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律凶猛〕〔神级系统我能一键〕〔重生猫咪:你是我〕〔我有一个豆荚农场〕〔一胎双宝:总裁大〕〔660号生物学家〕〔美漫:我养妖把紫〕〔大佬穿成真千金,〕〔我是守界人〕〔一切从泰坦尼克号〕〔玩弄于股掌〕〔我在末世有座城〕〔人在神雕,开局获〕〔异世灵武帝尊〕〔创世血瞳〕〔国术传人逃荒后,〕〔女配在修仙文里搞〕〔玄学大佬带着答案〕〔领主:开局向日葵〕〔指点考古队,竟被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35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时间倒回数分钟前。

    身为蒲晗二号的短发女, 是走在路上时,突然感到不对劲的。

    就在不久之前,她亲眼看到一个自称“看到猫”的练习生被工作人员带走, 出于好奇, 偷偷跟了一阵。直到看见那位工作人员将人带进了闲置的休息室——没过多久,就听见休息室内有陌生的音乐传来。那音乐不是很合她的口味,她也不知那两人要在里面耗多久, 便先回去了。

    她抱着新领到的床帘, 走在阳光明澈的走廊里,眼前的光线忽然暗了一瞬。她以为是外面偶然有乌云飘过, 但很快就意识到, 事实并非如此。

    天色在变暗。太阳像是盏孤独的灯, 被不见边际的厚重云层逐渐吞噬。这才上午九点多, 天色已经阴沉如暮色降临,又染着一层昏黄, 仿佛暴雨将至。

    短发女生蓦地停下脚步,似有所感地转头, 正见外面灌木窸窸窣窣地晃动,一只只野猫从中钻出。又听见空中传来扑啦啦的声响, 三三两两的鸟雀拍着翅膀从空中落下, 接二连三地落在院内的悬铃木上, 密密麻麻, 宛如大片倒长的果实。

    像是放弃了隐藏。所有的小动物都大剌剌地停在了玻璃墙外。瞪着一双双空荡荡的眼眶,静静与她隔墙相望。

    短发女生警觉地后退两步, 又听旁边有脚步声响起。循声望去, 只见不少练习生似也被外面的异状吸引, 纷纷靠了过来。不安的窃窃私语在周围流转开来, 很快便有工作人员出现,试图维持秩序,气氛却没有丝毫的好转,甚至更加压抑。

    一股莫名的烦躁在心中翻涌来开,短发女生往寝室走了两步,忽似意识到什么,蓦地转头往那些练习生身上看去,神情顿时一变。

    ——所有的深色,都在涌动。

    她这才注意到,像是被某种力量所牵引,所有人体内的“深色部分”,都正宛如活物般顾涌,蠢蠢欲动。

    当然,也有部分人的“颜色”完全没受影响。因为他们的体内完全没有“深色部分”。但相较而言,这部分只是极少数。

    短发敏锐地察觉到不对,虽一时搞不清其中逻辑,却还是立刻冲到工作人员身边,抓着她手臂猛晃,将那些体内完全没有深色的练习生指给她看。

    “这个、这个……还有那边的那个!他们和别人不一样,都需要保护——阿抱歉。”

    望着因为自己太过大力而被直接扯断的腐烂胳膊,短发女生动作僵了一下,抬眸对上对方怨念的目光,不好意思地扯了扯嘴角。

    所幸对方也没因此发脾气,偷摸将手接过来利落装上,还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将短发所指的几个人全都一一记下。

    短发暗松口气,注意到更多的人正在往这边聚集,忙逆着人流冲了过去,一路上东张西望,不住观察着他人体内的颜色。

    她竭尽所能地将所有看到的“无深色版”练习生全都记下,不住报告给沿途看到的工作人员,就这样一路小跑至走廊的尽头,她的脚步忽然慢了下来。

    这条走廊里,基本没有什么人在了。只在尽头处,蹲着一个人。

    是那个挑染着一撮记紫色的杀马特。也就是之前当着她的面,被工作人员带走的u30。

    他正蹲在地上,瑟瑟发抖。连带着掺在体内的大团深色,都正如活物般颤动。

    短发女生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你在这里做什么?”抿了抿唇,她谨慎开口,“工作人员都在外面。都在警告不要朝外面看。”

    那人却像没听到她的话,只不住颤抖着,喃喃开口:“我看到了猫。”

    “之前,就在这儿,我看到了猫。”

    “有眼睛的猫。”

    “有眼睛?”短发女生拧起了眉。她分明记得当时听到的内容——当时这家伙,明明说的是“没眼睛的猫”。

    “……对、对。”u30愣了一下,瞪大眼睛点头,“我一开始看到的,就是没有眼睛的……”

    “可我刚才,离开休息室的时候。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他告诉我,猫其实是有眼睛的。他看到了,还把那眼睛拿给我看。然后我就想起来了,我看到的猫,其实也是有眼睛的。”

    他缓缓转过头来,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短发女:“你知道吗?猫的眼睛,其实不在眼眶里。”

    “……”

    短发女生无声地看着他,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她的直觉告诉她,这种时候,或许应该跑了。

    然而就像其他的蒲晗那样,她怎么都按不住自己该死的好奇心。短暂的沉默后,她一脸凝重地开口:“那你告诉我,它在哪儿?”

    u30定定地看着她,忽然扯了扯嘴角。

    “在这儿。”他说着,冲着短发女生张大了嘴巴。

    只见其口腔深处,正藏着一枚颤动的、完整的眼球。

    ——同一时间,天色完全暗下。建筑被彻底笼罩在了黑暗中。

    蒲晗二号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身后传来人群动荡的声响,玻璃墙外,则如同海浪掀起,一层接一层地炸开野猫凄厉的尖叫——

    “喵嗷!”

    同一时间·考核地点内。

    无视眼前黑猫尖锐的惨叫,徐徒然直接一手七号冰砸下,将猫猫当场变成了一坨猫猫冰。

    世界,顿时安静了。

    反胃的感觉,也总算好些了。

    徐徒然呼出口气,坐回小板凳上,拿起之前喝一半的酸奶,一边嗦,一边若有所思地盯着面前的猫猫冰。

    这玩意儿还挺灵活,方才在房间里辗转腾挪飞来飞去的,她试着攻击了好几次都失手,厨房内的围裙男还在旁边不断尖叫,吵得徐徒然心烦意乱。差点没祭出“绝对王权”。

    最后是用扑朔迷离的主动效果进行了一次1.5秒的强控,再追加七号冰进行输出,才总算将对方冻上——整个过程不算太难,但对于现在还在闹反胃的徐徒然来说,是有些吃力了。

    这种东西为何会出现考核场景里,这她不清楚。但她本能地意识到,这不是一件好事——节目组对小动物们严防死守,不可能会将它们放入以选拔为目的的考核场景中。

    然而现在这里出现了一只猫。没有眼睛的猫。

    记这意味着什么?是节目组,或者说,是姜思雨的防御出问题了吗?

    徐徒然暂时想不到答案。她望着面前的猫猫冰,略一思索,还是走上前去,打算整个打包带走,然而就在她手伸出去的瞬间,眼前忽然弹出一行模糊的大字:

    徐徒然:……?

    那字看上去像是浮在空中的,圆圆的打印字体,看着有些熟悉。徐徒然皱了皱眉,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又见更多的字迹凭空出现。

    ……???

    字迹十分模糊,中间很多字都看不清。

    徐徒然微微偏头,忽然想起自己是在哪里看到过类似的字体了。

    弹幕。她曾看过自己第一次考核的视频回放,那视频上飞驰而过的弹幕,就是这种字体。

    “姜思雨?”她望着熟悉的“姐姐”称呼,若有所思地开口。

    弹幕很快就给出了回复:

    不要看?

    徐徒然微微挑了挑眉。她大概能猜到这个“不要看”是和小动物有关,不过她之前已经看过好几回,除了涨涨作死值,似乎也没什么问……

    还没等她想明白,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一声久违的提示音。

    危险预知的提示音。

    那声音短且急促,稍纵即逝。下一瞬,忽听前方又传来喵的一声。

    恰在此时,模糊的弹幕散去。徐徒然猝不及防,目光对上面前瑟瑟发抖的围裙男npc。

    他抱头缩在墙角,从黑猫出现后就一直没有挪动过。而方才那声突兀的猫叫,正是从他口中溜出。

    再下一瞬,在徐徒然愕然的目光中,他倏然抬起头来,原本还属于正常范围的嘴巴一下张到极限。一颗湿漉漉的无瞳猫头从中探出,同样对着徐徒然大大张开了嘴——

    那口腔的深处,是一只眼珠。

    一只黄色的眼珠。

    徐徒然毫无准备,正好与那眼珠对上视线。电光石火间,眼前似有某种疾光扑面而来,穿透眼睛直直刺进大脑。紧跟着则是一阵刀剐一般的刺痛,仿佛某种活物,正以极快的速度在大脑中游走。

    徐徒然被这突如其来的痛楚逼得连连后退几步,内心第一时间就现在自己周围圈定了一方国土。下一秒,便见那只黑猫完完整整地从围裙男的嘴里钻了出来,原本空荡荡的眼窝中,分明亮起了两点微黄的光。

    ……被算计了。

    徐徒然猛地意识到这点。

    先前那只被她冻住的黑猫,只是诱饵。眼前这只,才是真正的攻击手。

    心头不由浮上几分懊丧。而很快,更令她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

    那只黑猫看也不看自己被冻成坨的同伴,径自往前走了几步。一只前爪突然往地上一捺,周围的地面上,立刻蔓开一层薄冰,更有根根尖锐的冰记棱凭空而现,浮在空中,摇摇晃晃。

    ……???

    徐徒然显然没想到对面还有这一手,第一反应就是立刻制定规则进行防御。谁想才刚要开口,大脑忽然陷入一片空白——

    真正意义上的空白。不知道自己要干嘛,不知道自己该干嘛。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这种空白的感觉稍纵即逝,不过转瞬,徐徒然意识便又恢复正常。然而这一点点的反应时间,对她而言,已足够致命——

    几根冰棱已经近在眉睫,还差一点,就能刺中她的眼睛和脸。

    从徐徒然的角度,她甚至还能看见其中一根直逼眼睛而来的尖刺。

    这种时候,再想宣布规则,绝对来不及。徐徒然只能赶紧后仰接翻滚,险险避开近在咫尺的尖刺。行动时分明感到脚下滞涩,等完全逃开后,她才发现,自己的脚下也已冻上一层薄冰,方才正将自己的鞋底与地面冻在一起。

    好在这层冰很薄,又脆。挣脱起来并没有什么困难——饶是如此,徐徒然仍是不由感到一阵庆幸。

    庆幸之余,心中又腾起些古怪的感觉。先影响对手神智加以控制,再以寒冰进行攻击……这套流程,未免太过熟悉。

    但现在不是细想的时候。对方的神智控制再来一下,徐徒然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事。懒得与对方纠缠,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抢在对方之前放了个控制,趁着对方陷入空白的一点五秒,闭眼闷头连砸了几发冰十八过去——

    黑色的晶体如狂兽般在不大的空间内横冲直撞,耳畔很快便再次响起野猫刺耳的尖啸。徐徒然不为所动地一直闭着眼,直到那声音完全消失了,方停下手里的动作。

    她没急着睁眼,而是再次圈定国土,利用“绝对王权”给自己定下了“不准对视”的保护。布置完成后,方睁开眼睛,面前只剩几坨焦黑的灰烬。

    不管是先前被当作诱饵的那只猫猫冰,还是之后出现的冰冰猫,都已在徐徒然狂轰滥炸下被烧得骨头都不剩。连带着那个围裙男也遭了殃,区别只在于他的灰烬堆要比两只猫大上不少。

    徐徒然:“……”

    危机暂时解除,被强压下的不适再度翻涌上来。徐徒然以手掩了掩嘴,又补了一条规则,宣布“对她有恶意的存在不可藏匿”。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其他猫出来挨打,方真正放下心来。

    而那些圆圆的弹幕字体,也直到这时,方再次出现。

    徐徒然:“……”

    谢谢提醒。

    刚看过了,是挺危险的来着。

    *

    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这回的局内弹幕,文字变得清晰不少。只是担心会分散徐徒然的注意力,接下去的弹幕发言都很克制,基本没有废话。直接给了厨房内日记碎片的藏匿地点,并再次提醒徐徒然赶紧去找其他人汇合,抓紧时间一起离开。

    ……只除了个别,没忍住又刷了两句“666”和“姐姐好酷”。不过这种出现得也不多。倒不是姜思雨们不想刷,而是时机不对,刷了还要被其他姜记思雨当面骂。

    徐徒然缓了缓呼吸,按照弹幕指引,迅速从冰箱里找到一张撕下的日记,一面往外走,一面沉吟开口:“那个猫身体里的眼睛,能复制人的能力?”

    这是她刚刚才得出的结论。虽然离谱,但方才那只黑猫用来对付她的手段,分明就是她自己的扑朔迷离加七号冰。

    弹幕很快就给出回复:

    徐徒然:“……”

    难怪之前一直强调不要对视。

    不过弹幕也说,他们掌握的只是之前的情报。现在“那东西”形态已经改变,他们也不确定这个能力是否也出现变化。

    这等于坐实了徐徒然之前的猜测。那些小动物正和铁线虫有关,或者说,就是铁线虫在这域内的某种化身。它们一直被姜思雨的防御机制隔绝在练习生的世界之外,而现在,它们终于通过某种手段,攻破了这层防御……

    不过徐徒然有一点不太明白——为什么弹幕一直说“我们”?

    通过语气,她能确定对面发弹幕的就是姜思雨。和她一起的还有谁?她的员工或家人们吗?

    怀着这样的疑惑,徐徒然快步走到了门边。

    才刚将房门打开,便听外面传来一阵骚动——

    “别松手别松手!”

    “不是,它挠我!”

    “拎它,拎它后颈皮!”

    “赶紧找个东西把它关起来——”

    “……”徐徒然眉心一跳,推门出去,只见客厅内也正是一阵鸡飞狗跳:

    一个中年男人正两手箍着只猫,一面怒吼一面尽力压制,旁边另一个中年男人拿着绳索,老者则拿着纸箱,看样子都在伺机将猫捆起。蒲晗和那个小孩远远站在旁边,两手还捂着眼睛。

    徐徒然:“……”

    搞得她也有点想捂眼。不过纯粹是因为没眼看。

    她抿了抿唇,快步走了出去,刚抬起手指准备施放攻击,那抱着猫的中年男人已经注意到她的存在。

    紧跟着,就见他二话不说直接冲了过来,将手中的猫往徐徒然背后的房间里一扔,又一把将徐徒然拉过,火速关门,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耗时不过两秒,旋即便见他长长呼出口气。

    “总算丢出去了。”那男人如释重负,又上下打量了一番徐徒然,“妹子你啥时候进去的?没事吧?刚找了一圈没找见你。”

    “……没事。”徐徒然被对方的彪悍惊了一下,略一停顿方道,“刚才那猫……”

    “自己钻出来的。”另一人喃喃接口,惊魂未定,“它有眼睛。就长在它的肚子上。一只很大的黄色眼睛。”

    黄色眼睛……徐徒然咂摸着这个词,脸色变得更凝重了一些。方才姜思雨通过弹幕传达的消息,立刻浮现在脑海:

    ……就算你说直接打死,我也得知道什么样的能打死才行啊。

    徐徒然心里犯起嘀咕,狐疑地记打量起面前的中年男子,开始思考该如何压着对方去进行一次额外的唱跳考核——跳不好命都没的那种。

    还好,姜思雨还算是良心,没将压力都给到她这边。虚空弹幕很快便再次出现,展示于所有人前,不同的是,这次弹幕换上了官方口吻,展示的信息也减去许多,只告知当前考核出现未知错误,需要所有练习生尽快退出。作为协助,他们会提供官方通关攻略,希望练习生们能尽力配合。

    这与其说是弹幕,不如说是公告。公告内同样提到了“练习生如感不适,请立刻原地复习过往指定曲目”,只是略去了后半句话。

    不得不说,这些练习生的心理素质是真的都过硬。面对这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件与建议,他们关心的问题居然就只有一个——那晋级的成绩怎么算?

    敬业如斯,徐徒然都想给他们鼓掌。

    发送弹幕的人显然也没想到他们会这么问,卡了一会儿后,只能很无奈地当场给出回复。徐徒然不在乎这些,便趁这机会将蒲晗拉到旁边,三言两语,分享了自己方才获知的一切。

    蒲晗听完,却是一愣。

    “你的意思是,如果能力者与那种黄眼睛对视。那么拥有眼睛的小动物,就能复刻能力者之前用过的两个技能?”

    “也有可能是一个。似乎是存在时限。”徐徒然悄无声息地将整个客厅都圈成了国土,一面揉着肚子,一面警觉地打量四周,“听姜思雨的意思,那个全知铁线虫原本应该遭受了某种压制,暂时无法使用这个能力。而这体现在它的形象上,就是没有‘眼睛’。而现在,一部分动物重新拥有了眼珠,还入侵到了建筑内部,这很可能意味着它已做好准备,打算卷土重……蒲晗?”

    注意到蒲晗古怪的神情,徐徒然话头一转:“你怎么了?”

    “我……刚想到一件挺重要的事。”蒲晗张了张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刚才应该也对视了。”

    徐徒然:“……?!”

    “而且在对视前,我正在试图用‘时光回溯’,还原找到的日记碎片。”蒲晗表情更加古怪,“虽说在这域内我被削得厉害,但这到底是个能力……”

    时光回溯,即可将外物身上的时间倒回,使其回到之前的状态。技能可覆盖的目标随升级而扩大。在这个域内,蒲晗的这个能力颇受限制,回溯的效果时限很短。

    ……问题是,他不知道这个时限对铁线虫生不生效。万一对方复刻走他的技能后,还给自动升级到完整版,或者是plus版,那这事情不就大条了。

    关于这点,徐徒然倒是有发言权。作为资深七号冰使用者,她能感觉到,那只黑猫使用七号冰时,所制冰块的质量与范围完全闭不上自己,撑死就是一个阉割版。

    不过蒲晗的话还是引起了她的重视。她略一沉吟,和蒲晗打了声招呼,独自又去了一趟厨房。片刻后,又见她开门走了出来。

    “问题解决了。”她朝蒲晗比了个ok的手势,“你不用担心被猫剽能力的事了。”

    如果一发冰十八不能解决。那就来一次扑朔迷离,加一次七号冰,再搭一发冰十八。灭口,就是这么简单。

    蒲晗:“……”

    “记太好了。”他松了口气,“我本来还担心它会利用时光回溯让同伴复活……”

    “它是让同伴复活了。”徐徒然肯定地点头,“我进去时看到了三只猫。”

    给她吓得,差点又要干呕了。赶紧闭起眼睛来了套连招,等再睁开眼时,眼前就只剩三坨灰了。

    “那就好……”蒲晗再次松了口气,松到一半,神情忽又是一变。

    “等一下。我突然想到个事。”他蓦地抬头,表情莫名,“既然这个能力复刻,是原版铁线虫的能力。而所有的小动物,又都是铁线虫的化身……”

    “那你说,它们复刻到的能力,是仅限于这一只使用呢,还是会同步共享给其它所有动物?”

    徐徒然:“……”

    问得好,我也想知道。

    她第一反应就是先去问问弹幕。然而还没来得及开口,只听客厅角落方向,又是一阵惊叫。

    两人警觉地对视一眼,立刻快步赶了过去。只一眼,二人便齐齐陷入了沉默。

    只见客厅的一角,那几个练习生的旁边。不知何时,又围上了一圈的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大明:爷爷,我不〕〔君逍遥开局签到荒〕〔穿成渣A后我的O怀〕〔最强万岁爷〕〔穿成顶流女团成员〕〔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入主军需处,战忽〕〔公户女Alpha[ABO]〕〔[快穿]主神的千层〕〔虐文系统哭着求我〕〔重生后,她飒爆全〕〔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蝴蝶与鲸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