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炮灰升级指〕〔报告将军,夫人只〕〔我有一座随身农场〕〔射程之内〕〔朕即大宋〕〔神医拽妃她每天都〕〔凌天剑帝〕〔超神学院:我在研〕〔用童话马甲直播克〕〔妃常上头:冷面王〕〔惊!新婚夜我和神〕〔重生80:下乡肥妻〕〔武侠:我开局打造〕〔重生七零辣妻有空〕〔武侠:收徒邀月怜〕〔囚龙霸天诀〕〔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嫁美强惨王爷后,〕〔都市龙血战神〕〔渔乡傻医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就较真,对面被我吓到报警!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说我现在离婚还来得及吗?
    在公安机关的执法中……

    拘传一般是前置手段。

    在未掌握确凿证据之前,采用的手段正是拘传。

    一旦掌握了证据,据传也将变成拘留,将被拘押在看守所。

    等待公诉机关的起诉。

    而电话的另一头。

    欧阳倩听说要强制刑拘她,顿时吓出了哭腔。

    “我我……我就是装个修,碍着谁了?怎么什么脏水都要往我身上泼?”

    “这几天所有业主都在群里面骂我,天天骂,骂的那么难听,都是娘生爹养的,凭什么我要被他们骂?”

    “我都向他们道歉了,还发了五千块钱的红包,他们钱都收了,还要骂我……”

    “你们知不知道这些天我承担了多大的压力,我甚至都写好了遗书……”

    欧阳倩不停啜泣着。

    情绪似乎在崩溃的边缘。

    仿佛全世界都欠了她一样。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把民警都搞得不会了。

    只能沉声说道:“已经有业主找了专业的鉴定机构,出具了房屋危险性鉴定书,锁定了大楼裂开的原因,正是由于4楼的装修引起的。”

    “你如果再不来配合调查的话,我们只能亲自来找你了。”

    说完。

    民警把手机还给了张坚毅,让张坚毅劝说一下。

    张坚毅也十分配合。

    接过手机,劝说道:“表姐,人家警察就是让你配合调查,也不一定有什么事,你就配合一下吧,不然警察强行带走你也不好看。”

    “而且,大楼现在已经鉴定为d级,事情很严重了。”

    说到这里。

    他叹了口气,心中多少有些后悔。

    自己表姐的性格他很清楚。

    平时被家里娇生惯养的,哪怕结婚后也是如此。

    从没受过半点委屈。

    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砸掉了承重墙。

    只是……

    这次砸掉承重墙,引来的问题实在是太大了。

    数次不露面,已经惹来了众怒。

    按照青岚这些业主的架势……

    很明显,他表姐大概率要承担刑事责任。

    一个小时后。

    在他的劝说下,欧阳倩赶到了物业中心。

    看到民警的时候,还是满脸委屈。

    十分冤枉的说道:“警察同志,你们可得查清楚情况啊,我可以配合你们调查,但你们可不能冤枉我!”

    民警嘴角抽了抽,但还是认真说道:“你放心,我们会谨慎查案,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

    随后。

    便带准备带着欧阳倩离开。

    “表姐,你先跟警察配合调查,我尽量动用下关系,找人想想办法。”

    张坚毅把众人送到了小区门口。

    在欧阳倩上警车之前,安慰了欧阳倩一句。

    然而……

    他刚想离开的时候,却被民警拦住了。

    “抱歉,你们物业同样涉嫌了一起刑事犯罪,请跟我们走一趟。”

    张坚毅满脸懵逼。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警官,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承重墙是我表姐让人敲的,我们虽然是亲戚,但跟我没什么关系吧?”

    他咽了咽口水,忍不住辩解道。

    他反思了一遍。

    在这件事上,他全程没有任何违规的操作。

    连敲承重墙这件事,也是事后才知情的。

    可民警却开口说道:“作为乐府江南小区的直接负责人,你们物业在大楼出现裂缝后,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没有对大楼进行鉴定,没有疏散居民,没有拉警戒线,已经构成了严重失职。”

    “同时,你们没有第一时间上报相关部门,行为已经构成了不报、谎报安全事故罪。”

    “你也必须要配合我们的调查,跟我们走一趟。”

    张坚毅听完。

    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敢相信。

    大脑当场当即。

    他表姐涉嫌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他听过。

    但他这个罪名……

    他简直是闻所未闻。

    “呜呜呜——”

    几分钟后。

    始终不肯配合的张坚毅,被强行带上了警车。

    和欧阳倩,以及施工队的几个主要人员……

    全部被警方当场带走。

    ……

    傍晚。

    乐府江南小区附近,某酒店。

    青岚在派出所做完了笔录,回到了这里。

    “居然真的进去了……”

    她望着镜子里自己精致的五官,喃喃自语。

    白天发生的一系列事……

    实在是太梦幻和刺激了。

    这是她第一次报警,让警察协助调查。

    原本。

    在她的印象中,警察到来后,多数是了解情况和进行调解。

    绝不会有这么告的效率。

    可这一次报警……

    她全程按照秦牧的指导来做的。

    直接出具了专业机构的鉴定证书,将事故原因锁定。

    并且。

    提供了三个罪名,分别对应401的业主欧阳倩、物业经理张坚毅,和施工队。

    民警在看到她的系列动作后……

    明显都愣住了。

    最后。

    这次报警,一次性解决了问题。

    警方直接将欧阳倩,张坚毅和施工队的人全带走了。

    “up,你太厉害了,三伙人都被带走了!”

    躺在床上。

    她迫不及待的给秦牧分享了这个好消息。

    几分钟后。

    秦牧回复道:“证据齐全的情况下,警方立案很快的,最麻烦的是调查过程。”

    关于这三个案子……

    最关键的地方,就在于鉴定书。

    只要能鉴定该大楼成为了危房,401业主、物业、施工队的刑事责任都可以确定。

    若没有证据……

    即便是警方,也不能随便抓人。

    平时许多人报警,没有得到及时处理,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

    尤其是那种费时费力的案子。

    警方警力有限,若不重视的话,大概率是不了了之。

    “学到了学到了。”

    青岚恍然大悟。

    难怪秦牧在这次事件里,没有让她第一时间报警。

    “好了,既然人已经进去了,那等警方确定责任结束之后,就会发起公诉了。”

    没多久。

    秦牧主动给她发来了消息:“你可以带着维权群的人,准备写起诉书了。”

    青岚愣了一下。

    眨了眨大眼睛,不理解的问道:“不是公诉吗?”

    按照她了解的法律常识。

    公诉案件,不需要他们准备起诉书。

    401的业主欧阳倩,涉嫌了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物业经理张坚毅,涉嫌了不报、谎报安全事故罪。

    施工队,涉嫌了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

    三者都是刑事罪名。

    都将由公诉机关发起公诉。

    而几分钟后。

    秦牧回复道:“案件虽然都是公诉,但这起案件除了刑事责任,还涉及了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

    “按照民法典第二百七十二条规定:业主对其建筑物专有部分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但不得危及整体建筑物的安全。”

    “若是构成了侵权的,被害人可以主动向侵权者申请民事赔偿。”

    “而《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第六十九条规定:涉及建筑主体或者承重结构变动的装修工程,将处5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行政罚款。”

    “不过行政处罚是行政机关开具的,你们只需要索取民事赔偿即可。”

    “公诉机关在进行刑事公诉的时候,会附带民事诉讼,但具体的诉讼要求,却需要你们主动提出。”

    酒店房间里。

    青岚看着秦牧发来的一连串的法条规定,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什么tmd叫专业?

    这就叫专业!

    不仅把欧阳倩等人送进去了,连后路都帮他们想好了。

    刑事责任,民事责任,行政责任,无比齐全!

    “那起诉书怎么写?”

    紧接着

    她继续虚心请教。

    秦牧很快就给她发来了一张起诉书的模板。

    “起诉书其实很简单,格式也是固定的。”

    “原告、被告、诉讼理由、诉讼请求以及事实经过,把这些写清楚就行了。”

    看到这里。

    青岚又忍不住问道:“那诉讼请求这里我们怎么写?”

    “按照鉴定书的结果,房子肯定无法再住人了,你们可以申请赔钱,或者赔房,再加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营养费。”

    青岚苦笑了一下:“up,我们这个是高档小区,房价5万一平,一栋楼下来三百六十户人,我觉得……她赔不起。”

    三百六十户人。

    除去401的业主,也就是说有359户人受损。

    按照五万一平折算的话……

    所有赔偿加起来,大约是20亿。

    这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

    与此同时。

    晋城。

    山水花园小区。

    秦牧坐在餐桌前,享受着自己的成果。

    这个技能,不愧是神级技能。

    的确不同凡响。

    在准备齐全了食材、调味品和锅之后,他的厨艺得到了完美的发挥。

    随便做个蛋炒饭,也是人间美味。

    “二十亿?”

    一边吃饭,他一遍回着青岚的消息。

    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不得不说。

    这起砸承重墙的案子,是他见过的金额最大的案子。

    砸一堵墙,成本大约是1000。

    但造成的损失……

    却达到了20亿。

    仔细思考后,他还是回复道:“不管对方赔不赔的起,该起诉的还是要起诉,尽可能争取自己的权益。”

    “再说,你都说你们是高档小区了,别人不一定跟你一样穷。”

    其实。

    在警方立案受理之后,问题的核心就来到了赔偿的问题上。

    大楼定级为d级。

    已确定为危楼,无法再居住。

    整体赔偿算下来,至少是20亿。

    这个赔偿,将由施工队和业主本人按照责任多少摊派。

    具体就看法院的判决了。

    若是他们实在是赔不起……

    那就只能找当地政府的帮助了,政府不会袖手旁观。

    但能做的也有限,只能帮忙解决临时安置问题。

    至于赔付……

    政府没有这个义务帮忙赔付。

    而遇到这种事……

    很多时候,都被拖着,最终不了了之。

    因为罪魁祸首已经坐牢了,最终给他们行为买单的,还是普通人。

    ……

    梓州。

    酒店里。

    青岚看着秦牧毫不留情的话,顿时被气得不轻。

    什么叫跟她一样穷?

    她勉勉强强也算个大主播了,赚的钱也不少了。

    不过这些年赚的钱……

    大部分都用来买这套房子了。

    一想到房子裂开了,她的心情也跟着再次裂开了。

    直接点开了维权群。

    将今天下午的报警成果,以及秦牧的建议说了一遍。

    “起诉书模板我已经发到群里了,今天晚上大家都填写一下!”

    而她的消息一发。

    整个维权群,再次沸腾了起来。

    “都抓进去了?解气!太解气了!”

    “物业经理也进去了?群主,你的这个朋友有点牛逼啊,能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吗?”

    “不过人虽然送进去了,但我们的房子怎么办?我们现在住哪里?”

    “这个群里面每个人都要写吗?”

    “……”

    除了对目前的“战况”表示解气之外,更多的人还是担心起了自己以后的生活。

    自从房子确定是危楼,随时可能倒塌之后……

    他们连回去拿东西,都有些胆颤心惊的。

    许多人都是拖家带口住在这里。

    现在全部被迫搬了出来,要么住在酒店宾馆,要么住在亲戚家里。

    十分不方便。

    “这个起诉状是民事赔偿,大家有什么诉求,都可以写在上面,要求对方进行赔付。”

    作为群主。

    青岚耐心解释道:“然后通过法院,起诉对方,只要要求合理,都可以得到赔付。”

    这些都是最正当,也是最有效的维权方法。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正义。

    但法院……

    却是最讲究公平正义的地方。

    哪怕是地方政府做的不对,你也可以提起诉讼。

    而群内的业主们……

    在了解了民事维权的方法后,都激动不已。

    纷纷开始学习如何写起诉书。

    至于对方能不能赔得起……

    这些都是后话了。

    对方赔付的前提,首先是他们要提出赔付要求。

    于是……

    当天晚上的维权群,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赔付要求。

    “@群主,我本来前两天相亲的,但带她来我家的时候,她看到我家房子裂开了就没再理我了,我能要求对方给我重新介绍一个对象吗?”

    “群主,我记得401业主有个挺好看的妹妹,正好我也单身,能不能提这个赔偿要求?”

    “对了群主,精神损失费写多少?我家里五口人,都被她气的不轻,可以多要点吧?”

    “我妈今年八十九了,这些天有家回不了,被气进医院了,能让赔偿医药费吧?”

    “……”

    青岚嘴角抽了抽。

    忙着在群里面处理各种业主的问题。

    若是碰到她不懂的,则是请教秦牧,然后再回复业主。

    三百多号人……

    持续到了半夜十一点,才陆续把起诉书写完。

    “大家早点睡吧,明天早上九点,准时在小区门口集合,一起去法院!”

    处理完这些事,青岚发了个消息。

    便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

    第二天。

    在闹钟的提醒下,她准时起床。

    洗漱完毕后。

    赶往了乐府江南小区的门口。

    九点钟的时候,三百五十九个业主都到齐了。

    因为涉及了自身权益,没有任何人缺席。

    “出发!”

    随后。

    一行人将带着他们打印好了的起诉书,浩浩荡荡的奔赴了梓州法院。

    早上十点。

    在青岚的带领下,三百余人走入了法院。

    “赶紧通知下法警,好像有人要闹事!”

    法院的工作人员看到这一幕。

    吓得头皮发麻。

    立即让人通知法院里的法警。

    十几个法警赶到现场之后,看到青岚等人“人多势众”,也没有敢轻举妄动。

    而是远程呵斥道:“这里是法院!你们聚众在这里到底想要干什么?”

    三百多号人,站在一起的场面实在是太吓人了。

    密密麻麻。

    若是冲撞起来,难免造成人员伤亡。

    一时间。

    整个法院都因为青岚等人的到来,而如临大敌。

    青岚的身边。

    几个业主看到十余个法警的架势,不禁慌乱起来。

    看向了青岚,小心翼翼的问道:“群主,咱们不会被抓吧?”

    青岚也没见过这种阵仗,咽了咽口水。

    强自镇定下来。

    对法院的人说明了来意:“大家别紧张,我们都是受害者,是来告状的。”

    “受害者?”

    十余个法警对视了一眼。

    又看向了青岚身后乌泱泱的几百号人。

    将信将疑。

    直到青岚等人取出了各自的起诉书,他们才相信了众人的来意。

    不过他们还是没有放松警惕。

    始终在防备着青岚等人,防止他们有什么异动。

    同时。

    另有工作人员走上前指引:“立案中心往这边走。”

    没多久。

    密密集集的三百余人,来到了立案中心。

    顿时把原本还算宽敞的立案中心给占满了。

    “你们排好队,一个个来。”

    立案中心的工作人员咽了咽口水,温声细语的说道。

    生怕引起这群人的不满。

    对站在最前面的青岚,也是格外客气。

    青岚苦笑了一声,直接交出了自己的起诉书,递给了工作人员。

    其实她也没想到……

    自己一行人来交个起诉书而已,居然闹出了这么大的阵仗。

    这么多人公然“闯”法院,第二天肯定要上梓州当地的头条新闻。

    而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接过了青岚的起诉书,不敢怠慢,仔细查看了起来。

    起诉书的格式符合规范,没有问题。

    事件缘由,写的也很详细。

    但在民事诉求上……

    赔偿要求,却再次把他吓了一跳。

    青岚写的赔偿,赫然是她家120平的房子遭受了损坏,索赔630万。

    再加上精神损失费、误工费、营养费等,共计640万。

    “我们有鉴定书的,现在我们的房子,因为401的业主违规拆除承重墙,已经变成了危楼,无法居住。”

    青岚看到工作人员的惊讶,连忙解释了起来。

    同时拿出了7栋大楼的照片、录像资料以及房屋危险性鉴定书。

    一系列的证据,都准备妥当齐全。

    这些自然都是秦牧提醒她的。

    这名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仔细查看了一下这些资料和证据,露出了几分诧异之色。

    随后开口说道:“资料证据都很充足,起诉书放这里就行,等立案审核下来了,会有电话通知你的。”

    紧接着。

    他侧过头,看向了青岚身后的其他人。

    “下一个。”

    青岚身后,一个业主有些紧张的走上前。

    将自己的起诉书交了出来。

    起诉的缘由,都是一个,那就是大楼因承重墙拆除,变成了危楼。

    但民事诉求却不尽相同。

    因此。

    对于每一份起诉书,他都要仔细查看。

    还生怕出错,或者引起了眼前这群“聚众人士”的众怒。

    时间缓缓推移。

    到中午十二点的时候。

    才将所有人的起诉书受理完毕。

    “大家……可以回去等消息了,证据齐全的情况下,应该很快就可以立案了。”

    接待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对青岚等人说道。

    天知道这几个小时他是怎么度过的。

    而青岚等人同样心惊胆颤,周围的法警盯了他们一上午了。

    在递交了起诉书之后……

    她立即带着所有业主,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法院。

    而在众人离开后。

    立案中心紧急召开了一场会议。

    针对这三百五十九份起诉书,商讨应对方法。

    “咱们梓州法院几十年来,从没遇到过这档子事,几百个原告?”

    “现在问题的关键不在几百个原告,而是巨额赔偿金!”

    “我核对了一下这些原告业主的诉讼要求,都比较合理,符合市场,并没有漫天要价。”

    “但三百五十九个诉讼请求,初步预算,索赔已经超过了20亿。”

    “这个案子牵扯了刑事大案,要不先去问问派出所那边……”

    “……”

    这起共同诉讼的大案……

    涉及人数众多,影响范围巨大。

    他们必须要谨慎对待。

    而他们递交的起诉书和证据资料都非常齐全,不存在驳回的理由。

    立案肯定是要立案的。

    关键立案之后,法院还需要考虑到判罚的问题。

    “要不这样吧,这起案子牵扯了刑事犯罪,先立案,再等着检察院那边的公诉通知,共同排期合并审理……”

    两个小时后。

    立案中心的众人焦头烂额,终于想出了一个解决办法。

    类似这种案件,都是公诉机关发起刑事诉讼的时候,附带民事诉讼。

    但如今三百多个受害者主动找上门,他们不可能坐视不管。

    也无法预先排期。

    只能等待刑事公诉后,排期开庭共同审理。

    ……

    与此同时。

    梓州。

    某看守所。

    “经过了我们的多方勘察,以及专业机构的鉴定,危房的导致原因,的确是你们401强行拆除承重墙引起的,你准备好请律师吧。”

    欧阳倩接到了民警的通知。

    浑身无力。

    瘫坐在了审讯椅上。

    她被拘押到了派出所后,全程都十分配合。

    却没想到等到了这么一个结局。

    “对了,你老公帮你办了取保候审,你现在可以出去了。”

    通知的民警扫了眼她,又开口说道。

    欧阳倩愣了一下。

    眸子里再次燃起了希望。

    她的老公名叫楚全。

    在梓州也小有名气,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板。

    这些年生意蒸蒸日上。

    平时对她非常好,舍不得让她受半点委屈。

    只是在前段时间。

    他们两人闹了别扭,互相吵了一架。

    因此新房装修的事,一直是她负责的。

    而这次出了这么大的问题……

    她本来还在埋怨楚全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来看她。

    没想到……

    楚全是在为她办理取保候审。

    虽然她不太懂取保候审,但从电视剧里也见过几次。

    好像是在审判之前,不用被拘押,可以获得一定的自由。

    “倩倩,我来晚了,你受苦了。”

    没过多久。

    看守室外,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看着一脸憔悴的欧阳倩,无比心疼。

    将其一把拥入了怀中。

    安慰道:“你不要怕,不就是打个官司嘛,咱们请最好的律师,一定给你打赢!”

    欧阳倩反手抱住了周全。

    双眸通红,无比感动。

    “关键时刻还是你对我最好,我再也不和你吵架了。”

    楚全笑了笑,和声细语的说道:“走吧,我们先去见见律师,然后再回家。”

    欧阳倩满脸幸福,小鸟依人的点了点头。

    两人离开了看守所。

    来到了梓州一个比较著名的律师事务所。

    “倩倩,我跟你说,这个律师打官司的胜率是80%,非常专业,一定能为你无罪辩护的!”

    在等待的时候,楚全给欧阳倩介绍道。

    这个律师,也是整个梓州收费最贵的律师。

    欧阳倩听到介绍,悬着的心不禁放了下来。

    很快。

    一个穿着正装的律师走了出来,向两人了解了一下案子的具体情况。

    “敲了承重墙?”

    在听到欧阳倩的描述后,这个律师明显打了个哆嗦。

    这么刺激的案子……

    他以前从没遇到过。

    “那你有没有进行补救措施?”

    欧阳倩愣了一下,满脸委屈的说道:“我正打算让施工队的人重建承重墙,然后就被警察给带走了。”

    律师嘴角抽了抽。

    又追问道:“大楼的危险性鉴定做过了没?”

    欧阳倩想了想,如实说道:“警察说有业主做了,好像是d级来着。”

    这个律师听到这里。

    忽然闭上了嘴,没再说话。

    楚全见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冯律师,你是梓州收费最贵的律师了,有话就直说吧,别卖关子了。”

    “只要你能帮我们把官司打赢,钱不是问题!”

    冯律师抬起头。

    深深看了眼楚全,意味深长的问道:“我知道楚先生是做生意的,开了家公司,敢问公司市值多少?”

    楚全有些诧异,没有说话。

    反倒是一旁的欧阳倩昂首挺胸,十分骄傲的说道:“如今市值差不多有四十亿。”

    四十亿,在梓州已经算是一个不小的企业了。

    楚全也是她一直以来的骄傲,以及任性的资本。

    楚全深吸了一口气,开门见山的问道:“别耽误时间了,你就说官司能不能赢吧?不能赢的话,我们就只能换律师了。”

    然而……

    这个冯律师却摇了摇头,同情的看着他:“以我十三年从业律师的经历来看,这起案子换什么律师都没用,你还是尽快换老婆吧。”

    话音刚落。

    楚全皱了皱眉头,尚未说话。

    欧阳倩顿时不满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冯律师却不慌不忙,淡淡说道:“拆除承重墙,破坏了承重墙的受力结构,导致大楼成为危楼,整栋楼的居民无家可归,需要负刑事责任、行政责任、民事责任。”

    “刑事责任,将面临公诉机关的起诉,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且对公共安全造成了严重后果的,将处以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听到这里。

    楚全不耐烦的说道:“所以我才来找你。”

    可冯律师摇了摇头。

    接着说道:“行政责任上,涉及建筑主体或者承重结构变动的装修工程,没有设计方案擅自施工的,责令改正,处5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

    楚全冷哼了一声:“50万我还是赔的起的。”

    “你先别急。”

    冯律师又接着说道:“还有民事赔偿,按照你们的描述,这栋楼一共360户人,房屋危险性鉴定为d级,也就是说360户业主将会索要赔偿。”

    “按照五万每平计算,大约是19.7亿,再加上精神损失费、误工费、营养费等,大约是20亿。”

    “而这些都是正常的索赔,法院审理必然会通过。”

    “而导致整栋楼裂开,无法再使用,公诉机关起诉的刑期,绝对是在十年以上……”

    楚全听着听着。

    原本不满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连一直拉着欧阳倩的手,也不自然的松开。

    二十亿!

    这是一个天文数字!

    他辛苦奋斗了十余年,才取得了如今的成就和财富!

    “老公,你……你怎么了?”

    欧阳倩同样听完了律师的讲解,连忙抓紧楚全的手臂。

    焦急的解释了起来。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敲个承重墙后果会这么严重。”

    “你别听这个律师的,他肯定是在信口胡诹,我们换个律师,怎么可能要赔这么多……”

    说着说着。

    她试图把楚全拉走。

    可楚全却纹丝不动,反而十分冷漠的推开了她。

    重新看向了眼前的律师,咨询道:“冯律师,你说我现在离婚的话,还来得及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被将军掳走之后〕〔大明:爷爷,我不〕〔玄幻:开局签到大〕〔最强万岁爷〕〔重生后,她飒爆全〕〔女装后反派们更疯〕〔穿进赛博游戏后干〕〔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女尊之夫郎他娇软〕〔入主军需处,战忽〕〔九章吉〕〔我妈才是穿越主角〕〔和漂亮道君互演深〕〔开局就较真,对面〕〔下路禁止秀恩爱[电
  sitemap