局斩杀谢〕〔从青云开始穿越诸〕〔24小时拯救世界〕〔重生从中奖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31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捉虫】
    徐徒然的考核地点在练舞室, 蒲晗则是在她隔壁。两人结伴来到对应楼层,负责的工作人员早已等在那里,将他们分别带到了不同的房间。

    徐徒然今天依旧是背包加琴盒的装束。工作人员纠结半天, 终究是没敢让她拿下来, 只能由着她这样带了进去。

    练舞室内明亮空旷,四面都铺着大大的镜子。徐徒然独自走到房间中央,身后传来工作人员关门的声音。

    “具体的考核内容, 你等等就知道了。”这是工作人员离开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徐徒然无所谓地在房间里溜达着, 倒影在镜面中晃来晃去。不知过了多久,徐徒然忽感有些不对, 警觉地转头, 正见镜面中的自己, 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脸上浮出僵硬苍白的笑。

    几乎是同一时间,镜中倒映出的场景也悄无声息地改变。阴暗的色调与昏暗的光线填满了镜面之内的空间。徐徒然若有所思地转头, 果见自己身处的空间,也已完全变了模样。

    原本空旷明亮的练舞室, 变成了昏暗狭窄的房间。只有顶上一盏昏黄的旧灯泡一闪一亮。面前的地板多了厨灶,墙上多了挂壁式刀架和筷子笼。身侧则堆着些腐烂的蔬菜, 紧挨着水斗和垃圾桶, 散发出刺鼻的气味。

    练舞室已经消失了, 然而四面的镜子却还在。镜子里的人影一点点地靠近, 扒着镜面看向徐徒然,正前方的镜子上, 逐渐显出数行暗色的血字:

    徐徒然:……

    合着是这么个综艺选秀,长见识了。

    不过说话回来,只要唱对歌就行了是吧?

    徐徒然原地思索一秒,当着镜中鬼影的面,打开自己的背包,取出了两个银盒,又从银盒内取出了两支笔。

    然后,在镜中鬼影抽搐面容的包围中,她举起了其中一支:

    “来,告诉我,小红最想听的歌是什么?”

    跟着又举起另一支:“在?给我点一首《没那么爱他》。”

    卡拉ok笔:“……”

    卡拉ok笔滋滋几声,没有动静。徐徒然手动在菜单上按了几下,恍然大悟:“哦,没有吗?那我看看有没有类似的……”

    她抬头看向镜中鬼影,认真商量:“没有《没那么爱他》,改《分手快乐》可以吗?虽然我都不太会唱。”

    镜中鬼影:“……”

    她们怔怔地望着徐徒然手里拿的两支笔,沉默两秒后,争先恐后地点起了头。

    *

    同一时间。

    另一处空间内。

    “小红想要听的歌……”蒲晗站在同样逼仄昏暗的空间内,一手按上面前流理台上的砧板,轻轻闭上了眼睛。

    覆着斑斑血迹的砧板上,一只苍白干瘦的手悄然探出,朝着蒲晗的手抓了过去。蒲晗闭着眼睛,手指却恰到好处地往旁边一闪,任那支鬼手扑了个空,旋即随手抽出旁边刀架上的剔骨刀,直接戳了上去。

    剔骨刀精准地贯穿了鬼手的手背与手心,将它整个钉在了砧板上,而从始至终,蒲晗始终闭着眼睛,口中喃喃出声:

    “你曾经在这里剁过肉……奇奇怪怪的肉……”

    “你一边剁,一边哭……然后将它们都放进了冰箱……”

    “你很珍惜它们,为什么?”

    蒲晗霍然睁开双眼。

    “因为它们……都是你爱人的一部分,是吗?”

    四周静谧,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蒲晗似有所感地转动目光,再次环视自己所处的空间。

    “我知道了。”片刻后,他轻轻叹了口气,转向煤气灶的方向,一本正经地清了清嗓子,随手还拿了把筷子当麦克风。

    “接下来,由我为大家带来一首,《好心分手》——请大家,掌声鼓励!”

    鼓励声自然是没有,唯有那只被钉在砧板上的鬼手,兀自不住挣扎,手掌不断撞击在砧板上。

    啪啪啪啪啪。

    *

    又过大约五分钟后。

    蒲晗走出房间,被等在外面的工作人员引到了走廊尽头的休息室。

    “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投票结果很快出来。”那位脑袋前后都长着马尾辫的工作人员如此说道。

    蒲晗点头应了,推门进去,惊讶地发现徐徒然已经等在了这里——她正将小粉花放出来透气,见蒲晗过来,抬手打了个招呼。

    蒲晗反手关门,犹感到几分不可思议:“不是吧,你居然比我还快结束。”

    按照正常流程,练习生们应该先从场景中的各个布景中寻找各种线索,通过冰箱里的肉、留有告别短信的手机以及字里行间都透着疯魔的日记本来还原真相,拼凑出“小红因为事故而被污染异化,又误会男友出轨抛弃,因此将男友变成男友牌肉饼”的悲情故事,此外还要再对其心理多加揣测……

    就连蒲晗,都是靠着全知能力作弊,才能那么快通关的。可徐徒然……

    哪怕有笔仙之笔也说不通——虽然那个场景里的“小红”,估计也就是灯级水平,辉级的笔仙之笔绰绰有余。但笔仙之笔的阅读速度不可能比他快,再加上唱完整首歌的时间,徐徒然最多用时和他持平,不至于快那么多。

    如此想着,蒲晗又试着阅读了一下徐徒然的“通关视频”,才刚看到一半,就听徐徒然叹气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她站起身来,一脸莫名:“我刚唱两句就被直接踢出来了。问那双马尾,她也说不清楚。总不至于是太难听了吧。”

    蒲晗:“……”那可不好说。

    已然阅读完毕的他,深深看了眼徐徒然,又看了看她的背包,略一沉吟,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

    “是因为你在灯级的可憎物面前,用了辰级的道具。直接把人家场子给炸了呢?”

    徐徒然:“……?”

    *

    无论如何,因为才唱两句就□□脆踢出场的事,徐徒然对最终结果还挺不放心的。她觉得自己这次多半得黄,升不了级了。

    为此她还抓紧时间,和蒲晗商议了一套分组后的沟通方案——不同组别之间是不能交流的。而且这条规则的弹性,他们还没有试探过,并不清楚有多严格。万一蒲晗升到了u组,而她还在f,别说开麦交流,搞不好能不能你画我猜都是个问题。

    好在,最后的结果证明,她还是想多了。

    数分钟后,投票结果公示。徐徒然和蒲晗都被领到专门的房间里看结果,那里还有个大屏幕,回放着他们比赛时的录像,上面还有观众评审团事实留下的弹幕。

    蒲晗当然是很高兴两人一起升入u组这件事的,但他不理解的是,为啥徐徒然视频上的弹幕比他多那么多……

    天知道,她唱歌的时间总共不到半分钟,其中还有十多秒是前奏。夸她的弹幕基本都不知是她唱词字数的多少倍。

    “都说了,我在这个域里是有基础好感度的!”徐徒然倒是走后门走得理直气壮。

    被夸当然是好事,起码这能证明,那个什么评审团,应当也对他们没有恶意。

    说不定他们还和姜思雨有关系。不过这点得等之后才能确定了。

    确定了成绩,接下去要面对的,就是宿舍转移问题。徐徒然昨天才装好的床帘桌子,全部都要拆掉,搬去新的宿舍。她对此倒没感到麻烦,只是有些遗憾,没办法和窗外的小麻雀继续好好相处了。

    虽然相聚时短,但在短暂的会面中,徐徒然已充分感受到了它们对自己的价值。为了表达对它们的不舍,临行前,她还特意拉开窗帘,对着窗外的麻雀们各种打响指摇花手,放出无数冰花花。直到麻雀都被烦得一个个从窗台上跳下,徐徒然方依依不舍地拥着新到手的四千作死值,转身爬下了床。

    说来也怪。她刚才才发现,自己的作死值栏内,不知何时又多了一笔进账——因为现在数字太多,徐徒然算得不是很清楚,但粗略一瞥,至少凭空多了一两千。

    她上一次检查作死值是在昨晚睡前。也就是说,这个数值应该是昨晚或今天白天涨的。但徐徒然非常确定,今天白天她并没有获得任何作死值进账,除了从小麻雀身上剥下来的那些。

    毕竟今天见到的猫猫都是绕着她走的,她暂时也没找到别的来源……那唯一的可能,就是昨天晚上涨的。

    昨晚她睡前故意没拉窗帘。说不定是又有哪些好心麻雀过来看了一眼。至于为什么没有听到提示音,这个徐徒然就搞不清了。

    以往她都是在梦入混乱之径时收获作死值的,说是在“睡觉”,实际意识还是相对清醒。但昨晚,她确信自己就是在睡觉……或许是因为睡太熟了?

    徐徒然不太确定地想着,听见外面的工作人员询问,忙应了一声,带着打包好的东西,跟着走出了房门。

    u组的宿舍在隔壁楼同层,可以直接通过空中走廊过去。寝室空间比f组稍大一些,门对面的大窗户被用木板钉死,只从木板缝隙间漏出些光。显得房间有些昏暗,

    徐徒然过去时临近中午,开门时正好遇到有人往外走。一照面,徐徒然乐了:“嘿,是你。”

    正是那个穿着破洞牛仔裤的短发女生。徐徒然对她有印象,昨天在餐厅时,蒲晗被她瞪得坐立不安好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入主军需处,战忽〕〔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